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美国因素对台湾2016选举的影响

更新时间:2015-08-04 15:26:32
作者: 中评论坛  

  

   中评社香港8月4日电/中国评论通讯社、中评智库基金会不久前在中评社台北会议室举办座谈会,邀请“中央研究院”欧美研究所研究员林正义、淡江大学美洲研究所教授陈一新、美丽岛电子报副董事长郭正亮、“新台湾国策智库”前执行长刘世忠、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复国与会。座谈会由台湾综合研究院董事长黄辉珍主持,与会者围绕美国因素将会对下一次台湾“总统”选举所产生的影响,各自给出了独到的见解。《中国评论》月刊7月号以《美国因素对台湾2016选举的影响》为题,详细刊登了与会者的发言,文章内容如下:

   黄辉珍:开场白

   各位先生,今天中评社举办思想者论坛,题目是“美国因素对台湾2016年选举的影响”。中评社邀请到各位学者、专家都是一时之选,可以说是台湾对美国与两岸三边关系具有相当深入研究的权威学者。

   今天的参考提纲有三项,即怎么看待美国因素对台湾2016选举的重要性与影响?怎么看近期美国专家学者对台湾国民两党,尤其是对民进党、蔡英文有关处理两岸关系的评论?国民两党如何应对美国的关切?

   这三项参考性题纲,实质上反映了台湾跟美国的关系是非常紧密的。从1949年以来,台湾与美国的关系,从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社会,可以说是全方位、多层次、跨领域的紧密关系。美国几十年来对台湾有重要的直接影响力。台湾社会对美国有一份特别的感情、信任及亲近感。

   虽然现在距离2016年选举还有一段时间,但美国已很明确的表达关注,甚至对2016可能产生的政党轮替,在高度关心中也显示了若干忧虑。主要有一点,从1972年上海公报发表以来,美国对台海两岸政策的基本立场一贯是“一个中国、和平解决”,美国国会也为此制定了对台湾关系法,这些构成美国对台政策的系统化核心纲领,大体上也维持了台海及亚太区域的安全与平静。

   但是台湾民主化之后,内部政治生态重大变化,台湾执政者的更迭不像过去那么持续稳定与可预测性,曾经发生两次政党轮替,而美国对台“一个中国”政策(包括对台湾关系法)因此存在着被挑战的经验与风险。特别是2000年首度发生政党轮替时,就有这样的风险经验。

   2016年会不会重现这种情况,大家都在关注,美国透过退休官员和智库学者表达了关切,日前更特别邀请民进党主席暨“总统”参选人蔡英文前往访问。基本上初步化解了疑虑,但事情仍在发展中,未来的情势仍然高度不确定。今天主办单位的题目,就是要请学者、专家对此问题发表专业性的论述。

   下面请陈一新教授开始。

   陈一新:美国对蔡英文仍有疑虑  但是蔡还有调整的空间

   美国的一中政策是长期的,跟中国的一个中国原则是不同的。美国的对台政策是和平解决台海问题,和平解决台海问题是美国的核心利益。为什么美国有权力干涉台湾?因为美国会在台湾需要的时候来帮助台湾。国民党与民进党都拥抱美国,国民党没有像民进党讲得那样透彻。但是,的确只有美国可能派航空母舰来援助台湾。中国大陆的影响力近年来日益增加,对于海峡两岸,乃至于美中台三边的影响都日益增加。

   讲得最透澈的而且基本上是蛮公平的,Richard Bush在去年九月说不管谁当政都要面对一些问题:两岸关系要处理好,府会关系要处理好,政府与社会关系要处理好。两岸关系处理好,目前国民党得分比较高,府会关系处理得好不好目前很难讲。以前民进党执政时因为是少数党,所以有很多案子想过也过不了,像军售案,国民党一共反对了六十几次,让议事没有效果。国民党的府会关系也不怎么样,在政府与社会关系上面,目前是民进党处理得较好,但一旦执政是否会这么好就很难讲了。以前民进党执政时政府与社会关系也不是这么好,原来支持民进党的社运团体也很失望。这三个考题对国、民两党都很公平,目前是国民党在两岸关系占一点优势,民进党可能在社会关系上处理得比较好,至于府会关系就更难讲了。

