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强:民国初年东北移民实边舆论述略

更新时间:2015-03-11 21:59:19
作者: 高强  
1909年,清政府在奉天省设置抚松县,该县地处长白山一带,与朝鲜半岛为邻,日本在控制朝鲜后对该地觊觎多端。抚松县知事田升堂为此于1914年在上奉天巡按使公署之呈文中指出,该县一向“为外人所注意,而设治以来韩侨星布,即为异日起衅之媒”。如何应对当地的不利形势?田升堂认为“惟有招徕民户以实之,民户多则边防固矣”。为招徕更多移民以垦荒,田升堂请示是否可减收荒地地价以吸引垦民,如此将使“民户益多”,“以中国之土地居中国之人民,使外侨无所容足,可以绝外人之窥伺”。奉天巡按使张锡銮批示省财政厅对此发表意见,财政厅厅长张翼廷认为:“该县僻处边荒,人民稀少,设法招徕实为今日切要之图,所拟减价放荒办法于实边、征课均有裨益,事属可行。”[22]

   一般而言,某一社会问题是否得以解决,政府决策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民国初年当政者对东北问题的普遍关注,对旨在消弭边患的东北移民实边政策实施无疑会产生良好的推动和促进作用。

   (二)垦植组织的呼吁与主张

   民国甫建,由于外来侵扰导致边疆不靖,为开发边疆以保障其稳定与安全,黄兴等发起组织了中国拓殖协会。⑤1912年5月,作为该协会的分支机构,吉林拓殖分会成立,不久改名为垦植协会吉林分会,通称吉林垦植分会。吉林垦植分会成立后立即开展筹边活动,大力倡导移民实边思想,提出《吉林省移垦边荒巩固国防案》,认为“吉林全省安危存亡关系,全视垦植进行之迟速为断”,同时警示国人,若不早行移民实边,则将“寸寸江山已非我有,又容我有插足之余地?”为此决定将吉林东北部从临江府直到兴凯湖畔全长1300余里之地区“划出沿江十五里,内除沿江堤岸五里,其余十里为移垦地点”,同时“于各省应裁撤军队之中酌量挑选垦丁,分为四年,尽数移殖”。[23]在大造移民舆论的同时,吉林垦植分会还专门派员调查吉林沿边地带的情况,以便为兴办移民屯垦事业做好准备。

   山东人一向有“闯关东”的传统,自清末以来当地百姓源源不断移居东北,民国初年山东继续成为东北移民的主要原籍所在地之一。山东垦植分会作为中国垦植协会的分支机构,就东北移民实边问题曾阐发其主张,指出东北边疆的危急形势,“民户稀少、利弃于地,外人狡焉思逞,边境益形空虚”,因此,“惟有以垦植之业务行移民实边之政策”,决定以“吉林东北边沿江一带作为垦植地点”,希望“将垦务于以骤兴,而边圉亦藉臻巩固,于民生国计裨益良多”。[24]

   奉天省洮南位于科尔沁右翼前旗,地处科尔沁蒙旗冲要位置,且“西北接近外蒙,库伦独立以后,时有边警,近者日人将由南满伸足内蒙,以为扩张势力之准备”。[25]此外,科尔沁右翼前旗札萨克图郡王乌泰举兵叛乱时,洮南首当其冲,罹难颇重。面对当地内忧外患的严峻形势,有识之士左寿椿等人发起成立了科尔沁余荒殖民团,在其成立宣告书中指出洮南因“日伺于东、俄瞰于北”而危机重重,宣布兴办垦植团体之目的在于招民垦荒,“注重安边”,力求“所放之荒务期能垦,所招之民务期能殖”。[26]科尔沁余荒殖民团成立后在奉天省城、洮南、锦县等地区开展招民垦荒工作,仅在奉天省城,据当地报纸报道,“领荒者颇不乏人,兹当春令,农事将兴,人民皆有土地之思想,故现在该分部交款报领者,大有山阴道上应接不暇之势”。[27]

   民国初年的垦植组织是为推动边疆地区的移民垦荒事业而出现的,对于该项事业不仅在舆论层面大力倡导,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将其付诸实践,贡献颇多。

