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魏振瀛:请求权基础在民法典中的地位

——兼论我国民法的指导理念

更新时间:2015-07-20 00:02:50
作者: 魏振瀛  

   【摘要】构建德国民法典体系的主要理论根据是萨维尼的法律关系理论和温德沙伊德的请求权理论,并具有概念法学特色,其指导理念是个人主义。德国民法典在理论上具有先进性,在体系上具有科学性。随着社会和法学理论的发展,德国民法典的指导理念显现了它的局限性。我国民法典应当借鉴和变革德国民法典体系。“以人为本”是我国民法的指导理念。以人为本的“人”是个体性、社会性和历史性的统一体;每个人都以自身为目的,每个人也都以他人为目的。我国民法典规范结构应当以民事法律关系为核心;不根据基础权利构建请求权体系;区分履行义务请求权和承担责任请求权,构建与民事义务、民事责任相对应的请求权体系。

   【关键词】民法典体系;法律关系;请求权;民法的指导理念;以人为本

  

   对构建德国民法典体系的思路有不同的说法:一说认为德国民法典体系是根据萨维尼的法律关系理论建立的;二说认为德国民法典是建立在温德沙伊德的请求权体系基础上的。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涉及如何理解和借鉴德国民法典体系,构建我国民法典体系。学者对于构建我国民法典体系有不同的思路。笔者认为,我国民法典的体系主要应当借鉴德国民法典体系,但应当有所变革,应当以民事法律关系为核心构建我国民法典体系。[1]民法典体系的构建属于立法技术问题,但是,如果结合德国民法典制定的社会背景和学说与我国民事立法的社会背景和理论来看,则涉及民事立法的指导理念问题。为全面理解和借鉴德国民法典体系,根据笔者掌握的新的文献资料,有必要对德国民法典体系构建的背景和思路进行具体分析,在此基础上对笔者主张的以民事法律关系为核心构建我国民法典体系的观点作进一步深入论证,提出“以人为本”是我国民法的指导理念,并对未来我国民法典中的请求权体系提出新的建议方案。

  

   一、法律关系与德国民法典体系

   萨维尼是以法律关系理论为基础构建其民法体系的,他的法律关系理论和民法体系对德国民法典体系的构建有重大影响,为理解德国民法典体系的全貌,首先需要了解萨维尼是怎样根据法律关系构建民法体系的。

   (一)法律关系的本质

   法律关系的本质是与法的概念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要理解萨维尼讲的法律关系的本质,先要了解萨维尼对法的论述。萨维尼在讲法的概念时,批评一些人以“不法”这个概念为出发点论证法的概念,指出:他们认为不法是对于他人自由的侵扰,因而必须被作为一种“恶”被拒绝,对于这种“恶”的拒绝就是法。萨维尼认为这是将否定方面置于首位,这如同为了认识生命的法则而从生病的状况出发。而萨维尼则从人的自由出发论述法的概念。他认为世间的人是相互联系的,在相互联系中,自由本质应当并存,应当在其发展中相互促进而非相互妨碍,为此就需要一种规则。他指出:“只有通过对于以下这个不可见的界限予以承认才可能实现,在此界限内,所有个人的存在和活动都获得了一个安全的、自由的空间。据以确定上述界限和自由空间的规则就是法。”[2]萨维尼指出公法与私法的目的不同:“在公法中,整体是目的,而个人是从属,但反之,在私法中,个人本身就是目的”。[3]

   萨维尼在讲法律关系之前先讲权利,他指出,如果我们考察一下在现实生活中围绕且弥漫于我们周围的法状态,那么我们在此之中首先可以看到的就是个人所享有的一种权力:一个他的意志所支配——并且经过我们认可而支配的——领域。我们称这种权力为该人的权利。[4]简而言之,萨维尼将权利界定为个人的意志所支配的领域。

   萨维尼在“法律关系的本质”一节(第52节)指出,所有的具体法律关系就是通过法规则而界定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这种通过法规则而进行的界定在于向个人意志指出了一个领域,在此领域中,个人意志独立于所有其他人的意志而居于支配地位。[5]概括地讲,法律关系的本质就是人与人联系中个人意志独立支配的领域。

