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志远 石岚:上海合作组织经济合作的主要障碍与对策分析

更新时间:2015-05-31 22:57:58
作者: 王志远   石岚  
促进成员国经济复苏。在共同的利益面前,上合组织经济合作一改从前的习惯,达成了高度的一致性协议,并于2009年签署《上合组织成员国关于加强多边经济合作、应对全球金融危机、保障经济持续发展的共同倡议》,具有较大的实效性,为成员国之间加强经济合作、提供经济援助、构建合作平台奠定了非常坚实的基础。2012年12月5日,上合组织领导人在比什凯克召开会议,讨论地区安全仍然是优先议题,但在最后的首脑理事会上,成员国表达出共同发展经济合作的愿望,其中哈萨克斯坦总理表示,既然上合组织已经成为了确保地区安全的重要机制,那么另外一项重要任务就是成为区域经济合作的发动机②。但需要做出说明的是,这种情况仅仅是在金融危机的特殊国际背景下,才实现的成就。虽然上合组织经济功能确实得到了有效的发挥,但制度性建设仍然薄弱。一方面说明,局部经济领域的经济合作仍然是上合组织的重点,另一方面,我们仍然只看到了“合作”,而关于区域经济一体化、削减关税和非关税壁垒、投资便利化等方面的“制度”建设仍然匮乏,这也折射出上合组织在十余年发展中的困境,那就是无论成员国具有怎样美好的区域经济合作意愿,都无法改变这样的事实——上合组织经济合作功能弱化。

   三、上海合作组织的经济利益:趋同还是不同?

   影响上合组织经济功能发挥的主要在于制度性建设匮乏,而原因在于成员国之间的利益协调问题,因此分析和解构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利益非常必要。在上合组织六个成员国之中,中国和俄罗斯是名副其实的大国,而其他中亚国家则属于是经济规模相对较小的国家,其产业结构较为单一,经济发展水平较为落后。中国和俄罗斯的崛起必然会给上合组织注入非常强劲的动力,但同时也会给上合组织带来强力的冲击。虽然名为上合组织,但各种合作并非由中国主导,在其中必然不会只有“合作”,而没有“竞争”。中国和俄罗斯两国对上合组织的影响力也必然会成为相互竞争的筹码,而那些经济规模较小的中亚国家,其内部所存在的利益诉求,也决定了他们在上合组织经济功能中的观点和立场。

   大多数研究习惯于将中亚地区看作一个整体,也经常作为一个整块的区域经济来分析,这样的分析难免有些笼统。事实上,中亚国家不仅存在各自的经济利益,其中有些国家在立场和观点上甚至存在着较大的分歧和矛盾。由于历史渊源和地缘政治的关系,中亚与俄罗斯始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也决定了上合组织框架内经济功能的基本属性。中亚地区在经济上既存在着“去俄罗斯”的倾向,也存在着对俄罗斯的严重依赖,这种相互矛盾的张力主要取决于中亚五国与俄罗斯之间错综复杂的经济利益关系。早在苏联时期,俄罗斯作为中心大国,肩负着支持中亚国家经济、带动相关产业、促进对外贸易等重任,此时俄罗斯与中亚之间呈现出“中心—外围”的关系。与发展经济学中所言的“中心—外围”理论所不同的是,俄罗斯此时并非因生产工业制成品而获得超额利润,中亚国家也不会因为出口初级产品而陷入贫困,因为整个经济关系都受苏联计划经济控制,宏观上的调控能够保证这些加盟共和国的利益协调问题。中亚国家独立后,纷纷谋求独立的经济发展模式,对俄罗斯的依附关系逐渐转变为合作关系,其中哈萨克斯坦与俄罗斯关系最为密切,甚至积极筹划具有共同利益的战略性合作。而在其他中亚国家中,也存在着和俄罗斯保持距离的想法,其想要构建的合作模式,应当是如何在中俄两个大国之间的平衡关系中寻求主动,并从中获得客观的经济回报。在中亚国家这种利益现实主义的合作态度中,我们可以发现诸多特征,例如中国与很多中亚国家开展的金融合作、交通合作、农业合作都带有明显的政策性特征,中亚国家始终是各种协议中的受益者。当前,从中国与中亚国家之间的关系看,虽然近年来在地区安全、联合反恐方面多次合作。但不可否认的是,主要的关系并非仅在于此,中亚国家独立以来与中国开展的经贸往来,仍然是决定中国与中亚国家关系的基石。在解决中亚地区的安全问题上,中国更愿意从长远着眼,即通过经济发展水平的逐步提高,来获得中亚地区的长治久安。这样的逻辑更加意味着,上合组织需要以经济发展作为基础性功能,即该组织长期有效发挥各种作用的基石。同时,中亚国家与俄罗斯的经济合作也从未间断,无论是在能源合作方面,还是在经贸往来方面,都积极谋求各自的经济利益。这种利益导向影响了上合组织经济功能的发展,多元化的利益格局,甚至存在着诸多国家博弈的焦点之争,在“一票否决”的原则下,往往形成了无法协商一致的尴尬局面。

