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勇 周昌文:70年后的再研究:美军驻延安观察组的由来 ——以《美国对外关系文件集》为基础的考察(1942—1944)

更新时间:2015-07-26 13:55:21
作者: 周勇   周昌文  

   一、前言

  

   1944年7月“美军中缅印战区驻延安观察组”(简称“美军驻延安观察组”)进驻延安。这是中美关系史、中国抗日战争史上的大事,更是中共与美国关系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几十年来,围绕这一历史事件的著作和论文不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存在着截然不同的两种评价。在美国,当年参加延安观察组的军人回国后大多受到麦卡锡主义的迫害,“被指控为对共产主义斗争不力的人”①。因此,通常给予相当负面的评价。而在中国,则几乎众口一词地给予了积极正面的评价。或认为,延安观察组为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进而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作出了重要的贡献;或认为,延安观察组打破了国民党对中共根据地的封锁,从而使中共获得了发展的空间;还有的认为,美军观察组进驻延安,开启了中国共产党与美国政府正式接触和合作的历史。

  

   几十年来,有关这一历史事件的档案史料和研究成果有不少。首先是当事人的回忆录,如鲍瑞德的《美国观察组在延安》、戴维斯的《抓住龙尾——戴维斯在华回忆录》②和自传China Hand: An Autobiography③、谢伟思的《美国对华政策(1944—1945)》④ 、约瑟夫·W·埃谢里克编著的《在中国失掉的机会——美国前驻华外交官约翰·S·谢伟思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报告》⑤、彼得·弗拉基米的 《延安日记》⑥、高林的《延安精神》⑦、威尔伯·J·彼得金的Inside China 1943-1945: An Eyewitness Account of America’s Mission in Yenan⑧、美籍日裔军人有吉幸治的From Kona to Yenan: The Political Memoirs of Koji Ariyoshi⑨,以及约翰·K·埃默森的The Japanese Thread: A Life in the U.S. Foreign Service⑩。其次是学者的专著,如卡萝尔·卡特的《延安使命:1944—1947  美军观察组延安963天》11、陈敦德的《接触在1944:美军观察组》12。再次是有一部分专题论文和著作也涉及这一领域。

  

   审视这些研究成果和披露的资料我们可以发现,从研究的角度讲,对延安观察组的活动描述相当详细,而对其起源的研究却比较简略,以至于让人难以理解作为资本主义第一大国的美国,为什么要与在野的中国共产党建立军事联系;作为执政的国民党,为什么就这么大方地允许美国向延安派驻军事观察组,从而极大地提升了对手共产党的地位和价值;一个山沟里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是什么原因促使它勇敢地与头号资本主义国家美国合作,成功地登上世界政治舞台并争取到美国的政治和军事支持;中国共产党到底凭借什么魅力赢得了延安观察组各位成员的好感和尊敬,以至于后来他们即使遭受迫害也终身不悔,等等。同时,绝大多数中国研究者在资料运用方面过于狭窄,基本上集中于已经翻译成中文并公开出版的几部美国著作,而对大量的原始文件(主要是英文档案)很少利用。因此,视野不够开阔,论述囿于表面而缺乏深度。

  

   近些年来,笔者有机会接触到《美国对外关系文件集》13中国卷(1942—1944),并且与有关当事人进行过较为深入的谈话14,从而开阔了视野,得以从那浩若烟海的原始档案和当事人精细入微的谈话中,鸟瞰延安观察组形成的广阔背景和历史进程,窥探围绕如何赢得第二次世界大战东方战场的胜利这一主题,美国、中国(国民党和共产党)、苏联三个大国的互动与角逐。这些原始档案与访谈资料为我们展现了延安观察组从提议、磋商、妥协到达成协议,并最终成行的全过程,揭示了这段70年前的秘密。

  

   需要说明的是,本文尽可能使用原始文件及当事人的谈话,以使读者尽可能多地了解美国档案的原貌。

  

  

   二、盟国间就第二次世界大战东方战场所展开的互动

  

   (一)美国转变对华政策,积极介入中日战争

  

   20世纪以来,美国对华政策持续着力于维持中国的独立与完整,为此,美国政府认为中国的统一至关重要。151900年,美国与在华各国就恢复中国秩序的谈判中,美国总统威廉·麦金莱(William Mckinley)表示,“美国长久以来对华政策致力于维护中国和平稳定,维持中国领土与主权完整,确保在华各国相关条约及国际法利益,保护各国与中国贸易公正平等”。1630年代以后,美国虽身处亚太,但对这一地区所爆发的中日战争总体上采取“不干涉政策”。直到珍珠港事件爆发,面对共同的敌人,美国政府内部一部分官员才逐渐感到应停止“不干涉政策”,更加主动地介入中日战争。时任美国国务院远东司副助理萨斯伯里(Laurence E. Salisbury)在备忘录中表示,盟国政府应改变过去对国民政府及蒋介石本人的忽视态度,考虑加大对国民政府的军事援助。他还提到应建议英国政府或印度(当时未受到日军进攻)向中国云南地区派遣小规模部队协助中国抗战,这一做法可以让国民政府感受到各盟国对它的重视和支持。17但美国政界对于国民政府抗日不力感到非常失望,认为国民政府抗日不力,领导人将个人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美国政府认为,除非采取相关措施,中国将极有可能最终输掉这场战争,而这恰恰是美国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美国政府考虑在罗斯福总统与蒋介石就贷款问题的谈判中,应特别表达美国对中国抗战的焦虑,以往仅仅表面上的宣传是不够的。18

