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振军:如何切实防止人民形式上有权、实际上无权

更新时间:2015-04-26 19:05:38
作者: 赵振军  

  

   摘要:要切实防止出现人民形式上有权、实际上无权的现象,在民主政治领域主要应该警惕和防止两种倾向:一是利用民主,忽悠民主,把民主当成专制腐败的工具;二是蓄意把民主污名化和妖魔化,合理谋杀民主,公然专制和腐败。当前应当特别注意识别、防范和打击通过妖魔化民主剥夺人民群众实际权力的各种倾向。要有信心和自信与资本主义在包括民主在内的一切领域正面交锋和公开较量,以实际行动展示社会主义民主的强大生命力,以制度优势战胜资本主义。

   关键词:民主;妖魔化;人民;权力

  

   2014年9月5日,习近平同志在庆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60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特别强调指出,"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题中应有之义"。"我们要坚持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既保证人民依法实行民主选举,也保证人民依法实行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我们要坚持和完善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发展基层民主,保障人民依法直接行使民主权利,切实防止出现人民形式上有权、实际上无权的现象"。[1]这些论述再一次在中国反腐倡廉、改革开放的重要关节点上把准了中国政治和社会发展的脉搏,不仅是对改革开放30多年基本经验的深刻总结,更具有重大现实意义,揭示了中国进一步改革发展的基本方向。

   一、人民在形式上有权、实际上无权是一些地方权力腐败和官僚主义猖獗的基本原因

   理论上,地方和部门的权力受到来自上面和下面的两种制约。但在过去30多年间,中国面对巨大的发展压力,强调发展是第一要务,发展就要自主权。这样为了调动地方和部门发展的积极性,过去30年间与"发展至上"相伴随的是"权力下放",来自上面的对于地方和部门权力的监督和约束趋于减弱;而对于来自下面的约束,一方面,发展至上本身就倾向于权力集中,以便"集中力量办大事"和提高发展效率,这样政治民主化进程实际上无形中受到抑制,或者说这种发展模式的底蕴实际上包含对民主的拒斥;另一方面,上面也希望下放的权力更多自主性,更有效率,以便其集中精力一心一意谋发展,因而在这样的体制中对权力来自下面的监督和约束从本质上是抵触的、抵制的,于是来自下面的制约也趋于弱化。这样,过去30多年间,地方和部门权力实际在很大程度上处于"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自由状态。对地方和部门权力缺乏制约或约束不足成为常态,如果不加防范,这种权力很容易处于失控状态。这就是过去30多年来政治体制改革相对滞后的基本原因,也是一些地方人民群众形式上有权、实际上无权的基本原因之一。

   但权力被放纵的结果不一定只有一个方向,它既可以一心一意谋发展,也可以专心致志搞腐败。我们看到的正是这样的事实:改革开放30多年间,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同时权力腐败和官僚主义作风也水涨船高,甚至一度发展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经验证明,凡是那些权力专制、腐败成灾和官僚主义猖獗的地方,也一定正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受到肆意蹂躏,人民群众的实际民主权力支离破碎的地方。这是最近几年反腐肃贪的基本经验和基本事实。一些地方之所以出现官场"系统性塌方式腐败",[2]往往正是这些地方民主制度和党内民主生活异化和坍塌的结果。习近平同志之所以在今天提出这个问题,深意就在这里。

   当前实际生活中一些腐败专制势力限制、剥夺、削弱人民民主权力,造成人民群众"形式上有权、实际上无权"的基本手段和基本策略主要有以下两种:

   一是利用民主、忽悠民主,强奸民意,处心积虑地设计出一套完备的民主制度和民主程序,把个人私货强加到民主和公意头上,以民主的名义合法地掠夺了人民群众的民主权力,把民主当成专制腐败的工具。比如,一些具体单位的组织部门为了迎合主要领导的意图,喧宾夺主,凌驾于人民群众之上,挖空心思、绞尽脑汁设计出一套形式上越来越完备,实际上越来越专制的所谓民主制度和民主程序。一些臭名昭著的做法如不同意的举手、按座次表投票、依行政级别确定考评上级干部的资格等做法甚至一度成为"经验",考评干部越来越成了"官评官、官考官"。[3]人民群众的民主权力越来越成了道具和装饰,而主要领导的意图却很容易通过所谓的"正常程序"得以实现。[4]