   如果从上合组织的两个大国的利益诉求看,中国与俄罗斯存在着明显的不同,自然产生了截然不同的政策主张。中国作为快速崛起的发展中国家,迫切需要利用好所参加的国际组织,其中较为重要的有:G20集团、上合组织、金砖国家。需要强调的是,在这些组织中都有俄罗斯的身影,因此中国与俄罗斯在国际组织中的协调与配合,不仅变得非常重要,而且也呈现出非常复杂的局面。显然,这样的一个战略协作伙伴是中国需要认真对待的,但两国之间也并非毫无矛盾而言,尤其在上合组织内部,就存在观点不同的可能。中俄两国在涉及中亚地区的竞争与合作方面,总体上呈现出良好的发展态势,但是在一些具体的经济领域却也时常会出现“非此即彼”的胶着状态。例如,在能源领域俄罗斯希望扩大在中亚地区的控制权,并通过中亚和中国建设通往东方的石油天然气管道,而中国的立场则明显不同,更希望获得多元化的能源进口渠道,维护国家能源安全。

   上合组织内部也对经济合作功能有着不同的看法和认识,中亚国家寄希望于以此推动本国产业发展,因此在会晤中经常会提出要求,而俄罗斯则并不看重经济合作。但对于中国来说,经济合作能否发挥重要作用,关系到能否利用好上合组织的大局,不仅非常重要,而且非常必要。因此,也产生了更加尖锐的方向性认识的偏差,作为上合组织内的重要大国,俄罗斯认为自从边界问题基本解决后,上合组织的功能应当定位于地区安全,而中国则认为应当充分发挥上合组织的经济功能。应当说,即使存在这样的方向性分歧,也不会影响上合组织经济功能,因为安全和经济合作可以并行开展,相互之间并不存在根本的对立。但是,当普京所倡导的“欧亚联盟”横空出世后,俄罗斯对上合组织经济功能的态度更加鲜明了,即认为上合组织最大的功能在于安全方面,联合打击三股势力,维护地区稳定,是上合组织至关重要的作用。

   四、上海合作组织与欧亚联盟:竞争还是合作?

   欧亚联盟与上合组织之间没有直接的关系,但由于成员国存在重叠,因此分析两者之间的关系对于讨论上合组织经济合作具有很重要的现实意义。从当前的形势看,中国更倾向于发挥上合组织的经济合作功能,而俄罗斯则更倾向于借助上合组织平台加强与周边国家安全联系,而关于区域一体化建设,俄方则完全倾向于在“欧亚联盟”框架内进行磋商和谈判。关于这一点,俄罗斯学者同样认为上合组织的经济合作职能事实上处于从属地位,在签署的几百个文件中,仅有不到五十个涉及经济合作,即使是上合组织领导人比较看好的能源合作,也处于久拖不决的状态③。2006年,普京提出成立上合组织能源俱乐部的设想,虽然按照成员国的资源禀赋情况,加之当时成员国对上合组织框架寄予厚望,能源俱乐部被普遍看好,但最终却未能付诸实践。

   上合组织本身具有欧亚的性质,成员国已经横跨欧亚大陆,地域上覆盖了欧洲和亚洲的几个国家。近年来,在俄罗斯的主导下,欧亚地区的区域经济合作发展迅速,对于上合组织的经济合作功能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和替代。2011年7月1日,俄白哈关税同盟正式启动并开始实施,对于俄罗斯而言,也迎来的非常关键的时期。2012年,是俄罗斯总统的大选年,普京对再次当选总统踌躇满志,由于《宪法》中对总统任期已经延长为六年,这意味着普京有可能执政俄罗斯长达十二年之久,加上之前的八年任期,时间上恰恰符合他当年向民众承诺的“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奇迹般的俄罗斯!”

