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慎明 陈之骅等:苏联亡党亡国20年祭——俄罗斯人在诉说

更新时间:2015-06-12 17:27:28
作者: 李慎明 (进入专栏)   陈之骅   吴恩远   刘树人   张树华  

  

   【摘要】2011年是苏联亡党亡国20周年。20年前,苏联放弃了社会主义发展道路,改行西方的多党制、议会制和自由市场经济模式。20年后,俄罗斯收获了什么?本专题研究报告是六集版电视片《苏联亡党亡国20年祭——俄罗斯人在诉说》的解说词。俄罗斯人的诉说为我们进一步客观认识并正确评价苏联解体事件提供了较为生动的教材,对广大群众特别是青少年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信念、广大党员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坚定共产主义理想,必将起到有益的作用。

   【关键词】苏联解体;苏联共产党;俄罗斯

   2011年是苏共亡党、苏联解体20周年。20年过去了,但.克里姆林宫上空红色的带有镰刀锤子的苏联国旗悄然落下的那一幕却仿佛仍然飘在眼前。

   在苏联亡党亡国20周年的前夕,我们踏上俄罗斯的土地,倾听并纪录了20年前那场剧变的亲历者、当事人和普通民众对那场剧变及其后果的诉说,特别是对戈尔巴乔夫时期6年多改革所做出的反思。

   这里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戈尔巴乔夫所说的“改革”,在俄文中的原意为“改造”、“重建”等。戈尔巴乔夫领导集团所竭力推行的改革与我国新时期所进行的改革有着本质和方向上的不同。为与我国现行的译法相衔接,本片仍延用此译法,只是提请观众注意其特指性。

   以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高度关注苏共的蜕化变质,并高瞻远瞩地预言到其可能亡党亡国的悲惨结果。以邓小平、江泽民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的第二、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和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对苏联亡党亡国原因与教训的研究,并有着不少相关精辟论述。

   2011年也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认真研究、正确认识苏联亡党亡国这一重大事件,对于进一步加强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建设,不断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宏伟大业,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序世纪大悲剧

   莫斯科,红场。这里,曾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象征,曾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一面鲜红的旗帜,曾是一个伟大国家和伟大人民的骄傲。

   红墙和广场,像位历史老人,见证了列宁和斯大林等苏联共产党人亲手缔造的红色政权和艰辛开创的社会主义事业发展和壮大,见证了那个时代的辉煌和那个辉煌的时代。

   然而,它也见证了苏共和苏联一步步走向衰败,见证了飘扬在克里姆林宫上空70多年的红色旗帜,在亿万人民的叹息声中降落……

   如今,克里姆林宫的围墙依然泛着红色,列宁墓依然庄严肃穆,无名烈士墓依然圣火长明,但物是人非,留给人们的是无尽的感慨与深深的思索。

   1991年8月19日,以副总统亚纳耶夫为代表的苏联党政军最高领导人,为挽回苏联被瓦解的命运,阻止所谓“民主派”上台,经戈尔巴乔夫批准,事先成立的“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即宣布在一些地区实行为期六个月的“紧急状态”,这就是震惊世界的“8.19”事件。

   “8.19"事件后,叶利钦即签署《关于中止苏共和俄共在俄罗斯联邦领土上活动》的总统令,查封了苏共中央办公大楼。

   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发表电视讲话,声明辞去总统职务。

   12月26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举行最后一次会议,宣布苏联停止存在。苏联就此从世界地图上消失。

   西方世界为此欢呼雀跃,认为社会主义的历史从此终结,而资本主义制度及其价值观念一劳永逸地取得了胜利。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此前一天正是西方人的圣诞节。

   美国总统克林顿1995年10月在参谋长联席会议上说:“最近10年来对苏联及其盟友的政策清楚表明,我们所采取的清除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以及最强大军事联盟的路线是多么正确。我们获得了杜鲁门总统想要通过原子弹从苏联获取的东西。”(1)