   二是糟蹋民主,蓄意把民主复杂化、神秘化和污名化是当前具体领域中抵制民主、限制公众权力的另一种基本手段和基本策略。这些势力以民主专家和组织权威的名义,刻意把民主绝对化,把一些民主政治的一般要求和基本规定故意说成资产阶级的专利,合理谋杀,彻底杜绝,然后公然专制,明目张胆地侵犯公民基本权利。通过妖魔化民主精心建构权力的独立王国和神秘王国,合法地把人民群众隔离在权力的彼岸,然后随心所欲、肆无忌惮地大搞权力腐败和权力专制。

   所有这些做法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在民主问题上做手脚,限制和剥夺人民群众的民主权力、抵制和禁止人民群众对权力的监督和制约,然后以所谓特色、创新甚至政治改革的名义精心设计一系列有名无实、名实不符的民主形式,实实在在地蚕食和掏空人民群众的民主权力,把民主变成了水中月、镜中花。这样,人民在形式上当家作主,官员在实际上专制权力,人民群众成了自己当家作主的地方和部门的客人,大多数时候甚至连客人都不如。在民主越来越完备的同时,腐败也越来越成为洪水猛兽。腐败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

   二、高深玄妙的民主大多不靠谱

   民主作为用来调节社会关系的基本手段,本来只是人的社会性这一本性的必然反映,是人类的价值取向。因而民主既不复杂,也不深奥,更与危险不沾边。但在一些地方和基层的政治实践中,少数别有用心的官员却利用当前政治体制的弊端任意肢解民主、玩弄民主、利用民主,刻意把民主神秘化,人为把民主复杂化,甚至把民主危险化和污名化--归根到底一句话,就是想方设法把民主妖魔化。经过一系列鸡鸣狗盗的暗箱操作以后,民主面目全非,终于堕落为不可理喻的肮脏政治投机手段和流氓政治的帮凶,腐败邪恶势力却趁机强奸民意、窃取权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果然成了遥不可及的梦想,腐败、异化和僭越的权力却获得了安全。这种现象在近年来的地方民主政治建设中已经成为带有一定倾向性的趋势,在破坏民主政治发展、限制人民民主权力方面,是需要特别警惕的。

   1、民主不深奥

   民主既不深奥,更不神秘。民主作为人类的价值取向,与生俱来,质朴自然,简单纯净。"与生俱来"的意思是说,民主尽管属于人的社会性范畴,但其本性却更像生物性:生来就想,无师自通。民主的诉求和愿望既非后天强加,也不用复杂的教化学习。民主只是日常生活的习惯、本能和需要,甚至就是条件反射和现代生活的程序和惯例。就像饿了要吃饭、冷了要穿衣一样正常、自然和简单。所以原始人尽管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但一样可以发展完备的民主;现代人即使温饱堪虞,筚路蓝缕,还是要民主,争自由。"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既是崇高的境界,也是日常生活的逻辑。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誓死维护,黎民百姓、草根底层也一样心向往之,要民主、争自由毫不含糊。

   稍有一点文化甚至常识就知道,非得把民主说得高深莫测、玄妙幽远;认为民主必须经过长期学习,必须具备一定的文化素质和高深的政治文化基础才行,否则强行民主就得不偿失,甚至可能引起社会动乱,民不聊生,这样的说法才真正不靠谱。持这样观点的人要么无知--不仅没有文化,甚至缺乏基本的社会生活经验;要么无良--特别对于专制政府及其御用文人来说,动不动就说民主需要一定的文化条件,民众需要艰苦的学习,尤其需要警惕。

