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严捷凯:以交通先行推进“一带一路”战略

更新时间:2015-07-31 01:03:03
作者: 严捷凯  

  

   自2013年9月,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发展战略倡议,得到国际社会广泛认同和积极响应。而在战略推进中,应借鉴境内外发展经验,优先发展以交通为主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带动经贸投资大发展,促进社会人文大交流,推动新一轮经济全球化平衡发展。

   突出交通等基础设施联通先行

   综观古今中外,历史和现实都证明,交通运输是商贸物流的基础保障,推进一带一路亦应优先发展交通业。

   1.东西方急需打通古丝路。自然地理和战乱等因素使东西方长期阻隔,公元前139年,出于军事、政治、经贸往来等目的,急需打通东西方交流的通道,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途中被匈奴俘获滞留10多年逃回。前119年汉军大败匈奴,张骞二次出使西域才完成凿空之旅,再经征战和历代努力,大体形成古丝路四大路线:由河西走廊进入新疆中南部的沙漠绿洲丝路;穿越蒙古高原经新疆北部的草原丝路;从四川经云南或西藏出境的南方丝路;沿海路可通向亚欧非等海上丝路。古丝路沟通了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由此看,推进一带一路战略,亦应优先发展交通等基础设施互联互通。

   2.破解交通瓶颈快推发展。改革开放初期,交通运输和能源严重制约国民经济发展,倒逼国家加快交通运输和能源业发展。1988年沪嘉首条高速公路通车,1992年,交通部规划南北五纵、东西七横国道主干线,如同三、京珠高速公路;丹拉、青银高速公路等。2012年中国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已达9.6万公里,超过美国9.2万公里,居世界第一。据交通运输部统计公报,到2014年末,公路总里程446.39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11.19万公里;内河航道通航里程12.63万公里,港口码头泊位31705个;民用航空机场202个。2003年10月,首条高铁秦沈客运专线开通运营,2014年中国铁路建设投资8088亿元,新线投产8427公里,新开工项目由44个提至66个;到2014年末,铁路营业里程达11.2万公里,其中高铁运行达1.6万公里,已远超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高铁营业里程总量,并有在建高铁1万多公里。由此快速推动中国经济发展取得巨大成就,并将继续推动中国经济平稳发展。

   3.优先发展基础设施联通。经过近现代规划建设,已形成两条亚欧大陆桥,第一亚欧大陆桥,从符拉迪沃斯托克横穿西伯利亚,经莫斯科等到达荷兰鹿特丹港,中国哈尔滨、大同分别有出境支干线连通。第二亚欧大陆桥,自连云港经7个省、区,出新疆阿拉山口通向中西亚、欧洲各地,通过东端海路将东亚及东南亚诸国,与亚欧40余国家连通。渝新欧、郑新欧、西新欧、义新欧、汉新欧、蓉欧铁路都出新疆阿拉山口,经中西亚通欧洲,可认为是其支干线。南方广西南宁、云南昆明都有连接越南铁路。有多条跨境公路,如昆明有三条通缅甸公路及通老挝、曼谷、河内公路;连接欧洲西部–中国西部的双西公路,2015年将通车。海上航线可达亚欧非及南、北美洲和大洋洲。

   这些线路都是古丝路的传承和发展,新推一带一路跨境战略,现有陆海空通道明显不能满足需要,特别是铁路出境通道太少,仍要优先发展以交通为主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2015年3月,国家发改委及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简称《愿景行动》)提出:重点优先推动交通、输油气管道和跨境输电通道、跨境光缆通信干线网络等建设,下一步需抓紧推进落实。

   扬长避短与沿线国家联通对接

   “一带一路”构成全球跨度最大的国际战略合作平台,是新一轮经济全球化广泛深层合作平衡发展的创新模式,将推动中国与世界各国优势互补合作共赢发展。

   1.规划境内线路战略对接。推进一带一路跨境战略合作,应从新一轮经济全球化战略高度,先行规划建设境内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以利于境外对接,引导沿线各国参与战略合作。2013年发布《国家公路网规划(2013年-2030年)》,规划公路网总规模约580万公里,高速公路网11.8万公里。2004年1月,国务院通过《中长期铁路网规划》,2008年10月,国家发改委批准《中长期铁路网规划(2008年调整)》,到2020年,铁路营业里程由10万公里增至12万公里以上,其中新建高铁1.6万公里以上;新建客运专线由1.2万公里增至1.6万公里;新建线由1.6万公里增至4.1万公里,电化率由50%增至60%,扩大西部路网规模,新增中俄、中蒙等东北、西北、西南地区跨境铁路通道。2014年中国铁路建设投资8088亿元,新线投运8427公里,新开工项目由44个提至66个。2015年再投资8100亿元,再新开66个项目。已开建的川藏铁路可西连新疆,向南到巴基斯坦、印度洋,将形成新丝路亚欧大陆桥。这些新线路可便利地对接一带一路境外战略合作。

