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羽之野:嗜血皇帝及其他

更新时间:2015-04-12 20:44:46
作者: 羽之野 (进入专栏)  

  

   我发此稿,因近日网上多见“朱皇”字样,来凑热闹。

   我写此文,先要向读众向史学界朋友致歉祈饶——我一向好读书不求甚解,又不经“史道”;为文常以性情激怀而挥毫。故此文中有不确处,万望见谅与指正。先谢。

   ——笔者“呈前说明”  

                                                                             

   1

   “帝王”在中华史册上亮丽且鲜活,其“脸谱”之多堪称世界之最。

   帝王们形形色色,有残忍的、窝囊的、大器的、奸宄的、也有变态的,做起事来自然也千奇百怪、五花八门。但要说大张旗鼓地提倡“嫖娼”的皇帝,怕只有这位没读过书、却总冒充有文化、杀人不眨眼的——凤阳放牛娃朱和尚、朱重八、朱元璋了。

   说朱皇帝“总冒充有文化”,绝非虚言侃谈。

   洪武初年,朱皇某一天脑门一胀:新王朝该有新教育方针。于是,他冷眼审视起千古首席圣贤“孔孟”来。果然,英明领袖慧眼独灼,一下就盯出血来——原来姓孟的老头是个潜伏很久的“反君父”的教唆分子,居然敢说“民为重,君为轻”连“社稷”都“次之”,还有一系列轻蔑君父的故事流传。怪不得前几朝出偌多乱臣贼子。于是,下令将该孟轲踢出孔庙。同时正告群臣:敢谏者,以“大不敬”处死,“命金吾射之”。结果遇上一位浑不蔺的钱唐(刑部尚书)抬了口棺材上殿“袒胸受箭”。

   朱皇实在怕开朝不吉,才收回成命。

   然而,仍将《孟子》全书删掉85处,“节文”于洪武5年(1372)发向各级学校。

   再者,便是这位朱皇帝为了显示自己有诗文的才能,当然也是为庆贺首都的国立大妓院(时称“大院”)的开市大吉,而题写了一副流传千古的楹联——

  

   此地有嘉山嘉水

   嘉风嘉月  更兼有嘉人嘉事

   添千秋嘉话    

   世间多痴男痴女

   痴心痴梦  况复多痴情痴意

   是几辈痴人

  

   当然,这很可能是某马屁文人代庖的,听之蛮雅,让人想不到这竟是爱杀人的朱皇的锦绣文思。如此一来,秦淮河畔操皮肉生意的三陪女不负皇恩,袒然招摇,除拉客外还加强了艺技训练和文化学习,俨然正宗“人类肉体与灵魂的双学位工程师”。别说,歪打正着,朱皇种下的各项“立国之策”,大多在他子孙身上结恶果,惟独在这副对联的鼓舞、历练、承袭出的李香君、董小宛、柳如是等“秦淮八艳”成了青楼英杰,流芳百世——竟为大明朝覆灭的结幕造型,展出一道亮丽的历史风景。

  

   2

   更有,此事还衍生出一种论调——也不知是当时的马屁文人为之谋划的,还是后世“为尊者讳”的嘘屁精们为之开脱——说朱皇帝这一国策是为“搞活经济、拉动内须,增加税收”,旨在掏空商贾款爷们口袋里的钱。乍听,解释蛮合理、挺符合东方人习惯的“意图伦理”(只揣摩“出发点”好坏;不计较后果责任)——政治家嘛,龙种兼神仙,搞完军事搞经济,心系天下样样皆能。可再一想,不对呀?新朝初创,百业待兴,市面上哪一行不比这非议颇多的皮肉生意重要?即便此项来钱快,拟消费者(男性)占人口一半,可也不能以收人家的夜生活税来发财。这样想来想去,我只能把朱皇此项壮举归功于他出身卑贱、性情乖戾、心底阴暗了。鬼谷先生说得好,“圣人谋之于阴,故曰神”——就是说:大人物办事经常搞暗箱操作,所以才显得神“呼”其神。

   说朱皇帝性情乖戾、心底阴暗,自然也要以“例”服人。

   例1- 据传说,朱元璋奖励给大将常遇春美妾一名,可该常的原配夫人(可能也是位老造反派)竟把那美女的手给剁了。朱皇听说后派人杀了常的原配,并将其肋骨红烧后分发给常及众大臣食之——这件事让现代人听来,不好接受,甚至不会相信。

   其实,杀个把人、吃个把人,屠个把省(如血洗湖南)对朱皇及部下是很平常的事。

   再参看例2- 据陶宗仪所著的《南村辍耕录》一书记载:“天下兵甲方殷,而淮右之军嗜食人,以小儿为上……或使坐两缸间,外逼以火;或于铁架上生炙;或缚其手足,先用沸汤浇泼,却以竹帚刷去苦皮;或盛夹袋中,入巨锅活煮;或男子止断其双腿,妇女则特剜其两乳,酷毒万状,不可具言”。这里的“淮右之军”就是朱皇的部队。

   例3- 有一位叫王朴的监察御史(中央纪检委员),为人牛哄,经常跟朱皇大鸣大放大辩论、不给领袖留面子。一天,元璋心绪不嘉,随口判决:把他给老子杀啦。

   可叹的是,执著的王朴被缚刑场途经国史馆门口,还扯着嗓子喊:“学士刘三吾啊,你听清楚啦!本年本月本日,皇帝杀了无罪的御史王朴呀!”刘三吾何人?是当时朱皇的秘书兼顾问,有记录皇帝言行之责。嘻,这王朴先生到死还想青史留名。

