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景天魁:解读中国发展之谜①

更新时间:2015-08-23 08:55:04
作者: 景天魁 (进入专栏)  
也不足以解开“中国之谜”。

   (三)时空变换:文武之道在于度

   要理解中国发展,就要理解中国内部差距的时间和空间意义。

   尽管我们这里只讲了中国农民工,但中国发展的奥秘当然不仅仅表现在农民工身上。而且,农民工的故事之所以发生,也与中国存在着巨大的内部差距密切相关。如果不是存在着明显的城乡差距、地区差距,就不会形成那么大的拉力和推力,促使那么多青年农民背井离乡到城里打工。城乡差距、地区差距在中国历来有之,但改革开放以来,这些差距迅速拉大。差距对于发展,既有积极作用又有消极作用,改革开放前期扩大差距,激发了社会发展的活力,现在提出建设和谐社会,克服差距过大造成的消极影响,也会形成新的发展动力。这就是社会差距对于社会发展的空间意义。

   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对于克服计划经济时代的平均主义具有很强的针对性。他虽然提出到一定时候要解决“共同富裕”的问题,但还是要以拉开差距为前提。将近30年间,人均收入差距迅速拉大,基尼系数从20世纪80年代初的0.3左右提高到现在的0.46,在世界上属于收入差距较大的国家之一。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从20世纪80年代的2∶1扩大到现在的3.2∶1,再加上城里人享受的各种补贴,实际差距可能达到5∶1或6∶1。地区差距也达到建国以来前所未有的程度。社会差距过大,导致社会矛盾增多,影响社会安定。现在提出缩小差距、走向和谐,表明中国的发展进入了新的更高阶段。

   古人云:文武之道,一张一弛。拉开差距可以促进发展,缩小差距也可以在新的阶段促进发展。如果在同一时间空间内,又要拉开差距,又要缩小差距,是不可能的,是相互矛盾的。但在不同时间、不同空间内,拉开差距和缩小差距不仅不矛盾,还是相互一致的、相辅相成的。正像拉弓射箭一样,先拉开弓,再放开弦,就完成了一个射箭过程。对于理解中国发展来说,这个内部差距包含很多奥秘。还在中国内部差距开始拉大时,就有人预言中国要走向“崩溃”;现在中国要缩小差距了,还是有人不理解,断言中国会很快“崩溃”。事实证明,中国在前一阶段不断拉大差距时,经济和社会不但没有崩溃,还持续高速发展了将近30年。现在通过缩小差距建设和谐社会,中国经济不但还会快速增长15—20年,而且此后会继续稳定增长很长时间。国内外许多专家的这种预测,是符合文武之道的。相反,那些前前后后鼓吹“崩溃论”的人,却对连中国老百姓都懂得的文武之道一窍不通。

   研究文武之道,重要的是找到适当差距的“度”。扩大差距不是越大越好,要有一个适当的“度”;缩小差距也不是越小越好,同样要有一个适当的“度”。而这个“度”不可能是一个固定的量,适当与否,要依具体的时间空间条件而定。笔者在研究什么样的社会保障水平是适度公平的问题时,提出了一个“底线公平”概念,⑨ 比较便于据此确定适度公平的水平。所谓“底线公平”,在社会保障问题上,就是政府要保障所有社会成员的基本生活需要,而保障水平的差别部分则由市场机制去调节。同样地,扩展到整个社会公平问题上,“底线公平”就是政府要保障所有社会成员在基本权利上的公平,差别部分由市场机制去调节。这样,就既可以守住公平的底线,又可以体现适当的差别。这两个方面的结合虽然是利益各方博弈的结果,但政府守住公平的底线,是社会达到适度公平的关键和前提。

   二 怎样研究中国发展

   正如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文章所说,20世纪90年代以后,中国经济活力的一个标志是:几乎每隔几年,中外经济学家们就不得不换一套思路,采用新的语言或概念,来描述分析中国新的经济现象。而事实上,概念的转换仍然跟不上经济的发展。⑩

