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惠岩:论民主与法制

更新时间:2015-06-07 00:12:44
作者: 王惠岩 (进入专栏)  
其表现形式是资本主义国家的总统制、议会制。如美国的总统制,议会行使立法权,但行使行政权的总统对议会的立法拥有否决权;总统行使行政权,但议会对政府有监督权,没有议会的拨款总统什么事也办不了,而且议会还有权弹劾总统;最高法院行使司法权,拥有对议会的立法和总统的决策是否符合宪法的违宪审查权,但法官是总统提名并经参议院同意而任命的。这是典型的三种权力制衡的权力结构,三权分立的权力结构比专制的权力结构要优越,在民主程度上比专制制度要进步。

   第三,在三种权力中,代表民意的立法权高于行政权和司法权,则形成马克思所称的“议行合一”的权力结构,在我国称民主集中制的权力结构。民主集中制的权力结构表现在根本政治制度上,就是我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都由民主选举产生,对选民负责,受选民监督,这体现了高度的民主。由人民代表组成的人民代表大会是国家权力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人民的一切权力统一地、集中地通过人民代表大会来行使。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都由其产生,对其负责,受其监督,这体现了高度的集中。所以,民主集中制是我国的政权组织原则。因此,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不是有些人所理解的,只是指各级人民代表大会,而主要是指国家权力机关与行政机关、司法机关之关系的一种政治制度。

   “议行合一”的权力结构是马克思针对资产阶级议会的“清谈馆”地位,在总结巴黎公社政权组织原则的基础上提出来的,其涵义是制定国家意志和执行国家意志的一致性。也就是说,制定国家意志的立法权和执行国家意志的行政权是一致的。行政权、司法权必须服从立法权,不能与立法权相抗衡。至于行使立法权和行政权的两种机关是合一还是分开,只是形式问题,并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唯一模式。巴黎公社、苏维埃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都是这种权力结构的具体表现形式。这种权力结构的民主程度比三权分立的权力结构要高、要优越。

   过去我们批判“三权分立”时,往往说它权力制约是不好的,这没有抓住要害。权力制约是任何国家都需要的,我国的权力监督实际上也是权力制约,否则就会滥用权力,问题的关键在于谁制约谁。三权分立将代表民意的立法权与行政、司法两权平行制衡,这在民主程度上是不可能高的。因为只有代表民意的立法权高于行政、司法两权,才能体现高度民主。并且,民主集中制的权力结构要比三权分立的权力结构效率高。邓小平同志在对比“三权分立”制度和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时明确指出,三权分立“使他们每个国家的力量不能完全集中起来,很大一部分力量互相牵制和抵消”,⑤而”我们的制度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民主制度,不能搞西方那一套。社会主义国家有个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干一件事情,一下决心,一做出决议,就立即执行,不受牵扯。我们说搞经济体制改革全国就能立即执行,我们决定建立经济特区就可以立即执行,没有那么多互相牵扯,议而不决,决而不行。就这个范围来说,我们的效率是高的,我讲的是总的效率。这方面是我们的优势,我们要保持这个优势,保证社会主义的优越性。”⑥1998年长江、嫩江、松花江流域发生特大洪灾,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一声令下,全国军民共同抗洪抢险的局面,在旧中国做不到,在任何三权分立的国家也是难以做到的。这充分体现了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优越性。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作为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它的权力结构代表了人类政治发展的必然趋势,是民主政治发展的最高阶段,比西方国家的总统制、议会制优越。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认识到,一种政治制度从建立到逐渐完善需要相当长的历史过程,我国建立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只有几十年,这对一种政治制度来说是短暂的,因此它的优越性、高度民主性还没有充分显示出来。随着政治体制改革的不断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特别是全国统一市场的形成,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一定会逐渐完善,充分体现出民主集中制的权力结构的优越性。

   通过对民主形式的理论阐述,我们可以明确以下两点:

   第一,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一种权力结构形式。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比西方议会制、总统制优越,主要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权力结构比三权分立的权力结构优越。在这个意义上,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提高人民代表大会的地位,不是单纯地加强立法工作,而是保证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能够行使国家权力机关的职能。国家行政机关、司法机关一定要在观念上、行动上接受国家权力机关的监督,决不能同国家权力机关抗衡,这是原则问题。

   第二,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体制改革的方向是完善民主集中制,而不是向三权分立制度的演变。在我国,只能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而不能走西方资本主义民主的道路,搞三权分立的议会制、总统制,否则只能是政治文明水平的倒退,而不是进步。在民主性质、民主形式确定的前提下,还有一个在国家日常政治生活中如何实现民主和运用民主的问题,即民主的运转问题。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运转,必须解决好几对关系。

   邓小平同志指出:“我们在宣传民主的时候,??一定要把对人民的民主和对敌人的专政结合起来,把民主和集中、民主和法制、民主和纪律、民主和党的领导结合起来。”⑦这就是说,解决好这几种关系,就能使社会主义民主良性运转。

四、民主与集中

   民主与集中的关系,我们称之为民主集中制,是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方法,是党的建设的主要原则。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关于加强党的建设的决议中,第一项就是加强民主集中制,日前“三讲”教育也特别强调坚持民主集中制,这表明正确认识和把握民主与集中的关系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如果把民主与集中的关系扩大到国家日常生活中,主要体现为三点:

