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克普莱曼:高贵排场的对策

更新时间:2005-09-05 02:23:02
作者: 马克•普莱曼  

  (吴万伟 译)

  

  尼古拉斯•萨尔科齐(Nicolas Sarkozy)由于直面国家最具爆炸性的政治议题已经成为最受欢迎的法国政治家。幸运的话,这个充满激情的,亲美的,戴高乐主义者,自由市场者将永远改变法国的政治。

  当阿诺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在2003年当选加州州长的时候,除了一个人外,所有的法国政治家都嗤之以鼻。对匈牙利难民的儿子,中间偏右的戴高乐党领导人萨尔科齐来说,奥地利出生的好莱坞明星登上权力高峰显然是个现代性的标志。施瓦辛格选举胜利后不久,萨尔科齐评论说“美国这个外国味十足的名字的移民成为最大州的州长,决不是没有意义的事情。”

  在过去的三年中,萨尔科齐成为法国最受欢迎的政治家,因为他推动改革,反对犯罪,说话坦率,给执政的中间偏右的政党法国人民运动联盟(the Union for a Popular Movement (UMP))注入进步的思想。作为性格独特的政治家,萨尔科齐挑战国人关于移民、社会福利和减税等观点,告诉他们说在有些情况下,法国应该眼光朝外从英国首相布莱尔,甚至美国总统布什那里寻找灵感。他的出现给政治领袖掌握政权几十年的法国政坛带来新的气象。他的最终野心再清楚不过了:这个50岁的政治人物,精力充沛,喜好烦躁不安的人已经赢得一个绰号“快手”,希望法国选民表现出加州居民的开明让他成为法国的下一任总统。确实,在2003年,他违反法国的传统公开宣称他当总统的野心,引起他的提携者希拉克总统的怨恨。当我问他在谨慎胜于野心的国家中他的政治冲劲是否合适时,他双手伸向空中,说“我能怎么说?我有野心,这是真的,我要假装没有吗?”

  也许是吧。这样的野心已经让萨尔科齐得到相当数量的诋毁者。他的批评者为他的自负表示惋惜。有人说他只是个政治动物,根本没有道德观念。还有人说他的独创性是语调的问题而不是内容问题。这些批评也许有些道理,但是各方面的民意调查者和政客都承认他拨动了法国人民的心弦---他居高不下的支持率。最近问卷中问到是否愿意让萨尔科齐在政治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时,49%的法国人回答是的,这个数字超过任何一个政治人物赢得的支持。他的亲密朋友,戴高乐党议员帕特里克•巴尔坎尼(Patrick Balkany)说“很明显有个萨尔科齐现象。他绝对让所有的政治人物相形见绌。”但是萨尔科齐的政治行情看涨可能不是昙花一现的趋势。

  和任何别的主流政治人物相比,萨尔科齐更清楚地知道法国以往的政治时代已经结束了,越来越多的失望选民在选举的日子要么呆在家里要么投票支持极端分子。通过精心装扮他的核心保守议题用大胆创新的建议来动摇景况不佳的法国平等模式,并用简单明白的语言表达出来---在死气沉沉的法国政界的少见另类---他在创造现代形象。不像希拉克或别的政治领导人那样只会在5月下旬法国人否决欧盟宪法后悄悄地舔擦伤口,他尽管宣传支持欧盟宪法,却把自己定位成一个反对极右政党升起的最后一根稻草。现在萨尔科齐已经在最近返回内政部长这个几年前促使他成为政治明星的宝座。他还保持了自己作为法国人民联盟(UMP) 领袖的地位,计划用这两个位置捞取2007年法国大选的资本。如果当选,他将成为法国婴儿出生高峰期出生的第一个总统。他的出现将标志君主式总统时代的结束,迎来更加谦卑的总统,这个总统和法国人民更协调,和法国在世界舞台上的中等层级地位相一致。

  

  改革者的根基

  

  萨尔科齐追求卓越和渴望得到认同的双重冲动可以从他的家庭背景寻找根源。他的匈牙利父亲在2战结束时为了逃避共产主义逃离祖国来到巴黎,在这里和来自希腊的移民外科医生的女儿结婚。这个婚姻是短命的,萨尔科齐的母亲工作勤奋,靠自己的力量使她的三个儿子都受到典型的资产阶级巴黎人的教育。在被问到自己的成长经历时,他说“我喜欢需要建造一切的人的思考框架,因为他们什么都没有。我很快得知在游泳池里,我得自己学会游泳。”他也意识到为了在政界打拼,他早在20刚出头就开始,他需要强大的基地和提携者。他分别找到了他们,在巴黎的富裕郊区奈伊(Neuilly)和提携者希拉克—虽然他现在坚持说“希拉克没有给我任何东西。”

