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云贵: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宗教极端主义与国际恐怖主义辨析

更新时间:2015-03-10 17:30:02
作者: 吴云贵  

   摘要: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以政治激进主义与文化保守主义相结合为本质特征,是与现代改良主义和世俗民族主义相对立的一种宗教社会思潮。主流的原教旨主义派别主张开展合法斗争,希望参与国家的政治进程;而极端的原教旨主义,就伊斯兰而言,也就是宗教极端主义的一种形态。它与恐怖主义关系密切,从宗教角度称为极端主义,从政治、法律角度称为恐怖主义。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与宗教极端主义、国际恐怖主义之间既有区别又有联系,认真加以研究和辨析,对深入开展反对恐怖主义的斗争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9·11”袭击事件发生后,布什总统等美国政界领导人一方面严词谴责国际恐怖主义,同时发誓要在全球范围内打一场长期的反国际恐怖主义战争。另一方面,布什总统又多次发表讲话,强调美国所要打击的是少数国际恐怖主义分子,而无意与阿拉伯国家或伊斯兰教为敌。一些阿拉伯国家领导人和国际伊斯兰会议组织也匆忙发表声明,呼吁美国在打击国际恐怖主义的斗争中不要把矛头指向阿拉伯国家或伊斯兰教。这些表态都传达了一个共同的声音:必须用“区别对待”的态度来看待与国际恐怖主义相关的许多复杂问题。

   应当承认,上述“区别对待”的原则是正确的和明智的,因为这次骇人听闻的恐怖袭击事件显然不是国家行为,也很难设想以和平为主旨的伊斯兰教或伊斯兰世界会以暴力恐怖活动来对付美国。但举世同声谴责的国际恐怖主义究竟是怎样产生的? 它有哪些不同于一般恐怖主义的基本特征? 国际恐怖主义为什么专门要以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为袭击目标? 国际恐怖主义真的与任何一种宗教或某一宗教内部的极端主义倾向全然无关吗?

   对于诸如此类的许多疑问,人们会有各种不同的见解。特别是在“伊斯兰威胁论”和“文明冲突论”广为流行的美国和西方大国的传媒舆论中,近20 余年来在和平与安全问题上的主流话语之一,就是经常把各种暴力恐怖活动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联系起来,视为对美国和西方安全与战略利益的巨大威胁。这方面的学术著作、调研报告和新闻报道可以说是汗牛充栋、尽人皆知。

   因此,从学术角度深入思考和研究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宗教极端主义、国际恐怖主义彼此间的联系和区别,是一项具有重大现实意义的课题。

   一、应当如何看待和评价伊斯兰原教旨主义

   作为一种宗教社会思潮,伊斯兰原教旨主义( Islamic Fundamentalism) 最早兴起于18 世纪,后来被立为沙特阿拉伯王国“国教( state religion) 的瓦哈比派教义是原教旨主义的早期形态。但瓦哈比派教义没有现代思想,而与现代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有所区别。现代原教旨主义兴起于20 世纪,始建于1928 年,颠峰时曾拥有百万信徒的埃及穆斯林兄弟会是上一个世纪和本世纪最有影响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派别组织。目前世界上除什叶派的原教旨主义外,逊尼派的原教旨主义派别组织几乎无不在思想上深深地受到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的影响。世界各地原教旨主义派别之间的密切联系和互相合作使原教旨主义成为一种国际现象,因而原教旨主义实际上也是一种泛伊斯兰主义,其联系纽带即共同的伊斯兰教价值观。但泛伊斯兰主义还有两种不同的国际体现,一个是拥有56个成员国的伊斯兰会议组织( The Islamic Conference) ,另一个是以沙特阿拉伯为“盟主”的伊斯兰世界联盟(The Muslim World League) 。

   前者是国际政治组织,后者是国际宗教组织。在国内与官方宗教团体相对立,在国际上与已有的国际伊斯兰组织分庭抗礼的事实表明,在伊斯兰世界,原教旨主义是一支分裂性的力量,尽管它尚未建立起统一的国际组织,但其国际联系极为密切。何以会产生伊斯兰原教旨主义? 这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非三言两语可以尽述。

