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成伯清:情感的社会学意义

更新时间:2015-08-17 09:01:12
作者: 成伯清 (进入专栏)  

   情感的重要性,无论是对于个体存在还是人类社会,大概都没有人会怀疑。我们稍微引用几句,或许就足以说明。先看中国的:在郭店楚简中,径直宣称“道由情始”;《中庸》所谓的中和,也是针对“喜怒哀乐”而发。后来的文人墨客,更是进行了尽情的发挥,譬如元好问在《雁邱词》中曾发问:“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张潮在《幽梦影》中感叹过:“情之一字,所以维持世界;才之一字,所以粉饰乾坤”;冯梦龙甚至在《情史》中试图确立“情教”等等。

   再看西方的:虽自柏拉图始就将理性与情感置于对立的位置,且扬前者而抑后者,但亚里士多德的《修辞学》和《尼各马可伦理学》均花费了大量的篇幅来探讨情感问题。在漫长的中世纪,西方人将大量的激情投入到宗教之中,然而就在启蒙运动高举理性旗帜的时候,休谟宣称“理性是而且应当仅是激情的奴隶”———当今神经科学的研究已证明休谟之言确为深刻的洞见①。后来萨特甚至说过,“人是一种无用的激情”②。如今则有社会学家宣布,人乃“情感瘾君子”( emotional junkies),一切以情感的最大满足为依归,尽管经常是以理性的方式来寻求这种情感满足③。

   在学理上,还有将情感的作用说得更为宏观的,如黑格尔在《历史哲学》中将“热情”(passion)看做世界历史的经纬线之一:“我们简直可以断然声称,假如没有热情,世界上一切伟大的事业都不会成功。……第一是那个‘理念’,第二是人类的热情,这两者交织成为世界历史的经纬线”④。社会学家迪尔凯姆则认为,社会在一定意义上“完全是由理念和情感(sentiments)组成的”⑤。

   那么,情感现象是否得到了充分的研究呢?似乎没有。海德格尔在1927年付梓的《存在与时间》中认为,其实自亚里士多德以来,关于一般情感的原则性的本体论阐释并未取得值得称道的进步。⑥

   当然,若从有关情感的纯粹哲学探索来说,海德格尔的论断或许不无道理;但如果考虑达尔文在1873年出版的《人类和动物的情感的表达》,这个结论就不能成立了。不惟达尔文,詹姆斯、朗格、弗洛伊德等人对于情感也有深入的探讨。

   本来我们完全可以期待,在20世纪初期应该掀起一场情感研究的狂飙突进——达马西奥(2007)就是这么认为的——但实际上却没有发生。“情感研究的革命”要等到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后了。⑦ 这场迟到的“革命”波及到诸多的学科,心理学、神经科学、社会学、人类学、历史学、文学、政治学乃至经济学,概莫能免,各个学科中具有突破性和穿透力的研究不时呈现。到这个世纪之交,好像出现了某种范式转移,情感问题一下子受到几乎所有学科的关注,成为热门的话题,而各类媒体也开始关注和报导相关领域的研究成果。从大脑结构的研究到基因图谱的绘制——它们似乎是我们这个时代有关人的最先进科学的象征——都试图解释情感的发生与过程,其成果往往在《自然》、《科学》等世界顶尖杂志上得到率先披露。而有关情感和表情的心理学研究,特别是关于情商的研究,亦受到工商界人士的热捧。

   其中或许可以作为一种插曲的,是关于微表情(micro-expressions)的研究。这个概念是由艾克曼(PaulEkman)博士提出的,与之配套的表情技术得到了商业和刑侦上的广泛应用,特别是在测谎上的应用———据说一些技术还被有关情报部门列入保密的范围。好事者根据艾克曼博士的研究发现,拍摄了一部风靡一时的电视连续剧Lietome(中文片名译为《别对我说谎》),艾克曼化身为莱特曼(Lightman)博士。这部连续剧除了展示神奇的表情洞察力之外,也隐隐提出了一个问题:借助于对表情的非凡洞察力而对他人内心一目了然的莱特曼,在社会生活中尤其是与亲密者的接触中,不仅不可爱,反而可能成为一种负担。或许,社会生活本身就是充满矛盾的过程,在暧昧中最有滋味,单纯依靠理性之光,并不总能带来阳光灿烂的日子。特别是,其中涉及的基本上是短暂的情绪,而对于持久而沉潜的感情,现在所谓的科学,其实也无能为力。

   社会学对于情感的重视,本应是“社会人”(HomoSociologicus)假设的题中应有之义,但情感论题在社会学中的命运却是一波三折。本文首先从学科发展的角度检讨情感论题在社会学中的历程,接着探讨了现代性背景下情感的一般状况,最后则尝试着从社会学的角度来探测中国社会目前的情感问题。

   ______________

  

   ①[美]达马西奥:《笛卡尔的错误:情绪、推理和人脑》,毛彩凤译,教育科学出版社2007年版。

   ②[法]萨特:《存在与虚无》,陈宣良等译,三联书店1987年版,第785页。

   ③Turner,JonathanH.&JanE.Stets,2005,TheSociologyofEmotions.CambridgeUniversityPress.