   对萨维尼的上述观点可以这样概括:确定人们活动安全和自由空间的界限和规则就是法,私法以个人本身为目的。个人享有权利,权利是个人的意志所支配的领域。个人相互联系而发生法律关系,法律关系是人与人联系中个人意志独立支配的领域。由此可见,在萨维尼讲的法、权利和法律关系这三个概念贯穿的核心观念是“个人的自由、意志和权利”。

   (二)法律关系与权利的关系

   萨维尼认为权利首先表现为一种可见的形式,如果怀疑或者否定权利,可以通过法官判决被承认。但是,判决的逻辑形式只是通过偶然的需要而产生,它并未详尽说明事物的本质,反映事物本质的是更深层次的基础,即法律关系。关于个别权利的判决以对于法律关系的整体直观为出发点,才是真正的和令人信服的。这个本质部分体现在相互包含、互为条件的组成部分的关联之中,部分体现在我们在它之内注意到的持续发展之中,体现在它的产生和消灭之中。在所有既定的情形中,法律关系这种生机勃勃的结构都是法实践的精神要素,并将法实践的高贵使命与单纯的机械主义区分开来。

   萨维尼以著名的“兄弟诉案”为例解释法律关系:兄弟二人处于父权之下,其中一个借钱给另一个,后者在家父死亡后还了此借款。现在问,他能否因为错误支付而请求返还已经支付的款项?对此,法官仅仅是就错债索回之诉是否有根据作出判决。为此他必须注意到法律关系的整体直观,此法律关系的具体要素包括:对于两兄弟的父权、一个人向另一个人借款、债务人从其家父那里得到特有产。此复合的法律关系通过家父的死亡、遗产的继承以及借款的偿还而持续发展。根据这些要素,就可以得出法官所期望的具体判决。[6]

   从萨维尼关于法律关系的构成要素可以进一步说明权利的更深层次的基础是什么。萨维尼指出,在每个法律关系中,可区分出来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素材,即联系本身,第二个部分是法对此素材的界定。我们可以将第一部分称为法律关系的实质要素,或称为法律关系中的单纯事实;而将第二个部分称为法律关系的形式要素,即据此将事实联系提升为法形式的要素。[7]据此,前例说的基于契约关系、父子关系、兄弟关系、继承关系的社会生活关系而形成的法律关系就是权利的更深层次的基础。

   前面讲过,萨维尼认为“权利首先表现为一种可见的形式”,那么“其次”是什么?萨维尼没有直接回答,在讲“权利首先表现为一种可见的形式”之后,紧接着萨维尼就指出权利的更深层次的基础是法律关系。由此可以认定,权利有两个层次的含义:其一是权利形式,其二是权利关系。作为形式的权利是个人的、单一的;作为关系的权利是实践的、多层次的、复合的,是生机勃勃的。

   民法学者通常说权利是法律关系的核心要素,这是从通常讲的法律关系的内容包括权利和义务而言,但是从萨维尼的法律关系学说中得不出这个结论。萨维尼在其《当代罗马法体系》中,用九节(第一篇第二章法律渊源的一般性质的第四节、第二篇法律关系的第一章法律关系的本质和种类的第五十二至五十九节)的篇幅讲法律关系,没有讲到义务,更没有讲义务是法律关系的要素,“萨维尼并没有进一步分析法律关系的要素除了权利之外还包括哪些要素”。[8]

   综上所述,关于法律关系与权利的关系,萨维尼的基本观点是:权利是一种可见的形式,法律关系是权利更深层次的基础。由此得出的结论是:萨维尼讲的法律关系就是权利关系。

   (三)法律关系的种类与民法体系

   萨维尼以权利为出发点考察法律关系的种类,他认为探求个人意志可能作用的对象,就可以自然而然地得出法律关系可能具有的不同种类的梗概。他讲的第一种法律关系是个人基于对物的支配发生的法律关系。萨维尼指出,对不自由的自然我们只能支配其有限空间限制的部分,我们对这种有限的部分称为物。第一种可能的权利就涉及到物,物上的权利最纯粹和最完整的形态是所有权。

