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硕刚:新形势下上合作组织面临的挑战及合作建议

更新时间:2015-05-31 23:01:34
作者: 赵硕刚  

   经过13年来的发展,由中国、俄罗斯和中亚四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组成的上海合作组织在保障地区安全,促进区域经济繁荣,以及提升地区和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和发言权等方面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但是,随着国际金融危机后世界政治经济格局陷入持续深入调整,全球形势的变化及上合组织自身发展的需要都对该组织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

   一、新形势下上海合作组织合作中面临的挑战

   一是全球地缘政治冲突不断导致上合组织周边的安全态势更趋复杂。自2011年西亚北非地区爆发持续动乱后,伊斯兰极端思想形成新一波狂潮,逐步向西扩展,尤其是今年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迅速壮大并成立所谓“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ISIS)的极端组织,正成为影响这一地区安全的最大威胁。经过前苏联70多年的世俗教育,伊斯兰极端思潮本来在中亚国家并无多大市场。然而,近年来由于外部因素的作用,宗教极端思潮在中亚上升,对世俗生活形成冲击。受其影响,中亚各国面临着保持世俗化、抵制“伊斯兰化”的艰巨任务,并直接影响到我国新疆地区的稳定。近期新疆连续发生暴力恐怖事件,宗教极端思想浓厚,直接受到全球“圣战”宣传的影响。同时,今年美军撤离阿富汗后,西方可能削减甚至取消对阿富汗政府的巨额援助。一旦阿富汗内乱再起,会导致其境内的恐怖活动、毒品贸易和大量武器扩散到周边国家,“三股势力”的回潮将使上海合作组织面临的外部安全压力加大。

   二是国际经济环境发生深刻变革加大上合组织国家转型发展的压力。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后,国际经济出现深度调整。一方面,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尚未成形,全球经济缺乏新增长点的背景下,世界经济陷入长期低速增长的新常态,各成员国均面临外部需求减少导致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困局,保增长、促就业压力大,共同维护宏观经济稳定、确保民生水平稳步提高、降低外部风险冲击,成为区域经济合作的新挑战。另一方面,随着全球新一轮产业结构调整,发达国家加紧推动新能源技术革命,引领绿色经济、低碳经济发展以保持综合实力优势。同时,全球资源需求和价格逐步回落,正由卖方市场向买方市场转变,对中亚国家和俄罗斯等资源出口型经济模式造成严重冲击。而目前上合组织经济合作中仍存在实体经济合作薄弱、资源合作比重过大、贸易结构失衡等深层次问题。以资源合作为代表的粗放模式严重制约上合组织经济合作进一步发展的空间,很难为上海合作组织长远发展提供强有力的经济支撑。

   三是内部各方利益关系协调增大上合组织深化经贸合作难度。作为上合组织中两个最重要的国家,中国和俄罗斯在组织框架内的合作密切程度直接关系到该组织的影响力和发展前途。由于俄罗斯长期遭受西方国家的战略挤压,俄需要借助中国的影响力在国际上抗衡来自西方的压力。尤其是今年以来因乌克兰问题的影响,西方加大对俄经济制裁力度,也迫使俄转向东方,扩大与中国的合作,并希望同中国一起将上合组织建设成为平衡美国在中亚进行势力扩张的有效工具。即便如此,俄罗斯仍是对上合框架下开展经济合作态度最为消极的一个成员国。因为中亚作为俄罗斯的传统利益范围,上合组织发挥积极而有效的作用就会削弱俄罗斯在中亚的影响力。目前,中亚地区存在着诸多一体化机制。其中,由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共同体发展程度最高。作为先导的俄白哈关税同盟已在2014年1月升格为统一经济空间,并计划2015年建成欧亚经济联盟,目前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亚美尼亚都相继表达了加入关税同盟的意愿。而上海合作组织在区域经济一体化方面落后于欧亚经济共同体。迄今为止在上合组织框架下并没有六个成员国同时参与的经济合作项目,大多处在双边合作的水平。虽然中国在2003年曾提出建立上海合作组织自贸区,但一直没有得到相关国家的积极回应。因此,事实上中国成为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中唯一没有加入任何中亚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国家。

   此外,上海合作组织面临着组织扩大的压力。上海合作组织的安全和经济合作已经超出中亚的地理范围,中亚安全无法只在中亚的范围内解决,需放在更大的框架下,特别是要与阿富汗、南亚西亚联系起来。上海合作组织要形成一个比较完整、平衡和稳定的地区能源和交通系统,也需要突破中亚的地理范围,扩大或辐射到南亚、西亚、高加索地区。从外部来说,美国和欧洲正在以大中亚的概念对这一地区进行整合,把中亚和它周边的地区连为一体。在这种情况下,上海合作组织如果固守在中亚,它将丧失发展的空间。目前,伴随上合组织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正日益增强,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希望加入到上合组织的合作中来。2004年至今,上海合作组织先后吸纳了蒙古、伊朗、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五国为观察员,并同白俄罗斯、斯里兰卡和土耳其建立了对话伙伴国关系。如果上合组织借助当前有利时机,将组织规模进一步扩展,其影响无疑将大幅度提高。但是,在现有成员组织协调机制尚不完善,经济政治合作有待进一步融合的情况下,不适当的扩大可能导致上海合作组织产生内部矛盾,重心偏移,效率降低,组织涣散等问题,反而对上海合作组织的发展构成消极影响。

   二、加强上海合作组织合作的建议

   一是以防范宗教极端主义和禁毒为主题深化安全合作。成立以来,安全合作始终是上合组织最主要也是最有成效的合作领域,应继续以该领域合作为切入点,以打击恐怖活动和禁毒作为合作重点,赋予上合组织反恐怖机构禁毒职能,提高综合安全能力。为应对中东剧变导致的宗教极端主义思潮,上海合作组织应加强文化合作,促进中亚地区的文化繁荣和世俗化,遏制宗教极端主义。上海合作组织应以积极姿态参与阿富汗事务,但要量力而行,制定出比较一致的对阿富汗政策,促成阿民族和解;鼓励在阿富汗问题上的双边或多边对话。

   二是以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为纽带扩大经济合作。虽然上海合作组织从安全起步,但是区域经济合作作为该组织发展的重要支柱越来越受到各成员国的关注,并成为该组织合作的重要领域。未来应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道路互联互通方面,推动各方积极参与新亚欧大陆桥和“渝新欧”国际铁路联运通道建设。促进贸易和投资便利化,如简化通关、检验检疫手续,降低关税,消除贸易壁垒,加强农畜产品生产与加工合作等。加强金融合作,发挥上合组织银行联合体作用,推进建立上合组织开发银行,加快实现成员国间本币结算。以双边促多边,逐步推进经济一体化,可以考虑与中亚国家进行双边自贸区谈判。

   三是以扩大组织成员为契机提升政治合作水平。可以考虑适时将观察员国巴基斯坦、伊朗和阿富汗升格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同时以组织经济功能不断增强来吸引蒙古加入,这样上海合作组织内部经济一体化的动力可能会增长,从而形成一个既包括中亚,又扩展到南亚和西亚的经济共同体,不仅可以避免与欧亚经济共同体的区域重叠,又可以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以点带面,从线到片提供一个整合平台。

  

本文责编:wangkaif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8590.html
文章来源:国家信息中心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