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苏长和:中国与国际制度——一项研究议程

更新时间:2015-06-25 21:07:02
作者: 苏长和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本文在强调国际规范结构的国内影响的前提下,把中国与国际制度放在国际关系与国内政治的分析框架下,探讨中国在参与国际社会进程中,接受越来越多的国际制度会对中国的国内政治经济和外交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文章还对中国参与国际制度过程中的遵守和承诺问题提出了一些初步的研究构想。

  

   问题的意义

   对当代中国而言,作为一个后发国家以及有着浓厚东方文化遗产的社会主义国家,融入长期以来处于西方理念支配下的国际社会,无疑具有鲜明的对照意义,具有复杂性和艰巨性。

   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中国对国际社会的大规模参与,还有另外一个背景,这就是随着中国经济改革所带来的综合国力上升,迫使我们在外交和内政上提出“如何与崛起打交道”(coping with rising)相关的“怎么办?”问题。这是历史上每一个上升中的国家在其世界政治事务中都要碰到的一个问题。参与国际社会的最终结果是中国成为世界中的中国,而不会是中国之中国。且不说中国因素在国际关系中究竟占据何种地位,也不论中国融入国际社会将对国际体系产生何种深远影响,仅从相反的意义上看,由中国之中国成为世界之中国,这一进程会对中国国内政治经济和传统的外交行为产生多大程度的影响,的确是一个需要我们持久对待的课题。

   理解中国参与国际社会的进程,仅仅从中国与国别关系的意义上去认识是不够的,只有从中国与构成国际社会规范结构的国际制度的关系上,才能抓住解答这个问题的关键和本质。

   本文就是从国际制度的视角,考察中国参与国际社会这一问题,研究参与和接受国际制度会对中国的内政和外交产生什么样的重大影响?目的在于就中国与国际制度这项研究提出一些假设性命题和基本的研究框架。因此,本文很大意义上不在于系统地回答和阐述问题,而只是提出问题,期望有兴趣的学者能对其中不成熟的观点或者需待商榷的命题提出评论和回应。

  

   文献的概况和需要研究的问题

   在国际关系学界,特别是最近几年来,国内外已经有一些论著开始涉及中国在参与国际社会进程中与国际制度的关系问题。在国际学术界,较早就这一问题进行研究的是杰拉德·陈(Gerald Chen)并在1989年出版了《中国与国际组织》一书,该书主要研究对象是中国自1971年以来与国际非政府组织的关系。(注:Gerald Chen,China and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Participation in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Since 1971,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89.)20世纪90年代以后,相关的著作开始增多。具有代表性的是雅格布森(Harold Jacobson)和奥克森伯格(Michael Oksenberg)于1990年出版的《中国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关税及贸易总协定》一书,该书集中分析了中国参与这些国际经济制度的国内动力以及中国在这些国际经济制度中的经济行为。(注:Harold Jacobson and Michael Oksenberg,China's Participation in the IMF,the World Bank,and GATT:Toward a Global Economic Order,Ann Arbor: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1990.)此后,伊克诺米(Elizabeth Economy)和奥克森伯格编的论文集《中国融入世界:进程与展望》、江忆恩(Alastair Iain Johnston)和罗斯(Robert Ross)编的论文集《与中国接触》,内容均涉及中国在军控、人权、能源和国际金融等制度领域中的国际行为以及接受国际制度对中国外交行为的影响。(注:见Elizabeth Economy and Michael Oksenberg前引书;以及江忆恩和罗斯编,黎晓蕾等译:《与中国接触:应对一个崛起的大国》,北京,新华出版社,2001年版。)应该说,这两本论文集是目前就这一主题进行研究的最为全面的著作。另外,萨缪尔·金(Samual Kim)也有很多论文涉及中国与国际制度的关系。(注:[美]萨缪尔·金最有影响的论述中国与国际组织的论文是:《中国的国际组织行为》以及《中国与联合国》。见Samuel Kim,"China's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al Behavior,"in Thomas Robinson and David Shambaugh,eds.,Chinese Foreign Policy:Theory and Practice,Oxford:Clarendon Press,1994,pp.401-434;Samuel Kim,"China and the United Nations,"in Economy and Oksenberg,eds.,China Joins the World:Progress and Prospects,pp.42-89.金早期的著作是研究中国与联合国问题的,见Samuel S.Kim,China,the United Nations,and World Order,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79.)