   美国最近对民进党的发言跟2011年不同。2011年的时候,美国认为蔡英文根本没有把两岸政策讲清楚,蔡英文处理两岸关系的能力不够,对蔡英文杀伤力很大。再加上美国对国民党还做了几个支持的动作:第一,派了三位官员来到台湾,最高层级是美国开发总署署长,相当于副国务卿层级,另外是能源部副部长和商务部副助理部长。三位官员来台对国民党有加分的作用。第二是在民进党建议美国不要那么早将台湾列入免签计划(VWP)的候选国,美国还是先宣布了,台湾还没拿到会员国的身分先取得了候选国的身分,因为美签对台湾很多人是有吸引力的。第三,Hillary又加码,她在夏威夷发表演说时表示,台湾是美国重要的安全及经济伙伴,这是1979年以来从来没有的事情,所以对当时的国民党政府是有加分作用的。本来民进党是有希望胜选的,当时司徒文告诉美国说民进党胜券在握,但是美国下了三个筹码之后,再加上宣布蔡英文处理两岸关系的能力可能有问题,造成了民进党的败北。当然民进党的败选还有其他很多因素。

   现在蔡英文怎么做,包括日前的维持现状说,仍然没有讲出北京想听到的或者美国想听到的。美国的部分智库学者可能会同意蔡英文的说法,但是主流意见可能还没有。她必须要让美国觉得放心,因为美国不想因为台海问题成为亚太地区的热点,变成它的麻烦。蔡英文过去的做法,第一是以拖待变,拖到最后再说。第二,日后选上后以具体行动让大家放心,可称之为具体行动说。第三,今年二月吴钊燮去美国时表示,大陆如果那么重视九二共识就要坐下来谈,但不能有前提。第四,蔡英文说她认同现在的两岸和平稳定关系,她会负责任继续维持等等。这当然是一种承诺,但是这个承诺对大陆来说显然不够,因为不符合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坚定,要就接受九二共识,或者面对一中原则。对民进党而研,一中原则当然更难接受。

   九二共识是民进党比较能够接受的一个选项,蔡英文到现在为止不一定能接受,但已慢慢松口了。习近平画下的红线蔡英文很难一步到位,可能继续挤牙膏式的让步,最后关头才会决定要不要让步。对于蔡英文的维持现状说,大陆已完全否定,认为没有实质内容。对此,蔡英文还有进步空间。美国如果给她建议,她接受,还有调整的空间,选前还可能做最后的调整。

   据说,2011年选前民进党内部曾酝酿出一种说法,蔡英文要求大陆接受“中华民国”(ROC),她就接受九二共识,但后来内部考虑这并不是很妥当而没有提出。所以看来蔡英文还有改变的空间。美国除非跟蔡英文有默契,今年形成默契的可能性远大于2011年,就是美国支持蔡英文的说法,让中共与蔡英文磨合,这比较有可能。蔡英文不可能一次到位,她会在最后关头再决定要不要一步到位。

   美国会顾及中国大陆的立场  不会作出与大陆相反的论述

   一般而言,美国不太可能做出跟中共完全相反的论述,因为美国在今年的九月份有欧习会,美国邀请习近平访问,有可能那时会相当程度造成又是一个改变的机会。更早的说法是,按照惯例,蔡英文应该是九月份去的,这次为什么提早到六月去,就是希望第一不要一下子被打枪,造成选情的负面影响。第二,假如有什么问题,还可以磨合,也许还可以再度拜访美国,总之再去一次也不是不可能。

   这里面还牵涉到国际背景,亚投行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很多人都说今年4月15日就宣布结果,我认为不可能,那是永远没有定案的。美国要参加,大陆会完全拒绝吗?有人说TPP,中共没有参加就不是完整的经贸组合,同样的,亚投行如果没有美国的参加,也不是一个完整的经贸组合。假如他们在九月份见面之前达成协议,美国可以后发先至,虽然晚申请,但是还可以成为重要的成员国,而且还是主要的核心成员国。这里面包括美国攻打IS的情况也会列为考虑。

