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梁云祥:中日关系“安全困境”的军国主义阴云

更新时间:2015-08-12 11:25:52
作者: 梁云祥  
当时这一事件虽然并不完全符合日本政府和军部的总体战略部署,但是在发生之后日本政府和军部仍然全力以赴地支持,并在占领中国东北全境之后很快扶植起来一个傀儡政权“满洲国”。其后,日本国内围绕中国问题、是继续等待还是迅速解决形成争论,尤其在日本军队内部形成了所谓的“统制派”和“皇道派”,前者为相对的稳健派,主张继续等待时机解决中国问题,后者主张迅速通过武力解决中国问题。二者的争斗最终演变为1932年的“五·一五事件”⑨和1936年的“二·二六事件”。⑩这两次军事政变虽然都被镇压了下去,但是军部势力成为左右日本国家政策的主要政治力量,其后的日本首相几乎都只能由现役军人担任,而且主张激进的势力开始成为日本军部的主要力量。从此,日本的军国主义体制正式确立,而且正是在这一体制及其侵略政策的主导之下,日本走上了一条战争的不归路。

   战后日本军国主义的覆灭及其思想残余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无条件投降,美军以盟军的名义单独占领日本并按照美国的意愿对日本进行了改造,其主要内容有民主化和非军国主义化改造,前者就是要消除日本的专制体制,后者主要内容有解散日本军队、撤销日本军部大本营等与战争有关的机构、整肃和审判战犯、解散鼓吹军国主义的右翼团体等。从1945年8月美军进驻日本到1952年4月日本根据《旧金山和约》获得独立,期间虽然也有由于冷战爆发及中国内战形势导致美国对日政策发生变化,美国对日改造有不彻底的一面,但是对军国主义的整肃,应该说做得还是比较彻底的,至少作为体制及其政策的军国主义已经彻底覆灭。

   首先,经过战后美国主导的民主化和非军国主义化改造,日本建立起了权力相对制衡的民主体制。天皇及其天皇制虽然还存在,但是宪法规定天皇仅仅是日本国家的象征,已经不可能影响日本的政治权力,正如一位美国人所说:“战后的天皇制已非常接近成熟的北欧民主国家所建立的现代王国的形式。天皇家族完全脱离政治,只是民族团结的象征,稳定的标志,以及连接过去时代的安慰人心的感情纽带。任何可能用皇位来影响政治的做法都遭到坚决的反对。除此之外,作为一种永久性的没有争议的民族装饰品,天皇制似乎已普遍被接受。对于像日本和北欧那些主要通过演变而不是革命手段取得民主制度的国家,这种君主制是个合适的形式。”11而且,除去天皇之外在战后日本政治中真正发挥作用的首相及其内阁也很难将权力集中和实行专制,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设计使得任何首相都难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行事,尤其是想要专制,那么首先就会被赶下台。与此同时,战后的日本政治中军人的影响几乎不复存在,初期根本没有军队,即使是后来建立的自卫队,也仅仅是作为技术性的职业军人存在,丝毫没有政治权力,在战后日本政治格局中没有丝毫地位。因此,军国主义存在的政治基础已经被破坏,政治上的专制与军部的结合导致军国主义的可能性已不存在。

   其次,在战后的日本社会,战争受到诅咒,和平主义成为主要的社会思潮,崇尚武力的传统已经变得越来越淡薄,尤其在战后长期和平环境下的富裕生活以及目前日本社会老龄化和少子化的现实情形之下,战争和暴力更是受到日本社会的普遍反对。比如最近围绕安保法案的争论以及日本国民的反对声浪,就是因为担心由于该法案的通过日本有可能被拖入战争。在如此的社会环境下,战后历届日本政府也不再以战争作为推行国家政策的工具,在国际事务中基本上主张通过和平方式解决问题。也就是说,战后的日本社会已经不具备产生军国主义的文化基础。

   再次,正是由于接受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教训,国际社会在战后不但通过建立联合国试图实现永久的世界和平,而且还通过建立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关贸总协定等经济组织试图实现全球经济的相对一体化,以便消除国家之间的经济对抗从而最终导致战争的爆发。尤其在冷战结束之后,世界进入了新一轮的全球化时代,国家即使面临经济危机,也已经不再是单纯一个国家的事情,越是有经济危机的时候才越需要国家之间的合作,那种通过武力抢夺经济资源和市场的观念和做法已经不能被世界所接受了。战后的日本,通过和平的方式实现了经济的崛起,所获得的利益远远超过战时通过武力所获得的利益,因此日本没有必要再重蹈覆辙。即使在20世纪90年代以后经济长期处于萧条状态,至少有一部分日本人认为这是日本所面临的又一次危机,但是日本选择通过进一步的开放和国际化度过这场危机,并没有试图对日本的现有政治结构做重大的调整,或者希望出现一位带领国家走出危机的领袖人物。也就是说,目前的日本同样不存在重新走向军国主义的社会基础。

   总之,作为一种体制及其政策的日本军国主义显然已经不存在了,而且想重新复活也有相当的难度。当然,作为思想意识形态的军国主义残余却不能说已经完全消失,在日本社会,仍然还有人在鼓吹回到过去的军国主义体制,并不时地闪现试图恢复过去军国主义政策的苗头,如在日本社会总是对过去的历史缺乏深刻的认识,对鼓吹军国主义或怀念军国主义的一些活动也比较容忍。不过军国主义的这些残余思想并非日本社会意识形态的主流,反对战争的和平主义诉求仍然是日本社会的主流,绝大部分日本人还是痛恨军国主义体制及其政策的。