   (三)报刊杂志铺张扬厉、推波助澜

   报刊杂志作为舆论工具,对东北边疆危机这一社会现实问题无疑会相当敏感,当时相关报道、时评、论说比比皆是,以下所举仅是其中的代表性主张,从中可以窥一斑而见全豹。

   《东方杂志》曾刊文《经营满蒙议》,指出“满蒙现势,已堕俄、日虎口”,日本“主张移民集中满洲之策,彼其汲汲经营,以高丽视满洲者,不待言矣”,俄国则“于北满、外蒙,尤恣意侵略,得寸即尺”。如何应对来势汹汹的外来侵略,文章认为:“非翠内省全力以经营满蒙,则半壁河山,危如累卵。”如何经营?由于民初东北沿边很多地区仍然处于“塞外榛莽,荒凉犹昔”的状态,因此“开发满蒙,首在农垦”,而当地“地广人稀,欲行开发,须行移民”。[28]

   1912年3月,《盛京时报》曾刊登一篇论说,其中指出,“我国曩者弃地以资敌,即因沿边荒落,官民群视为瓯脱,而莫为之守故,若夫殖边政策断然实行,则不数年间,沿边村屯星罗棋布,彼纵狡焉思启,其又奚从?”如何实行“殖边政策”?文章建议:“规定保护及奖励之法,而复以交通便利,为移殖之先导,则趋之者必且如市”,此外应组织被裁撤之军队及失业之民以实行军屯与民屯,以此达到充实边疆、巩固边防之目的。[29]同年12月,《盛京时报》又就军队屯垦有关问题发表评论文章,其观点为:“外患之侵入,盖如疾风骤雨之相逼而来,稍一徘徊,便无以善其后,故非于沿边屯驻重兵,万不足以固吾圉也,夫既不能不于沿边屯驻重兵,而饷糈则必需转自内地,又将演为倍极困难之问题,故非于一方面调集重兵沿边置戍,一方面为军屯之计划,使足以经久。”[30]

   《吉林农报》第1期在《发刊词》中以吉林一省为例,指出当时东北边疆危机的严重程度:“今日何日也?外交紧迫、边患日亟之日也,吉林何地也?中日杂居、商租土地之地也”,呼吁移民实边、开发边疆,“以期外人无隙可乘,无瑕可蹈。”[31]该杂志同期刊登吴燮的文章《论移民以实东陲之利》,主张将军队屯垦作为移民实边政策实施的重点,建议“仿屯田法移置遣散之军于东陲,则在国家可减少军额而收支均衡,在东省得增加多数之农民,而地不荒芜矣”。[32]

   《黑龙江实业月报》亦曾刊发张景阳的《垦务刍言》,根据黑龙江一省的实际情况,就移民实边之问题发表见解。文章指出:“殖民善政,夙为东西列强所著称,垦荒实边,尤为中国近今之急务”。就黑龙江而言,其“极北边线延长三千余里,其中不乏沃壤,若非改弦更张,急图垦辟,任听荒芜,徒为邻封涎羡之物,为政者忍出此乎?”[33]为使移民实边政策得以顺利推行,作者提出以下建议:第一,“调拨军队以分段屯垦”,认为“欲移民殖边,非有重兵保护,佃民之生命财产,何所恃而无恐乎?无如封疆辽阔,粮草毫无,欲调军队,则转运非易,欲添防守,则薪饷倍增,求一举两得,莫屯垦若也”。第二,“裁汰冗费以设立银行”,建议以裁汰冗费所结余之资金“设立拓殖银行,以为各公司垦队贷借之资,自公家一方面论之,岁有利息之入,不糜款而效收,自公司垦队一方面论之,款从借贷而来,必能勤慎以从事”。[34]张景阳以上两点建议为有感而发:其一,民初由于政权更迭,导致全国局势不稳,东北地区亦不例外,当地胡匪猖獗,对移民的安全问题造成严重威胁,以军队保护垦民并兼行屯垦,为一举两得之法。其二,移民实边政策从清末就开始推行,成效虽有但比较有限。原因之一在于缺乏财政方面的大力支撑,张景阳建议裁减地方行政开支以用于移民实边事业,不失为可行之策。

   综上所述,民国初年,东北边疆危机四伏、险象环生,成为当时中国边患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在这种严峻形势下,如何化解迫在眉睫的边疆危机成为当务之急,当时舆论普遍认为,继续推行清政府已经实施的移民实边政策并将其进一步推向深化是唯一可行之路,所谓“移内地之民,开发边疆,久已公认为谋国之良策”。[35]如此,关于移民实边之呼声不绝于耳,政府官员及有关机构公开倡导,垦植组织极力主张,报刊杂志推波助澜,形成了一股蔚为壮观的舆论潮流。当时有关东北移民实边舆论的主旨有两方面,一方面揭露俄国和日本对我国东北的侵略野心和行径,揭示边疆危机的严重程度,强调移民实边政策实施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另一方面,舆论就如何实行这一政策各抒己见,进行探讨。东北移民实边舆论潮流的出现体现出社会各阶层对边政和国家安全的强烈关注,体现了鲜明的爱国主义色彩,并对移民实边政策实施起到了推动作用。

