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樊星:九十年代的思想裂变

————“当代思想史”片断

更新时间:2015-03-10 21:25:00
作者: 樊星 (进入专栏)  

   【专题名称】文化研究

   【专 题 号】G0

   【复印期号】1999年04期

   【原文出处】《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武汉)1999年01期第76~85页

   【作者简介】樊星 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武汉430079

   【内容提要】 在90年代的多元文化思潮中,后现代主义与民族主义是两股影响较大的思潮。本文在开阔的文化背景上描述了当代国内外学人多角度阐释两大思潮的思想格局,还揭示了当代思想裂变的壮丽景观,又分析了90年代思潮与80年代思潮的联系与流变轨迹,并对之作出了独到的评析。本文宏观评述思想、文学、艺术、史学的开阔视野,是作者尝试拓展思想史写作新思路的一个特色。

   【关 键 词】后现代主义/民族主义/思想裂变

   新时期文化思潮呈现多元化格局,已是当代人的共识。不过,多元化是否意味着多元思潮平分天下?似乎又难一概而论。事实上,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不同的文化思潮会有不同的命运--有的一呼百应,风云际会,一时成为"热门话题";有的一时寂寞,命运多艰,历尽磨难才绝处逢生。前者如80年代的启蒙主义思潮,后者如大陆"新儒家"。以这样的眼光看去,90年代的文化思潮也有主潮与支流、显学与冷门之分的。因篇幅所限,我只能在此对几股影响巨大的思潮及其之间的互动关系略作勾勒。

   一、后现代主义思潮及其反响

   1983年,美国北卡罗莱那州杜克大学的弗雷德里克·杰姆逊教授来华讲学。杰姆逊是当代西方著名的马克思主义批评家,"一般认为,詹姆逊(即杰姆逊)在理论上有巨大贡献:发展了对马克思主义的解释;创立了后现代主义概念;提出了'第三世界文化'的理论。"(注:王逢振:《今日西方文学批评理论》,漓江出版社1988年版,第3页。 )耐人寻味的是,他在中国的讲学却使他以"后现代主义"的大师而声名显赫,而他对马克思主义的解释倒不那么为人所知。这一方面是因为"后现代主义"更富于"新潮"意味,更能适合热衷于追逐西方新潮的浮躁心态;一方面也因为80年代后半期商品化、世俗化大潮的汹涌澎湃为后现代主义的引进提供了适宜的气候。

   这样,当《读书》杂志在1986年第3 期上刊发了唐小兵的访谈录《后现代主义:商品化和文化扩张》时,"商品化和文化扩张"便恰到好处地点明了中国部分青年学者接受后现代主义的价值取向。在那篇访谈录中,杰姆逊表达了他的后现代主义文化观:后现代主义是"多国化资本主义"年代里资本扩张、渗透到自然和无意识领域的产物。"在后现代主义中,由于广告……由于注重形象的文化,无意识以及美学领域完全渗透了资本和资本的逻辑。""后现代主义所推崇的恰恰是被斥为'低级的'一整套文化现象,如电视连续剧、《读者文摘》文化、广告模特、大众通俗文化以及谋杀故事、科学幻想等等。""如果说现代主义时代的人感觉到异化,需要表达的话,在失去了深度、追求平面性的后现代主义社会里,主体更多的是零散化了……";"新的全球性的后现代主义文化,包括美国的后现代文化实际上是美国在世界范围内军事和经济占主导地位的新浪潮的表现,是这一浪潮内在的、上层建筑方面的表现,从这一意义上来讲,正如贯穿整个阶级历史一样,文化的另一面就是血腥、压榨、死亡和恐怖。"从这样的论述中,我们不难读出一位当代美国文化批评家对后现代主义文化的批判意识。正是这种批判意识,与中国后现代主义阐释者的立场形成了意味深长的对比。

   我注意到中国的后现代主义阐释者的立场大致可以分为两种:

