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惠岩:马克思主义认识论与科学决策

更新时间:2015-06-06 22:47:29
作者: 王惠岩 (进入专栏)  

  

   马克思主义认识论,是人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科学理论,为我们提供正确认识客观世界和改造客观世界的宏观理论思维,而科学决策是人们运用现代科学技术和科学程序制定决策和执行决策的过程,实质上是人们正确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操作过程。因此,从总体上讲,马克思主义认识论与科学决策之间的关系是,两者的归宿都在于正确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这点是一致的,只不过两者的侧重点不一样,层次不同:马克思主义认识论侧重为我们提供宏观思维方式,而科学决策理论侧重为我们提供具体操作方法。换言之,科学决策只不过是运用现代科学技术和科学程序的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具体实践过程,马克思主义认识论是科学决策的指导思想,只有两者结合,才能正确进行决策。否则,只有依靠科学技术和程序的具体的操作方法,没有科学的宏观理论思维方式的指导,或者只有宏观理论思维,没有依靠科学技术和程序的具体操作方法,都难以正确进行决策。

一、经验决策与科学决策

   我们通常所言的决策,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的决策,从哲学的角度看,是指领导者根据对客观事物的认识、判断,作出改造世界的决定;从决策学的角度看,是指发现问题、确定目标、制定方案、最后抉择的过程,实际上是人们对客观事物的主观认识过程。

   广义的决策,从哲学的角度看,是既包括认识世界和作出改造世界的决定,又包括改造世界的实践活动的全过程,或者说是既包括认识矛盾、分析矛盾,又包括在实践中解决矛盾的全过程;从决策学的角度看,是既包括决策方案的制定和抉择阶段,又包括决策方案实施的全过程。我们所言的决策是广义的决策。

   在人类历史上,领导者的决策从其方式看,基本上可以分为两大类:一是经验决策,一是科学决策。所谓经验决策,是指领导者凭借个人的知识、经验和智慧进行决策的方式;所谓科学决策,是指领导者运用科学技术和科学程序进行决策的方式,也可称之为决策科学化。马克思主义认为,任何事物都有它从简单到复杂的发展过程,社会及社会关系存在着从简单到复杂的发展过程,人们的认识活动也有个从简单到复杂的发展过程,决策作为认识活动,其方式也必然地有一个从简单到复杂的发展过程,这个过程的具体表现就是从经验决策发展到科学决策,它与从小生产到大生产的转变相关,也同科学技术的发展相伴随。

   第一,社会化大生产的发展。经验决策与生产规模狭小的小生产方式相适应。因为小生产的社会关系比较简单,发展变化比较迟缓,领导者凭借个人的经验、智慧和知识也可能作出正确的决策。即使决策失误,纠正起来也比较容易。在现代社会中,对一些简单问题,经验决策也有其适用性或实用性。但是,从认识论的根源上看,这种决策方式属于主观唯心主义的范畴,不能适应现代社会化大生产的复杂性和变化的快速性。现代社会生产规模越来越大,社会活动越来越复杂,综合性越来越强,分工越来越精细,跨部门、跨地区、跨领域乃至跨国界的问题越来越多。任何一个重大的经济问题或社会问题,都是由多种因素决定的,如果考虑不周,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导致难以挽回的全局性错误。如发展农业问题,就不单是农业部门的任务,它涉及到农业、林业、畜牧业、水产、水利、化肥、电力、农机、生态、环境、气象等各个方面,农产品的深加工又涉及到化学、生物、食品、医药、市场、内贸、乃至交通运输等各种因素,为了发展农业就需要考虑到这众多因素,由众多领域的专家来参与,进行复杂的技术经济论证、多种方案的评价分析、系统的综合判断和科学预测,如果仅凭领导者个人的经验就轻易去“拍板”,就很难避免决策上的失误,给经济社会带来严重的后果。埃及的阿斯旺水坝的建立就是一个教训。本来四十年代,埃及曾有两个提高阿斯旺水坝蓄水能力的方案:一项是利用周围的湖泊,建立一系列水坝和一条运河来蓄水,另一项是在已有水坝上再建高坝。当时政府认为第一个方案需二十五年,而造高坝只需六年,于是决定建高坝。高坝建成后,农田利用面积增加了30%,每年发电量四万亿度,但阿斯旺水坝的建成却使尼罗河流域的水文和生态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造成土地贫瘠化、沙丁鱼濒临绝迹、河口三角洲平原后缩、血吸虫病高发等严重后果,而且难以挽回。这说明,没有全面科学论证的经验决策已难以适应现代化复杂的问题。

