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敖:在北京大学的演讲

——2005年9月21日

更新时间:2005-09-23 02:26:32
作者: 李敖  
在中国的标准里面,就是做隐士,藏起来了,诸葛亮不就是“得”起来了吗,可是刘备找到他了,就不“得”了,就这样。(鼓掌)

   第四种怂了,小时候我们在北京斗蟋蟀,斗来斗去,一个蟋蟀打不过另一个蟋蟀,你怎么逗它,它都不打,这就是怂了,怂了就是蔫了,我怕了,我不和你玩了,就是人民和政府,我怕你,不和你玩了。

   第五种就是翻了,就是火了,我和你干上了,我生气了,什么时候会反了,人民忍无可忍的时候,再在找到一个节骨眼的题目,就会反。在1932年美国就发生一件事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很多美国军人打死了,1918年世界大战结束,很多兵回来了,没打死,要政府赔钱,政府说,你们现在年轻力壮,现在不给,到1945年,你们老了,再给你们钱,大家一听,也好。结果1932年美国发生经济大恐慌,出事了,这些老兵憋不住了,跑到华盛顿广场,大家集合,由早到晚,由日到夜,都不解散,中央政府广场被占有,好说歹说都不解散。所谓爱好人权尊重人权的美国,他们干什么,开出坦克车,一个将军叫做麦克亚瑟元帅,下面带了一个少将叫做巴顿将军,下面带了一个少校叫做艾森豪威尔,干什么,开枪,放毒气,多少人死掉了,为什么,政府不能忍耐,人民在他的中央政府广场里面盘踞不去,这是美国的情形吗,不然,我给大家看看一个资料,告诉你们这是什么东西,这不是小抄,这就是当年《纽约时报》的头条新闻,讲到怎么样的开枪,你们看不清楚,没有关系,证据在这儿,一会主任和校长在这儿可以证明,这是真的,真玩意,看这儿,1932年美国群众在中央政府盘踞不去,政府开枪, 1953年德国群众盘踞不去开枪,1956年匈牙利群众盘踞不去开枪,1968年捷克群众盘踞不去,开枪,1970年美国又来了,又开枪。1970年在美国肯特大学,KENT,开枪,你们看到有名的照片,学生躺在地上,流血,一个小女孩在旁边哭,得过普林斯顿新闻奖。全世界各国政府,在这个时候,都是王八蛋。

   开枪对不对,当然不对,可是人民来讲,逼他开枪,局面造成了我们逼他开枪,我们要不要反省,我们为什么这么笨呢,看看有没有什么聪明的方法,我刚才对大家讲了,人民跟政府的办法,那五个样子,那五种情况,都是焦急的方法,你不能够把政府摆平,你自己跟着受害,说我们争取言论自由,我告诉大家,没有人比我李敖,古往今来,争取言论自由最多的,我写过100多本书,有96本被查禁。(鼓掌)全世界古往今来古今中外有没有这么个锲而不舍,写了这么多禁书,而有这么个王八蛋政府盯着他不放,我把我被查禁的书,书名、出版年月,被查禁的号码,被查禁的罪状,一一列个表,你们看这个表有多长,你们看,(鼓掌)。中国人讲著作等身,我著的书和我身高一样,当然,武大朗比较容易达到这个标准。这个表超过我的身高了,能证明什么,我坐牢就坐牢,你们说,你有抱怨,你抱什么怨,有种写文章,干,你对共产党不满,写文章跟它干,大不了坐牢,你们不愿意,为什么,聪明了,觉得你李敖傻,那么多年牢坐的干什么,为什么?我们现在知道有一种觉悟。

   我告诉大家,虽然这么多禁书不能卖,写了以后就被抢走了,怎么办呢?在二渠道,三渠道,一百渠道,在地摊上和黄色书刊一起卖,鱼目混珠,所以我出的书都是露屁股,都是这样的,看起来很凉快的,都是这种(鼓掌)。我的读者根本不是我的读者,他是买黄色书刊,买错了就变成我的读者。(鼓掌),所以,我的读者里面有些人是色情狂,你们有没有,我不知道。在我来的那地方,有这种人,我告诉大家,言论自由争取以后是这个下场,那么我们革命了,项羽可以这样喊,你不能这样喊,李自成也可以这样喊,你不能这样喊,项羽拥有武器,李自成拥有武器,和统治者差不多,你有一把刀,我有一把刀,你一把扎枪,我一把扎枪,差不多。现在全世界任何政府的统治者,用机关枪,哒哒哒,坦克车,咔咔咔,怎么样,一点招都没有,输了,所以我说,人民要聪明,争取自由要靠智慧,大家看我这本小说写《北京法源寺》,今天下午我要去法源寺去看看,从来没有去过这个地方,为什么没有去过能把这个小说写得神龙活现,这就是文学家嘛,就干这个的。