   第一,民主集中制体现在制度上,它是我们国家制度、政党制度和社会团体的组织原则和活动原则。

   这就是说,我们国家的政治制度、政党制度、社会政治团体都是按民主集中制原则建立起来的,它们的活动必须遵循民主集中制原则。

   第二,民主的实质是人民内部利益关系的分配形式。如何进行分配呢?是各种利益平均分配,还是个体利益服从集体利益、局部利益服从整体利益前提下的分配?按照后一种原则进行利益分配,就是民主集中制。所以,民主与集中是各种利益关系的反映,这种利益关系表现在公民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上,就是民主基础上的集中,集中指导下的民主。

   在民主的基础上集中,是指政府制定的政策、法规和具体决策必须是公民意志的体现,必须代表公民的整体利益。党的十五大把决策科学化民主化作为健全民主制度的一项重要内容,这实际上是为了保障把集中建立在民主的基础上。只有这样的集中才是正确的集中。反之,如果政府把集中建立在个人或少数人利益的基础上,就是错误的集中。如果这种错误的集中是有意识的,就是专横、独裁;如果是无意识的,是认识上的偏差,则是官僚主义的集中。可见,衡量各级政府制定的决策正确与否,关键是看代表谁的意志和利益。在我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法律是反映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利益和意志的,这是正确的集中。而有些地方政府故意设关卡,乱收费,搞地方保护主义,则是违背人民利益的错误集中。

   在集中指导下的民主,是指公民个人行使民主自由权利时,必须在遵守政府的政策法规的前提下行使,也就是说公民的个人利益要在服从集体利益和不损害集体利益的前提下获取。如果公民把个人的权利和利益要求放在集体利益之上,损害了集体利益,就是不能允许的,是对集中的违反。因此,衡量公民个人行使权利正确与否,关键在于是否遵守政府的政策法规:遵守,就是集中指导下的民主;不遵守,就是无政府主义行为。邓小平同志指出,“民主和集中的关系,权利和义务的关系,归根结底,就是以上所说的各种利益的相互关系在政治上和法律上的表现。”⑧当前有些人讲利益多元化,这是客观的社会现实,但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多元利益是相互平行的,还是代表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利益和根本利益的这一元居于主导地位?如果不承认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利益和根本利益居于主导地位,实际上就是否认民主集中制。

   第三,在政治生活中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这是统治阶级内部的民主原则,在我国是人民内部政治生活的民主原则。人民内部对同一问题的看法,由于每个人的观点、方法、利益、水平、角度等不同,会有不同的意见。有不同意见是正常的,也可以说是必然的。但争论不休无法解决问题,最后总要有一个统一的意见,怎么办?实行少数服从多数,这是民主的原则。形成统一的意见,作出统一的决定之后,大家都要服从,这又是集中的原则。所以,少数服从多数实际上是民主与集中的体现。

   民主与集中的实质,是个人服从集体,局部服从整体,下级服从上级,地方服从中央。当前在我国,地方服从中央,树立中央权威,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是至关重要的。我们说树立中央权威主要是树立中央对关系我国前途和命运的全局性问题的决策权的权威性,地方必须坚决贯彻执行中央政策。特别是中央关于宏观调控的方针政策,有些可能与个别部门、个别地方的利益存在矛盾,但它是代表全国人民的整体利益和根本利益的,这时我们一定要坚持民主集中制原则,局部利益要服从整体利益,地方利益要服从中央,因为中央是代表全局性利益的。谁不懂得这一点,谁不贯彻这一点,谁就会在民主集中制的问题上犯错误。邓小平同志深刻地指出,“中央要有权威。改革要成功,就必须有领导有秩序地进行。没有这一条,就是乱哄哄,各行其是,怎么行呢?不能搞‘你有政策我有对策’,不能搞违背中央政策的‘对策’,这话讲了几年了。党中央、国务院没有权威,局势就控制不住。”⑨

   民主集中制不但是我国政治生活的基本原则,而且还是抵制西方国家的攻击和防止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演变的一条基本原则。西方国家往往攻击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集中制,认为民主集中制就是集中制,歪曲民主集中制会导致极权主义。这种攻击所反映的是西方国家对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和平演变的要求。比如,在原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制度演变之前,波兰共产党改称社会民主党后在其《纲领宣言》中声称,“我们摒弃民主集中制。在我们的队伍中,观点和要求的不同可以建立各种不同的论坛或纲领性派别表现出来”。《苏共28大行动纲领草案》主张“需要重新解释民主集中制原则,规定在苏共内部允许代表不同纲领主张的团体存在并开展活动;各加盟共和国的党组织与苏共中央的关系不再是上下级关系,而是党内平等关系”。实践证明,由于它们放弃了民主集中制的原则,从而导致了国家政权性质的改变。事实告诉我们,坚持民主集中制不仅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而且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当前有人主张在共产党内应当有派别存在,甚至攻击党的民主集中制,这并不是什么新观点,而是社会民主党的老主张。不管持这种主张的人主观意识如何,都在客观上符合了西方国家“分化”我们的需要。

   邓小平同志特别重视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民主与集中的关系,重视民主集中制。他指出,“民主集中制是党和国家的最根本的制度,也是我们传统的制度。坚持这个传统的制度,并且使它更加完善起来,是十分重要的事情,是关系到我们党和国家的命运的事情。”他还指出,“民主集中制执行得不好,党可以变质的,社会主义也可以变质的。干部可以变质,个人也可以变质。”

五、民主与法制

党的十五大提出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并且明确指出依法治国是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这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要求,是党的领导方式的重大改变。这表明,过去我们党的领导方式是适应计划经济体制要求的,现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要求我们党在领导方式上有个重大转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8910.html
文章来源:《政治学研究》2000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