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达良厚:为什么犹太人的教育做得好?

更新时间:2015-09-05 19:20:53
作者: 达良厚  
从这个角度说,并以犹太教是圣化时间的时间宗教类推,世俗教育是时间的事业,主要以时间的灵化为目标。

   遗憾的是,直到今天为止的教育,就像整个人类一样,总是在空间中兜圈子多,而轻视甚至无视时间的灵性与永恒。现代技术主义教育更是把人技术化、机械化、物化、异化。比如我们30多年的片面应试教育便是最大的典型了。升学是我们的最高追求,分数是我们的直接追求和评判标准,考试是最主要的教育手段。教育人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被升学、考试和分数充斥着,特别是学生,脑子里充斥的几乎全是升学、考试、分数,平时在学校里老师时刻用这三个词要求着,回家后有家长时刻用这三个词提醒着。按赫舍尔的说法,应试教育下的中国教育人特别是学生,他们的时间全被升学、考试、分数这些空间之物塞满了,几乎没有一点空隙了,这实际就等于他们总是生活在空间中而没有时间了,或者说他们的每一段时间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区别,更谈不上灵性了。

从这点出发,我们改变应试教育,就是让教育从全面全程物化中、空间中彻底走出来,进到时间主导的境界,进入灵性主导的境界。

   这里有两点要注意,第一,教育不能完全超脱空间、超脱物性。教育是时间主导、联结时空、统一时空的事业,而且是伟大事业。这正如乌申斯基所说的:“教师是过去和未来之间的一个活的环节。它的事业,从表面来看虽然平凡,却是历史上最伟大的事业之一。”陶行知干脆直接说:“ 我们深信教育是国家万年根本大计。”

   第二,教育这个以培养灵性人生为己任的时间事业,并不是每时每刻都是灵性的,也不可能培养每时每刻都灵性的人,果真那样,就是灵异了,就是神了,甚至变成怪异也有可能。这里说的灵性,主要是省悟、顿悟而灵性、灵化。而且是以灵感灵、以悟促悟,是尽可能自由自然地灵化。雅斯贝尔斯说得好:“ 所谓教育,不过是人对人的主体间灵肉交流活动(尤其是老一代对年轻一代),包括知识内容的传授、生命内涵的领悟、意志行为的规范、并通过文化传递功能,将文化遗产教给年轻一代,使他们自由地生成,并启迪其自由天性 。”“教育是人的灵魂的教育, 而非理性知识的堆积。 教育本身就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外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有灵魂的教育意味着追求无限广阔的精神生活,追求人类永恒的精神价值:智慧、美、真、公正、自由、希望和爱,以及建立与此有关的信仰,真正的教育理应成为负载人类终极关怀的有信仰的教育,它的使命是给予并塑造学生的终极价值,使他们成为有灵魂、 有信仰的人,而不只是热爱学习和具有特长的准职业者。”(雅斯贝尔斯:《什么是教育》,邹进译,三联书店,1991年版)

   这些说起来太抽象,还是以语文教育来具体解说一下吧。我们现实的语文教育大致可分为三大形态:知识型、情境型和思维型。这三大形态都有技术式和灵性式之分。长期以来,知识技术型占语文教育的主导地位,而30年应试教育更把它强化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像我们教授学生掌握一个字词,主要是教授掌握该字词有多少义项,而不是该字词在不同时空下的文化内涵和在不同语境下的贴切运用。像我们的阅读教学,主要是根据考试要求、答题要求去肢解文章,甚至曲解文章,而不是以我心读文心、读作者之心,更不是通过阅读跨越空间进入时间,引发省悟、顿悟,迸发灵感,培养灵性,达到灵化。像作文教学,主要是根据考试关于主题、内容、结构、语言等诸项技术化要求,对学生进行全面全程技术化训练,企图实现文章的技术化、流水线化合成。懒惰者、水平低者,更是想出了套写范文的“万能作文法”,即只要记忆几十篇范文,考试时只要略加改头换面就行了。这当然不是“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的经典经验继承,而是大大误解了、曲解了、表层化了、庸俗化了这一传统写作经验。

   情景型和思维型语文教育模式,一定程度地克服了上述缺陷,但由于应试的巨大压力,不少操作者最后还是不得已陷进技术化的泥潭,而最终还是与教育的灵性化失之交臂。

   我集30年语文教育实践探索和理性思考结晶成的“灵感语文”,属于思维型语文教育模式,但我是以主体的“感受”(泛化灵感)思维为核构建的语文教育体系,不仅以追求灵性语文、灵性人生为目的,就是具体语文教育过程也是一个个灵感珠联起来的,即一个个省悟、顿悟、恍然大悟珠联起来的。

   比如灵感阅读,学生以自己的阅读感受(灵感)为目的并组织自己的阅读过程,教师以自己的阅读感受和学生的阅读感受组织教学过程,一句话,整个阅读教学过程,就是以师生的阅读感受主要以学生的阅读感受为核为目的的聚敛发散过程。通过灵感阅读这条途径,阅读主体不仅得到灵性的全程洗礼和提升,而且还构建出一种最完美的阅读生活:由“本能地活着”到“批评地活着”,最后上升到“哲学地活着”。我们的阅读也真正达到了哈罗特·泰勒所描绘的读书境界了:“读书的唯一方法就是静静地把整个人沉浸其中,没有人提醒你要从中发现什么,也不需要把它列成一个个要点,而是全心去享受它,去领略作者胸中所涵孕的智慧”(《人与书的世界》),去让书本真正成为自己灵感的诱发点、生长点,进而迸出智慧的光芒,实现生命的融通、延续和提升。

   再比如灵感作文,就是自己灵感的发散聚敛过程,形象点说,灵感作文即写作灵感的生长过程,简单说就是作文即生长。而且这生长与人的生长是同样的过程、是一个过程,或者更准确点说,灵感作文是人生过程的一个点、一个环节、一种表达,并且是灵性点、灵性环节、灵性表达。它不反对基本技法等物化手段的学习运用,但强调技法等物化手段的自由运用、自然运用、灵性运用。技法不在多,三板斧基本技法并能举一反三就够了;技法不在用,能更自由自然灵性地感悟、表达就行了。

   总之,灵感语文是主体灵感生长构成的语文,是寻求时间灵化及其永恒的语文,阅读客体和写作成品即物化空间,不过是灵感流动永恒过程中的生长点和生成点而已,在灵感语文身上,不仅空间自然融进了时间,而且时间从语文的角度走向了灵化。这就是我读赫舍尔《安息日的真谛》获得的最切实的灵性化感受,当做我的感受真谛也无不可。

   2015、8、26-30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2008.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