   一种是从学理上汲取后现代主义的新思路,有所批判,有所利用。例如赵一凡《后现代主义探幽》一文中的观点:"提出后现代主义绝非要以此来完全取代我们积年的基础建设和战略全景观。这种新潮理论本身的矛盾危机性质即已证明了它的局限--只不过作为众多的应变发展型理论中较有影响的一支,它或可有利于我们调整观念,填平裂豁,联合新老两代学者,尽快确立一种坚持本色而又积极进取的发展大战略。"文中,赵一凡介绍了"后现代先知尼布尔"的"神灵辩证法"、马尔库塞、贝尔对后工业社会的批判,斯金纳、哈贝马斯对粘合文明的沉思,提出了调整知识结构的建设性构想(注:见《外国文学评论》1989年第1期。)。再如王宁在《中国90 年代文学研究中的若干理论课题》一文中"从多种视角入手"研究后现代主义的评述:"1.一种后现代社会特有的思维方式或世界观(汉斯·伯顿斯);2.一种不再局限于西方世界,而是已涉及到东方国家的国际性泛文化现象和文学运动(王宁);3.一种后现代氛围和膨胀经济时代的文学(查尔斯·纽曼);4.当代信息制度下的一种总的知识状态(利奥塔德);5.一种叙事风格或话语(卡利内斯库、戴维·洛奇等);6.一种从现代主义到后现代主义的文学的主流嬗变(麦克里尔);7.一种文学史的分期概念或晚期资本主义的文化逻辑(詹姆逊);8.一种用于文学批评和文本分析的代码(佛克马);9.一种反叛现代主义文学等级制度的文学艺术思潮(莱斯利·费德勒);10. 一种自文艺复兴以来西方文化中业已存在的一股智性反叛的潜流在当代的全面复兴(伊哈布·哈桑);11. 一种后现代表述或诗学(林达·哈琴);12 .一种以反讽为其特征的修辞(文伦·王尔德),等等。"(注:见《天津社会科学》1992年第5 期。)分得虽然过于琐细,一些分析也明显有交叉、重复之感,但其学术立场还是一望而知的。王宁还在《继承与断裂:走向后新时期文学》一文中注意到"虽然后现代主义文学在西方已成强驽之末,但在东方诸国却刚刚兴起并产生了不同的变体。"(注:见《文艺争鸣》1992年第6期。 )表明他对后现代主义思潮在西方与东方的差异有清醒的认识。不过,当王宁与陈晓明在合作的《后现代主义与中国当代先锋文学》一文中断言"后现代主义这个概念也有它地理学的、年代学的和社会学的界限。……中国大陆是不可能出现后现代主义文学的"时(注:见《人民文学》1989年第6 期。),他似乎又显示出了某种犹疑(对"伪后现代主义"的犹疑?)。

   另一种立场则是从文化观念上以后现代主义取代启蒙主义。例如张颐武就认为:"海子之死加上89年中国美术馆的枪击事件构成了整个时代的背景:新时期那套话语的合法性终结,不仅因为政治变动,而是时代本身发生了转变。启蒙的、现代性的话语原来的意义已经枯竭。'后新时期'是一个在商业化和大众传媒支配下多元话语形成的时期……精英文化既丧失政治合法性,又丧失文化合法性",因此,他主张"放弃整体目标,放弃启蒙的任务"(注:转引自袁幼鸣《诗人何为》,载《钟山》1994年第2期。)。 与此相应的文学观是:"文学不再扮演社会先锋的角色,而越来越多地与现实的话语与文化机器保持和谐和一致。文学成了梦的满足,成了安乐而舒适的躺椅,成了大众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注:《后新时期文学:新的文化空间》, 载《文艺争鸣》1992年第6期。)这方面,他举了汪国真的诗,曹桂林、周励等人的"留学生文学"为例。还有陈晓明,也在《历史转型与后现代主义的兴起》一文中认为:"八十年代后期中国社会的'中心化'价值体系失去创造功能,'一体化'的社会秩序处于严重破损的状态。经济过热发展激化了隐藏的文化矛盾,市民社会在逐步形成……一边是强大而严格的制度体系;另一方面却是随机应变的日常生活。……错位的文明情境洋溢着无边的荒诞与诗意……充塞着不置可否的喜剧精神……中国当代文学(特别是先锋派文学)最大可能切近后现代主义。"但陈晓明也有意与西方的后现代主义保持一定的距离。他注意到"当代中国的后现代主义有着非常特殊的本土含义。……'后现代时代'并不象列奥塔德构想的那样--是一个充斥着'稗史'的时代,也并不是一个仅有着各种并列排法、反论和背理叙述的时代。后现代时代也有某种历史的真实感……","晚生代"作家们"沉醉于无边无际的幻觉,没有终结的语词游戏,无法遏止的表达欲望,莫明其妙的暴力行径,失去家园而没有归宿的任意逃亡和随遇而安的死亡"都是当代现实生活的真实写照(注:见作者提交1992年武汉"中国当代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的论文。)。

   由一个主义、两种立场这一现象,使人又一次领略了思想裂变的景观:不同的接受者有不同的眼光,不同的思路通向不同的境界。现在的问题是:后现代主义作为一种文化思潮对于世纪末的中国产生了怎样的复杂效应?中国的后现代主义显示了哪些特色?