   在国内,中国与国际制度关系的研究在近几年开始引起国际关系学界越来越多的重视,这与中国参与国际社会进程的加快是分不开的。但是,从理论上就这一问题进行阐述的不多,而著作几乎为无,系统分析国际制度对国内政治和外交影响的论文很少。《世界经济与政治》杂志近两年专门有“中国与国际组织”栏目,发表了一些中国与国际制度的文章,但是数量有限,而且产生回应的文章也很少。(注:在福特基金会的资助下,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王逸舟正在主持“中国与国际组织”课题,课题组的一些成果发表在《世界经济与政治》杂志中,该课题组发表的成果对国内在这个问题上的研究具有一定的推动意义。)

   大致来说,目前关于中国与国际制度关系的研究现状,存在两个涉及较少但却非常重要的问题:第一,对国际制度在中国的国内影响重视和研究得不够。中国参与国际制度后,在国内政治经济和外交中,国际制度的影响到底有没有?如果有,国际制度如何对中国的国内政治经济和外交发挥影响?能够产生多大程度的影响?可以说,目前就这一问题的研究是零星的、不系统的。第二,接受国际制度是中国参与国际社会进程的核心,那么,中国在所参与的国际制度中,其遵守和承诺的状况究竟如何?中国会不会如一些人所说的在崛起过程中“成为一个不负责任的国家”?本文将试图提供解释这两个问题的一个基本研究框架。

  

   国际关系与国内政治:国际制度的国内影响

   与已有大部分文献不同的是,我们把研究重点放在国际制度的国内影响上。也就是说,要把中国与国际制度的关系放在国内政治与国际关系的框架下分析,将国内政治和国际关系结合起来,研究中国国内政治经济和外交行为中的国际制度因素。

   从国际关系理论和比较外交政策研究角度讲,国内政治和国际关系研究早在20世纪60年代开始就为人所重视。不过,早期国际关系和国内政治间互动关系的研究是不对称的,学者们大多强调国际问题的国内根源,重视国内政治文化、官僚政治以及政治体制安排的差异如何影响国家的外交行为,所谓“对外政策是国内政治经济的延续”,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或者如华尔兹给出的经典概念阐述,即国际关系研究中的“第二种设想”(注:见[美]肯尼思·华尔兹著,倪世雄等译:《人、国家与战争》,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91年版,第4章。)(the second image);而对国际力量如何影响国内政治,除了相互依赖、现代化研究和跨国关系理论中有些论述以外,研究水平与前者相比总体上处于薄弱的地位。(注:这方面文献的概述见:Robert Keohane and Helen Milner,"Introduction",in Robert Keohane and Helen Milner,eds.,Internationalization and Domestic Politics,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5,pp.7-10.)这种不对称状况直到古勒维奇(Peter Gourevich)“第二种设想的颠倒”(The Second Image Reversed)的提出,才有所扭转。(注:Peter Gourevich,"The Second Image Reversed:The International Sources of Domestic Politics,"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Vol.32,1978,pp.881-911.古勒维奇利用这一概念所做的经验研究还体现在他后来的《艰难时代的政治》一书中。见Peter Gourevich,Politics in Hard Times:Comparative Responses to International Economic Crises,Cornell:Cornell University Press,1986.)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全球化和国际化的浪潮下,比较政治学和比较外交政策领域出现了大量研究国际力量如何影响国内政治经济和外交变迁的文献。(注:最近关于这个问题的代表著作是:Keohane and Milner eds.,Internationaliztion and Domestic Politics;Thomas Risse-Kappen,ed.,Bringing Transnational Relations Back in:Non-State Actors,Domestic Structures and 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s,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5.值得一提的是,国内秦亚青教授也是利用国际结构力量分析美国战后对外武装冲突的支持规律的,见秦亚青《霸权体系与国际冲突》,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不过秦亚青在这本书里更多强调的是国际“物质”结构(material structure),而不是国际“规范”结构(normative structure)。)其中,国际制度力量如何介入国家内部并影响其国内政治经济变迁,就是其中极有影响的一个研究领域。

我的研究议程与比较政治学和古勒维奇的“第二种设想的颠倒”相关。具体到中国与国际制度研究上,我所探讨的问题将不集中在中国对待国际制度的国内因素上,而是中国参与和接受的国际制度,如何以及在多大程度上会对中国国内政治经济以及外交行为产生影响。国际关系与国内政治的研究框架涉及两个核心的概念,一个是国际领域中的国际结构,另外一个是国内领域中的国内结构。前者在我的研究中是自变量,而后者则被视为因变量。也就是说,前者是后者变化的原因。(注:江忆恩在《国际结构与中国外交政策》一文里,概要分析了物质结构和规范结构对中国外交政策的影响。见Alastair Iain Johnston,(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uwen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978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