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弘毅:法治国家要有道德基础

更新时间:2015-04-27 09:48:45
作者: 陈弘毅 (进入专栏)  
而政治权力基本上是一种垄断地使用暴力的权力,对外是战争,对内是惩罚。法治就是用来调控和规范政治权力的行使的。法律规范的存在是对可以任意或是肆意行使的权力的一种调控,这样人们就有一定的安全感,可以预测到只要不做法律订明为犯法的行为,就不会受到惩罚,这是法的可预见性。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法治对人民是有好处的,是具有普遍意义的善。当然还需要一些配套,例如在现代,政府机构或官员如果越权了,人们可以提出行政诉讼,这个是法治的制度保障。当形式意义上的法治再进一步发展到同时具有实质意义时,例如十九世纪德国的法律制度到二战后德国新的法律制度,就更有进步的意义。

  
  法治国家的道德基础
  南方周末:回到中国的传统和法治上来,传统对于今天建设法治国家有什么样的启示?
  陈弘毅:对于法治问题,同其他重要的社会建设的课题一样,一方面可以从传统中找到有用的资源,但是同时还需要留意到现代世界中还有很多新的有进步意义的思想和现象,对于中国人来说还是值得借鉴和学习。我认为中华传统文化中有一些超越法律制度本身的、基本的价值理念,可以为我们建设现代法治国家提供很有用的资源。
  南方周末:讲到价值理念,您曾提到“作为政治理论和制度的最根本的道德基础”的儒家思想,这具体是指哪些方面?如何在制度层面加以实现?
  陈弘毅: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因为我觉得政治和法律制度需要一个根本的道德基础。这个道德基础就是一种超越法律和政治的道德价值理念。夏勇曾经提出一个问题:宪法之上有没有法?又例如,为什么要尊重人性尊严?这就是一种超越法律的道德伦理价值,在西方,人性尊严更早的可能来自古希腊的哲学,来自中世纪的基督教,到现代,例如1949年德国《基本法》的第1条第1款就规定,人的尊严不容侵犯。我们中国关于人性尊严的思考就是来自儒家、道家、佛家等一些传统的文化思想或者理念。像儒家讲的仁政、民本、性善论,都可以作为中国现代法治国家的道德价值的基础。
  为什么要建立法治国家?答案可能是我们希望建立一个符合儒家讲的“仁义礼智信”或“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的社会,仁义等这些最终极的价值在现代还是有它们的意义,因为即使在现代,人们还是需要信仰一些基本的道德价值。法治国家还是需要一个根本的道德基础。因为法治本身不是一个终极的价值理念,即使在西方、在德国、在英美,它也不是最终极的,在它的上面还有一些更终极、更根本的东西。
  中国传统上有王道同霸道之分,儒家思想提倡的是王道,一个政治秩序如果有很高的道德水平和说服力,人民自愿去接受它、支持它,不需要通过强制力,这个就是王道。霸道就是通过武力或是暴力威吓才可以维持的秩序。任何一种政治秩序都不可以完全缺乏强制力,但儒家主张的是不要倚靠强制力和霸道。为什么人们会自愿接受一个政治秩序所订立的法律规范?因为人们看到这个政治秩序的设计和政治权力的行使是符合人性和国民的利益的,是符合仁政和民本精神的,是能够体现和推广“仁”的价值理念的。
  那么,仁政的理想怎样在现实世界实践呢?我觉得没有什么一劳永逸的政治制度或是法律思想可以保证长治久安,因为环境是不断变化的。我们只可以考虑在目前的情况下用什么样的政策和制度是最好的。当然,我们还是可以通过思考去探索什么是最理想的社会,这也是社会哲学和政治哲学的任务。哲学探索与现实政治是两回事,但不表示哲学探索没有意义,它是人类文明创造性的来源。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7208.html
文章来源:南方周末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