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连庆:央行降准降息意欲何为?

更新时间:2015-03-02 13:34:48
作者: 朱连庆  

  

   (作者系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近期央行连续降准降息,传递一个信号:正以释放流动性提振当下疲软经济。应该密切关注资金的流向。

   货币政策的走向,更应从全局、从本质来考虑,更应慎重三思而后行。

   新常态的调整转型,需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需要面对调整所带来的困境,迎接转型所带来的风险,承受诊治所产生的剧痛。

   这是没办法的,欠下的帐总要还的。

   一、通胀通缩根本上是货币问题

   前些日我在《共识网》发了篇文章,叫做《通胀正在向我们走来》,引起了不同争议。有人问:现在都在讲通缩,你却说通胀,什么意思?

   是的,现在呈现的经济形势看似通缩现象:经济下滑,楼市不振,企业困难,等等,但它正是数十年通胀积累所表露出来的阶段性症状,深层次的矛盾还是货币超发引发的通胀。

   什么叫通胀?经济学全称叫做“通货膨胀”,“通货”即“流通的货币”。“通货膨胀”就是指流通的货币发行数量上升,形成泡沫,对应于商品价格上涨,钱不值钱,发生抢购,形成恐慌。

   什么叫通缩?与通胀相反,也就是市面上货币减少,钱值钱了,人们倾向于储存货币而非投资或消费,导致商品物价下跌,遏制生产,失业增加,经济衰退。

   由此可见,人们说的通胀抑或通缩,表象上看,是经济呈现“热”还是“冷”的问题,根本上还是货币问题。是货币所产生的流动性松紧,造成了经济形势的不同症状。

   中国的货币,是多了还是少了,这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事实。货币总量已名列世界第一,然而还得不断地再发,这就是中国目前得的怪症、恶症,也正是许多人搞不清究竟是通胀还是通缩的原因。

   当前确实是处于经济波动时期,现实呈现一种不可思议的诡秘现象,社会经济深陷于相悖的矛盾混合体之中。表面上是通缩,实质上是通胀;阶段性呈通缩,历史性实通胀。

   著名的美国经济学家欧文·费雪,在其提出的债务沉积-通货紧缩链的理论中,成功地指出经济波动的主要原因在于中央银行货币供应不足,造成了企业债务沉积,进而造成全社会的通货紧缩与经济危机。他的结论也阐明了通缩就是货币问题。

   二、中国经济高歌猛进30多年

   回顾一下改革开放的历程:

   我国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改革开放,最早的“三来一补”(来料加工、来样加工、来件装配和补偿贸易)创立了一种中外合作、加工贸易一体化的新颖生产方式,由沿海发端,迅速蔓延全国,逐渐成为服务于国际市场的全球“加工工厂”。

   九十年代拉开城市开放大幕,引进外资,开厂置店,创办开发区,保税区,改造旧城区,全民经商,计划经济转型为市场经济。

   新世纪加入世贸后,经济和世界全面接轨,贸易跃升,投资猛增,大兴土木,基本建设和房地产全面铺开,经济持续高速增长,高歌猛进,奔腾至今。

   在取得巨大经济收益同时,也付出资源能源消耗等高额成本和污染环境等沉痛代价,这且不说,我们要考察的,是伴随着经济高速增长所逐渐累积的负能量。

   就像一个人的成长过程,在增加食物水分的同时,需要消化及消化后的排泄,如果机能出了毛病,还需要及时诊治,通过外力来恢复机能,以确保新陈代谢得以顺利进行。

   一个大的经济体,也是一样,在高速增长时,需要排解掉伴之以增长孪生的副产品,消化所积压的负能量,反应在经济过程中,经济学称之为“经济周期”。

   经济周期(Business cycle)又叫做景气循环, 是指经济运行中周期性出现的经济扩张与经济紧缩交替更迭、循环往复的一种现象。持续时间通常为2-10年

   尽管有GDP的上升与下降的二阶段与繁荣、衰退、萧条、复苏四阶段的不同说法,成因上也有奥地利经济学家J·熊波特的创新理论,英国经济学家霍特里的纯货币理论,以及投资过度和消费不足等各种不同理论,但经济学家对于经济周期都是基本认可的。

   然而,中国经济高歌猛进30多年,除了少数微调外,总体上是一路向上高攀。

   据国家统计局网站,我国GDP1978年是3645亿元,2014年为636463亿元,增长了174.6倍,年平均增速达到9.8%。30多年里有20年增幅在10%以上。

   中国经济几乎没有调整的空隙,也谈不上周期,一路狂奔,创造了世界经济史上的奇迹。

   然而,经济发展总是有其内在规律,短期内被掩饰、扭曲或推迟了,终究要回复规律。

   三、积累了哪些负能量?