  

   (二)国民党的“保守”作为促使美国寻求新的抗日政党

  

   但事与愿违,国民政府在抗战中的表现总是不能达到美国政府所期望的标准,美国对国民政府及其领导的抗战始终持负面评价,这极大加深了两国政府间的不信任。美国驻华大使馆参赞范宣德(John Carter Vincent)在发给美国驻华大使高思(Clarence E. Gauss)的备忘录中表示,国民党统治思想保守,总是想着如何保持自身领导权。虽因日军侵略,国民党曾一度与共产党等各党派在爱国主义的促使下携手合作抗战,但1939年后国民党又重拾保守主义政策,通过对媒体的控制及秘密抓捕等措施,禁止其他党派活动。在国民党内,人治高于法治,领导人之间争权夺利,使得政策制定效率低下。国民党内官僚主义盛行,不鼓励甚至排斥新成员的加入,也不积极吸收新的思想。以上种种行为,都使得美国政府对国民党的统治持悲观态度。19

  

   美国政府官员认为,国民党内部并非因同一理想信念凝聚在一起,而是人人求得自保,把共同抗日排在第二位,其三才是对蒋介石本人品性的认同。党内成员各自聚合在一起便成为不同的派系,各个派系之间也因成员的性格差异而不同。个人忠诚在决定派系组成及不同派系间关系方面起着决定性作用。他们认为,应从广义上理解国民党的“保守”,而不仅仅是政治上的保守。他们因如何保持自己已有的利益而联系在一起,这一思想已控制了整个中国政府。“保守”日益成为国民党政府自身难以改革的原因,改革的失败也使得国民党“保守”程度日趋加深。20

  

   针对国民政府反共策略,美国密切关注中国政治力量的统一。面对不断收到的国共冲突报告,美国政府多次向国民党表示:“特别针对当下的国际局势,在美国政府一切对华政策中,中国的统一占有决定性作用。”21此外,美国政府断然否定那些称美国官员只支持国民党反共的报道。在外交函件或公开发言中,美国一再强调希望中国人民、各政党、组织的绝对统一。虽然美国与中国共产党持不同的意识形态,但美国表示,过去以及当下没有任何反共政策的打算。针对很多对于中共的污蔑性报道及日本将对华作战解释为防止共产主义扩散的说法,美国政府始终持怀疑态度。22

  

   美国急切希望国民党停止“保守”政策,更加积极地联合全国抗日力量对日作战。但国民党方面一再倒行逆施,美国逐渐意识到中国民众对国民党统治的不满。在美国驻华使馆三等秘书谢伟思提交的备忘录中,就提到了中国知识分子对蒋介石政府不断加深的“保守”策略深感不满。他说,虽然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知识分子作为一个重要群体享有较高的社会地位,但过去几年国民政府的做法使知识分子感到自身地位受到威胁。蒋介石及国民党在知识分子及全体国民中已逐渐失去了曾经的声望与影响。23

  

   美国将国民政府看作其在亚太地区抗日的重要合作力量,但面对一个逐渐失去民心且内部问题重重的国民政府,美国政府不得不寻找新的能与其合作抗日并取得东方战场胜利的中国政党。

  

   (三)中共的“积极”作为让美国人看到了赢得中国战场胜利的希望

  

   美国在战争初期寄希望于蒋介石与国民党军队,因为蒋介石在重庆联合了各省军阀,还与延安的共产党人组成了“统一战线”。但中国面临的却是一支久经沙场的日本军队,当美国发现蒋介石不能甚至也不想单独打败日本人时,美国便将合作抗战的目光转向了延安,希望将中共的军事力量纳入美国对日作战体系之中。24

  

   美国驻华使馆二等秘书戴维斯(John Paton Davies Jr.)在写给史迪威(Joseph Warren Stilwell)的备忘录中表示,中共领导的第18集团军约有50至60万人,覆盖了华北及西北大部分领土,甚至在海南也有中共的部队。国民政府宣称中共抗日不力,但实际上中共军队始终坚持抗日。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在抗日战争中牺牲,国民政府拒绝举行追悼会,以防让更多人知道中共抗战。25美国认为,中共军队训练有素、纪律严明且作战经验丰富。中共军队武器装备老旧,大多为与国民党及日本军队作战时缴获得来。虽然武器装备差,但中共得益于山岭地形,得以在华北占有大片土地。26

  

   这一时期,美国所获得的有关共产党的情报,大多数来自于此前到过共产党占领区的外国人。美国驻华代办艾奇逊(George Atcheson)在写给国务院的备忘录中援引与印度援华医疗队巴苏(Bijoy Kumar Basu)博士的谈话称,中共在华北受到了人民群众的极大欢迎,因国民政府对人民采取高压措施,绝大多数敌后战场人民都不支持国民党转而支持共产党。在政治上,中共在其所统治区域内实行政府代表的民主选举,且按照三三制原则,即共产党员只占百分之三十。在经济上,中共的税收合理,大力发展合作社及家庭工业,保证了统治区内人民生活用品,防止了像棉花等原材料输往日军占领地区。27

  

   这些报告同时也指控中共的土地政策及对人民的高压管制。美国政府认为虽很难把握这些报告的可靠性,但大多数外国人对中共抱有一定的同情,在评估中共影响力与民众对其态度时必须考虑国民党政府数年以来持续的反共宣传及人们向来对共产主义的偏见,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共采取的一系列政策受到了所控制地区内民众的广泛欢迎。28

  

针对国民党的所作所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zhaoziyu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774.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15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