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江敏华:亚投行:迈向新世界体系的一大步

更新时间:2015-04-24 09:12:43
作者: 江敏华  

  

     阿米塔夫·阿查亚(Amitav Acharya)教授在2014年出版的新书《美国世界秩序的终结》(The end of American world order)预见“即使美国本身国力没有衰落,由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也即将走到终点”,未来的世界秩序并非由单一国家主导,而是以多国合作的多边体系方式运行。
  无独有偶,另有两位国际关系学者西蒙·雷奇(Simon Reich)和理查德·内德·勒博(Richard Ned Lebow)在2013年的著作《再见霸权:全球系统里的权力与影响》(Goodbye hegemony:power and influence in the global system)中,也提到了美国越来越无法将本身的“势力”(power)转换成对其他国家的“影响力”(influence),这个世界最终将以欧洲主导全球制度规范、中国稳定全球经济与美国提供军事安全保障的三头马车方式前进,而非如过去由美国一国独大,主宰所有全球性事务。
  近来由中国号召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 ,吸引各国争相加入,引发了是否重写世界经济秩序的讨论,若亚投行真是从美国独大到多国共同管理世界体系的里程碑,就是印证了上述两本书中的论点。过去几十年来,随着美国国债不断上升,有不少关于美国国力式微,以及无法持续在全球扮演举足轻重角色的讨论。
  但有另一批学者认为,美国的创新能力、丰沛人才、市场经济效率与军事能力,依然无与伦比。从全球经济治理的角度来看,亚投行成功吸引多个国家加入,除了凸显现行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日本领导的亚洲开发银行,在促进全球经济发展方面成效不足外,也暗示了美国已经不再被看作是驱动未来世界发展走向的领头羊,世界各国都期待新的国际组织可以对未来全球经济发展带来新气象。
  延续中美在区域经贸组织中的博弈战
  中美两国在亚太区域经济中的竞逐,并没有因为美国大开双臂欢迎中国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而消失,相反地,似乎有越演越烈的趋势。实际上,对中国来说,加不加入TPP都是弊大于利。若加入了TPP,中国必须要接受现行TPP会员国所定下的经贸规范,这些中国未参与协商与制定的规范,可能将挟制中国未来发展。若是不加入TPP,一旦TPP谈判成功,中国出口业者可能要面临其他TPP会员国在美国市场的强烈竞争。
  对美国来说,虽然TPP包含了许多小国家,但加总起来的市场规模却大于中国市场,以2013年为例,中国占美国总出口的5%,而TPP其他11个会员国占美国总出口的28%。换言之,中国如不是选择被排拒在美国主导的世界经贸体系之外(不加入TPP),就必须在臣服于美国领导之下(加入TPP)。若是中国不想只在两个选项中抉择,就必须在开创出凌驾于TPP之上的第二条路。
  中国在2014年11月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会议中提出的“亚太自由贸易区进程”,获得了全数亚太经合会会员国的认可,许多观察家认为这是中国另起炉灶,形成对美国主导TPP的一项挑战。美国官方虽然表态赞成“亚太自由贸易区进程”,但是奥巴马总统却在会议期间,对企业家领袖重申亚洲对美国的利益是不容置疑,这如同宣示美国在亚洲势力不容挑战一般。
  虽然美国仍看重亚洲,但亚洲国家似乎已经慢慢的转了风向球,早在2014年10月,APEC成员国已经同意与中国共同成立亚投行。近几周来,不但亚洲国家,甚至欧洲、非洲、美洲与大洋洲国家,群起表态加入亚投行,这不见得是因为信赖中国,但无疑是对现行美国领导的全球经济秩序,投下一记不信任票。
  为全球经济发展与合作找寻另一条出路
  为何世界各国热切期盼加入亚投行?多年来,全球经贸体系一直都是各国单一面向美国市场的发展方式,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亚洲各国以出口工业制品到美国,带动经济增长,亚洲各国之间形成分工生产的网路,也以出口所赚取的外汇用以购买美国债卷,让美国得以继续支撑消费。
  然而,这种依赖美国市场的经济增长模式,却因为美国不断攀升的债务,让人感到忧心忡忡,2008年至2009年的全球金融海啸,更是暴露了美国长期积累的消费性债务,一旦爆发后对全球经济的重大影响。
  亚投行的设立为未来全球经济合作与发展找到了另一个不同管道,一方面,亚洲开发中国家基础建设严重不足,另一方面,已开发国家拥有先进的技术,若能将两者结合,不但可为先进国家低迷的经济找到另一处活水,而且一旦亚洲开发中国家的基础建设建立起来,将有助于亚太区域经贸更紧密链结,方便货物与人员流通,有利长期经济发展。
  由于是以建设亚洲基础设施为主,亚洲以外国家对于开发新兴亚洲市场跃跃欲试,中国也借由号召成立亚投行成了促进亚洲与对外经贸联结的重要功臣。若亚投行能成功吸引世界各地的资金,共同建设亚洲基础设施,并间接形成亚洲对外经贸的桥梁,将开启一个新的多边时代,打破过去只有美国积极参与亚洲经贸事务的状态。
  亚投行前途未卜
  部分观察家曾评论,亚投行的成立是中国将其目前国内发展的问题转嫁到国际上。第一,中国可借由亚投行扩大对外基础建设投资,可缓解中国产能过剩问题;第二,过去几年来,中国在投资开发中国家的基础建设不遗余力,但由于开发中国家财务不足,信用不佳,使得中国在回收贷款上遭遇不少问题,而多国参与的亚投行可让中国未来投资开发中国家基础建设上,多了一份保障。
  更有甚者指出,中国利用亚投行扩张地缘政治势力,但扩张太快将会拖垮中国经济,而非促进中国发展,参与亚投行的国家,则可能会被中国不确定经济情势所拖累。
  亚投行是否能成功运行,为全球经济发展注入强心针,现在还很难下一定论,未来还有待决定出资比例、投票权与董事会席次等确定之后,才能进一步判断它未来发展。依照过去许多国际机构贷款给开发中国家建设基础设施的经验来看,投资基础设施失败的原因多半不是缺乏资金,而是开发中国家政府因贪污腐败,导致资金管理不当。因此,如果亚投行将自己定义为一个基础建设的融资机构,那么就与世界银行或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机构不无差别。
  换言之,这仅是形成另一套国际势力分野的战场,参与的各国正努力在新的国际组织中,为自己国家订好最有利席位。依照中国的构想,亚投行将会是一个以开发中国家诉求为主的机构,以目前各国积极参与的情况来看,美国势必要去适应这个新崛起的多边体系。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访问研究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7116.html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