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世安 李娜:美日同盟与日本政坛右翼势力

——兼论德日战争责任反思的根本差异

更新时间:2015-08-12 11:23:34
作者: 李世安   李娜  

    

   【摘要】德日两国同样具有军国主义传统,而且德国还多了一个纳粹主义,但是为什么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德国能很好地反思战争责任并进行真诚忏悔,而日本不仅不反思战争责任,反而不断颠倒事实、歪曲历史、淡化战争责任?影响战败国对其战争罪行进行反思的原因有多种,其中有文化传统和国际国内政治环境等,但决定战败国对战争责任反思好坏的,不是文化传统,而是战败的侵略国所处的国际国内政治环境。我们在敦促日本政府正视历史,采取正确态度对战争责任进行反思的同时,还必须要求美国改变对日本的纵容态度。我们千万不能忘记马克思主义关于战争与和平的基本观点和惨痛历史教训,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加强自身的国防建设,用强大的国防力量保卫国家安全。

   【关键词】军国主义  纳粹主义  日本右翼势力  美日同盟  新安保条约

   【中图分类号】K153                  【文献标识码】A

    

   与德国不同,战后日本不能正视战争责任,始终没有认真进行反思,没有向被侵略国家和人民谢罪并真诚忏悔,以实际行动赎罪。相反,日本一直在模糊和淡化战争责任,力图修改和平宪法,企图重新称霸东亚。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有两点:第一,由于战后国际环境的变化,日本没有受到严厉惩处,日本作为一个国家和民族,没有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没有这种危机感,要日本与军国主义传统决裂,是做不到的。第二、日本右翼势力长期把持日本政坛,引导着国家的发展方向。日本的这种政治环境,不仅不可能肃清日本军国主义的影响,反而引导着日本向复活军国主义的方向发展。

   日本军国主义者没有受到严厉惩处

   对战败国的惩罚,使之丧失发动复仇战争的能力,并接受经验教训,不敢再发动新的战争,是战胜国对战败国的基本政策,也是维护战后国际秩序的基本原则。由于战后德国和日本受到的惩罚不同,因此它们对战争责任的反思也就不同。

   战后对德国的惩罚是极其严厉的。为了削弱德国,战前属于德国的共约2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划归了其他国家。据1990年两德统一时的统计,德国的领土已由二战前的53万平方公里,缩减至35万平方公里。这就大大缩小了德国版图,减少了德国的资源。这是对德国肢解的一种形式,削弱了德国发动战争的能力。美国也曾经想把德国变为一个农业国,但是后来出于种种考虑,包括政治和经济上的考虑,美国放弃了这种做法,德国工业能力被保留下来。虽然如此,但是盟国有办法防止德国利用发达的工业体系发动新的战争。这种办法,就是法国提出的组织“欧洲煤钢联盟”,要求德国参加。

   法国外长舒曼最出提出欧洲复兴计划的初衷,不是欧洲一体化,而是要控制德国生产战争物资煤钢的能力。如果德国参加“欧洲煤钢联盟”,那么德国煤钢的生产,就要受到“欧洲煤钢联盟”的控制。没有煤钢,德国就无力发动对法国的战争。当时执政的总理阿登纳为了使德国摆脱战败国的地位,争取平等的国际地位,以利德国战后重建,就同意了舒曼计划。德国参加“欧洲煤钢联盟”后,其煤钢生产由法德两国共同控制。这样,法国不再担心德国的威胁,也就顺理成章地宽恕了德国,法德世仇得以从根本上化解。

   战后,英美法苏占领德国,使德国人感到他们反抗是无益的,国家要生存,就只有接受惩罚,德国不应徒劳地准备复仇,而是应开始战后的建设。如果不承认战争责任,还妄图进行复仇战争,德国作为一个国家,将会从世界版图中消失。