  1983年,28岁的萨尔科齐在奈伊战胜当地重量级人物成为法国最年轻的市长,在选举胜利的当晚说了非常有名的话“我把他们全部搞定”。萨尔科齐的超群智慧和演说天才吸引了希拉克的注意,被他收入麾下。萨尔科齐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希拉克的儿子。(希拉克从来没有儿子)萨尔科齐是希拉克在1988年大选时的重要政治顾问,在希拉克输给社会党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后,当别的戴高乐党成员试图控制党,他坚决站在希拉克一边。

  右翼在1993年赢得议会选举胜利后,萨尔科齐成为戴高乐党成员总理爱德华•巴拉迪尔(Edouard Balladur)政府中的预算部长,知道他们都会为1995年希拉克的总统大选工作。当巴拉迪尔在民意测验中大副领先时决定自己竞选,萨尔科齐则成为他的主要下手,并对希拉克阵营发动难堪的尖刻的攻击。这样萨尔科齐和希拉克的共生关系发生恶化。萨尔科齐这个希拉克的儿子变成了萨尔科齐叛徒。希拉克赢得自相残杀的竞争后,有意回避萨尔科齐,虽然鼓励他的支持者支持年轻的政治家。

  

  内部存在

  

  如果政治导致了他们的分裂,同样是政治又促成了他们走到一起。希拉克在1997年做出解散议会重新选举的错误,并导致人民联盟党在选举中失败后,极为谨慎地接受萨尔科齐回到戴高乐党的领导层,让他组织1999年欧洲议会选举的政党活动。由于只获得13%的投票率的痛苦的失败,萨尔科齐接受希拉克的建议离开政治了一段时间。在他的“沙漠之旅”中,他写了一本书《自由》。在其中他坦白承认自己莽撞草率和缺乏耐心的毛病但同时制定了野心勃勃的政治计划---这个计划最终成为希拉克2002年再次竞选的平台的基础。

  但是希拉克再次当选后并没有原谅他所有的过错,没有让萨尔科齐当总理而是让他当内政部长负责监督政治力量,选举,宗教团体等。萨尔科齐很快忘掉他的失望,把这个新的职位看作打击犯罪,了解法国人最关心的事情,和为什么将近20%的法国人投票支持极端右翼领导人让-马利-勒庞(Jean-Marie Le Pen)的机会。很快,萨尔科齐指挥打击犯罪,非法移民,卖淫,流浪者,用他自己的无处不在提升了警察的低迷道德形象。这些行动赢右派和极端右派特别强大的支持,那里他几乎和勒庞一样受欢迎。

  与此同时,(也许对一个有总统野心的保守派更重要的是)他得到了相当一部分中间左派的同情者。他放松了所谓双重惩罚法律的实施,保证被判决住监的非法移民刑满后自动驱逐出境,这个措施本来是左派提出的。他还把影响伸向剥夺了选举权的穆斯林社区通过给它官方的声音,主张断然措施助推落后的融合进程。在当财政部长的短暂时间内,另一个讨好左派的措施,将他的自由市场信念搁置一边说服超市老板降低价格以刺激消费。

  萨尔科齐在2003年11月的现场直播的黄金时段电视节目中走到聚光灯下。在和勒庞以及伊斯兰知识分子塔裏克斋月(Tariq Ramadan)辩论的初次登台亮相后,在后来的现场坦率承认未来考虑竞选总统让法国民众大吃一惊。这个节目之后不久,他开始以法国政府部长从没有听说过的方式公开挑战希拉克的权威,蔑视总统喜欢相扑在每个场合都强调希拉克的年纪和君王作风。

  去年夏天在总统的传统巴士底日(法国国庆日)电视采访中,看得出气急败坏的希拉克在被问到不听话的部长时脱口说出“我做决定,他执行。”最终他强迫几个月前刚刚担任财政部长的萨尔科齐选择要么留在政府要么负责UMP。他选择了后者。

  尽管现在他有义务支持一个来自自己阵营的总统,萨尔科齐通过代理人正积极寻找办法挫败阻挠希拉克的候选人计划---那将是他的第5次竞选---通过描述72岁的总统是个过时的人物没有机会获胜了。“真是难以想象告诉法国人投票给我当我完成任期的时候已经80岁了。”一个议员和萨尔科齐的同盟者Yves Jego谈到希拉克时说。“而且,他竞选的话失败的可能性非常大。你肯定不想让当了12年总统的人灰溜溜的离开。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希拉克不应该再竞选。”

