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剑国:唐传奇校读札记(四)

更新时间:2015-08-16 23:40:08
作者: 李剑国  

   例1《广记》卷一六六《吴保安》(出《纪闻》):“乃取两板,各长数尺,令仲翔立于板,以钉自足背钉之,钉达于木。”

   按:“自”原作“其”,汪绍楹点校本据明钞本改作“自”。《古今说海》说渊部别传四《吴保安传》、《逸史搜奇》乙集三《吴保安》亦作“自”。显然“其”乃“自”字形讹。《四库》本改作“贯”,《考证》:“‘以钉贯足背钉之’,刊本‘贯’讹‘其’,今改。”无校改依据,纯为臆测。

   例2《广记》卷三三一《刘洪》(出《记闻》):“个树枝条朽,三花五面啼。移家朝度日,谁觉□。”

   按:汪校:“谁觉□陈校本作逸□迟。”黄刊本“觉”下为三阙字。钞宋本作“谁觉□□□□□□速”。《才鬼记》卷三《辅国将军》(末注《记闻》)“谁觉”下注“缺”字,下文为“迷”字。《四库》本作“谁觉夕阳低”,妄补也。

   例3《广记》卷四一八《震泽洞》(出《梁四公记》:“忽仿佛说得归路,寻出之。”

   按:“说”字陈鳣校宋本作“记”,《古今说海》说渊部别传十二《震泽龙女传》、《逸史搜奇》癸集一《震泽龙女》、《广艳异编》卷二《震泽龙女》、《五朝小说•唐人百家小说》传奇家《震泽龙女传》等均同。《四库》本改作“识”,无据。

   例4《广记》卷三三二《唐晅》(出《通幽记》):“答曰:‘隐显道隔,相见殊难。亦虑君亦有疑心,妾非不欲尽也。’”

   按:“亦有”之“亦”字衍,《鬼董》卷五、《古今说海》说渊部别传二十六《唐晅手记》、《逸史搜奇》戊集十《唐晅》、《广艳异编》卷一○《唐晅手记》、《才鬼记》卷三《唐晅妻》、《情史類略》卷八《唐晅》、《太平广记钞》卷五八 无此字。《四库》本改“亦有”作“或起”。

   例5《广记》卷三○九《蒋琛》(出《集异记》,明钞本作《纂异记》):“屈原曰:‘湘江之孤魂,鱼腹之余肉,焉敢将喉舌酬对相国乎?……’”

   按:“屈原曰”三字谈本阙,汪绍楹校本据明钞本、陈校本补。钞宋本亦作“屈原曰”。《四库》本作“原正色曰”,乃以意自补。

   例6同上:“愿持精卫衔石心,穷取河源塞泉脉。”

   按:“取”字原阙,汪校本据陈校本补。黄本作“穷兮河源”。《四库》本改作“穷河源兮”(《太平广记钞》卷五三《江湖溪三神》亦作“穷河源兮”)。《考证》:“‘愿持精卫衔石心,穷河源兮塞泉脉’,刊本‘兮’字讹在‘穷’字下,今改。”所言刊本实系黄本。黄本补“兮”已不确。《考证》乃又以意改之。《全唐诗》卷八六四水神《霅溪夜宴诗》“取”作“断”,亦属妄补。

   例7《广记》卷五○《嵩岳嫁女》(出《纂异记》):“汉主曰:‘奈百姓何?’(唐玄宗)曰:‘上帝亦有此问,予一表,断其惑矣。……其表云……’汉主曰:‘表至嘉,弟既允许,可矣(以)前贺诛锄矣。’”

   按:“弟”字钞宋本、《虞初志》卷四、《绿窗女史》卷一○、《艳异编》卷四之《嵩岳嫁女记》作“第”。第,若,如果。《左传》哀公十六年:“楚国,第我死,令尹、司马,非胜而谁?”《四库》本改作“帝”,则指上帝,殊失原意。

   例8《广记》卷四二○《陶岘》:“及遇古剑,长二尺许;又玉环,径四寸;及海船昆仑奴,名摩诃,善游水而勇捷。遂悉以钱而贯之……”

   按:黄本、《广艳异编》卷二四《陶岘》“贯”作“贳”,是也。《四库》本改作“买”,义不误,然亦属意改。

   例9《广记》卷一九五《红线》(出《甘泽谣》):“然则扬威玉帐,坦其心豁于生前;熟寝兰堂,不觉命悬于手下。”

