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邦佐:回顾与反思——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东亚格局

更新时间:2015-05-29 20:42:17
作者: 王邦佐 (进入专栏)  
美国这些举措的目的决不是为了使日本成为世界经济大国。1945年11月,美国政府给麦克阿瑟总部的指示中写得很明白:“该司令官对于日本经济的复兴或加强不负任何责任。”④美国的根本目的在于:“要使日本资本主义与自己一体化并使之处于从属的地位”⑤。

   但是,美国的这种政策在实施一段时间后便开始转变,这种转变经历了若干不同的阶段,即从摧毁到限制;从限制到稳定;从稳定到扶植。这是同美国霸权主义野心的驱使有关的。面对中国革命的胜利和美苏冷战的加剧,美国决策层感到一个弱小的日本虽然听命和依附于自己,但是不足以对抗和遏制共产主义。于是,着手扶植日本的发展。1950年日美开始讨论媾和问题时,美国甚至主张日本重整军备,以达到即在亚洲对抗共产主义又减轻美国的负担的目的。但是,当时日本决策层反对重整军备论,而把经济复兴作为优先目标来考虑。这样,在美国的保护、援助和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的“特需”的强大刺激下,日本经济很快就实现了腾飞。对此,吉田茂曾经明确指出:“如果过早地重整军备,也许没有所谓令人惊奇的日本经济的发展。”⑥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今天的日美矛盾,那只能说美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可能是一切妄想称霸全球的国家的必然遭遇。

三、问题与前景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东亚格局虽然经历了许多重大变化,但由于各国人民的共同努力,排除干扰,加强合作,东亚格局从总体上看正朝着和平、稳定和繁荣的方向发展。90年代的东亚格局出现了一系列令人鼓舞的新变化。由于朝鲜半岛“冷战冰块”的融化,推进东亚地区的经济合作,确立东亚政治、经济新秩序已经成为东亚各国的共识。但是,人们也不难看到,在未来东亚格局的各国关系中还存在诸多的问题。

   先看美日关系。美日矛盾自90年代以来日益加剧,这将直接影响未来东亚地区的繁荣与稳定。冷战体制崩溃后,美日两国间十多年的同盟关系失去了主要对手,也失去了联合的纽带,美日联盟的基础削弱了。与此同时,以前被军事和政治联盟关系掩盖的两国经济贸易摩擦越发突现出来,而且还将加深,短期内似乎难以根本解决。更深层次的冲突来自日本谋求政治军事大国地位而使美日在亚太地区的争夺出现正面冲撞,这种地缘政治意义上的矛盾是根深蒂固的。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有人预测美日之间可能爆发巨大的冲突。

   继看俄日关系。俄国和日本在东亚地区的争夺已经积怨长久。虽然现在日本为成为政治大国谋求俄罗斯的支持,俄罗斯为摆脱危机和发展经济渴望日本的援助,彼此关系上出现某些改善的迹象,但是它们之间现实存在的领土等问题,由于双方的立场不易趋同而难以解决。即使解决之后,两个老对手在东北亚的竞争仍将引发新的问题。

   再看中美关系。在中美双方共同努力下,中美关系已有些改善,但仍然存在许多麻烦。中苏关系恶化后,美国曾打过中国牌抗衡苏联,而冷战结束打破了原有的三角均衡格局。在短视的美国政治家们看来,似乎中国对美国外交战略的影响力相对缩小了。因而,美国一再违反中美两国联合公报的精神,公然向台湾出售武器,老是把最惠国待遇与所谓人权状况之类莫名其妙的问题挂钩并大肆干涉中国内政。这些都将危及中美关系的正常发展,也将影响到美国与东亚其他国家的关系。

   还有朝鲜半岛、朝、韩两国以及这两国与东亚各国乃至与美国的关系,在未来发展中,诸多的关系都在不同程度上潜伏着一些问题。

   历史是一面镜子。历史的经验告诉人们,问题既然客观存在,就应寻求各国均能接受的办法加以解决,决不能施诸武力,也不能以霸权主义相威胁。否则,势必导致矛盾的激化和东亚格局的动荡。因此,为了维持东亚地区的长期稳定和繁荣,建立东亚政治经济新秩序必须谨记以下历史经验和教训:

   第一,必须反对一切大国霸权主义,反对任何侵略和干涉行径。美国在战后对中国、朝鲜和越南的侵略和干涉,都遭到了东亚地区爱好和平、自由的国家和人民的坚决打击,最后落得一个可耻的下场。今天东亚各国仍要对喜欢扮演“世界警察”角色的美国保持高度警惕。现在“日本正在扩大自己的政治范围,尤其是在东北亚地区”⑦。日本有些人谋求政治军事大国地位,右翼军国主义分子活动猖獗,企图重新称霸东亚,这种危险动向,已引起日本人民和东亚各国人民的警惕。日本决策层必须清醒的认识到,任何企图称霸东亚的行为都必将遭到各国人民的激烈反对和坚决打击。

   第二,必须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反对一切建立军事同盟关系的作法。战后日美军事同盟和其它各国同盟,以及中苏友好同盟都是冷战格局的产物,都是不正常的国际关系。事实上,同盟关系只会加剧对抗,导致冲突和战争。只有东亚各国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东亚各国之间的友好合作和共同繁荣才会得到保障。

   第三,必须充分利用东亚各国之间的互补优势,加强互助合作,谋求共同发展和繁荣。中日之间、俄日之间、朝鲜和韩国之间由于地理环境资源的差异以及社会经济结构和发展水平的不同都存在着广泛合作的前景。事实上,最近几年东亚地区和平与发展的势头正是各国加强经济合作的结果。现在已经提出许多东亚地区合作的模式和构想,例如“东北亚经济区”、“黄海经济区”、“环渤海经济区”等。1991年10月,在联合国计划开发署的支持下,中国、俄国、朝鲜半岛北南双方、日本和蒙古在平壤召开会议,就合作开发图门江三角洲达成协议,将在这里最终建立一个多国经济合作区。这是一个吉祥的好兆头。

   第四,建立东亚政治经济新秩序,就必须在共同发展和繁荣的基础上,谋求确立东亚地区各个国家之间的均衡关系。战后东亚格局的转变就是这种均衡关系逐步形成的过程。正是这种均衡关系引道东亚格局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这种发展有利于确保东亚格局的长期和平和稳定,并使东亚格局处于一种良性循环的发展状态,这正是东亚各国人民的共同愿望和普遍要求。

   如今,在我们这个多事的地球上,唯东亚风景独好。将来,在和平与发展的世界大潮中,东亚必将通过连带性发展而锦上添花。

   注释:

   ①1994年8月1日至5日,“东亚连带性发展国际学术讨论会”在上海师范大学地域研究所举行。日本、韩国、朝鲜、俄罗斯和中国的4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了讨论会。本文系作者在会上的主题报告。该报告写作过程中曾得到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郭定平讲师的诸多帮助。

   ②罗伯特.斯尤拉皮诺著《亚洲及其前途》第10页,北京,新华出版社,1983年7月。

   ③费正清、罗德里克.麦克法夸尔主编《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1949~1965》第281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6日。

   ④吉田茂著《激荡的百年史》第53页,第69页,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80年7月。

   ⑤乔恩.哈利戴著《日本资本主义政治史》第264页,北京,商务印书馆,1980年3月。

   ⑥吉田茂著《激荡的百年史》第53页,第69页,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80年7月。

   ⑦罗伯物.期尤拉皮诺著《亚洲的未来》第70页,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90年1月。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8486.html
文章来源:《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4年0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