  希拉克的支持率在逐渐衰落,尤其是在全民公决对欧盟宪法说不以后。总统被看作全民公决失败的罪魁祸首,他追求宏大和高尚理想的呼吁显示他已经变得和选民脱离,因为选民关心的是实际问题如收入,工作,上学等。尽管希拉克可能要等到明年才宣布他是否再竞选的决定,民意测验显示 72%的法国人反对希拉克再次竞选。相反,萨尔科齐可以声称他成功地动员了他的党投了“是”的票。正如他总是主张的,全民公决的结果只是坚定了他的信念法国需要经济和社会政策的巨大彻底改革。而且他是在全民公决后希拉克任命的部长中最受欢迎的人。清楚显示权力平衡的转移,他已经能够掌握UMP的航向,这正是希拉克一年前阻止他做的事情。

  为了进一步巩固他的地位,他第一次提出党的总统候选人应该由全体党员投票选出而不是由党的领导层决定。这个提议引起希拉克忠实支持者的强烈反应,他们说这个动议将破坏党的选择现职领袖的传统,如果他决定再次竞选的话。另外,萨尔科齐占上风除非另一个戴高乐主义者出现,他是最早能赢得2007年的大选的党的提名的最佳人选。

  

  巴黎的亲美派

  

  即使在风格和形象上,萨尔科齐偏离法国政治的通常模式。身材矮小和满头黑发,和高大秃顶的希拉克形成对比。他的优雅和沙哑的声音和稳定的语调显示他的坚定决心。舆论调查显示萨尔科齐的坦率讲话风格和讲究实效以及他对环法自行车赛(Tour de France),足球,大众艺术家的坦率承认的激情都让他对普通选民感到亲切。和他的同行不一样,萨尔科齐是律师出身,并没有参加国家的精英国家行政管理学院,里面的校友常常全力结识法国社会的联系网。

  强烈反对萨尔科齐风格的传统主义者在他身上看到了更深刻的危险:一个亲美的自由市场论者威胁破坏不仅法国的经济模式而且是法国社会的世俗结构。“我并没有一个参考书能够找到解决所有问题的办法,”萨尔科齐说“我试图追求实用和高效率。或许在这点上我是盎格鲁撒克逊人。”

  尽管他非常小心强调他和布什总统在很多事情上观点并不一致,他是不加掩饰的亲美派。“我喜欢美国,和美国人,我说出来了。我需要帮助吗,医生?”他挖苦地说,眉毛挑得老高。“我的有些朋友对我说不要这么大声谈论这些。为什么,我不明白。”

  在2004年4月他表达了相似的热烈感情,显然是要刺疼谩骂的希拉克,布什政府在他访问期间为萨尔科齐铺上红地毯,并安排他会见了莱斯(Condoleezza Rice )和鲍威尔(Colin Powell)。当然,他知道和美国政府走得太近的危险性,因为这个政府已经证实了法国人最担心的美国超级大国的可能危险。有些关系密切的人说尽管他支持法国反对在伊拉克的战争,萨尔科齐私下里曾说巴黎在联合国安理会在对伊拉克入侵的前奏中使用否决权是个错误。但是在公开场合,他没有越过尊重总统在外交政策问题上的尊重这个界限,也许因为他意识到这个决定是希拉克几年来最受欢迎的决定。

  但是在很多别的方式上,萨尔科齐从美国的电影剧本出招。为了治疗法国微热的增长,他建议减税和放松35小时工作周。他的政策方案以及长期稳定的和国家高层CEOs的私人关系让他得到商界的信任。“他是相信商业成功的故事少数几个法国政治家。”老相识和建筑大王(Martin Bouygues)说。

  仍然,萨尔科齐知道拥护一条龙完整的法国珍爱的社会福利制度是政治上的冒险,如果不是自杀行为的话。部分投“反对”票的人确实被自由市场为核心的欧盟将把法国福利制度包括在内的恐惧所驱使。这就是为什么萨尔科齐去年用他的财政部长的短暂任期塑造他“赞成市场”的形象通过支持国家干预帮助法国公司。他还很小心用道德术语包装其赞成市场的观点,哀叹缺乏尊重“法国清醒得早”和“硬化症”让失业率保持在10%左右持续20多年。

  当然,政治对手们说这样的行为是无所顾忌的伎俩。社会党高级官员2007年有可能挑战戴高乐党候选人的主要挑战者Alain Bergounioux把萨尔科齐试图塑造更进步的形象的努力称为诡计多端的政客为了捞到关键的中间力量选票的橱窗布置而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54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