   苏联亡党亡国,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中的大逆流、大灾难,人类历史发展与人类进步事业遭遇重大的挫折。

   苏联亡党亡国,首先给前苏联各国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

   1999年12月31日,刚刚代理俄罗斯总统职务的普京在《千年之交的俄罗斯》的演说中指出:“俄罗斯正处于数百年来最困难的一个历史时期。大概这是俄罗斯近200-300年来首次真正面临沦为世界二流国家、抑或三流国家的危险。”(2)

   2005年,俄罗斯总统普京发表年度国情咨文时又十分痛心地说:“苏联的解体,是20世纪最严重的地缘政治灾难;对于绝大多数俄罗斯人民来讲,它是一场真正的悲剧”。(3)

   20年过去了,许多俄罗斯人谈到苏联解体时无不痛心疾首。

   俄罗斯科学院院士、社会政治研究所所长根·瓦·奥希波夫:“苏联的解体是一个巨大历史悲剧,是20世纪乃至影响到21世纪的巨大政治灾难。”

   某养鱼场总经理瓦西里·伊万诺维奇:“当听到苏联解体消息的时候,我们心里感到非常痛苦。一夜醒来,我们的国家已经是另外一个国家了。”

   俄中友协主席、俄罗斯科学院院士米咧·季塔连科:“苏联解体是20世纪最大的悲剧之一。这可以从很多角度看。从文明角度看,这是文明的倒退,也是整个世界的倒退。这给居住在苏联境内的各民族带来巨大的苦难,使这些民族的发展进程倒退了几十年。”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根·安·久加诺夫:“苏联的解体给世界造成了很严重的灾难,让全世界失衡了,苏联解体使我们在1945年5月取得的胜利所建立的平衡又失去了。对于苏联人民来说,这是严重的灾难。这场使苏联人民经历的严重内伤,直到现在还没有痊愈。”

   据统计,从1991年苏联解体到20世纪末,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比1990年下降了52%,而1941—1945年的卫国战争期间仅仅下降22%;同期工业生产减少了64.5%,农业生产减少了60.4%;卢布贬值,物价飞涨6000多倍。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公开宣称:“俄罗斯人必须抛弃过去的帝国思维,俄罗斯已不再是世界大国,而只是非洲的上沃尔特”(4)。上沃尔特即布基纳法索,面积27.4万平方公里,是位于非洲西部的内陆国,2009年的GDP仅有81.05亿美元。这一判定当然言过其实,但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俄罗斯的衰落和西方对俄罗斯的轻慢。

   此时的布热津斯基几乎是用命令、轻蔑和挖苦的口吻教训俄国人说:“对美国来说,俄国实在太虚弱了,不配成为伙伴;但如果只是作为美国的病人,俄国又太强壮了。”(5)

   1994年,俄罗斯著名作家、原持不同政见者马克西莫夫去世前躺在病床上对《真理报》记者谈到:“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对现在发生的一切感到如此痛心”,自己的祖国被糟蹋成这个样子,好像“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被强奸一样。再没有比这更难受的了”。(6)

   苏联亡党亡国,给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造成极大的挫折。

   苏东剧变,致使原有的15个社会主义国家中的多数国家改变社会主义性质。原苏联分裂出15个独立国家,由铁托元帅亲手建立起来的“南斯拉夫联邦,,如今一分为六,捷克斯洛伐克也被一分为二。世界土除中国共产党等几个执政的共产党夕卜,各国共产党员的总人数由原来的4400多万锐减为1000多万,且绝大多数党在本国影响不大。伴随着共产党执政地位的丧失,东欧各国普遍政治上实行以多党制为基础的资产阶级民主,经济上大肆推行私有化。与此相伴的是,社会生产大幅度下滑,通货膨胀严重,失业率居高不下,人民实际生活水平大幅下降。广大人民为之付出的沉重代价远远超出事先的想象。

