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岳庆平:政治热情的审视与思考

更新时间:2015-07-21 16:39:12
作者: 岳庆平 (进入专栏)  

    

   政治在现代社会是众人参与之事,虽然人有选择对政治不热情的自由,我们不能要求所有人都有政治热情,但作为社会良心的知识分子,应有以政治担当和政治理想为支撑的政治热情。中国历史的发展有时起伏太大:如果说在数十年前的"文革"时期,某些知识分子身上曾体现出无意识的政治狂热这一极端的话,那么历史发展到今天,某些知识分子身上又体现出有意识的政治冷漠这另一极端。上世纪末有人说:"中国人爱谈政治,那是十几年前的老皇历了,因为那时中国除了政治,没有别的。现在中国人觉悟了,国内还有谁关心政治,老百姓都忙着去挣钱了,谁也不玩虚招子,都务实了。这叫否极泰来。20世纪中国是世界上最讲政治的国家之一,到头来恰恰是中国人最不关心政治。"总而言之,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某些中国知识分子身上很难体现出不偏不倚和动态平衡的中庸之道,他们往往缺乏以政治担当和政治理想为支撑的政治热情。

   无论从何种角度审视,知识分子都应有以政治担当和政治理想为支撑的政治热情。亚里士多德说:"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意为政治热情是人的本能和人性。刘易斯·科塞说:知识分子"归根到底要以服务于政治目标为导向。"钱穆在分析辛亥革命后的知识分子时说:"试问这四十年来的知识分子,哪一个能忘情政治?哪一个肯毕生埋头在学术界?偶一有之,那是凤毛麟角。"亚辛斯基说:"不要恐惧你的敌人,他们顶多杀死你;不要恐惧你的朋友,他们顶多出卖你;但要知道有一群漠不关心的人们,只有在他们不作声的默许下,这个世界才会有杀戮和背叛。"

   民主的含义是人民当家作主,"切实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权利,特别是选举权、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尽量调动人民的政治热情,积极稳妥地深入研究和科学设计政治体制改革的路线图、时间表和具体目标,是逐步解决当前许多深层次重大问题的重点。早在1944年,毛泽东与到访延安的美国代表团谈话时就指出:"我党的奋斗目标,就是推翻独裁的国民党反动派,建立美国式的民主制度,使全国人民能享受民主带来的幸福。"1945年,毛泽东在回答黄炎培如何跳出朝代败亡的"周期律"时又指出:"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至今近70年过去了,尽管我们推动政治进步的责任不断增大,但因我们推动政治进步的能力非常有限,推动政治进步的努力又非常不足,所以我们有时只能遗憾地感叹:毛泽东当年大力倡导的"民主"至今仍有许多问题,某些深层次的政治障碍至今仍岿然不动,唐德刚所谓"历史三峡"至今仍横亘我们面前,而我们一代又一代人却在"不舍昼夜"地迅速衰老。有人认为,虽然政治看不见摸不着,仿佛和我们的生活没什么联系,但事实上政治无时无刻不在介入和影响我们的生活。也正因如此,我们才强调政治的民主参与性,才呼吁更多公民尤其是知识分子要有政治热情。

