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振军:高度重视用人腐败对执政党建设的危险性

——基于薄熙来案的反思

更新时间:2015-04-26 19:13:49
作者: 赵振军  

  

   摘要:加强执政党建设,特别是党的干部队伍建设,选人用人是关键。绝大多数腐败都开始于用人腐败和伴随着用人腐败,用人腐败不仅本身就涉嫌犯罪,而且助长腐败和孕育、培养犯罪。由于现行体制的弊端和其他各种原因,用人腐败显得更加隐蔽,也更难防范和打击。深化政治体制改革,从根本制度上确立民主理念和建设民主政治,特别是用人腐败入罪,实行干部制度简单化和建立向上追究的制度,应该成为根治用人腐败的当务之急。

   关键词:执政党建设;用人腐败;干部制度简单化;向上追究

  

   加强执政党建设,特别是党的干部队伍建设,选人用人是关键。毛泽东说,"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1]P526斯大林说得更直接:"干部决定一切"。[2]P373在权力相对集中的体制下,干部的决定性作用更大。在这种体制下,如果不能知人善任,特别是用人不当,甚至用人腐败,导致的破坏和损失也必然更加严重,"忽视了官员选拔政策,就是对国事最大的忽视"。[3]

   一、用人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所谓用人腐败就是党政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利用人事任免调动等干部管理权谋取私利的行为"。[4]"在所有腐败现象中,'选人用人腐败'是最大的腐败",[5]已经引起社会各界广泛重视。但相对于用人腐败引起的严重危害和急剧漫延的发展态势,我们的打击、防范的力度明显不足。

   1、用人腐败是绝大多数腐败的起点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社会转型的深入,社会发展对执政党、特别是党的领导干部的考验也更加严峻,亵渎权力、用人不当甚至用人腐败越来越成为危及执政党干部队伍建设的主要危险。防范和打击用人腐败,已经成为当前执政党建设、特别是执政党干部队伍建设的重中之重。

   从干部队伍建设的实际经验看,绝大多数腐败都开始于用人腐败和伴随着用人腐败。[6]正是因为我们用了不该用的人,才导致贪腐愈演愈烈。而之所以用了不该用的人,正是因为用人过程中往往直接就伴随着腐败。今天的腐败形势,与我们干部制度的漏洞关系极大,甚至首先就是从干部制度的弊端和漏洞开始的。

   用人腐败实际上是在默许、纵容和助长腐败,是在孕育和培养犯罪分子,或者为犯罪打开方便之门。一方面,用人腐败必然践踏组织原则,本身就伴随经济腐败,用人者和被用者都已经踩线越轨。特别是用人者,明知道对方不符合相关条件、甚至行贿买官还提拔重用,这是对腐败犯罪的公然认可和支持。用人者在受贿的同时也已经授人以柄,自我矮化,以后也就不可能有什么严肃的组织原则和真正的组织权威;另一方面,投资就要收益,而且是更大的收益。用人腐败是为腐败和更大更惊人的腐败埋下种子。正是因为当初有人敢用刘志军这样出手"大气"的慷慨下级,才有日后刘志军的破纪录贪腐。这在一定程度上是腐败愈演愈烈的一个原因。经济的贪腐,往往是用人腐败的必然后果。如果不是薄熙来一手遮天、任意践踏组织原则,王立军这样一个集好大喜功、冷血残忍、自私狭隘、偏执极端等畸形人格于一身的"另类"如何可能连升三级,甚至发展到薄熙来也控制不了局面的地步?又怎么会有重庆"打黑"成为"黑打"、终至"赭衣塞路,囹圄成市,破家无数,蒙冤受屈者当不在少数,因言获罪者比比皆是"的极端现象?[7]在薄熙来、王立军一手遮天的淫威笼罩下,多少正直善良、能力超群的一线干警只能要么忍气吞声、要么远走他乡,否则就只能成为专制极权的牺牲品。如果不是薄熙来大搞一言堂,唐肖林这个薄熙来过去的铁哥们,1993年才来到大连的普通工人怎么可能短短几年间就成了大连市政府的直属企业、大连市政府驻在香港的"窗口"公司大连国际贸易公司的总经理、法人代表?又怎么可能有机会和能力巨额贪腐、行贿?