   萨维尼接着讲对人的权利。他指出,以他人作为对象的法律关系就不那么简单了,这种法律关系在于对他人进行支配,但同时又没有破坏此人的自由。它不是对于他人的整体进行支配,而只涉及此人的特定行为;该特定行为被认为从行为自由中分离出来,而从属于我们的意志。这种对他人特定行为的支配,就被称为债。

   萨维尼讲的第三种法律关系是家庭关系。他认为家庭包含三种不可分离的同一形态,即自然的形态、道德的形态以及法的形态。从法律关系方面看,是个人在家庭中扩展自身,个人意志可支配的只是部分属于法领域。

   萨维尼将继承作为独立于物法和债法的体系。他基于对法律关系的分类,认为法律制度的最为合理的安排是:物法、债法、家庭法、继承法。后来萨维尼认为债法在分论中应当高居首位,于是法律制度的最为合理的安排变为:债法、物法、家庭法、继承法。萨维尼还论述了总论部分的构建。这样就构建了总则与分则结合的民法体系。[9]

   萨维尼从权利出发区分法律关系的种类,说明他对民法体系的构建与对法、权利、法律关系的界定一样,贯穿着同一个核心观念,就是“个人的自由、意志和权利”。有学者指出:围绕德国民法典的编纂而展开的著名论战中,与蒂堡不同的是,萨维尼基本没有涉及对于德国的政治状况的评价,没有唱出对于王公贵族的高调。他坚决地站在个人的立场上否认以整体利益为名侵害个人利益的论断——“那种认为从取消个人之间的实际关系之中可以得到一个抽象的整体利益的看法是错误的”——之中,不难嗅到一种新的意识形态的早春的气息。[10]

   萨维尼尊重个人的自由、意志和权利。但是萨维尼不是以个人权利为出发点构建民法体系,而是从个人权利出发区分法律关系的种类,在法律关系种类的基础上构建了民法体系。在民法体系上,萨维尼强调的是法律关系,强调法律关系的“有机性”,这是因为私法是调整人与人之间的社会生活关系的,如果没有社会生活关系,私法就没有存在的余地。概括地说,萨维尼的私法体系是一个私法关系的体系,[11]萨维尼的民法的指导理念是个人主义。

   (四)萨维尼的民法体系与概念法学的关系

   萨维尼认为法在事实上并不是一个自在自为之物,它存在于人们的生活之中。如果法学偏离这一目标,法学在其自身发展中毫不考虑人的现实生活之中的法律关系,那么法学的发展虽然可以达到一个高度完美的形式,但是却没有任何现实意义。在1814年围绕德国民法典编纂的著名论战中,萨维尼反对编纂民法典。他认为法典制定后,法典成为法的唯一渊源。法典的内容必须完备,能够回答每一个法律现实问题,法典必须以精确的形式表现出来。要做到这些要求,事实上是不可能的。

   同时萨维尼认为的确存在另一种意义上的完备性。这种意义上的完备性就如同几何上的术语一样。比如三角形之中,以两边及其夹角的情况就可以知道关于三角形的一切情况。萨维尼认为当时德国法学界还没有足够的学术能力发展出这样的学术体系。萨维尼还认为立法最主要的是取决于公众的意识,立法需要与具体的环境相符合。为了构建民法学术体系,为了立法反映公众意识和符合具体的环境,就需要对于历史的深刻研究,需要对于罗马法的研究,对于德国传统法制的研究,以及这二者在现代经历的发展的研究。于是萨维尼身体力行,深入研究罗马法。这样的研究成果表现在他的《中世纪罗马史》和《当代罗马法体系》之中。

在萨维尼影响下形成的潘德克顿学派,归纳、整理、统一罗马法上的概念术语体系,逐渐发展出来一套精致的规则、概念、原则体系。按照萨维尼的概念,一个人只要根据逻辑的方法,在法律逻辑体系内进行一些类似数学一样的运算活动就可以得到任何法律问题的答案。这种思维方式后来获得了概念法学的称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580.html
文章来源:《北方法学》2015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