   2011年10月,俄中友协主席、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季塔连科院士在俄会见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家赴俄考察团时说:“苏联解体后至今,除哈萨克斯坦仅仅恢复到解体前的1989年生活水平外,前苏联所有加盟共和国都没有达到苏联时期的生活水平。俄罗斯迄今为止有30%的公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2011年12月27日,日本《朝日新闻》发表纪念苏联解体20周年的社论指出:当年“戈尔巴乔夫总统在辞职时说:‘各民族将繁荣昌盛……’然而20年后的今天,独立出来的诸国中几乎没有国家实现这个预言。”(7)原来凭借与经互会的关系发展势头较好的古巴、朝鲜也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击。古巴1993年人均GDP仅为1989年的66%”,(8)2008年,时任古巴最高领导人卡斯特罗说:时至今日,古巴仍未从苏联解体这一打击中走出来。而苏东剧变后朝鲜经济则是连续9年出现年均约2%的负增长。(9)

   苏联亡党亡国,给广大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人民同样也造成严重灾难。

   冷战结束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强国凭借其在各方面的优势,鼓吹社会主义历史就此终结,并竭力贩卖新自由主义,主导新一轮经济全球化,对内放任资本对劳动的盘剥,对外拼命掠夺发展中国家的财富,导致全球范围内极少数富人越来越富,包括中等收入阶层在内的绝大多数人越来越穷,比尔·盖茨、沃伦·巴菲特、保罗·艾伦三人总资产比世界上最不发达的43个国家GDP的总量还多。同时也导致几乎所有国家主权债务都在急遽增多。全球范围内的生产社会化甚至生产全球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生产无限扩张与社会有限需求之间的根本矛盾进一步加剧。从一定意义上讲,2008年9月爆发至今尚未见底的国际金融危机这一巨大灾难也完全可以追溯到20年前的苏联亡党亡国。

   苏联亡党亡国,严重地威胁着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局面。

   冷战结束了,但世界没有进入一些人臆想的和平盛世,相反却步入了动荡的周期。短短二十年间,战乱和民族冲突不断,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强国几乎没有停息地发动了波黑、科索沃、阿富汗、伊拉克和利比亚这五场较大规模的局部战争。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还策动一场场所谓的“颜色革命”,在乌克兰、格鲁吉亚和中亚一些国家接二连三地上演,使得这些国家陷入或长期陷入动乱之中。

   基辛格明确指出:“他(赫鲁晓夫)在启动改革过程这方面,可谓是戈尔巴乔夫的祖师;改革的影响他并不了解,改革的方向却叫他追悔莫及。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甚至可以说共产主义覆亡始于赫鲁晓夫。(10)

   倾听俄罗斯人的诉说,使我们更加感到:苏联亡党亡国这场世纪大悲剧的序幕完全可以追溯到赫鲁晓夫领导集团,但其直接进程则是始于戈尔巴乔夫领导集团执政之时。

   第一集政治改革与多党制

   从1982年11月起在两年零四个月里,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契尔年科这三位苏联共产党总书记相继病逝。

   1985年3月11日,苏共中央召开非常全会,戈尔巴乔夫当选苏共中央总书记,成为苏共新一届最高领导人。

   他一上台即宣称要进行经济改革,实行“加速”战略。但由于缺乏正确的方向和有力的举措,不到两年时间,苏联的经济便陷入困境,人民生活开始恶化。

   1987年1月,苏共中央召开全会。戈尔巴乔夫提出要把苏联社会的“民主化”提到首位。1988年6月,苏共中央决定“根本改革政治体制”,改革重心由经济领域转向政治领域。

1994年,戈尔巴乔夫改革的重要助手亚·尼·雅科夫列夫在回忆录中说:早在1985年12月,我就给戈尔巴乔夫写信,明确提出“民主化”就是要通过“公开性”等手段,结束苏共的“一党专制”,在苏联实现多党制和“三权分立”的资产阶级议会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9226.html
文章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12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