   2.对接利用泛亚铁路规划。2006年4月,联合国亚太经济社会委员会第62届大会通过《泛亚铁路政府间协定》,规划出4条泛亚铁路线:

   一是北路,自朝鲜半岛经中国、蒙古、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德国,贯穿欧洲和太平洋。

   二是南路,自土耳其、伊朗、巴基斯坦、印度、孟加拉、缅甸、中国云南、泰国、马来西亚到达新加坡。战略构想是两边延伸至深圳港、荷兰鹿特丹港,建成第三亚欧大陆桥。

   三是南北线,连接北欧与波斯湾,自芬兰经俄罗斯可分成三条支线,南下汇于德黑兰,可达伊朗阿巴斯港。

   四是东盟通道,从中国昆明出发,在中南半岛分东中西三线,汇于曼谷,经吉隆坡到新加坡。

   《愿景行动》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贯穿亚欧非大陆,重点畅通中国经中亚、俄罗斯至欧洲(波罗的海);中国经中亚、西亚至波斯湾、地中海;中国至东南亚、南亚、印度洋。中国已规划中亚、亚欧、东盟中线三条高铁线,战略构想与规划的泛亚铁路线基本吻合,泛亚铁路涉及的28个国家有18国正式签字,具有法律效力,一带一路战略与泛亚铁路规划对接,可减少疑虑和阻力,易于引起沿线国家的共鸣和响应,接受中国的倡议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中国已成为技术最全的头号高铁大国,不但发展新兴市场,也参与欧美市场竞争,尽管难度非常大,但具有成本优势,中国高铁造价只有国外的1/3~1/2。中国可为沿线国家提供交通等基础设施规划设计、勘探服务,使与泛亚铁路、一带一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

   3.阐明主张并用事实作证。总体上,各国对“一带一路”倡议赞同的要多于疑虑和反对的,中国的合作发展已从亚欧非延伸到拉美,中国正以事实向世界证实和宣告:中国和平发展决不损害别国的利益,有关国家尽可消除疑虑。然而,我们仍要谨慎应对国际错综复杂局势的挑战,最大利用出访、外交、新闻发言、区域合作组织等途径,向全世界反复阐明“一带一路”合作共建原则:开放合作、和谐包容、市场运作、互利共赢。研究外交策略艺术,预估可能发生的情形制定多种应对预案,针对敌对势力、搅局竞争的言行,要策略而迎头反击、积极竞争;重点项目磋商应考虑战略大局,必要时实行一项目一议,给予政策资助。

   4.引导企业理性对外投资。中国企业到完全陌生的境外投资建设,要学会适应新环境,政府应提供咨询信息服务。

   一是提供指导服务。2014年10月,商务部发布《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为企业走出去提供方向选择。从国家到省级甚至地市,政府部门要为企业提供对外投资信息咨询服务;走出去的企业要与驻外使(领)馆取得联系,以备提供指导服务、处置应急事件。

   二是全面教育培训。企业走出去前要分层进行全员培训,以适应当地自然环境、气候条件;了解尊重当地宗教、社会风俗、饮食习惯等;熟悉当地的法律及政治经济环境;文明施工,自我约束,树立良好形象;按施工队或工段配备熟悉当地法律、习俗、语言的人员,以备提供咨询、交流服务。高校可开设类似的课程,满足企业走出去的需要。

   三是强化质量安全。2014年10月,新修订的《境外投资管理办法》,大幅降低中国企业走出去门槛,据悉,对外投资99%的项目只需备案。而交通等先行走出去的企业是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标杆和现实广告,关系到国家形象,给企业方便了,但务必保证施工、投入运营质量和安全,应纳入法治化完善监督。

   四是加强法治建设。应敦促企业遵守当地的法律,注重企业文化建设,履行社会责任;走出去企业也要遵守中国法律,特别是资产管理、防治贪腐要形成完整的法治体系。

   五是敏锐规避风险。企业在选项、洽谈、投资后,都要敏锐观察规避风险,要通过签署协议或必要的保证,保障投资安全或挽回损失。

   5.多种途径宣传中国人文。可通过中国媒体发行多种海外版、境外企业与机构、驻外使(领)馆、在境外办报刊、网络通信、制作宣传片等多种途径,宣传团结互信、平等互利、包容互鉴、合作共赢发展的“丝路精神”;宣传中国领先的科技水平和高质量的商品,展示科技和经济实力,扩大在当地的影响。通过多途径宣传让世界了解中国而释疑,通过“一带一路”这一创新模式和平台,寻求更广阔的国际合作发展空间。

   作者单位:浙江工业大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904.html
文章来源:中国发展观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