   认真审视目前实际情况,除了不少人体现出热衷于从政当官、权钱交换、高喊口号、满口大话、违法乱纪、革命斗争等方面的不正常政治热情外,公民尤其是知识分子以政治担当和政治理想为支撑的政治热情不容乐观。不少知识分子出于个人享乐和追逐私利而明哲保身,在安乐窝里过着闷声致富、没事偷着乐的"幸福生活",或假装清高地说自已对政治不感兴趣,或公开宣称:"我们凭什么要关心政治?就爱拼命赚钱吃喝玩乐怎么了?"有人非常鄙视这些逃避政治的知识分子,认为他们拒绝和放弃了社会和人民赋予的政治责任和时代责任,缺乏"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与"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担当精神和奉献精神。因为人都是在占用了国家极其宝贵的教育资源后成为知识分子的,如果都像这些人一样,在经济利益和各种待遇方面极力扮演知识分子角色,向国家索取良多,而到了需要他们为国家奉献时却缩头逃避,不肯履行知识分子职责,那么国家的全面现代化将如何实现?据中国人民大学前几年进行的"北京市居民社会政治文化"的抽样调查,关心政治者只有65.1%,较10年前下降了21.4%。从年龄上看,青年人比老年人更少关心政治;从职业上看,农民、私营及个体劳动者、企业职工最少关心政治。北京高校同学一向以政治热情和政治敏感而著称,但这次的抽样调查却将他们归入了政治冷漠的群体,其中不乏"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春夏与秋冬"与"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或"一心只虑个人事"者。

   再据2005年涂序堂先生对南昌市大学生的问卷调查,部分大学生政治热情不足,对某些政治参与表现出淡漠、消极甚至冷漠。如在回答"您面临难以克服的困难时,第一求助的是谁",有69.49%选择了"同学或亲戚朋友",而谋求政治途径求助"校方领导"和"班主任"的仅有4.66%;有半数以上的同学表示未参加任何学生社团,有49.79%的同学对"目前大学生的民主参与现状"不满意;在评价"目前大学生的入党动机多是"时,选择"有利于就业和个人前途"的为73.94%。

   又据2011年华中师范大学在全国范围的问卷调查,农民的政治参与存在8个方面的问题:政治知晓途径单一、政治参与意识淡薄、政治参与能力不足、区域政治参与不平衡、低收入者参与度低、青年人政治参与度低、务工群体政治参与度低、女性政治参与度低。青年农民的政治参与度低于其他年龄段的农民,甚至比老年人还要低,形成了反常的农村政治参与现象,这与当今世界的主流情况正好相反。30岁以下的农民"不知道怎么反映"和认为"反映了也不会有回应"的比重高达73.3%。

   有人提出,真诚地探讨政治问题和政治理念,不怕牺牲、一往无前的政治热情,这些可能永远属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品质。政治冷漠不但会带来政治道德滑坡,还暗示着人们一种潜在的离心倾向、不信任感的加剧。针对目前面临的重大社会问题,如果缺乏全社会的参与,"沉默的大多数"太庞大,丧失自下而上的改革冲动与建议,也就丧失了极其宝贵的勇气、智慧与机遇,有些重大社会问题几乎永无解决的希望。鉴于所有社会利益群体都休戚相关,所以对保持冷漠的知识分子群体而言,政治冷漠预示着很大风险:如果农民受苦时他们不说,工人下岗时他们不说,弱势群体求告无门时他们不说,当轮到他们自己时,又会有谁替他们说话?

   深入思考上述政治热情不足的原因,确实多种多样,这里仅提四点:

   一是传统政治的影响。中国传统政治是君主专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生杀予夺往往系于君主一人一时的喜怒,而且不乏"道路以目"的政治高压时期。所以传统中国只有顺从臣民,没有独立公民;只有伦理说教,没有公民教育。像古希腊以公民精神为基础的民主政治在传统中国难以产生。直到清朝末年颁布《钦定宪法大纲》作为预备立宪的纲领,最后专章"臣民的权利"中,所有的"民"还被称作臣民,仍要接受三纲五常的约束。顾炎武说:"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意为维护国家政权是帝王将相的职责,与知识分子无关。这使知识分子的依附性、盲从性和奴性空前增强,有时只能"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即便历史发展到现在,知识分子的公民意识和主人翁意识仍很缺乏。当然也有人质疑,如果政治仅由"肉食者谋之",包括知识分子在内的人民可以缺席,则怎么能说历史是人民创造的?