   按:“坦其”讹,《甘泽谣》今本及《说郛》卷一九《甘泽谣》作“但期”。《四库》本改作“讵知心豁于前生”,妄也。

   例10《广记》卷六八《封陟》(出《传奇》):“虚争意气,能得几时。恃顽韶颜,须臾槁木。”

   按:“顽”字讹,钞宋本、《古今说海》说渊部别传十四《少室仙姝传》、《艳异编》卷四《少室仙姝传》、《逸史搜奇》戊集九《少室仙姝》作“赖”,是也。《四库》本妄改作“此”。

   例11《广记》卷九六《金刚仙》(出《传奇》):“忽有数岁小儿跃出,就手覆之曰……”

   按:“数岁”谈本原为阙字,汪校本据陈校本补。《四库》本妄补作“青衣”。

   例12《广记》卷一七一《袁滋》(阙出处,今见《剧谈录》卷上):“某疑此事未了,更请相公详之。

   按:“相公”之“相”字原阙,汪校本据明钞本补,钞宋本亦作“相”,《四库》本补作“为”,无据。《剧谈录》今本作“相国”。相国、相公,均指宰相。李勉德宗时以司徒平章事,见《旧唐书》卷一三一本传。

   4,误读文意妄改例

   例1《广记》卷二二《仆仆先生》(出《异闻集》):“或以告刺史李休光,休光召明珪而诘之曰:‘子之甥乃与妖者友,子当执。’其舅因令弁往召之。”

   按:《四库》本改“舅”为“咎”,连上读。前文云:“仆仆先生……家于光州乐安县黄土山……开元三年,前无棣县令王滔,寓居黄土山下,先生过之,滔命男弁为主,善待之,先生因授以杏丹术。时弁舅吴明珪为光州别驾,弁在珪舎。”吴明珪乃王弁舅,原文甚明,馆臣误读原文而改。

   例2《广记》卷四八八《莺莺传》:“将行之再夕,不可复见,而张生遂西下。数月,复游于蒲,会于崔氏者又累月。”

   按:《侯鲭录》卷五《元微之崔莺莺商调蝶恋花词》、《元氏长庆集补遗》卷六《莺莺传》、《艳异编》卷一七《莺莺传》、《绿窗女史》卷五《莺莺传》、《万锦情林》卷三《会真记》、《五朝小说•唐人百家小说》琐记家《会真记》、《重编说郛》卷一一五《会真记》、《情史类略》卷一四《莺莺》、《雪窗谈异》卷三《会真记》、《唐人说荟》第十二集《莺莺传》、《龙威秘书》四集《莺莺传》、《删补文苑楂橘》卷一《崔莺莺》“下”作“不”,连下读。《四库》本改“下”作“不”,《考证》:“‘不数月复游于蒲’,刊本‘不’讹‘下’,据《会真记》改。”西下谓自蒲州西下长安,原文不误。此为异文,改之不当。

   例3《广记》卷四二九《丁嵓》(出《集异记》):“尔若损我,固激怒众人。我气未绝,即当薪火乱投,尔为灰烬矣。尔不若从吾,当启白太守,舍尔之命。”

   按:汪绍楹校:“不若二字原倒置,据明钞本改。”《四库》本改作“尔若不然”,“吾”连下读,误。《虎荟》卷三作“尔不若从我”,是也。

   例4《广记》卷二六《叶法善》(出《集异记》及《仙传拾遗》):“灯影之盛,固无比矣,然西凉府今夕之灯,亦亚于此。”

   按:“亦”字《四库》本改作“不”。《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卷三九《叶法善》云:“西凉府今夕之灯亦可亚。’《广记》卷七七引《广德神异录》云:“惟凉州信为亚。”作“不”误也。

   二、《古今说海》妄改例

   《古今说海》,明陆楫等编,刊于嘉靖五十三年甲辰岁(1544)。清道光元年(1821)酉山堂主人邵松岩重刊。此书分类选编小说及笔记,凡四部七家一百三十五种,二百四十二卷。其中说渊部别传家六十四卷,绝大部分为唐代传奇作品,主要据《太平广记》辑录。由于所用《广记》是古本,视谈本为佳,故而校勘价值极大。笔者校辑唐传奇,多参校《说海》。《四库全书》所收《古今说海》,据《提要》云,乃嘉靖甲辰本,亦多有误校妄改处。

   例1别传九《赵合传》:“元和十三年,分守五原。为犬戎三十万围逼城池之四隅,兵各厚数十里。连弩洒雨……城中负户而汲者,矢如猬毛。”