   在如此关键的时期,普京抛出了他对未来俄罗斯发展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战略构想,希望以俄白哈关税同盟为基础,组建“欧亚联盟”,最终走向更高级别的区域一体化组织。显然,在这个新的联盟中,俄罗斯是处于核心地位的领导者,掌握着强有力的规则制定权和经济主导权。2011年10月5日,普京在俄罗斯《消息报》撰文——《欧亚大陆新一体化计划——未来诞生于今日》④。其中非常明确地提出了“欧亚联盟”战略,定位于联结欧亚大陆的重要经济组织,目标是实现成员国之间统一的经济和货币政策。这种长远的目标,已经可以与发展多年的欧盟相提并论,即通过经济一体化的发展,最终走向货币联盟。

   当普京提出的“欧亚联盟”清晰地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时候,作为关税同盟的成员国,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立即表示支持,卢卡申科和纳扎尔巴耶夫先后在《消息报》撰文,积极响应普京的战略思想。与此同时,中亚国家也对普京的号召表示赞同,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两国元首几乎在第一时间里表态,认为“欧亚联盟”既有利于中亚国家经济发展,也有利于区域合作机制向纵深层次发展,形成多赢和共赢的良好局面。

   在短短的一个月内,《消息报》接连发表三国总统的豪言壮语,自然举世瞩目,加之普京以“强势回归”的态度参加总统大选,一时间引发了国际社会诸多猜测。普遍认为是普京在扩大俄罗斯的国际影响,也有认为是总统选举前的造势,还有甚至提出,普京是在复制21世纪的苏联模式。为此,普京专门做出了回应,并重申“欧亚联盟”的本质,是以俄白哈关税同盟为基础,更多的吸收原苏联国家,也就是现在的独联体国家,构建横跨欧亚大陆的区域一体化合作机制。

   在这样的背景下,关于俄罗斯与中亚国家之间的关系,可以做出这样的判断,在经济合作领域,俄罗斯将会努力实现苏联解体以来最为重要的“再俄罗斯化”过程,当“欧亚联盟”发展到一定阶段,俄罗斯一直所期待的加强在中亚地区主导性的愿望,有可能会逐步实现。当然,俄罗斯的愿望也必然会遭遇来自中亚国家的抵制声音,毕竟在这一地区,客观上也存在着强大的“去俄罗斯化”倾向,中亚国家这种不配合主要来自于地缘政治和军事安全方面的担忧,而并非经济合作领域。这种情况下,对于中亚国家而言,其中既存在机遇,也存在挑战。机遇是多年来迟迟没有进展的区域合作终于迎来了广阔的发展空间,中亚区域合作也找到了合理的发展方向。而挑战则来自于“欧亚联盟”本身,在这样一个以俄罗斯为核心的组织内,如何权衡和保护好自身利益,是中亚国家必须面对的选择。中亚国家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所积极倡导的区域合作,最终却迎来了“墙外开花墙内香”的结局,俄罗斯曾经作为成员国加入过中亚国家所主导的区域合作组织,但如今中亚国家所面临的却是逐渐被俄罗斯所主导的“欧亚联盟”接收。但从中亚国家在经济合作方面所持的积极态度看,这种发展过程应当是“双赢”和“多赢”的结局,“欧亚联盟”初期的主要成员也必然是中亚国家。

   在俄罗斯的带动下,目前明确表示赞同区域经济整合的中亚国家已经有三个,分别是关税同盟成员国哈萨克斯坦,以及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如果考虑到中亚五国中的土库曼斯坦一直对区域合作持消极态度,而乌兹别克斯坦在区域合作中经常会表现出姗姗来迟的特点。可以这样认为,俄罗斯已经成功争取到了联合中亚国家的主动权,其经济影响力基本已经覆盖中亚地区。在这种局面下,对于中国向西开放战略的实施,以及中国与中亚国家的经济合作,必然会带来一定的冲击和挑战。如果从现实的角度看,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恰恰是与中国边境接壤的三个中亚国家,“欧亚联盟”如果付诸实施,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的经济合作无疑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五、重塑上海合作组织经济功能的着力点与落脚点

上合组织经历了十余年的发展历程后,突破经济合作这一重要瓶颈,已经是摆在上合组织继续发展的重要路径。当前,中国可利用的开展与俄罗斯和中亚国家对外经济关系的机制仍然需要依靠上合组织的经济合作功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kaif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8589.html
文章来源:《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乌鲁木齐)2013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