   ④[德]黑格尔:《历史哲学》,王造时译,三联书店1956年版,第62页。

   ⑤[法]涂尔干:《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渠东、汲?译,上海人民出版1999年版;另参见帕森斯:《社会行动的结构》,张明德、夏翼南、彭刚译,译林出版社2003年版,第495页。

   ⑥[德]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陈嘉映、熊伟合译,熊伟校,三联书店1987年版,第170页。

   ⑦Reddy,WilliamM.,2004,TheNavigationofFeeling:AFrameworkfortheHistoryofEmotions.Cambridge:CambridgeUniversityPress.

   ⑧Shilling,C.,&P.Mellor,2001,TheSociologicalAmbition:Elementaryformsofsocialandmorallife.London:SAGEPublicationsLtd.P.34.

  

  

   情感社会学的展开

  

   在社会学的古典时期,情感论题并未缺席。无论是发轫之初的孔德,还是后来的涂尔干、韦伯和齐美尔,都以各自的方式应对了情感论题,揭橥了情感在人类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及意义。譬如,首创了“社会学”一词的孔德,不仅“视人类行动中的情感成分为社会学必不可少的要件”⑧,而且“欢呼着感情高于理性,感情高于智慧”①,最后则径直倡导人性教(religion of humanity),将社会秩序的重建寄托于利他主义情操的提升。

   在许多方面继承了孔德精神衣钵的涂尔干,继续将情感视为社会秩序的基础,并深化了相关探索。特别是在其最后一部重要著作《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中,涂尔干通过集体欢腾(collective effervescence)中产生的强烈情感能量,来说明超越个体的社会意识的起源。而向来被认为专注于理性化论题的韦伯,也至少从两个方面涉及到情感,一是认为在科层制度之下,所有一切都经过理性的计算,特别是针对似乎无法估量的、非理性的情感因素,就好像计算矿藏的产出,“旨在确保经过统一调教的群众的生理和心理的冲动力,达于理性计算下的最佳程度”②;二是韦伯忧心忡忡于现代人如何从最初的“良知人”到满怀激情的“职业人”,再到被迫而为的职业人,最终成为驯顺而冷漠的“秩序人”。其实,在韦伯所谓的理性化的背后和后果上,都闪烁着情感的魅影。至于齐美尔,则直接分析过诸如感激、羞愧之类的情感现象。③

   古典社会学家之所以重视情感,与当时的社会文化环境密切相关。19与20世纪之交,欧洲社会正经历着巨大的政治和经济变迁,大众社会中充满激情的人群的涌现,是他们不时面对的现实。而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激情消退,工业秩序井然,白领剧增,“组织人”成为社会主流,相应地出现了重视理性的趋势。于是,情感失去了在社会学中作为解释变量的地位。④

   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看到,古典社会学有关情感的思考,并未切入到现实社会生活中活生生的情感,而是停留在抽象的论断。换言之,尽管他们意识到情感论题的重要性,但却未能真正着手在现实的社会背景中研究具体的情感问题。⑤

   当然,随着欧洲古典大师的纷纷辞世,社会学本身在欧洲也陷入低谷——埃利亚斯在二战期间有关情感的探索确实值得称道,虽然其获得应有的承认要待数十年之后了。⑥

   当社会学的中心从欧洲移向美国,呈现出日益增强的学科化和专业化趋势,情感问题则成为社会学的 “剩余范畴”。执美国社会学理论之牛耳的帕森斯,在引进和整合欧洲社会理论家的思想时,以偏重认知的规范和价值概念遮蔽了情感现象,甚至认为现代社会应当是情感中立的(affective neutrality)。事实上,无论是宏大理论还是抽象的经验主义,都忽视了日常生活中的真实感受和体验,除了极为个别的例外⑦,情感问题终究难以提上社会学的议事日程。再加上学科之间的分工,情感成为其他学科特别是心理学的专有主题,社会学无视情感现象也就不难理解了。

   转机发生在1975年。是年,霍克希尔发表的一篇文章⑧、柯林斯出版的一本著作⑨以及谢夫(Thomas Scheff)在美国社会学会组织的一场有关情感的讨论,象征着当代情感社会学的起步。特别有趣的是,上述三人都是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博士学位,都深受戈夫曼的影响———戈夫曼早在1959年就写过《尴尬与社会组织》一文。霍克希尔的《情感整饰:人类情感的商业化》,标志着情感社会学已经具备了成熟的著作。

   1986年美国社会学会中“情感社会学分部”(Sociology of Emotions Section)的建立,则标志着情感这一研究领域在社会学中确立了合法地位。1998年特纳在其影响甚广的《社会学理论的结构》教材(第六版)中,专门增设了“情感理论”一章。 2002年度美国社会学会主席马塞以“人类社会简史:情感在社会生活中的起源与作用”为题发表就职演说,更是表明社会学主流对于情感这一研究主题在态度上的根本性转变。2005年特纳和斯戴兹合著了《情感社会学》一书,总结了情感社会学近30年来的研究进展,其中的内容可谓洋洋大观。翌年,他们又联袂主编了《情感社会学手册》,不仅荟萃了前一本书中所介绍的主要理论流派的直接论

   ____________________

  

  

   ①[美]科瑟:《社会学思想名家》,石人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20页。

②Weber,Max, 1978, Economy and Society.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Press.P.1150.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zhangx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1396.html
文章来源:《山东社会科学》2013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