   之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说,美国会在五、六月攻打IS。看起来这次为什么伊朗支持也门的叛军,跟美国的政策是矛盾的,而中共一向是支持伊朗的,为什么最近不见得支持伊朗?因为支持伊朗,也门就控制了亚丁湾,对中共的亚投行一带一路都很危险,会有负面影响。所以天下没有永久的敌人,也没有永久的朋友,只有永久的利益。美中在利益上可以结合,虽然这利益不是永久的结合,但在现阶段,利益至少是结合的。跟伊朗就有矛盾,美国跟伊朗签了核子协议,已经造成以色列不满,造成复杂的国际背景。复杂的国际背景可以造就美中合作程度的多寡,间接影响到美国、中共对蔡英文的看法。

   郭正亮:蔡英文希望美当中间人   两岸政策不会一步到位

   今年跟四年前不太一样的地方是,民进党支持度稳定领先超过国民党10%,所有的民调蔡英文都超过朱立伦及王金平。而这现象美国也完全认知,包括大陆,这就造成了一个比较麻烦的问题,因为国、民两党民调如果很接近,反而会造成调整的压力,政治往往是如此,所以国民党是否可以形成强有力的候选人,我认为是最大的必要前提。如果国民党没有办法形成一个强而有力的候选人,我觉得蔡英文的压力相对就会小很多,因为蔡英文的论述已经定调了,认为九二共识是国共共识。既然是这样,就需要去搞一个民共共识,这需要去磨合、去讨论,可是这个过程始终都没有开始。谢长廷曾经试过,去厦门、去北京,蔡英文并不希望这样走。

   所以我们就看到她目前透露出来的讯息,大部分都是透过美国,希望美国做为中间人。一新兄所强调的背景我都同意,确实有些国际情势,我认为美国对台湾有一些地缘重大的重新判断,往往是取决于美国现阶段需要大陆的程度。当然,跟中国大陆正常化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因为美国当时要处理越战问题。

   现在,美国跟中国大陆要处理的问题更复杂,事实上不只是地缘问题,美国还有很多需要中国共同处理,所以它绝对不希望台湾问题在九月会成为一个议题。

   习近平在三月抛出九二共识基础说,这么早就丢议题,又将访问美国排至九月,空出这半年就是要让所有的压力都出现。我觉得既然民进党不愿意透过民共共识的方式来处理,我们可否形成什么样的共识?美国既然要当中间者,这半年该如何处理?所以我们才会看到试探性的放话,因为我觉得蔡英文的出身背景是搞经贸谈判的,所以她在谈任何问题时,你大概要从博弈的过程来理解,会比较抓住她的用意:可能不是一次性的,她会逐渐逐渐地放出她要的意思,然后碎步走到她要的地方。

   事实上,在四年前,蔡英文只有短短几个星期民调领先,使她决定不处理这问题,因为她觉得这问题是筹码。作为一个领导人,就她的理解方式,当她觉得自己有胜面,她会觉得两岸有这么多矛盾,如果立即接受这共识,她能够有别于国民党什么?所以她决定选前不面对,选后再面对。这次,问题明显包括九二共识,本身只是一个模糊的概括,并没有实质内容。即使台湾跟大陆要往前走,九二共识该怎么谈?大陆理解为两岸同属一中,国民党还要加个“各表”,国共并没有共通内涵。所以我是觉得蔡英文可能是希望她即使要往前走,她也会维持现状。如果维持现状是要朝向两岸更明确化,我觉得她会讲得更具体,所以我觉得这是她未来表达的方式。

   民进党不可能接受九二共识

   刚才一新兄提到用“中华民国”跟九二共识绑在一起,这就是对台湾地位的承认,然后取得九二共识的接受。简单讲,就是有条件式的说法,用什么条件下接受什么,或者是对现状作一个自我的定义,这目前都有人提出。例如有人建议提出台湾决议文2.0版,那可能是“中华民国”前途决议文,至少台湾的定位自己要讲得明确。我觉得民进党有一个主流想法,认为如果只有模糊的九二共识框架,然后完全没有处理台湾定位,或者“中华民国”定位,随着中国经济崛起快速,综合国力这么大,台湾会被磁吸进去。

事实上,这个问题不早点抛出来,最后连谈都没有办法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101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