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常修泽:“新四沿”战略: 打开区域发展大格局

更新时间:2015-09-08 22:57:57
作者: 常修泽 (进入专栏)  
率先以新一轮开放倒逼改革,在制度创新上走在全国的前列,真正“杀出一条血路来”。其三,以北京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园区为样板,率先提高自主创新能力,着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形成一批自主知识产权、核心技术和知名品牌,提高国际竞争力。其四,适应经济新阶段的要求,率先实现经济结构优化升级和发展方式转变。关键是京津冀三地区功能之重新定位,特别是北京的城市功能定位,剥离其经济中心等“非首都功能”,在这方面非有“壮士断腕”气魄不可。

   关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习近平总书记继在出访中亚期间率先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之后,于2013年10月在东南亚正式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被人们并称“一带一路”)。李克强总理参加2013年中国—东盟博览会时强调,铺就面向东盟的海上丝绸之路,打造带动腹地发展的战略支点。这是一个顺应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的潮流,秉持开放的区域合作精神,致力于维护全球自由贸易体系和开放型世界经济的国际化大战略。在推进中国区域发展和对外开放中,促进经济要素在更大范围内有序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和市场深度融合,开展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区域合作”。这种“区域合作”已经超出国内区域发展的范畴,可以说是国际合作以及全球治理新模式的积极探索。

   对于实施“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沿海地区具有责无旁贷的作用。这也是本文把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内容放在沿海地区发展战略的原因。打造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有三个突出问题要解决:

   第一点,内部——要到边。要动员中国东部沿海地区所有的通商港口和地区,都参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目前“狭隘化”之一,拘泥于所谓“泉州起点”的说法。其实,那是“古”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古”和“21世纪”,是两个时空不同的概念。“21世纪”的“起点”具有更为广阔的战略视角,其涵盖范围可以包括中国东部沿海地区所有的通商港口,如京津冀和环渤海地区的天津、秦皇岛、大连,青岛、烟台;长三角地区的上海、宁波—舟山、连云港;珠三角地区的广州、深圳、湛江;海峡西岸地区的福州、泉州、厦门、汕头;以及海口、三亚等等。

   第二点,外部——要到底。“狭隘化”之二,认为此路只是通往东盟或者远一点近似“郑和下西洋”的路线。其实,“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并不限于“郑和下西洋”的路线,而是指以中国港口为起点通往亚洲、非洲、欧洲以及澳洲等地海上来往通道的统称。其重点方向是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印度洋,延伸至欧洲;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南太平洋。因此,比“郑和下西洋”的路线要广阔得多。

   第三点,着力点要抓海洋经济和沿线港口建设。在实施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过程中,应以海洋经济为重点,着力发展海上养殖、远洋渔业、海上石油天然气和其他资源开发、海洋旅游(包括游轮经济等);要特别重视港口的建设,并以此为节点,共同建设通畅安全高效的海上运输大通道。笔者在主持《“一带一路”中巴经济走廊国际研讨会》有关瓜达尔港讨论过程中感到,在推进“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中,中巴和孟中印缅两个经济走廊相关港口的关联度,极为密切,应给予高度重视。

  

   升级版的“沿江”战略:以长江经济带拉动大长江流域经济发展

   2014年3月5日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提出,要依托黄金水道,建设长江经济带。这意味着要将长江经济带建设提升为国家战略。2014年4月25日政治局会议作出“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和长江经济带发展”的重大决策。党中央国务院新提的“长江经济带”,又是一项“国家战略”和“重大战略决策”。

   在笔者1988年提出的“四沿”开放发展战略中,虽然在“沿海”之后提出“沿江(长江)”开放发展,但彼文中的“长江经济带”范围比现在要小一些,那时西端只讲到四川和重庆,尚未把云南、贵州包括在内。2014年4月28日李克强总理提出“依托黄金水道建设长江经济带,为中国经济持续发展提供重要支撑”时,明确新的长江经济带东起上海、西至云南,涉及上海、重庆、江苏、湖北、浙江、四川、云南、贵州、湖南、江西、安徽9个省2个直辖市。“长江经济带”与前文阐述的“长三角经济圈”有某些交集。