   二是历史教训的吸取。传统中国也有一些知识分子受儒家文化影响,具有较重的入世情结,即在传统政治文化的"超越"与"介入"中选择了"介入"。但正如李国文先生所说:"中国知识分子的政治情结,说来也是一种痛苦的自虐。明知是杯苦酒,但一个个却巴不得地端起来一饮而尽。于是,只要卷入政治漩涡之中,这个文人,纵使满腹经纶,纵使才高八斗,也就统统付诸东流了。"于是,这些知识分子所深恋着的政治,往往会变成导引他们走向地狱之门的通行证。辛亥革命后,有些知识分子的命运如鲁迅所说:"革命,反革命,不革命。革命的被杀于反革命的。反革命的被杀于革命的。不革命的或当作革命的而被杀于反革命的,或当作反革命的而被杀于革命的,或并不当作什么而被杀于革命的或反革命的。"新中国建立后,"思想改造"、"胡风反革命集团"、"反右斗争"、"反右倾"、"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一系列政治运动使不少知识分子遭受政治打击,他们至今对政治仍心有余悸。这些历史教训也会影响知识分子的政治热情。

   三是市场经济的冲击。市场经济使个人实现自身利益的途径多样化,往往会转移和替代人们对政治的关心和热情。诚如达尔所说:"如果你认为同可以期望从其他活动中得到的报酬相比,从政治介入中得到的报酬价值要低,你就不大可能介入政治。"亨廷顿也说:"对大多数人来说,政治参与只是实现其他目标的手段。如果个人能够通过移居都市、获得地位较高的职业或改善他们经济福利等方式实现这些目标,那么,这些方式将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他们参与政治的替代物。"有人认为,市场经济对个人发展的诱惑太大,而某些因素又使关心政治的成本太高,有些知识分子出于"趋利避害",选择追求个人发展和收获经济利益而不关心政治甚至完全忘记政治。有人理解在一个关心政治成本太高、追求个人发展和收获经济利益动力很大的时代里大多数人的政治冷漠,但不理解为这种政治冷漠而感到的洋洋得意。大学生也深受市场经济注重物质利益的影响,他们明白政治参与不会马上带来实惠的物质利益,所以把更多时间和精力花在考证、考研、考公务员等与个人切身利益相关的事情上,这势必影响他们的政治热情。

   四是社会责任的淡化。知识分子应有强烈的社会关怀感、社会责任感和社会正义感,应以推动社会公平和社会转型为己任。中国古代知识分子很讲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和"达则兼济天下",如孟子说:"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曾子说:"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范仲淹说:"士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东林党有副对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知识分子应以特有的社会责任和政治理想与祖国共命运,如屈原坚持明君贤臣共兴楚国的"美政"理想,"虽九死而犹未悔";林则徐禁烟抗英,虽遭革职充军也无悔:"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青年周恩来立誓要"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而当前在各行各业的社会责任和职业道德都不容乐观的背景下,有些知识分子也在淡化甚至逃避本职业群体承载的"不冷漠"、说真话和与祖国共命运的社会责任和政治理想,从而带来了政治热情的不足。

   目前有的知识分子既不懂政治学理、政治原则和政治常识,也缺乏政治热情、政治担当和政治理想。有人指出,一个社会的知识界如果不了解现代政治科学,恐怕难免影响到这个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当《中国人可以说不》、《第三只眼睛看中国》这样的出版物受到大众喝采并腐蚀大众心智时,中国知识界基本在袖手旁观,这是值得担忧的。其实如前所述,知识分子应有以政治担当和政治理想为支撑的政治热情。吴敬琏先生说,目前有的干部是下定决心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如果也用"击鼓传花"一词,则知识分子应下定决心抱着政治理想击鼓传花,应有不怕"鼓停花止"受"惩罚"的奉献和牺牲精神,这是知识分子的正确政治担当。只有知识分子引领更多的人下定决心抱着政治理想击鼓传花,这种政治理想之花才有可能在若干年或若干代后结出成功之果。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62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