   所以,高深玄妙的民主大多不靠谱:人为地把民主神秘化,大多不是为了发展民主,而是为了拒绝民主和利用民主。

   民主的具体程序、实现手段当然要与时俱进。但第一,这种创新和发展只是为了人们更好地行使民主权利,而不是用权力限制民主;第二,民主的基本内涵、本质特征亘古不变,不需要常换常新;需要改革创新的主要是民主的具体实现形式和表达手段;第三,不同层次的文化水平和国民素质都可以找到实现民主的恰当方式,文化素质不会成为限制民主的根本障碍。摩尔根的《古代社会》早就揭示了原始人简单民主的崇高境界,选举的各种人身限制如财产、知识、民族、种族、性别等也早已被资产阶级革命所推翻;今天摁表决器选举是民主,解放初期向碗里扔豆子的选举一样是民主,甚至其民主化程度比今天的很多选举都更接近民主的本意。

   2、民主不复杂

   民主就是一种平等的权利,没有附加条件,也不需要复杂的设计,只要能保证公民自由行使民主权利,平等表达个人意愿就是民主。如果一定要说民主复杂,也主要是让民主与时俱进,反映时代特点,采取与社会发展和国民素质相适应的民主表达和实现形式,这不需要复杂高深的设计。相反,应该警惕的倒是那些"苦心孤诣"、"精心设计"的民主,反倒往往别有用心、另有企图。

   社会关系具有历史性的特点。作为调节人们社会关系的主要机制和手段的政治制度的民主,自然也具有历史性,民主应该与时俱进,与社会发展、文明进步相适应。但这主要说的是民主的具体表达和实现形式,民主的本意和内涵不会改变,也不需要常换常新。相对于专制,民主的内涵简单、明白,民主的评判标准一目了然,专制与民主的界限一清二楚。

   民主的历史性主要强调的是,民主要与公民的文化素质、教育状况、风俗习惯、政治传统等相适应,要把民主的要义最大限度地在具体的历史条件和环境中体现和实现。在任何文化层次上都可以找到实现民主的合适形式,保证民主的充分实现。文化水平和社会发展会影响民主的具体实现形式,不会成为妨碍民主的根本制约。

   所以,民主的具体形式与公民素质有关,但专制还是民主无关素质。公民素质不是拒绝民主的理由,更不能成为专制的挡箭牌。原始人茹毛饮血尚能选出共同的首领,甚至可以有民主的禅让;解放初期目不识丁的农民可以用向碗里扔豆子的方式选出自己信任的农会主席,今天我们要民主就一定更可以找到实现民主的理想方式。

   进一步的问题是,民主不需要"装饰"。所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修饰越多,限制条件越多,这样的民主反倒越不纯粹,甚至越值得怀疑。现实生活中那些精心设计的民主程序和苦心孤诣的民主创新,大多别有用心,甚至可能是以民主之名行专制之实。

   3、民主不混乱

   民主不是洪水猛兽,民主政治不是潘多拉的盒子,不是民主就一定社会动乱,民不聊生。甚至相反,"在所有的国家中,相对而言,实行民主政治的国家是最长治久安、政通人和的。世界上那些最能免于内战、内乱、动乱的国家往往是最民主的国家。"[5]

   相对于专制,民主在形式上会显得多样和热闹,甚至出现一些"貌似无序"的现象。但这与混乱无关,而是世界本来面目和客观规律的真实反映;即便表面的纷乱甚至一时的混乱和失控,也是民主和平等权利的体现,比起专制是巨大的进步。专制和秩序无关,那只是表象。阉割世界多样性,压制人们内心的自主意识,这不是秩序,而是独裁和奴役,甚至是血腥和残暴,以至杀戮。

对一些刚刚从专制走上民主化道路的国家的状况需要理性分析和客观判断。一方面,短时间内这些国家确实经历了混乱和无序,但对这种混乱和失序需要恰当描述。人们走上街头和公共场合自主宣传和表达自己的意愿,是社会开放自由的表现,是过去长期压抑的情绪释放,甚至有些直接就是对新政权和社会制度认可、庆祝和致敬的方式。即便一时和局部失控,比起过去万马齐喑、整个国家一个大脑的那种状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717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