   为什么把长江经济带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据规划,“长江经济带”面积占全国18%,人口占全国36%。2013年的统计数据显示,上述11个长江经济带覆盖省市的GDP总量接近26万亿,占全部GDP总量的41.2%。预测在本世纪的战略机遇期内,中国经济的总体增速将保持6.5%~7%,而长江经济带经济增长速度将超过全国经济的平均增速。据此推算,未来15年到2030年前后长江经济带的经济总量将达到全国的“半壁江山”,长江经济带将成为继中国沿海经济带之后最有活力的经济带?。

   从华夏历史上黄河和长江流域的开发情况看,北宋及北宋之前,中国的经济重心一直在黄河流域。但自1127年“靖康之变”(宋徽宗、宋钦宗被金国所俘,北宋覆亡,后经商丘迁都临安)建立南宋以来,中国的经济重心明显南移。此后长江流域的开发和利用一直没有间断,长江流域成为华夏民族经济最发达、科技发展、对外贸易、对外开放程度较高的地区。

   在21世纪的今天,与其他区域经济规划相比,长江经济带有哪些优势?比较起来,以下四点优势是很明显的:一则,交通和区位。该经济带横贯中国腹心地带,经济腹地广阔,不仅把东、中、西三大地带连接起来,而且还与京沪、京九、京广、皖赣、焦柳等南北铁路干线交汇,承东启西,接南济北,通江达海。二则,资源。特别是淡水资源(规模宏大的南水北调工程源头就在此)、矿产资源、旅游资源、生物资源等丰富,尤其是人力资源,作为中华民族的文化摇篮之一,人才荟萃。三则,产业。钢铁、汽车、电子、石化等现代工业的精华大部分汇集于此。四是市场广阔。城市密度为全国平均密度的2.16倍。长江经济带发展这样大的战略决策,笔者建议具体实施应遵循三个具体战略:

   ——“巨龙”战略。可把长江经济带视为一条“巨龙”来打造,以上海为”龙头”,武汉为“龙腰”,重庆为“龙尾”,这三大城市也恰好分别是上海协调会(上海市、江苏省、安徽省),武汉协调会(湖北省、湖南省),重庆协调会(重庆市、四川省)的中心城市。依托三大城市,建立“龙头”“龙腰”“龙尾”之间合作发展联动机制,重点抓住四个联动:(1)交通运输体系建设联动,重点建设上海港区、武汉港区、重庆港区;(2)国内市场体系建设联动,使金融、人才等要素市场一体化;(3)产业转型升级联动,通过政府部门、研究机构、大学机构协同攻关,发挥市场经济作用,实现技术和产业协同创新;(4)城市群建设联动,形成长三角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和成渝城市群。

   ——“腹心”战略。1904年1月,英国近代地理学鼻祖哈·麦金德站在人类历史和全球大格局的角度指出,“中心地带”一直以来就是支配整个人类历史的地理枢纽。中国著名地缘战略家柳长勋先生周游世界数十年,曾经应联合国总部邀请,研讨世界战略。他对崛起中的“天下之中”武汉乃至于整个长江中游格外钟情,指出这里“将是亚太地区,特别是东部亚洲大陆的心脏,有如一头雄狮,卧在原野,如果大力建设,将可以万都之都姿态,为人类文明铺远景”。?“华夏历史上,任何一个政权,要想‘君临天下’,都必须控制这个中心”?。从这个意义上说,武汉乃至于整个长江中游是中国政治版图的一个“腹心之地”。正因为如此,在谋划中国大布局中,武汉乃至于整个长江中游成为促进长江经济带崛起的重要战略支点。以此向东向西,伸入长江沿岸广袤的内陆地区,推进长江经济带腹地开发。