   我讲我的心里话给你们听,我一回头看,除了我们的刘长乐老板以外,主任及校长都不太笑,我一回头看,就很紧张。他们不算本领,我在内地最佩服的一个人,丁大官人,叫做丁关根,你和他讨论问题绝对不笑,脸绷着一路绷到底,我真的佩服。哈哈哈哈。中国历史上有一个人和丁关根一样了不起的,叫包公,包公特色,就是不笑,所以宋朝人当时有一举言语叫做包公笑,黄河清,包公要是笑了,黄河就清了,不可能的事情。

   我今天谈言论自由,他们怕这玩意,其实有什么好怕的,我举例给大家看,什么东西开放言论自由会更安全,我今天在这儿最想讲的一句话就是这句话。

   北欧、瑞典,丹麦他们是全世界性开放最早的地方,那时有A片,你们偷着看A片,小电影啊,丹麦开放A片的那一年全国的强奸犯罪率减少了16%,不强奸了,看A片就好了(大笑),头一年全国偷看女人洗澡,当然女生也可以看男的啦,减少了80%,觉得不可思议。按照我们的标准,一定有伤风化,破坏民心士气,我所佩服的一个将军,他嗝了,叫做许世友,以前南京军区的司令,南京军区不能看《红楼梦》。他说红楼梦那个书是吊膀子的书,不能看,为什么说我们不看红楼梦,思想就干净了呢。现在告诉大家,瑞典的统一数字告诉我们,强奸犯减少16%,偷窥狂减少了80%,当您开放小电影的时候,大家整天看,稀松平常了,反倒没事了,言论自由本身就是这么个玩意。

   我在台湾搞了这么多年的言论自由,结果怎么,整天查禁我的书,说李敖闯祸,影响民心士气,现在的书不禁了,可是也没事了。我拿张照片给大家看,我指着一个老头子,这老头子前一阵子来到北京,他是国民党的上将,叫做许立荣,当年做总政治部的主任,干嘛,专门查禁我的书,老相好,后来变成老朋友,我这手指着他,好象老贫农在清算地主一样,我这手指着他们,在骂他,后来他向我道歉,公开场合向我道歉,他说我们发现不查禁你这么多书,也不会亡党亡国。所以今天大家聪明的知道,有些言论开放了以后,是火山一样的喷火口,让它喷出去,言论自由像看小电影一样,让他讲了,让他骂了,让他说了,老虎屁股让他摸了,没什么了不起。

   我认为这是今天我们国家领导人最愿意知道的一点,可是今天他们知道不知道,还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克林顿讲演现场全体全国播出,为什么连战的演讲现场全体播出,我李敖在这儿为什么要想想看再播出?哈哈哈哈(鼓掌)

   看看毛主席的词,你们说又在打着红旗反红旗,“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浪漫时,她在丛中笑”。可是我告诉你毛主席的真相,他的第一次原稿不是这样的,不是说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他的原稿是,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旁边笑。他是个旁观者变成在中间,大家知道什么境界呢,看王国维写的诗“人间词话”,“有有我之境,有无我之境”。现在女孩子穿的是裤袜,一下子套上去了,以前女孩子穿的是玻璃丝袜,玻璃丝袜在大腿中间吊着,你把这个袜子送给美国人,美国很高兴,我有全世界最好的玻璃丝袜,你把这个袜子送给法国女人,她会说我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大腿。她把袜子穿上去以后,她和袜子的利害结果在一起,所以她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大腿,袜子没有穿上以前,我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丝袜。你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腿,就是她在旁边笑,丝袜套上大腿,不是毛主席的大腿啊,(大笑),套上大腿,就是她在丛中笑。

   今天我来到这儿,香港一句俗话就是“不是猛龙不过江”,我过江来了,我敢来,我是个自由主义者,我敢骂国民党、敢骂亲民党,敢骂小日本和老美,今天我来,不单骂人,我也捧人,我捧了北洋军阀给您看。