   在反腐败斗争中,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现象:一些腐败分子倒下后人们才有机会发现,原来对方本就不是什么清白之身,早就"遍体鳞伤"、作恶多端,有些甚至血债累累、恶贯满盈。如果没有干部制度的漏洞,没有用人腐败,这样的败类怎么会钻进干部队伍、掌握无限权力来贪污腐败甚至为害一方呢?实际上人们经常可以发现,"带病提拔"、"边腐边升"几乎成为揭露出来的腐败官员的普遍现象。正是我们政治体制的弊端,导致这些败类尽管作奸犯科却依然可以顺风顺水,过关斩将,获得比一般干部更多的升迁机会,甚至平步青云,扶摇直上。而一旦权力落入这样的渣滓之手,必然事业遭殃,人民遭罪。

   2、用人腐败危害更大,更危险

   薄熙来被整肃以后,一些人却仍然沉浸在薄熙来制造的"唱红打黑"的虚幻假象中不能自拔,甚至对薄熙来的所谓"遭遇"深表同情。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在这些人看来,那些坏事都是王立军等人干的。且不论这些说法本身是否经得住考验,即便果真如此,谁给了王立军滥用司法、生杀予夺的权力?没有薄熙来用人腐败,哪来王立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飞扬跋扈、为所欲为?唐肖林等治下的国有资产怎么会大量流失?徐明们又何来巨额资金进行利益输送?

   用人腐败本身就滥用权力,涉嫌犯罪,用人腐败还造就一大批腐化堕落分子钻进干部队伍,利用非法获得的权力制造更大的祸害和灾难。相对于一般的经济贪腐,用人腐败造成的严重后果往往更加持久和难以消除。而用人腐败引起的社会风气恶化和社会情绪对抗,其所导致的后果甚至比经济腐败和官员个人贪腐更严重,对社会信心和社会风气破坏更大,也更打击和伤害执政党和政府形象。相对于经济贪腐,人们对用人腐败更深恶痛绝。用人腐败也往往是具体领域里人们对制度和事业失望的主要原因之一:很多人其实不是对整个国家的制度和发展没有信心,而是对具体单位的任人唯亲、裙带作风愤慨。

   用人的腐败直接破坏政权性质,从根本上动摇政权的基础。用人腐败的结果是党的干部不再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而是以和领导的关系亲蔬定取舍,严重败坏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危害极大。有资料表明,我国的人才外流已到了非正常状态。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用人腐败难辞其咎。在现实生活中,由于用人腐败,导致一些地方和部门小人得志,奸佞当道,而真正的科技英才、管理精英却英雄无用武之地。许多人满腹经纶,痴心报国,然而真正倾心于事业、痴情于工作时却变成了慢性自杀。这样的用人环境哪里还谈得上事业发展呢?

   3、用人腐败更难防范和打击

   一方面,现行体制的弊端使得用人腐败几乎总是隐藏在合法程序下,甚至冠冕堂皇、"一本正经",用人腐败很容易成为政治生活的合法现象和政治生态的正常现象。正如吉林省白山市原政协副主席、前靖宇县县委书记李铁成狱中感言所说,一切都是按照正常和合法的组织程序完成的,没有越轨。[8]在王立军问题上也是一样,现在薄熙来倒台以后揭露出来了,对王立军的任用和处理都违背组织程序。可在当时呢?如果薄熙来不倒台呢?在我们的政治体制中,这样的实例还有多少?一般百姓甚至可能怀疑,有多少干部提拔、职务晋升不是这样做的呢?这样的想法当然并不符合实际,但当公众身边经常发生用人腐败的案例的时候,社会思潮就会受到波及和扭曲。