   国内外多年来的研究成果表明,抵制、反对西方的意识形态、发展道路和非伊斯兰的价值观是原教旨主义思潮兴起最重要的思想根源,这也正是西方所讲的“伊斯兰教是反西方的”基本涵义。早在20 世纪80 年代初,当伊斯兰复兴运动在世界各地勃然兴起之际,巴基斯坦一位温和的原教旨主义代言人就曾明确表示,伊斯兰教与西方大国之间的冲突不是政治对抗,而主要是价值观方面的冲突。①

   这位代言人从4个方面来解释原教旨主义由以产生的困惑环境:一是西方殖民统治造成的社会世俗化,它以西方世俗主义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社会制度取代了穆斯林大众所熟悉的伊斯兰制度,导致“灾难性的后果”;二是西方殖民统治通过殖民文化征服人心,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伊斯兰国家盲目地走全盘西化的道路就是最突出的表现;三是殖民统治造成教育体制分裂,现代世俗教育以培养亲西方的知识、政治精英为目标,而传统宗教教育以培养宗教领袖为使命,导致两极分化;四是政治合法性危机,伊斯兰国家的领导阶层皆是亲西方的、世俗的政治精英,他们掌握权柄、独裁专制,但其统治缺乏根基,不得人心,政局动荡不安。

   应当说这位代言人的解释基本上反映了原教旨主义对西方意识形态、发展道路和价值观准则的态度,但原教旨主义拒绝西方的思想倾向,更多地还是针对伊斯兰国家的政治现实,它的本意不是要在全球发动一场反对西方的运动。各国的原教旨主义派别组织,包括影响较大的埃及穆斯林兄弟会、巴基斯坦的伊斯兰教促进会、苏丹的穆斯林兄弟会、阿尔及利亚的伊斯兰拯救阵线、印度尼西亚的穆罕默德协会等,不论其是否取得合法地位,实际上都是以宗教为名义的政治反对派组织,它们彼此之间在政治目标、组织方式、社会基础、斗争策略等方面互有差异,并非铁板一块。但有一点则是共同的,即它们都鼓吹宗教思想政治化、宗教组织政党化,它们本身也都是按照现代方式组建的宗教政党,尽管其宗教思想在具有现代改革主义思想的派别或具有世俗主义倾向的政党看来是一种文化保守主义。这关涉到为原教旨主义定位的问题,可以认为,在伊斯兰国家,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是与宗教的现代改革主义和世俗的民族主义相对立的一种思潮和派别组织。它们彼此之间的本质区别在于以何种方式来看待伊斯兰教及其所体现的价值观问题。

   简而言之,伊斯兰现代主义是一种适应主义潮流。在宗教思想上,现代改良派主张以改革开放的态度灵活变通地解释伊斯兰教,包括吸纳、接受源自西方的某些新观念、新思想,以适应现代社会发展的要求。而世俗民族主义是源自近代西方的一种意识形态,世俗主义者也是穆斯林,但他们首先是民族主义者,而不是宗教至上的伊斯兰主义者。由于立场和价值取向不同,原教旨主义者认为不论现代改革主义还是世俗民族主义都不能解决伊斯兰国家所面临的各种矛盾、困难和问题,而只能从伊斯兰教自身寻求答案。所以原教旨主义所提出的“伊斯兰发展道路”相当于中国传统文化所讲的“原道”,即《古兰经》、“圣训”和伊斯兰教法(沙里亚) 中早已指明的“大道”、“常道”。为此,原教旨主义提出了一些著名的行动口号,诸如“不要东方,不要西方,只要伊斯兰”、“不要宪法,不要法律,古兰经就是一切”等等。从这些口号中人们立即会联想到,原教旨主义对伊斯兰国家的政治现实、社会现实持一种断然否定的态度,具有某种政治激进主义的倾向。但我们也应当看到,在原教旨主义者那里,宗教实际上是政治斗争的工具,宗教的狂热和虔诚无法掩盖对权力和欲望的追求。而且,原教旨主义一旦取得政权,也不可能完全另起炉灶,一切从头开始,因为伊斯兰教文化传统中本无建设现代国家的理论原则和实践经验,所能做的不过是把传统的形式加上现代的内容罢了。