   在严厉的惩罚下,德国对战争的责任进行了反思、忏悔,并用实际行动赎罪。例如,德国已经宣布不再索要二战后被割让的大量土地,并向受害国家和民族共付出了1000亿美元的巨额赔款,而且,德国的赔款到目前为止还在继续进行。德国还与波兰等国家共同编写中学历史教科书,承认侵略历史,承认屠杀犹太人的罪行,向波兰道歉,以实现民族和解。

   相反,战后日本由美国单独占领,美国为了巩固美军在日本的统治,没有严厉惩处日本军国主义。早在战争结束前,美国就准备保留天皇制。在日本投降前的1945年5月,美国驻瑞士总代表杜勒斯向日本海军派驻瑞士的谈判代表说,美国可以允许日本保留天皇制,但条件是日本要无条件投降。

   然而日本并没有无条件投降,而是宣布无条件“终战”。日本天皇在1945年8月的“终战诏书”中说:“世界大势于我不利,而且同盟国一方又使用了残疟之炸弹,为了亿兆之赤子,不得不接受美英中苏四国宣言。”①同时,天皇再次重申,当初发动战争,是为了日本的“自存”和东亚的“安宁”。②天皇的这种态度,是日本不能对战争责任进行反思的一个重要原因。

   事实上,天皇本人的命运,取决于美国占领军当局的态度。日本刚投降时,是否保留天皇制,还没有定论。据载,在远东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进行审判前,日本天皇提心吊胆,食不甘味,夜不能寐,处于惶惶不可终日的状态。当时,皇族中也有人要求天皇退位,以保全国家的存在。天皇为了保全自己,不断派人去美国占领军当局活动,力求得到从轻发落。

   美国占领军总司令麦克阿瑟考虑再三,决意利用天皇的权威,帮助美国顺利实现对日本的统治。这样,天皇制被保留下来。对战争负有直接责任的同时也是日本海陆军大元帅头号战犯“裕仁”天皇,并没有受到任何惩罚。保留天皇制,就从体制上确保了军国主义在日本存在的合法性。天皇的存在,使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有了精神支柱。

   冷战爆发后,美国决定利用日本在远东进行反苏反共,因此没有再进行肃清日本军国主义的工作,犯有战争罪行的大小日本军国主义者,不仅没有受到严厉惩处,反而从监狱中被放出。大批战犯被赦免,并担任政府官员。

   从1950年10月到1952年8月,在美国政府的支持下,吉田茂内阁政府先后为18万左右的军国主义分子解除“整肃”,使他们重返政坛,窃据要职。到1958年4月7日,所有未服满刑期的日本战犯都得到了赦免。甲级战犯岸信介被释放当年即当选为国会议员,后又出任日本首相,并组成“战犯内阁”,导致日本国内弥漫着“集体无罪意识”,日本军国主义者再次控制了日本政局,掌管着国家的命运与前途。

   在战争中曾先在伪“满洲国”掌握经济大权,后又在东条内阁中负责战时经济与全国军需调配的岸信介不仅没有受到惩罚,反而在1955年参加组建了日本最大的保守政党自民党,并于两年后成为日本首相。这样,日本军国主义统治了日本政坛,右翼势力有了靠山,活动猖獗。日本向军国主义发展就成为一种趋势。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全国没有民族存亡的危机感,在军国主义者的主导下,日本不会认真对战争责任进行反思,更不会采取实际行动来向受害国家和人民道歉和赎罪。

   日本右翼势力长期把持日本政坛

   对战争责任的反思,需要内外因素的结合。国际环境,即对战败国的严厉处理,可以使战败国认识到必须对战争责任进行认真反思,才能得到国际社会的宽恕,才可能获得正常国家的地位。但国际因素只是外部因素,战败国内部的政治因素,才是影响该国对战争责任反思的内因。对德国和日本来说,尽管他们的国内政治情况是由战后国际政治的变化造成的,但是国内政治对他们对战争责任的反思,仍然起着决定性作用。