   “安全困境”中如何看待日本军国主义

   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日本的政治格局确实发生了一些变化,越来越趋向于保守化和右倾化,具体反映在日本社会越来越不愿意承认过去的侵略历史、越来越强化同美国的同盟关系、越来越想要摆脱战败国地位、越来越强调外来威胁而试图强化其军事力量,等等。但是,这些动向是否就意味着军国主义的复活,值得商榷。总之,不能简单地将我们不喜欢的一切日本人所做的政治行为都归咎于军国主义。

   如上所述,依据事实,我们应该承认作为体制及其政策的日本军国主义已经不再存在,同时也必须要看到在日本社会仍然存在着军国主义的思想意识形态残余。对于日本的军国主义思想意识形态残余,当然应该警惕和反对,尤其在目前日本政治总体保守化和右倾化的政治生态下,军国主义的思想及其行为就有了更大的活动空间。但是对此也不应过度解读,危言耸听,似乎日本仍然是一个军国主义国家或者要恢复成一个军国主义国家。从目前的日本外部和内部政治环境来看,日本既没有确立恢复军国主义的国家发展目标,客观上也很难再恢复军国主义的体制及其政策。

   那么,应该如何解读日本国内所发生的一系列常常被我们国内媒体指责为军国主义的政治现象呢,比如目前安倍政府积极推动在日本国会通过的安保相关法案,以及已经修改了扩大武器出口范围的“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及制订通过限制公民某些自由权利的“特定秘密保护法”,通过“防卫省设置法”修正案提高职业军人在政治决策中的作用,甚至还试图修改和平宪法宪等等,这些政治行为不论最终能否完全实现,确实会使得日本在军事安全方面走得更远,但是在现有国际环境下和日本现行体制下,仍然不能将这些政治行为简单地解读为军国主义。

   今天日本在安保政策方面的强化已经不同于20世纪30年代日本军国主义时代的政策,它是在联合国框架或至少在日美同盟框架内的强化。如果是按照联合国宪章在联合国范围内的军事活动,比如参加国际维和行动,当然不应该过分指责;如果是跟随美国进行某些军事活动,也要看这些军事活动本身是否符合国际法,而不能简单定义为军国主义,除非我们同样认为美国所进行的所有军事活动也属于军国主义。而且,即使安倍政府所推动的上述法案都能够通过成为日本法律,要真正实施起来也还会受到日本国内的诸多严格限制,尤其是对外用兵,并非像过去战时军国主义时代那样随随便便,在这种情况下日本要恢复军国主义仍然是非常困难的。

   之所以对日本的军国主义耿耿于怀,关键的问题还是中国人自己的感受,在20世纪70、80年代中日关系友好的时候,日本的军费远远超过中国,长期保持世界第二、三位的水平,但是那时我们并没有指责日本在恢复军国主义,在2008年两国领导人签署的第四个政治文件中也称,战后日本所走的路是一条和平发展的道路。因此,最重要的问题还在于如何处理和改善中日现实关系。换言之,正是因为目前双方关系处于一种“安全困境”的状态,所以任何一方军事上的变化都会被另一方认为是威胁。近年来中国军费的增长及其军事力量的增强同样被日本视为威胁,上述日本有关防卫法案的修改或通过就是在2012年中日钓鱼岛争端出现之后安倍政府以所谓“中国威胁论”为理由而实现的。

   对日本军国主义的警惕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但同时,也不可片面夸大日本复活军国主义的可能性,否则反而会自挖陷阱对日采取不必要的强硬政策,也会刺激日本的右翼更加认为所谓“中国威胁”而要求日本增强军力,这样就会形成恶性循环,最终反而有可能会导致“自我验证”,促使日本国内军国主义残余思想意识形态向着体制及其政策转变。也就是说,如果中国对日本的军事压力增加,日本的一些保守政治家就有可能利用所谓“中国威胁论”强化日本国内的专制权力,增加军备,甚至借助于危机发生而强化专制和军人权力,最终实现再次的军国主义化。如果真出现如此的情景,那当然对日本、对中国乃至对整个亚洲甚至世界就都是一场灾难。

   注释

   ①[日]《角川日本史辞典》,蒋立峰、汤重南主编:《日本军国主义论》(上),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4页。

   ②[日]《岩波小辞典》,蒋立峰、汤重南主编:《日本军国主义论》(上),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4页。

   ③《简明社会科学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2年,第396页。

   ④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link?url=PQBLOvmw6fqfPcDKZGN5xnBUejFcNKBzgTHChKfr-dkYAgkLYYvkZMI5mMOcMhgBl4T63T8LkzsyPMYprctsg_。

   ⑤戴季陶:《日本论》,北京:九州出版社,2005年,第6~7页。

   ⑥即为摆脱贵族专权而由太上皇设立院厅并实际控制权力的一种制度,开始于1086年并延续106年,直到1192年镰仓幕府建立后被幕府政治所代替。

   711[美]埃德温·赖肖尔等:《当今日本人——变化及其连续性》,孟胜德等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98年,第239、243页。

   ⑧[日]星野芳郎:《追溯日本军国主义的源流》,张悦亭译,北京:中国文化出版社,2007年,第1页。

   ⑨1932年5月15日,一部分少壮派军人因为对政府和军部高层的政策不满而发动的军事政变,政变军人袭击了首相官邸及警视厅等处,枪杀了当时的首相犬养毅,并在东京颁布戒严令,要求实现国家改造,不过这场政变很快即遭到镇压而失败。

   10.1936年2月26日,一部分皇道派的青年将校因为对政府和军部高层的政策不满而发动军事政变,袭击了首相官邸、陆军省和警视厅,并枪杀了当时内阁的几位大臣,不过这场政变很快即遭到镇压而失败,一部分政变军人及其支持政变的一些右翼团体领导人被判处死刑。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1285.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5年7月下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