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朝翰:“一带一路”推动东中亚整合

更新时间:2015-06-08 10:04:32
作者: 黄朝翰  

  
  中国的新丝绸之路计划让国际社会瞩目。与此同时,计划也变得日益复杂和混乱,对一般人来说更是如此。
  一开始,中国领导人谈的是古代陆上丝绸之路,然后是海上丝绸之路,现在则主要是“一带一路”。此外,还有丝绸之路基金和最近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让情况变得更加混淆的,是并非所有新丝绸之路计划都是中国的,一些国家也提出了他们自己的新“丝绸之路”项目!
  2013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演讲时,呼吁恢复古时的丝绸之路,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同年10月,在印度尼西亚国会发表演讲时,他又倡议建设新“海上丝绸之路”。
  古时的陆上丝绸之路,可以追溯到约公元前200年中国的汉朝。当时,汉武帝派遣张骞出使西域,从长安出发,经中亚到罗马帝国边境。这历史性行程开通了具历史意义的“丝绸之路”,因为商业活动和文化交流,随即在张骞行经的路线繁荣起来。
  “海上丝绸之路”一般让人联想起郑和下西洋(1405年至1433年)——从中国沿岸经南中国海,到印度洋甚至更远的地方。但即使在郑和远航前,中国也已经有频繁的海洋活动,一些东南亚国家也已同中国建立朝贡关系。
  “丝绸”起源于中国,因此造成所有丝绸之路活动一定始于中国的错误想法。从历史来看,中亚国家和部落间的小规模商队贸易,构成了许多迷你“丝绸之路”。事实上,土耳其奥斯曼帝国(Ottoman Empire)也同一些中亚国家,建立了陆上丝绸之路联系。
  今天,除了中国,在欧亚边界的一些国家,已经启动了它们的新丝绸之路。在习近平做出宣布前,土耳其已经开始一项新“丝绸之路”项目,来恢复与旧日中亚国家的联系。以俄罗斯来说,其新丝绸之路的重点,是同中亚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如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重新建立政治和经济联系。
  最重要的是,一些中亚国家也提出加强彼此政治与经济合作的“丝绸之路活动”。简而言之,不是所有丝绸之路活动都是属于中国的。
  不过,到目前为止,中国的新丝绸之路计划在规模、范围和功能上却是最大的。习近平在提出新丝绸之路概念后,随即在2014年11月于北京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上,宣布出资400亿美元成立丝绸之路基金。许多相关部门和机构也陆续提出具体行动计划,最终形成了目前成为中国官方丝绸之路活动焦点的一带一路战略。
  可以说,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皆是中国未来在区域和全球角色的“概念性战略路线图”,但一带一路却基本上是付诸行动的策略,就如世界银行的一项巨型发展项目。它关注的是融资、项目评估和风险管理。
  事实上,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财政部深入参与制定一带一路方案,也邀请中国的两家政策银行(中国开发银行与中国进出口银行)、国家外汇管理局、中国投资公司和一些国有企业如中国三峡集团加入。
  为了得到更多资金,一带一路将来可以同就要成立的亚投行携手合作。它预计也会同世界银行的国际金融公司合作融资,取得额外的贷款。最终,中国现有的一些对外经济援助计划,比如中国-亚细安投资合作基金(100亿美元)、亚细安贷款基金(200亿美元)也可能被动用。因此,一带一路有非常强大的资金为后盾。
  它初期的大部分发展项目,将偏向基础设施和改善基础的互联互通。中国毫无疑问可以提供必要的工程技术,和从其自身建造具世界级水准的基础设施所积累的经验。中国也可供应必要的机器和配备,还有混凝土和钢铁产品——中国这些行业目前都产能过剩。从金融和技术上看,一带一路都将成为来自发展中国家的最庞大发展项目。

  
  重启欧亚心脏地带
  从中国拓展国际空间的努力来看,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都可以作为长期的战略指标。但短期的战略优先考量却很清楚:先发展陆上丝绸之路,这可以让中国享有更大的相对优势。
  在历史和地理上,中国的确是陆上丝绸之路的重心。多个世纪以来,中国基本上是个大陆强国,过去有很多应付和处理中亚国家和部落的老经验。除了一些短暂的时期,中国在历史上从来不是一个走向海洋的国家。可以说,郑和下西洋似乎是历史上的偶然事件。
  今天,中国毫无疑问的决意建立其海洋实力和一支强大的海军。但这需要时间,而要建立和培养必要的海洋思维,需要更长时间。事实上,中国同一些东南亚国家在南中国海的领土争议所造成的紧张关系,让海上丝绸之路这个国际发展框架看来问题重重。中国一离开大陆沿岸就将面对阻碍!
  因此,一带一路项目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主要重点将集中在同陆上丝绸之路相关的领域。 实际上,其首个主要项目已于今年4月在中国-巴基斯坦经济走廊启动,由中国拨款450亿美元,在巴基斯坦建设基本基础设施。
  一个多世纪前,英国著名地理学家麦金德(Halford Mackinder)在他的《历史的地理枢纽》(The Geographical Pivot of History)一文中,提出了包括中亚和欧亚大陆边缘的其他国家的“心脏地带理论”(Heartland Theory)。对他来说,这欧亚心脏地带是“世界岛”,而“谁统治世界岛,谁就能主宰世界”!
  然而,对偏爱远征海洋的英美强国来说,这理论却不是那么关键性的。他们用强大海军来征服世界。可以理解的,以21世纪的地缘政治景观来看,这个旧理论更是没有什么意义。
  然而,尽管政治转变了,地理却永远一样。中国(还有俄罗斯)还是欧亚心脏的重心。在战略上,因为安全(反恐)和经济(石油和天然气)原因,这心脏地带对中国变得越来越重要。因此,更注重发展中亚国家,是一带一路的首要考量。
  中亚从其西部的里海延伸到东部的中国新疆。北边是俄罗斯,南部是伊朗、阿富汗和中国。这个区域有五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即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土库曼斯坦。苏联于1991年突然解体后,它们经历了巨大的政治和经济变革。
  近年来,国际石油和天然气价格暴涨——也因此吸引了开发天然资源的海外直接投资——让它们的经济取得高增长。然而,除了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其他三个的经济还是相当落后。
  它们全都面对两个主要发展难题。首先,在地理上,它们都是“内陆”的封闭经济体,远离海洋和主要国际贸易路线。其次,它们的经济增长过于依赖农牧生产和天然资源的开采。来自石油和天然气的暴利算是“不劳而获的收入”,因此它们很容易患上“荷兰病”(Dutch Disease,编按:指某一经济部门的繁荣导致其他部门生产萎缩的现象)。此外,长期来说,太过依赖初级产品出口是不利于工业化的。
  因此,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可以帮助这些中亚国家突破它们发展困境。所有丝绸之路计划,不论新旧,重点都在“互联互通”。一带一路可以为它们提供至关重要的工程技术和融资,让它们建立起长期经济发展所需要的基础交通设施。
  这样,中国在中亚的一带一路计划,最终可能发展成连接中亚和东亚的巨大“经济桥梁”。这对这两个区域来说是双赢结果。以天然资源为基础的中亚和以制造业为根本的东亚(也包括韩国和日本)可以发挥高度互补作用。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和学术顾问。
  叶琦保译。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8969.html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