   在文学界,1986~1988年"王朔热"的风行影响深远。王朔笔下那一个个玩世不恭的"顽主"形象以"京油子"腔嘲弄着正统的说教,消解着人生的无奈,在"痞"中透出了民间社会中虚无主义与享乐主义结伴而行的信息。在王朔那儿,没有现代派的绝望,只有世纪末的狂欢情绪。连王蒙那样曾深受俄苏理想主义熏陶的文学家也终于理解了王朔乃至肯定"王朔现象""是非常中国非常当代的现象",其意义在于"对横眉立目、高踞人上的救世文学的一种反动",在于"多几个王朔也许能少几个高喊着'捍卫江青同志'去杀人与被杀的红卫兵。王朔的玩世言论尤其是红卫兵精神与样板戏精神的反动"。"他撕破了一些伪崇高的假面。"(注:王蒙:《躲避崇高》,载《读书》1993年第1期。 )--这样,王朔抹平"崇高"与"痞"之间的界限的写作便不仅仅具有"商业化"的意味,也不一定是出于超越现代主义绝望境界的意识,而具有了十分浓厚的中国特色--中国的后现代主义作品有着十分深广的思想背景:"文革"记忆。"文革"中的是非颠倒、黑白混淆是因,"文革"后的玩世不恭、躲避崇高是果。另一方面,现实生活中至今绵绵不绝的"伪崇高"现象,也使王朔式的玩世不恭天然赋有反"伪崇高"的意义。"正气"与"痞气"与"调侃"、"玩世"与"讽世"、"自大"与"自贱"……一切都被王朔揉成了一团。王朔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成为中国大陆最走红的作家,绝非偶然。王朔对于世纪末的文化心态,产生了相当深远的影响,是不容否认的事实。但王朔、王蒙等人恐怕也未曾料想到:他们调侃崇高、躲避崇高的作品和言论会成为引发1993年"人文精神大讨论"的一根导火索。

   在艺术界,"行为艺术"的兴起也显示了后现代主义的精神:1989年发生在中国美术馆的开枪事件是"行为艺术家"超越行为与艺术、想象与现实、游戏与严肃的一次著名尝试;1994 年尹吉男在《读书》第9期上发表《有关配猪的文化抢答》介绍了艺术家徐冰策划的一场"表演":身上印满拉丁字母的公猪与身上印满汉字"天书"的母猪在一大堆书上交配,这场"表演"被解释为"西方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强奸"--于是,一部近代以来西方文化冲击中国文化的痛史、哀史、悲壮史便被"艺术化"为一场"闹剧"了。这场"表演"是可以使人浮想联翩的:关于人与动物的相似、关于历史与性行为的相通、关于文化价值的可疑……等等;1997年,张抗抗在《钟山》第3 期上发表《闭上眼睛读王晋》的特定,介绍"行为艺术家"王晋及其表演:从在故宫城墙砖上绘美钞图案(以喻传统被解构)到娶头骡子作"新娘"。"有人说,王晋这个作品(指后一作品,笔者注)揭示了人类潜意识中兽性部分的某种真实;有的说,这个作品体现了大自然对于人类的拯救方式;还有人说,这是作者对现实的逃避……","甚至,有人读出了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王晋却说他不为什么。只要这个作品能让人们去问什么,他就达到了目的。"这样,思想与行为、行为与艺术之间的界限便被抹平了;"行为艺术"的不确定性与多义性也互相解构;策划者的任人评说态度又恰好印证了后现代主义理论家关于"主体的消解"的论述。"行为艺术"固然有其新奇之处,但当行为与艺术之间的界限也被抹平之时,"艺术"还成其为艺术吗?

在史学界,对历史的重新反思也导致了后现代主义史学观的流行,如"告别革命,远离政治,疏离主流,淡化意识形态"的思潮。设想如果晚清的改良主义思潮获胜,(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gouwany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492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