   这样,我们就要谈一个新问题——朱皇帝的杀人意识。

   说起一个人意识(前意识、潜意识)的形成,肯定与其少时经历相关。香港有位学者说朱皇帝文化低、心胸狭窄、自卑感强、人格分裂。我认为他说的蛮有心理学见地。然而,这远不能揭示这“超级杀手”朱皇的完整内驱。其内驱力该是“死本能”。

  

   3

   朱重八家境赤贫、人口却繁茂,有三兄两姐;在其父死的时候,竟连口棺材都买不起。仅1344年半年里,他家就连死老少5口。当他和二哥把父尸抬到山里欲掩埋时,又赶上暴雨突降,父尸被埋在山洪泥沙之中。此后,16岁的他当过乞丐、给人放过牛、做过和尚,吃尽苦头……这在以小农自然经济为主的古代中国社会,也并不常见。

   试想,一个十几岁小伙子拖着两流鼻涕(并非笔者虚言,有此记述),手心朝上,挨门乞讨——这其中除了“无可奈何”之外,还包含两种可能——或装憨或智障。

   这样人生经历,对普通人即便是心头块垒也无可大发泄。可在700年前,对于一位至尊皇帝——当它像老树根样的板结在潜意识之中,那随时的暴发就太可怕了。

   何况,该朱的秉性又远不及他的同乡(祖籍沛县)、也是无赖出身的汉高祖刘邦,还颇有那么几分豪爽气。而且,他那副尊容又奇丑无比。据说,刘伯温第一眼看见朱元璋时,竟被吓一大跳——“高额细眼、凹鼻阔唇、耳小而耳廓厚、颊骨凸而颏硕,身长背却弓、腿长膝却弯、腰粗而肩窄,行动如虾行水中、声音似鹰唳猿啼”。

   ——怪不得,后来竟冤死那么多不懂得美化一下朱皇的画师。

   我们可以想见,凭这么一副尊容、又凭多年浴血拼杀,最终夺得天下的皇帝,每天在听那些士人出身的大臣们咬文嚼字谈啥子“礼教”“国策”之时,他焉能不既头疼、又轻蔑、又害怕吗?头疼的是,这些家伙总把简单问题复杂化;轻蔑的是,你们有这么大本事,为啥还来伺候我这土八路;害怕的是,这些复杂事物的背后能没有更复杂的阴谋诡计吗?了不得,了不得!然而眼下,这还不是最重要的(秀才们毕竟纸上谈兵)——可怕的是那些影响力极大、或直接指挥军队、或与军队有瓜葛的文臣武将。他们每天在老子面前的一言一行都无形地表现出“我等皆是大明王朝的股东……”。

  

   4

   其实,上述种种仍属表象。

   人的“自我”形成是对欲望压抑的过程。弗洛伊德在《文明及其不满》一书中补充他的“死本能”(death instinct)时说“侵犯的侵向是人天生的、独立的本能倾向”。朱皇青少年时的生命冲动(力比多)几乎全被苦难压抑;在义军战火中(杀人也好吃人也罢)得到些宣泄。称帝后他“防御本能”(亦人性固有的)在现实中滥泛开来。而且在长年血战中,他又把诡谲、凶残、果毅、冷酷等性格炼造得如火纯青。

   他能利用胡惟庸铲除刘伯温(刘基对于他相当于诸葛亮对刘备)等一大批功臣,又以胡凶残为由处以凌迟。尔后,再把伯温之子封为高官。这跟他当年在义军,利用别人杀了都元帅,又杀了那人自己当上都元帅,他假意搭救了小明王(韩林儿),又把小明王从龙舟上推入长江,自己当了大明王——如出一辙。尤其他在位30年(和平环境)竟杀戮了4万多文臣武将,株连被杀者20多万人。仅胡惟庸、李善长、蓝玉三案就杀了10万人之多。设想,这是怎样的冤狱株连、大屠杀?这远远超出案件本身,是嗜血之为。最后,连光屁股一起长大的放牛娃、毫无二心的徐达,也没放过。

   应该说,在杀徐达一事上他内心是做了斗争的。否则他不能想出“在徐背上长疽疮时送去一碗鹅肉”的如此巧妙的杀人办法。洪武兄用心良苦,可见一斑。

   除此之外,朱元璋每天还在变相杀人,像太子师宋濂,他尊其为“圣人”,来往宫中,如同一家人。后因其孙牵涉到胡惟庸案中,宋仍遭贬窜,死在流放途中。他的智囊刘基的智慧常使他“深感恐惧”,最后借胡惟庸之手把刘毒死,并趁机除胡;还故意问宰相之一的汪广洋知否此事;汪不解朱意,说不知;朱大怒,立即把汪贬窜,等走在途中又下令把其绞死。明朝的官员,每天早上入朝,即跟妻子诀别;到了晚上,阖家守望到官人归来才始有笑容。首都应天(南京)如此,各地皆然。朱皇帝在各州县都设有“剥皮亭”,官员一旦被指控贪污,即被剥皮并悬皮于亭中。严惩贪官自然有人歌颂,可关键是诉讼和审理的扩大化。在酷刑之下,灭三族的“谋反”罪都肯招供画押,况仅杀一身的贪污罪呢。更恐怖的是“追赃”——遗祸无穷。徜若死囚的家产不足以赔偿,在拷打中就只好乱供——当其“乱供”出“赃款”在某亲戚、某朋友、某熟人手里后……那些千里外的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朋友”及其家人,便倒了八辈子血楣。

   据统计,中央政府副部长以下和南隶(江苏及安徽)的大小官员,因贪污罪名死于狱中或被判苦役者,每年达数万人。由此窥觑,这样的大明王朝算太平盛世吗?

   后来,连太子都劝阻“不能再这样滥杀啦”,气得朱皇无话可答。

——红色的血,或许真的就是人类从原始时代就神秘崇拜着的东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661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