   第二,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现代科学技术具有加速发展的特点,科学发明转化为生产力的周期也大大缩短。蒸汽机由发明到动用经过80年,电动机65年,电话50年,真空管33年,飞机20年,晶体管3年,激光器为1年。据统计,科学技术转化为生产力的周期一战前为30年,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为16年,二战后为9年。同时,科学的功能正在向社会的各个方面渗透,科学技术已深入到人类的物质生产和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而且正如邓小平同志所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生产力的发展越来越多地依靠科学技术。实践表明,任何重大的经济社会问题的解决,都离不开科学技术的参与。这里的科学技术,不是指单一的学科,而是指知识的综合体系和思维工具,因为不同学科相互渗透,科学技术发展本身也呈现出“整体化”的趋势,一个问题的解决,往往牵涉到多种学科。从认识论的角度来看,科学技术的发展深入到物质生产和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表明,人们认识客观世界的手段方法先进了,程度深化了,因而作为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决策方式也应相应地变化,这就是应用现代科学技术手段和科学程序来进行科学决策。因为科学技术作为综合的知识体系和思维工具,能帮助我们从宏观上观察和分析复杂的社会政治经济现象,作出准确的鉴定和判断,在更广泛的范围内作出科学决策。

   在我国,我们党长期倡导的“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群众路线的方法,“集中起来、坚持下去”的领导方法,“抓典型、搞试验、调查研究、解剖麻雀”的工作方法,都是行之有效的决策方式,至今仍然是我们应该继承的宝贵财富。但是我们必须看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任务比以前更宽广、更复杂了,决策工作的复杂性、困难性增加,这就要求决策理论和方法的丰富、发展,实现从经验决策到科学决策的转变。

   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科学决策是指领导者应用科学手段、按照科学程序进行决策的方式,可以弥补经验决策的不足,使失误减少到最低限度。但是,科学决策不等于正确决策,决策从经验到科学的转变并不排除经验决策的重要作用。在现代决策中,数学方法和电子计算机的应用,并不能取代人的思维,而是人的决策思维的延伸和发展。马克思说:“那些发展着自己的物质生产和物质交换的人们在改变自己这个现实的同时也改变着自己的思维和思维的产物。”[①]而且从另一个角度,决策可分为常规型决策和非常规型决策。常规型决策是指对经常遇到的问题有案可循的决策,这类问题的决策使用经验决策是省时、有效的;非常规型决策,是指对新问题、突发问题无案可循的决策,这类决策靠感性知识为基础的经验决策解决不了,必须使用科学决策。也就是说,科学决策的方式主要用于重大问题,特别是全局性、战略性的问题,并不是所有问题不分大小都必须采用的一种决策方式。

二、信息是科学决策的基础

   马克思主义认识论认为,客观世界是可知的,任何事物任何问题都是可以认识的。认识的对象是客观事物的现象、本质及其运动发展的规律,现代决策科学则称之为信息。也就是说,对事物和问题的认识是通过信息来实现的,因此信息是可知的。在科学决策过程中,就要广泛收集资料、信息,发现问题,因为新问题是科学决策的前提。同时,在新问题面前应该知难而上,因为没有认识不了的问题,也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不收集信息、不发现问题,或者即使发现了问题也知难而退,实质上是持世界不可知论,是唯心主义认识论的表现。