   由此人们看到,在伊斯兰革命胜利后的伊朗,一方面把什叶派穆斯林的最高精神领袖( Imam)提升到国家领袖的高位,另一方面在政治体制上仍然保留了源自西方的“三权分立”原则,而三权分立并非伊斯兰教所固有。在贫穷如洗的东北非洲的苏丹,原教旨主义势力掌权后不仅未能改变国家的落后面貌,也背离了原教旨主义要求还政于民的初衷,而不得不靠军政府来维持秩序。在长期饱受战乱之苦的阿富汗,原教旨主义派别塔利班夺取政权后在治理国家上同样无业绩可谈,连一个运作有序的中央政府都未能真正建立起来。如果说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那么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在上述三国所树立的样板似乎都缺乏说服力,这也是90 年代以来原教旨主义影响乏力的根本原因。谈及原教旨主义价值观,还有一个如何评判它的渊源问题。人们之所以用“原教旨主义”来界定和指称伊斯兰教内部的这一潮流,是因为该派在教义思想上强调正本清源、返朴归真、净化信仰、消除腐败,似乎它的一切主张都是伊斯兰教所固有。

   然而,稍有宗教常识的人都知道,在各种宗教传统中,可以说有多少教派就有多少“主义”。原教旨主义只是企图重新解释伊斯兰教的一个现代流派而已,但原教旨主义对伊斯兰教的解读带有很大随意性,而以政治性的解释最为突出。例如,原教旨主义以“真主主权论”为伊斯兰教政治传统的集中体现,但伊斯兰国家历史上根本找不到“真主主权”的影子。在漫长的中世纪历史上,人们看到的是伊斯兰封建王朝的君主以真主和伊斯兰教的名义施行暴政,统治和压迫人民。所以,如果一定要用一句话来概括原教旨主义宗教价值观,只能说它是一种企图通过曲解历史来实现教权主义政治目的、以文化保守主义为特征的价值观。尽管它对不合理的现实的批判是可以理解的,但回归传统而不思进取绝不是一种正确、科学的态度。

   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与宗教极端主义有无联系

   在当今的世界上,不论原教旨主义还是宗教极端主义,都不是某一宗教所特有的现象。社会的现代化与世俗化是一种世界现象,它使各种传统宗教面临着巨大的冲击和挑战,因而回归传统、弘扬传统宗教的价值观也成为世界各大宗教所共有的一种主流趋势。在这个意义上,世界各大宗教内部的原教旨主义潮流实际上都是与现代改革主义潮流,特别是与世俗化的趋势相比较而存在,相对立而发展。

   在观察世界宗教的发展趋势时,人们不仅密切关注甚为活跃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也广泛谈论基督教、犹太教、印度教乃至佛教的原教旨主义倾向。区别在于伊斯兰教广为流行的中东地区是世界各种矛盾、冲突的交汇点之一,20 世纪80 年代以来伊斯兰复兴运动在这里勃然兴起,90 年代以来冷战格局结束后引起的各种地区冲突,特别是与宗教、民族相关的地区热点问题,一般都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相关联,因而人们总是对它投以更多的目光。也正因为如此,许多与伊斯兰国家和人民相关的重要问题,也往往被笼而统之称为“伊斯兰问题”或“原教旨主义现象”,并从伊斯兰教与国际政治相关联的角度予以观察、思考和研究。这种趋势无形中提高了伊斯兰教的重要性,但所谓“伊斯兰问题”绝非单纯的宗教问题。这是首先应当明确说明的一种复杂情况。至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与宗教极端主义之间的关系问题,首先也应当把它置于世界宗教的宏观氛围下予以思考。

       去年美国加州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一本新书,书名叫《神赐恐怖——宗教暴力在全球兴起》。作者在书中提出了“宗教暴力”的概念,认为宗教暴力的凶残性在于它融入了“圣战”观念,由此引起的恐怖行为因源自上帝、真主、天神的诫命、启示、说教,所以称为“神赐恐怖”。作者没有使用“宗教极端主义”一词,但他所描述的与宗教相关联的种种暴力恐怖行为,因其指导思想是对宗教所作的极端片面和随意性的解释,可以更准确地用“宗教极端主义”加以界定。什么是宗教极端主义? 也许我们很难用一句话来加以界定,尽管科学的界定对学术研究十分必要。但我们也应当注意到另一种现象:事实有时比抽象的概念更有说服力。如果我们坚信宗教的本质是和平,是弘扬真、善、美价值观,那么以宗教名义进行暴力恐怖活动,就偏离了宗教的善良宗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wangh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4906.html
文章来源:《国外社会科学》2002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