   三、舆论影响及存在问题

   民国初年,东北移民实边舆论潮流对民国政府实施该政策并加大其力度起到了促进和推动作用。东北地方政府在一定程度上顺应了这股来势不小的舆论潮流,规划、实施移民实边政策。以荒地最多、人口最为稀少的黑龙江省为例,于1914年2月设立了清丈兼招垦总局,“全省划为十二区,各设分局,办理堪丈地亩、清理田赋、招民放荒,派员督垦,规划周详,颇著成效。”[36]同年3月,黑龙江省颁布了《黑龙江省招垦规则》,在招徕垦民、授地、资助及保护垦民、垦户奖励等方面都做出了具体的规定,⑥对于招徕关内垦民特别是灾民具有很大吸引力,其中以移山东灾民至讷河垦荒成效较为突出。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日本为取代德国在山东半岛的侵略地位,公然出兵占领了青岛和胶济铁路沿线地区,同年山东很多地区又“淫雨经旬,河海漫溢”,天灾人祸导致百姓流离失所,纷纷外逃谋生。黑龙江巡按使朱庆澜为此电呈财政部,建议“值此灾变非常,若择真正农工移徙江省,既足以惠灾黎,亦藉以实穷边,此项移民经费,体察现在财力,原拟定为六十万元,拟请财政部拨助二十万元,并请交通部对于灾地移民视为特别,经过轮船、火车一概免价,余由江、鲁两省分认”。财政部认为,“江省地广人稀,榛芜满目,历年从事垦辟者,本以鲁人为多,该巡按使等拟请移徙灾黎赴江垦殖,于因势利导之中寓移民实边之意,荒徼可期日辟,穷黎亦得所依归,洵于国计民生两有裨益”,同意朱庆澜移山东灾民充实边疆的建议。[37]随后,“经财政、交通两部会同核复后,以遣送招待之事,既经两省分别担任,就目前财力所及,先为计口授田,积以岁时,自可推行尽利。至轮船火车免费一节,经交通部拟定减折酌办,于本日会呈大总统,奉批如拟办理。”[38]为实施该项移民计划,专门出台了《黑龙江省移山东灾民赴江开垦章程》。⑦次年,该项移民计划开始实施,山东灾民抵达黑龙江后,大部分被安置在讷河一带垦荒,“计先后送到垦户共一千余人,现在以强半安置讷河,其余各户亦于各属分别安插”,当年“在讷河已种成熟地六千余亩,连开成生荒共一万余亩,进行颇称迅速”。[39]山东灾民移垦黑龙江讷河,成为民初东北移民实边政策实施的典型范例,“以垦代赈”起到了既安置灾民、又垦荒实边的效果,此中原因,黑龙江、山东两省的合作,财政、交通两部的配合,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而何煜在具体经办此事时,鉴于“各国拓殖方法,大抵分直接补助、间接补助两种,(直接补助办法)恒用于榛莽新辟、人烟稀少之区,如补助牛、粮、籽种,盖房穿井等事是也”,又因为灾民“困苦异常,举凡牛、粮、籽种、房井等项无力自备,不得不代为预筹”,对于灾民在生活安置及农耕生产等方面都予以资助,保证了该项移民计划能够顺利推行,并取得了成效。[40]政府在此次移民扶助、安置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相关舆论的影响不容忽视。

   除黑龙江省之外,奉天省于1915年1月设立了全省官地清丈局,吉林省则于1915年4月设立了全省土地清丈局,都在招民垦荒以巩固边疆安全方面做出了努力。

   由于东北地方政府的招徕,导致关内百姓移民东北的数字增长较快。1912年,奉天、吉林、黑龙江三省人口总数是18774000人,1921年达23155000人,[41]除自然增长因素之外,移民大量迁入成为人口迅速增长的主要原因。

   如上所述,民国初年有关东北移民实边的舆论对于该项政策的实施确实起到了促进和推动作用,但是,其中亦存在一些问题,主要体现在以下两方面。

首先,当时的舆论一般都将招民垦荒视为移民实边政策实施的重点措施,但这种方式在清末已经开始实行,尽管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其中也有无法根除的痼疾,诸如招民垦荒时注重筹款、放荒经办官员与揽荒揽头相互勾结导致大片荒地放而不垦等,诚如吴希庸所言:“自清末放荒以来,官为经理,不求实边之实,惟以筹款为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yangxingl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4943.html
文章来源:《学术研究》2014年第10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