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对话林毅夫:中国的后发优势还很大

更新时间:2015-08-19 09:37:15
作者: 林毅夫 (进入专栏)  
政府如不去克服这些协调和外部性的问题,结果很可能大家都只能在低水平上竞争,没有办法不断转型升级。

  

   发展中国家不能拿一个现成的理论来套用

   财知道:经济学有一个最主要的结论就是讲市场体制本身就是一个最好的协调体系。之所以需要市场,需要这种价格体系,就是因为政府官员没法去做这些协调,所以需要让市场中的人自发地去做这种协调。但您这里好像是说市场有协调不了的东西需要政府来协调,怎么看这个矛盾?

   林毅夫:你这个观点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非常普遍,也就是新自由主义。因为当时经济学界看到原来的政府很多干预是失败的,就认为政府不应该干预,政府不应该发挥协调的作用,一切经济活动都由市场来决定。

   我2008年到世界银行去工作有一个观察,世界银行在二次世界大战后刚成立的时候,有一个很大的部门是基础设施部,在世界银行本是最强的部门。80年代以后就不这么认为了,认为基础设施投资是一个经济活动,如果基础设施的投资有需要,市场就会引导企业去投资,不需要政府去投资。所以80年代以后,世界银行这个部就没有了。逻辑就是,如果基础设施是一个好的项目,企业就会去做,为什么需要政府去做呢?

   结果发现亚非拉许多发展中国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有30年的时间只有一种基础设施有人去投资,就是容易收费的移动通信,其他的没有人去投。为什么呢?因为基础设施的投资,一次性的投入非常大,回报的周期特别长。回报周期特别长的话,回报高或低决定于什么呢?决定于这些基础设施的使用率高还是低。使用率高或低决定于这个国家经济发展速度快或是慢。哪个企业家有能力决定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速度快慢?所以现在到发展中国家去,普遍的是基础设施严重不足,成为经济增长的瓶颈。

   财知道:这是不是意味着企业家不敢冒的险应该让政府来冒?

   林毅夫:这个不是冒险的问题,是因为政府有不同的优势。第一个它可以从全国收税,所以它承担风险的能力以及资源动员能力比较高。其次,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好坏和政府的政策相关,也就是政府的政策会影响到这些基础设施的使用率,所以,它的协调能力比较强。第三,基础设施的回报当中有很多属于外部性。比如说路修好了,对一般企业家产生的影响是什么?1、拥堵的时间少了;2、路修好了,汽车损耗减少了。修路的企业家,如果不给他垄断地位,这两个回报他得不到,但是给他垄断地位的话,他钱收得很高,一般企业家就可能不用这个路了,那这种状况之下,投资者的回报也很难有保障。所以,这里面就有很多每个人看起来都是理性的,他不投资修路也是理性的,但是如果他不投资修路的话经济到处都是瓶颈,到处都是障碍。政府的投资就不会有这方面的问题,因为,政府可以从经济的发展中得到更多的税收,政府可以把经济发展的外部性内化。

   所以,这也就是我们前面讨论的,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学家不能拿一个现成的理论来套用,需要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学家自己深入了解发展中国家的问题,自己总结发展中国家成败的经验,提出新的理论来。这既是中国经济学家的挑战,也是中国经济学家推动经济学理论的进展、对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做出贡献的机遇。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144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