   ——“双弓箭”战略。长江经济带可形象比喻为“弓箭”。但须指出,它不是单向的“单弓箭”,而是双向的“双弓箭”。一是东向,以中国东部海岸线为“弓背”,以京广线为“弓弦”,以长江作“弓箭”,射向东海,使长江成为连接“海上丝绸之路”进而进入太平洋的“利箭”。二是西向,以中国西部边境线为“弓背”,也以京广线为“弓弦”,以长江作“弓箭”,射向西陆,使长江成为连接“丝绸之路经济带”进而进入西亚、南亚的“利箭”。通过“双弓箭”,促进“双向”开发开放。内则,支撑起中国最具纵深回旋余地的“东西联动”发展新格局;外则,“两头”开放,即向太平洋及向西亚南亚,特别是向中巴(巴基斯坦)、中印缅经济走廊开放,打造成沿海沿江沿边全面推进的对内对外开放带。

  

   升级版的“沿线”战略:以“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拉动内陆和周边经济发展

   前面阐述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主要涉及中国大陆沿海地区及其与世界的关系问题。这里讲的是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

   从历史上看,“古丝绸之路”是在前人基础上由西汉时张骞出使西域开辟的。它以长安(今陕西西安)为起点,经关中平原、河西走廊、塔里木盆地,到锡尔河与乌浒河之间的中亚河中地区、大伊朗,并联结地中海各国(是相关国家人民的共同创造)。2014年5月,笔者在土耳其考察过程中曾亲身体验了古丝绸之路的“古驿站”。正是在这条具有历史意义的国际通道上,五彩丝绸、中国瓷器、茶叶和香料络绎于途,为古代东西方之间经济、文化交流作出了重要贡献,被誉为全球最重要的商贸大动脉。

   现实中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是2013年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演讲时提出来的。就国内来说,丝绸之路经济带超越古丝绸之路范围,包括西北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等五省区,西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广西等省市区,以及相联的中部,甚至东部一些省份。

   就国外来说,“一带”是中国与中亚、西亚、南亚乃至欧洲各国之间形成的一个经济合作区域。它将贯穿亚欧大陆,一头是活跃的东亚经济圈,一头是发达的欧洲经济圈,中间广大腹地国家经济发展潜力相当之大。重点打通中国经中亚、俄罗斯至欧洲(波罗的海);中国经中亚、西亚至波斯湾、地中海;中国至东南亚、南亚、印度洋。

   根据中国政府提出的“一带一路”走向,“一带”(丝绸之路经济带),将依托国际大通道,以沿线中心城市为支撑,以重点经贸产业园区为合作平台,共同打造新亚欧大陆桥、中蒙俄、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等国际经济合作走廊。

   笔者在乌兹别克首都塔什干实地考察,并与中亚国家交流中了解到,中亚各国希望与中国扩展合作领域,尤其希望在交通、食品、制药、化工、农产品加工、日用工业消费品生产、机械制造等行业对其进行投资,并在农业、沙漠治理、太阳能、环境保护等方面进行合作。在全球化发展背景下的发展合作,既是对历史文化的传承,也是对该区域蕴藏的巨大潜力的开发。提出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一项造福沿途各国人民的大事业。可以从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五大领域合作。

   实施“一带一路”,重点应在以下四个方面展开:

   第一,交通能源通讯等基础设施互联互通问题。这应该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领域。这里有以下几个重点:(1)抓住交通领域的关键通道和关键节点,打通“断头路”,提升道路通达水平;(2)推动港口和其他口岸基础设施建设,畅通陆水联运通道;(3)加强能源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合作(如中亚输油、输气管道等);(4)切实做好跨境光缆等通信干线网络建设。

第二,投资贸易问题。这应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内容:首先,拓宽贸易领域,优化贸易结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207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