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世锦: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仍缺共识

更新时间:2015-04-01 21:38:03
作者: 刘世锦  

   自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对国企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至今,已过去近一年半。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有序实施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鼓励和规范投资项目引入非国有资本参股。

   然而,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仍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具体实施方案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为何仍未出台?

   就在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上,《混合所有制:国企改革再发力》成为一个吸引了众多目光的分论坛。

   混合所有制改革依然缺少共识

   “虽然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里面提到了混合所有制,但是因为各种原因,这个改革的过程是不是已经停下来了?或者说再往前走已经很难了?”会议主持人、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FT中文网总编辑张力奋难掩好奇心,直接将问题抛给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

   刘世锦说,混合所有制的问题,前提是国企改革的问题,但这个问题目前还缺少共识,有很大的争议。

   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对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发展都有具体的表述。决定提到,鼓励非公有制企业参与国有企业改革,鼓励发展非公有资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到要深化国企国资改革,要求准确界定不同国有企业功能,分类推进改革。加快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运营公司试点,打造市场化运作平台,提高国有资本运营效率。有序实施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鼓励和规范投资项目引入非国有资本参股。

   在刘世锦看来,公有制和非公有制都很重要。“国企改革就是要由过去管企业、管资产为主转向管资本为主。”

   那么,这部分国有资本到底用来干什么?

   “服从于国家的战略目标,重点就是提供公共产品,支持一些战略性、前瞻性的产业,推动科技进步,保护生态环境和保障国家安全。”刘世锦说,不是什么地方都需要搞国有资本。“管资本为主”就意味着需要推动资本化,国有资产尽可能变成资本的形态、证券的形态,在这个基础上组建两类公司。再往下,比如在某些领域中需要国有资本进入,可以组建一些企业,但是企业要按照现代企业制度的原则,形成自己的产权结构和治理结构。

   “应该说,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国企、国资改革的基本内容,是指导混合所有制改革最基本的方针。”刘世锦说。

   民间资本对混合所有制有困惑

   顶级战略管理咨询公司罗兰贝格全球CEO常博逸并不觉着中国的国企缺钱,混合所有制改革是让国企更加高效、更加强大的一个手段,中国国企更需要的是增强能力,很好地选择员工,很好地选择团队。

   对于常博逸的说法,刘世锦认为应予纠正。他说,现在需要做大的是国有资本,国有资本跟国有企业是有区别的。民间资本对现在的混合所有制兴趣不大,原因在于“治理结构没有什么改变,你缺钱让我给你拿点钱,你的资金怎么用,我也搞不清楚,你开会也不让我去”。

   事实上,这是很多民营企业对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认识。就在当天的论坛上,就有企业表达过类似的困惑。一些企业家表示,混合所有制听起来不错,民营企业有活力,进去以后对国企是一个补充,民营企业一般也不期望能起主导作用。但是有一个担心,将来会不会又是公私合营呢?进入什么行业合适呢?

   能否盈利,是摆在所有民营企业面前的一个大问题。但这个问题让他们看不清楚。

   刘世锦确实看到国内一个成功的例子。有一家经营相当不错的民营企业,缺资金,当地的国有资本进来占了大股,但国资代表仅当个董事长,日常的经营,特别是研发还是交给民营企业管,双方各有所求,合作相当不错。

   也有通过各种“曲折路线”实现合作的例子。刘世锦说,有一个油企公司,最终和中石油合作开发了一个非优质的油田,国有企业不愿意再经营那个油田,但是民营企业接手后,却给中石油做出了大产量。

   行政性垄断的国企要加快改革

   不同领域的国有企业面临的改革紧迫性并不相同,那么,哪些领域的国企应该加快改革?

   刘世锦建议,行政性垄断的国企应该加快改革,特别是一些基础产业领域,比如能源、石油、天然气。应该真正拿出一些好的项目,采用好的治理结构,很多民间资金会自然会参与进来。

   目前,在上述基础产业领域,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以大企业为主。

   “有些人说,在国外,这些领域也是大企业为主,但是看看其他国家,特别是市场经济发展比较早的、比较成熟的经济体中,市场是开放的,有几个大企业,但这些大企业是通过市场来形成的。”刘世锦说,而我国出现的问题是存在行政性的垄断,这需要打破。

   刘世锦特意提到了几个需要打破垄断的领域。

   一个是石油领域。刘世锦表示,自己一直在提建议,能不能把国际和国内市场打通,“我相信几桶油有竞争力,但如果他们处在真正竞争的环境中,竞争力才能得到真正的显示”。还有很多地方性的炼油企业,对这些企业,刘世锦建议放开市场,让一两个大点的公司或者是大量的小公司加入竞争。

   “电信领域能不能放开一个口子,以民营资本为主,搞一个基础电信运营商,参与竞争?现在还是国有为主,让一个公司进来竞争一下行不行? ”刘世锦说。

   铁路是刘世锦点到的另一个需要加快改革的领域。

   “铁路有很大的发展潜力,但是资金不足,特别是铁路总公司负债率相当高,能不能让这个领域开放。”刘世锦说,现在社会资本有很多,只要项目好,很多资金是愿意进来的。

   刘世锦表示,行政性垄断的领域要放宽准入,让社会资本进来,搞一个行业的混改。

   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当这样的变化出现后,相应的公司治理结构也会发生变化。

   “为避免国有资本流失,国有资本的证券化或者相应的交易,一定要在公开透明的环境中进行,比如一定要挂牌交易,要让大家都能看到整个过程。”刘世锦说,这是不可缺少的机制。

本文责编:郑雷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611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