   怎样研究中国的发展?几乎对每一门社会科学来说,包括社会学在内,都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对这样一个复杂问题可以从许多层面、许多角度去讨论。笔者做的研究是对社会发展做时间和空间分析,时间和空间分析非常重要,“时空特性是研究社会发展的重要维度,社会时间和社会空间概念是建构社会理论的核心”(11) 前伦敦经济学院院长、著名社会学家安东尼•吉登斯提出一个概念叫“时空延伸”。时空延伸的意思非常符合他的经验。英国的发展当然是时空延伸,当年,从英格兰可以延伸到世界那么多的殖民地,号称“日不落帝国”,好一个延伸!不难由此得出一个概念来:发展就是时空延伸。笔者针锋相对地提出了一个概念就是“时空压缩”。中国当前的发展,从时间和空间来说,最核心的特征是什么?被压缩在一个空间里。中国的产品拿到欧洲来卖受限制。时空压缩最深刻的含义,对中国社会来说,就是后现代的东西、现代性的东西和最古老最传统的东西,被压缩在一个空间,压缩在一个家庭,压缩在一个人的身上。到每一个农村都可以看到接收卫星电视的天线,也可以看到毛驴拉的车,还可以看到碾米的石碾子。家里老太太用的那些最古老的传统的东西也都有。从石器时代的工具到现代的工具全有。在国家的范围内就更不用说了。在时间上、空间上是高度压缩了。那么,中国的发展是在高度时空压缩的条件下,完成现代化、工业化、城市化的过程,怎么发展?怎么研究这种发展?

   回顾以往近30年国内发展的经验,不可否认的是,正像前述怎么认识中国发展一样,西方经济学,西方政治学,西方社会学,以及其他一些学科,可以说都是西方人的经验总结,人家的智慧结晶。按照笔者的观点,这里有一个时空转换的问题。你的东西好,拿到我这个时间空间里不一定好,就好像在西方生长得很好的一个物种,搬到中国这块土地上可能长不好一样。中国确实有很多经验教训可以总结,中国多次遇到过各样的问题,如果真的按照西方很成熟的结论,把现成模式搬到中国以后,它就真的出了麻烦。20世纪80年代,美国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按照他的货币主义理论,断言当时中国的货币发行量大大超过了限度,必定要发生通货膨胀。可是“价格闯关”却闯过来了,中国经济成功地“软着陆”了。社会科学包括社会学,最终能够回答中国问题的,一定是从中国的土地上生长出来的学问,当然它也要广泛吸收世界其他国家优秀的、先进的东西,这是毫无疑问的,它是个开放体系,不可能是个封闭体系。

   三 怎样推动中国发展

   (一)关于中国发展的目标

   现在全世界都在谈论中国崛起,而关注的重点都放在经济崛起上,当然也有一些人热衷于谈论所谓军事崛起。其实,中国经济总量要赶上美国,大概还要30—50年;人均GDP要赶上美国,至少是100年以后的事情了。中国刚刚走过了温饱阶段,如果按照国际贫困标准,大约还有1亿人处于贫困线以下或者刚刚超过贫困线。所谓中国的发展,实际上还是满足生存权、健康权、发展权这样一个基本人权的问题。

   如果只看GDP包括人均GDP,就不能正确理解中国发展。对于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来说,资源、环境和生态条件的约束,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如果中国采取美国那样的发展模式,人均消耗资源量像美国那样多,那中国的生态环境根本无法承受。现在中国刚刚有所发展,几乎所有的江河、湖泊都被污染了,北方几乎所有城市都面临干旱缺水和风沙的威胁。中国的发展必须选择适合自己国情的模式,我们不能和美国比谁的道路宽,谁的房子大,谁的用电量多,谁的车更气派,如果这样比下去,肯定没有前途,没有出路。所以,中国必须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追求可持续的、协调的、健康的发展。提出科学发展观和建设和谐社会,就是要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的发展道路、发展目标的问题。