   战后,由于纳粹势力被基本肃清,在国内政治中,是反对纳粹和曾受过纳粹迫害的人士掌权。在他们的引导下,德国继续执行肃清纳粹的工作,对战争责任的反思,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战争快结束时,盟国就坚决要求肃清纳粹的影响。在克里米亚会议上,美英苏就宣布,盟国“不屈不挠的宗旨,就是要消灭德国的军国主义和纳粹主义,要确保德国决不能够再扰乱世界和平”,“我们的宗旨绝不是要消灭德国人民,但是惟有当纳粹主义和军国主义已经根绝了的时候,德国人才有适当生活的希望,他们才有在国际友谊中占有一席地位的希望。”③

   1945年6月26日至8月8日,伦敦国际会议研究并通过《关于追究和惩办欧洲轴心国主要战犯的协定》和《国际军事法庭规章》。根据同年6月20日国际军事法庭发布的第10号法令,纽伦堡法庭惩办犯有战争罪、反对和平和反对人道罪的人员,从1945年11月开庭至1946年9月30日休庭,累积的审判记录和证据文件达42巨册。全世界因此真实地看到纳粹政权的阴谋和暴行,12名罪大恶极的纳粹战犯被处以绞刑,余者处以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

   此外,美法英等西方国家还在各自占领区分别审判罪犯,共判处5025名被告,处以死刑者达805名。苏占区判处被告共45000人。可以说,除了纳粹党魁希特勒自杀及个别纳粹分子潜逃国外、匿名避罪之外,犯有各种罪行的法西斯匪徒都受到了应有惩处。法律惩办既伸张了正义,又教育了德国人民。调查显示,80%的德国人认为审判是公正的,被告的罪行无可辩驳。

   纳粹涉案人员受到管制。美占区占领当局规定,凡在1937年5月1日前加入纳粹党的官员,一律解除职务,并禁止在私人经济中就业,只允许他们从事最笨重的辅助劳动。数以百万计的纳粹涉案人员被分作主犯、一般犯、轻犯、胁从者、无罪者处理。到1950年9月30日,(德国)联邦法庭又审理了96万宗案件,约23000名重犯和一般犯被判终身不能担任公职(后经上诉减至18000名)。此外,苏占区逮捕6万多人,辅之以剥夺私人财产。同时,肃清纳粹党人及其外围人员在地方上的势力。④

   尽管德国人被迫接受战胜国的惩罚,但要他们对战争责任进行反思,还是很不容易的事,它经历了一个过程。德国历史学家吕森把这个过程,归纳为著名的三代人理论:第一代人回避责任,第二代人认为自己应该承担起全部责任,而第三代人则有了更加理性的历史观。⑤

   第一代德国人为什么会选择回避战争责任?这是因为他们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战争责任。德国人普遍对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受到其他帝国主义列强的掠夺和挤压不满。他们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并不仅仅是希特勒的上台和英法的绥靖主义所导致的,而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历史发展必然性所导致的。

   在他们看来,一战结束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所有矛盾,一个也没有解决;新的战争在酝酿之中;从战后的具体历史发展进程看,列强对德国的处理非常不公平,战后形成的“凡尔赛体系”是不公正不合理的。在当时情况下,德国不出现法西斯,就会出现“律西斯”,希特勒不上台,就会有“东特勒”上台。总之,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凡尔塞条约”种下不合理的种子,就会结出战争的苦果。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责任,不能完全推给德国。

   在第一代德国人中,有许多人对过去并没有羞愧或感到有罪。鉴于此,美国人曾担心德国军国主义复活。美国著名政治家亨利·摩根索在1945年曾写了一本小册子,题为《德国会引起麻烦吗?》。在这本小册子中,他特别担忧德国军国主义的复活,他认为有一些未知的德国人正在秘密计划重建德国,准备一场复仇战争。

然而70年过去了,摩根索的猜测并没有成为现实。原因很简单,在严厉的惩罚下,德国人首先想到的是反抗只有死路一条,为了国家的生存和重建家园,必须忍耐、沉默。虽然他们并不想与过去决裂,不过希特勒已死,德国必须面对现实,面向未来。同时,英美对德国进行的非纳粹化运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1284.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学术前沿》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