   按:“城中负户而汲者,矢如猬毛”,《四库》本作“城危若累卵,大有瓦解之势”,所据不详,疑为妄改。

   例2别传十三《袁氏传》:“张生……又曰:‘弟之忖度,何以为异?’恪曰:‘岂有袁氏海内无瓜葛之亲哉?又辨慧多能,如是以为验。’遂告张曰……”

   按:“恪”《广记》卷四四五引《传奇》误作“张”,《艳异编》卷三二《袁氏传》、《绿窗女史》卷八《袁氏传》、《逸史搜奇》乙集十《袁氏》、《稗家粹编》卷七《袁氏传》皆同《说海》作“恪”,《四库》本乃据《广记》改作“张”,颇谬。恪,孙恪。张,恪表兄张闲云。

   例3同上:“张又曰:‘吾有宝剑……诘朝奉借,倘携密适,必睹其狼狈,不下昔日王君携宝镜而照鹦鹉也。……’”

   按:“适”《广记》原作“室”,《艳异编》、《绿窗女史》、《逸史搜奇》皆作“适”。适,往也。《四库》本据《广记》改作“室”,误。

   例4别传二十《张无颇传》:“王(广利王)曰:‘张郎不同诸婿,须归人间。……番禺地近,恐为时人所怪。南康又远,况别封疆,不如归韶阳甚便。’无颇曰:‘某意亦欲如此。’遂具舟楫,服饰异珍,金珠宝玉无限。曰:‘唯侍卫辈即须自置,无使阴人,此减算耳。’”

   按:“无限”二字《广记》卷三一○引《传奇》作“无颇”,钞宋本作“无限”,是也。《四库》本乃据《广记》改作“无颇”,大谬。“遂具舟楫”云云及“曰唯侍卫辈即须自置”云云,主体乃是广利王,馆臣误读文意。《艳异编》卷二《张无颇传》及冯梦龙《增补燕居笔记》卷九《张无颇传》删“无颇”二字,《燕居笔记》并在下文“曰”上加“王”字,虽删改无据倒也未乖原意,不似四库馆臣之愚拙也。

   例5别传三十二《润玉传》:“义起曾历许多年,张硕凡得几时怜。”

   按:义起即弦超,字义起,神女成公智琼嫁之。《新辑搜神记》卷七《成公智琼》:“魏济北国从事掾弦超,字义起。以嘉平中夜独宿,梦有神女来从之。自称天上玉女,东郡人,姓成公,字智琼。早失父母,天帝哀其孤苦,遣令下嫁从夫。”下句之张硕,神女杜兰香嫁之,见东晋曹毗《杜兰香传》,皆人神遇合之典。《四库》本改“义起”作“天台”,谓为刘晨、阮肇天台遇合仙女故事,颇谬。《香艳丛书》十三集卷四《沈警遇神女记》改作“刘郎”,其妄一也。

   例6别传三十八《曾季衡传》:“五原分袂真胡越,燕拆莺离芳草竭。”

   按:《广记》卷三四七引《传奇》“胡”作“吴”,朝鮮成任編《太平通載》卷六五引《太平广记》、《类说》卷三二《传奇•曾季衡》、《万首唐人绝句》卷六六王使君女《赠崔(曾)季衡》,皆作“胡”,可证“吴”之为误。古以“胡越”喻指相隔遥远。《淮南子•俶真训》:“六合之内,一举而千万里。是故自其异者视之,肝胆胡越,自其同者视之,万物一圈也。”高诱注:“肝胆喻近,胡越喻远。”李白《送友人游梅湖》:“莫惜一雁书,音尘坐胡越。”薛据《出青门往南山下别业》:“怀抱旷莫伸,相知阻胡越。”文中王丽真葬洛阳北邙山,与五原相隔遥远,故言“胡越”。若言“吴越”,二国相邻,不得喻远也。《四库》本乃据《广记》改为“吴越”。

   例7别传四十六《李清传》:“幸天未录吾魂气,行将又及生辰,吾固知尔辈果营馈续之财,吾所以先期而会,盖止尔之常态耳。”

   按:“果营馈续之财”,《广记》卷三六引《集异记》作“又营续寿之礼”,《四库》本改同《广记》。续寿,添寿也。《类说》卷一九《骇闻录•知县生日》:“知县之生日……至日,各持缣献之,曰续寿衣,宰一无所拒。”作“馈续”亦不误,馈赠续寿之谓。此为异文,不可轻改。

例8同上:“苟尔辈之志不可夺,则从容所欲而致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1384.html
文章来源:《文学遗产》2012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