   中国崛起,主要不是表现在经济上,更不是在军事上,而是在文化上。所谓文化,含义是多方面的,主要是指一种生活方式:钱不必太多,够用就好,物质享受适可而止,生活不求奢华而求滋润,精神健康向上、充实而不空虚。创造一种中国人的活法,让世界上这个人口最多的国家,达到现代化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相结合的生活水平,这就是文化崛起,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扬。有人把这种文化崛起诬称为“文化威胁”,那简直是对中国文化的精神一窍不通。中国文化的基本精神,不是扩张,不是妄自尊大,而是重礼、重义、和合、中道。当然,中国传统文化也不是样样都好,但在中国文化的诸种缺点中,并没有喜好威胁别人的缺点。中国先贤的训诫都是要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成人之美,与人为善,不得恃强凌弱,损人利己。中国历来的文化的主要态势是什么呢?内敛型的,不是扩张型的,不是进攻型的。中国的传统文化,不论是儒家文化、道家文化,都具有很强的包容性。而“在其他文明中,各个宗教若不是竞争关系就是相互排斥的关系,然而中国各派宗教却盘根错节地结合在一起并且相互合作,传统上它们全都对每个中国人的生活作出了重要贡献。人们不能想象一个西方人同时既是基督徒,又是穆斯林,又是犹太教徒;然而人们常说,每个中国人都头戴儒冠(在国事礼典上),身着道袍(在有人得病道士光临时),足蹬僧履(举行表礼时)。”(12) 其实,谁也没看到中国用什么东西威胁别人,无非是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不高,农民工辛辛苦苦造出来的东西卖的价钱不贵,但是,拿着几双皮鞋就能威胁人吗?就对这个“设限”?如此“设限”,殴美老百姓欢迎吗?在欧洲、在美国的货架上,如果真是按照美国一些国会议员的主张把中国的产品拒之门外的话,每一个美国人的平均开支要涨1/4—1/3(这是美国人自己计算的)。所以,所谓“中国威胁”,纯粹是一种政治炒作。

   在中华民族发展的历史过程中,有几段是需要后人好好研究的。例如,魏、晋、南北朝时期。当时的印度佛教经过一个传入并逐渐融入中国本土的长期过程,最终印度佛教变成了中国佛教。这样一个变化的过程很有意思。众所周知,观音菩萨在印度佛教里是男性,在中国传播的过程中,一开始也是男性,慢慢变,传到浙江普陀山的时候变成了一个非常慈祥端庄的女性。这就是中国文化,她有极强的包容能力,中国文化有这个本事。研究中国的历史,可以说凡是中国历史上比较强盛的时期,一定是一个文化繁荣并且能够包容各种文化的时期。所以,发挥民族文化的包容性,可能找到一条中国真正强盛的道路。沿着这样一个路子走下去,就会走向文化崛起。

   文化崛起,并不是全盘复兴传统文化,而是有所继承、有所批判、有所创新,特别是要认真学习和吸收西方文化在内的世界各种优秀文化的优点和长处,寻求各种文化之间相互尊重、相互交流、共同发展。如果追求的仅仅是经济崛起,第一,受到资源和环境的严重的约束,这样路径不可行;第二,中国人的文化传统对物质的追求不是楼越高越好、路越宽越好、车跑的越快越好、吃的越贵越好。梁漱溟先生说中国文化就是“中国人的活法”。人均消耗的能源不是很多,人均支配的财富不是很多,但人人活得很滋润,很幸福,人际关系很融洽,这就是中国文化的一种表现形式。按照西方现代化的逻辑,罗马俱乐部在20世纪80年代已提出发展的极限问题,将来世界总有一天走到人与环境、与资源没法协调的地步。现在世界上只有很少一部分国家走上了现代化发展道路,如果亚洲的30多亿人口,再加上非洲的人口,都追求殴美那样的物质生活,可想是否还有蓝天?是否还有绿水?中国的这种文化可以解决人类未来的难题。中国要向世界贡献一种“活法”,不能“把生活的美满全放在物质享受上”,要“改换那求生活美满于外边享受的路子,而回头认取自身活动上的乐趣”。(13) 梁漱溟曾断言:“中国不复活则已,中国而复活,只能于此得之,这是唯一无二的路。(14)

文化崛起将是一个比经济崛起不知道要困难多少倍的更加艰巨的历史任务,更加长期的历史过程。随着人群的分化、不同社会阶层的形成,人和人之间的共同语言减少了,共同的价值、共同的标准,就是一个社会作为凝聚力的东西迫切需要强化。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不怕某些方面比较弱,就怕人心散。所以,重塑民族的灵魂,或者用学术概念来讲就是重建价值体系,这是文化建设的核心。当然,文化建设包括很多方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1603.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京)2007年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