   控制论的创始人维纳说:“信息这个名称的内容就是我们对外界进行调节并使我们的调节为外界所了解时而与外界交换来的东西。”[②]通俗地讲,所谓信息,是指客观事物的现象、关系、本质,通过语言、文字、符号、声像、数据的描述和表现。在人类历史上曾经历过四次信息革命:第一次是语言革命,即用语言来表达和传递信息;第二次是文字革命,即以文字来表达和传递信息;第三次是造纸和印刷革命,即以印刷品来表达和传递信息;第四次是计算机革命,即以电子技术(广播、电视、电话、电报)和计算机网络来表达和传递信息。现在正进一步以多媒体和信息高速公路来表达与传递信息,人类社会已迈入了信息时代。

   实际上,人们认识客观世界的过程,就是获得外部世界的信息和对这些信息加工处理的决策制定过程,而人们改造世界的过程,就是将加工处理的信息反作用于外部世界,并不断地按照反馈信息修正决策,引导外部世界达到决策目标的决策实施过程。这就是说,人类认识和改造世界的过程就是一个信息过程,没有信息,人类就无法认识外部世界,也不可能对外部世界进行有效的改造。同时,科学决策的过程,实际上也是一个信息输入、处理到输出的循环往复的过程,决策的每一环节和步骤都离不开信息,信息是发现问题的桥梁,是确定目标的基础,是制定方案的原材料,是评估和选择方案的依据,是控制决策实施的链条,是检验决策的手段。信息是决策的基础,决策对信息的需要如同生产对原材料的需要一样,离开信息,决策就会成为无米之炊,毫无意义。没有信息决策者就无法决策,如果信息不足、不真,决策者也不可能进行科学决策。陈云同志指出:“我们做工作要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时间研究情况,用不到百分之十的时间决定政策。所有正确的决策都是根据对实际情况的科学分析而来的,有的同志却反过来,天天忙于决定这个决定那个,很少调查研究实际情况,这种工作的方法必须改变。要看到片面性总是来自于决定政策而不研究实际情况。”[③]这里调查研究其实就是指获取信息。我国五十年代的“浮夸风”以及现实中存在的只报喜不报忧的现象,都造成过决策者判断错误,导致决策失误,酿成过严重后果。

   信息既然如此重要,决策者就必须重视信息,树立信息观念和意识。

   第一,信息是最大的资源。

   当代社会,决定社会发展的有三大资源:一是物质资源,它给人们提供各种材料;二是能量资源,它给人们提供各种动力;三是信息资源,它给人们提供知识和智慧。过去,人们只重视物质资源的开发和利用,对信息资源重视不够。随着社会的发展,信息资源作为人类社会发展的软资源,越来越重要。美国未来学家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中甚至把未来社会称之为“信息社会”。新的科学技术革命就是以信息技术和信息产业为主导的,当代生产领域中高技术的尖端产品,“知识密集型”产品,实际上是要求产品的物质、能量投入少,而信息投入多,因为科学技术和知识是信息的具体表现形式。党的十四届五中全会提出经济增长方式由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就体现了信息资源是最重要资源的科学思想。江泽民同志指出:“这种转变的基本要求是,从主要依靠增加投入、铺新摊子、追求数量,转到主要依靠科技进步和提高劳动者的素质上来,转移到以经济效益为中心的轨道上来。”这实际是强调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在经济建设中重视信息资源,从重视物质能量资源的开发利用转移到对信息资源的开发利用上来。

   第二,当今时代的竞争,其实质是信息竞争。

   信息是衡量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经济、社会、科学技术、文化教育发达程度的综合指标。信息的生产量、信息的获取量、信息的获取手段、信息的加工处理能力、信息的传递与利用效果、信息的反馈效能,都集中反映科学技术的发展水平、社会经济的发达程度,以及驾驭科学技术进行科学管理的人才的素质,决定着国家和民族的进退兴衰。

当今时代,增长最快的是信息,据美国学者约翰·奈斯比特测算,目前仅科学技术信息量每年就增长30%,(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8877.html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战线》1997年0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