   另一方面,用人的腐败往往是在一些表面看来合乎常理、最多不过是违反纪律这样的"可以理解"的情况下发生的,是在以同学、师生、老乡、部下、秘书、司机等表面的感情关系掩盖下的腐败行为,因而往往引不起足够重视,不被认为是腐败,甚至认为情有可原,"可以理解"。多年前有位前任省委书记就在一次电视采访中公开表示,用熟人情有可原,因为彼此熟悉,工作起来方便。而实际上这样做只是方便了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堵上了人才平等竞争的门,扼杀了社会的竞争意识和进取精神。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变成了封建家族政治,窒息了我们事业的生机和活力。表面看来用人的腐败情有可原,无关大局,也没什么严重的越轨行为,甚至充满人情味。然而实际上用人腐败的背后往往都有不可告人的卑鄙勾当,是更加触目惊心的腐败,也是造成社会其他一切腐败的重要根源之一。用人腐败实际上也没有什么人情可言,一些人把卖官鬻爵作为疯狂敛财的手段,利令智昏,恬不知耻,甚至到了眼睛发绿、不辨亲蔬的程度,哪里还会有什么人情味?看一看近年来倒下的一众贪官所钟爱的那些得力干将、政坛新星,哪一个不是金钱铺路、美女通道?每一个政治明星、经济才俊的发迹史都是一部惊心动魄、波澜壮阔的黑金政治史。

   二、用人腐败何以坐大?

   1、当前干部人事制度的弊端是导致用人腐败泛滥的主要制度诱因

   "自上而下选拔任用干部的现行干部人事制度使干部管理权集中在少数党政领导者手中,同时对他们的权力又缺乏有力的监督制约机制,这是导致用人腐败的重要制度诱因"。[4]由于我们长期形成的相对集中的权力运行机制,导致主要领导干部特别是"一把手"在这个体制中掌握了越来越大、越来越不受监督和制约的"绝对权力",这样,"一把手"的个人意见很容易左右和决定干部的升迁调动,用人腐败就很难避免。

   随着政治体制改革的深入,我们制定了一系列限制权力、打击腐败的法律法规,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用人腐败愈演愈烈的态势。但总的来看,这些法规政策的效果并不明显,甚至"目前所取得的选人用人公信度相对提高是个易碎品,稍有松懈就会出现反弹"。[9]之所以如此,原因就在于,"在规范选人用人方面,尽管我国有很多相关法律法规,但法律法规的尊严与权威,没有得到足够的尊重和敬畏。当用人程序规定变为'走程序'、干部任前公示异变为'公式化'、'形式化'时,制度的尊严就已耗损殆尽"。[10]

   2、用人腐败比较隐蔽,不易识别和抵制

   "用人腐败是一种典型的腐败,但又并非一般意义上的腐败,它具有特定的属性,表现为其腐败主体大都拥有较为集中的权力,其腐败行为大多具有极强的隐蔽性"。[11]一方面,相对于一般经济犯罪,用人腐败的经济追求要隐晦得多。用人腐败不像一般经济犯罪那样直接表现为巨额金钱贪腐,表面上看来甚至根本没有直接经济往来。但它实际上是一种长线投资,用人腐败者是在给自己建一个可以长期取钱的银行,培养长期财政来源。这比直接贪腐聪明、委婉也可靠、安全得多。而且用人腐败表面上看起来又往往充满人情味,就如薄熙来提拔唐肖林一样,许多不明就里的人甚至还会认为,薄熙来比较"念旧",而背后肮脏不堪的交易正是在这种表面看来温情脉脉的人情味中不显山不露水地完成的。另一方面,用人腐败的主体往往都是手握重权、一言九鼎的决策者,甚至是各个部门、单位和地方的一把手。由于长期形成的惯性和制度弊端,如前所述,对"绝对权力"的监督越来越难。而也正因为用人腐败大多数都是手握重权、权倾朝野的实权人物进行的,腐败者更有能力把腐败行为合法化,充分利用制度漏洞,依靠合法程序,让用人腐败披上合法的外衣,让一切看起来冠冕堂皇,天衣无缝。李铁成之所以能让自己那些用人腐败的肮脏行为看起来"都是按照正常和合法的组织程序完成的,没有越轨",[8]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他是县委书记,是那个地方一手遮天的土皇帝。这样,不仅一般群众很难识别和抵制,即便纪检监察机关不下一番功夫也极难发现和识别。

   3、政治考量和意识形态因素客观上助长了用人腐败

用人腐败广泛存在,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在当前中国社会的腐败现象中,最为人们所关注和担忧的是选人用人方面存在的'跑官要官'、'买官卖官'、拉票贿选等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12]甚至对于选人用人上不正之风的顽固性、危害性和复杂性,高层也"有着清醒的认识,且有着强烈的忧患意识和危机意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717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