   那个时候北大怎么样对待政府,教育部公文来了,退回,不看,拒绝,北大多狠,教育部的公文拒绝,教育部钱来了,钱收下来了。(大笑)现在的北大,太孬了,在我看来,太孬了,(鼓掌),哈哈哈,什么原因,怎么样可以不孬,我们的书记站起来,我们的校长站起来,登高一呼,像我们以前的老校长马寅初,不就是这样吗。北大马寅初干了九年的校长,在国民党时代被软禁,后来在北大做校长的时候,本来一看是哥俩好,和毛泽东感情好得很,为了人口两个人的看法变了,马寅初说中国人这样生下去我们不得了,我们的财政都被吃掉了。毛主席说,人多没有关系,人多好办事情,结果毛主席赢了,大家斗马寅初,从校长室,大家贴大字报,贴海报,一路斗斗斗斗斗,斗到马寅初床前面的墙,都贴了大字报,可是马寅初说我不在乎,我要干到死,我要孤军奋战,我要干到死,结果他没有死,他活到100岁,别人都死了,他还活着。(鼓掌)这就是北大精神,北大的教育,所以我说今天从北大开始,虽然毛主席说,北京大学水浅王八多,是不是,说北京大学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八多,不过,多几个王八也不是坏事。(鼓掌)

   我的讲演其实讲不完的,可是今天的重点,大体上就说到这儿了,这些书你们懒得看,我告诉你,我看得精得不得了,熟不得了,我念一段周总理的话给你们听,你们见识见识:人民大众是有充分的思想自由的,只要其他思想都可以存在,言论出版集会结社都可以存在,毛泽东的思想,当然要讲,别的思想我们也允许它的存在。所以今天我要替共产党讲好话,大家口口声声说共产党不让人讲话,是错的,是一部分共产党把毛主席周总理根本的精神给它过分紧缩了,才有今天的现象。所以我和大家说,共产党有它自由的成分,过去被打压是一个错误,所以我们总觉得共产党一党专制的,是错的,我们必须说,整个的原因出在原来的马克思那里,可是现在我们知道都有中国式的社会主义。我请大家问问,社会主义不够吗?为什么前面要加中国式的社会主义,因为社会主义不够,不灵了,可是不灵了说不出口,加了一个帽子,中国式的社会主义,不是吗?

   我告诉各位,你们都不看毛选集,都有这段话,毛主席最后的一段话,你们听了绝对会惊心动魄,我念书给你们听:这些骂我们的,象龙云,象梁漱溟,我们要把它养起来,养着他们骂我,让他们骂,骂得无理,我们反驳,骂得有理,我们接受。这对党对人民,对社会主义比较有利。毛泽东思想里面有一部分是真的懂这个道理的,结果我们把它两个凡是化了,把这一部分毛泽东给忽略掉了。

   还有一个毛泽东你们知道它是谁吗?我念给你们听,共产党是在历史上发生的,凡是在历史上发生的东西,都要在历史上消灭,因此,共产党总有一天要消灭。不许鼓掌,不许鼓掌(但仍有少量鼓掌声),共产党总有一天要消灭,消灭就是那么不舒服吗,我看很舒服,共产党哪一天不要了,我看实在好,我们的任务就是促使他们消灭得早一点(鼓掌)。

   什么时候消灭,国民党的一个大员,叫戴传贤,他说周朝人统治八百年,我们国民党要统治至少一千年,结果国民党嗝了,共产党到今天还存在,我愿意它,大家注意啊,我李敖说的,我愿意它存在一千年,和我们是什么关系,共产党讲两手策略,一手是软的,一手是硬的。他们抱着,我们也抱着它,共产党不是讲愿意为人们服务吗?我们就是人民啊,让它为我们服务,辛巴达奇航妖岛,就是天方夜谭里的故事,辛巴达过河的时候忽然有一个老头子爬到他背上去,掐着他的脖子,干什么,让他背着我,你跟着我走结果是星光大道,怎么样甩他也甩不掉。你要照顾他,我们希望共产党活一千年,我们在它背上活一千年,抱着它,贴着它,哄着它,耐着它,奴役它,让它为我们服务,有什么不好。我们不服气,要打,我讲过,玩言论自由你们玩不过我,你们要革命你们玩不过坦克车,不要再走这条路,说我们不搞这些,那搞什么,我们去嗝了,去颠了,去得了,去怂了,去翻了,用这种无谓的情绪,不健康的情绪在家里生闷气,拍桌子摔板凳是错误的。

我们要和共产党合作,只是他们人太多了一点,现在共产党是6900万,比台湾人口多3倍,太多了一点,可是没有关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84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