   中国经济发展所积累的负能量和潜在危机在哪里呢?

   第一,超额货币所隐伏的社会购买力风险

   为了经济和社会发展需要,基础货币M2从1978年的859.45亿元,增加到2014年的122.84万亿元,增长了1429倍;而同期GDP从3624亿元增加到62万亿元,只增长了171倍,货币增发大大超过经济发展步伐,今天货币总量是GDP的2倍。按商业银行存准率20%计,社会可以流动资金总量达到98万亿元。如此巨大的社会购买力能量就像悬在社会商品堤坝之上的天河,一旦冲毁将飞流直下,惨不忍睹。

   第二、巨额社会融资背后的债务风险

   社会融资规模与货币发行量是一个钱币的两个面,它指一定时期内金融体系用于社会经济的资金总额,包括有人民币、外币贷款以及股票、债券、信贷等表外业务和企业直接融资。2014年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达到122.86万亿元,是2002年末的8.27倍,年均增长19.3%。其中人民币贷款余额为81.43万亿元,占比66.3%;表外业务融资余额为21.44万亿元,占比为17.5%,是2002年末的35.4倍。

   巨大的融资规模安全,取决于金融机构的运行质量。虽然官方数据我国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从2003年的20%以上降到目前的1%,但实际上潜在的不定风险很大。这里且不论那些大投入、周期长、见效慢,甚至跌进去的基建项目(如铁路总公司债务2.3万亿、南水北调工程537亿、三峡大坝1300多亿),陷在房地产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就是两个巨大的黑洞。

   根据已有的资料,当前国内银行的信贷,60%以上与房地产市场有关。根据审计署公布的数据,截至2013年6月末,政府(包括担保和救助责任)的债务30万亿,占当年GDP57万亿的53%,其中地方政府债务11万亿。地方一块其实隐性还有不少,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有20万亿。地方主要依靠土地财政,可批租土地越来越少,加上近年经济不好,维持正常开销都已捉襟见肘,还要推进城镇化发展,只好借新债还旧债,融资成本不断增高,还本付息压力越来越大,传导到银行风险越来越高。

   我国2014年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将近50万亿元,受政府债务牵累,一有风吹草动,发生挤兑,后果不堪设想。显然,巨额的政府债务不可能由银行储户来承担,银行也不可能因此而发生还贷危机,最终解决的办法还是印发货币,由全国人民买单。从而再一次将危机叠加进超额货币的恶性循环。

   此外,这些年银行大量增加的表外业务,有相当部分流向房地产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以信托贷款为例,2013年上半年投向这两个领域的占比约50%。还有各种信托公司、券商、保险、私募基金、风投、典当行、小额贷款公司等影子银行,大约有16-18万亿元,普遍从事的理财产品、高利贷等有着极高的流动性风险。

   第三,房地产泡沫风险

   随着改革开放进程,我国城乡大兴土木,旧城改造、开发园区、商业楼宇,尤其是1998年推出商品房买卖之后,房地产快速发展,在满足社会经济需求的同时,逐渐畸形发展,形成泡沫,具体体现在空置和价格虚高二个方面。

   我国商品房空置率的统计,曾经在2005年由国家统计局发布为26%,后来由于争议影响太大,就不再发布。于是出现了各种估测数据。2010年7月9日,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易宪容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文章说:“据国家电网公司的调查显示,中国660多个城市现有连续6个月以上电表读数为零的空置房6540万套”。住建部学者陈淮认为有5000万套,空置率23%。北京联合大学张景秋课题组调查北京空置率为27%。去年6月西南财经大学发布《城镇住房空置率及住房市场发展趋势2014》的调查报告,宣称2013年我国城镇地区空置住房为4898万套;空置率为22.4%,比2011年上升1.8 个百分点;城镇空置房占用了4.2万亿的银行房贷。国际投行里昂证券最近的报告提出,中国一线城市商品住宅的空置率在10%,二三线城市的空置率在16%左右。美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陆挺则认为我国在2013年底城镇空置房的数量约为2700万套,空置率15%。

   总体看来,所有数据都超过了国际公认的10%的警戒线,房产严重过剩已是不争的事实。各地相继出现的“空城”、“鬼城”也直接验证了这个事实。保守一点,取上述各项研究的中值空置率18%计,我国现有4000万套空置房,每套平均100平米,共40亿平米,按每平米5000元计,积压了20万亿银行没法回笼。

   另外,从商业地产来看,这些年到处兴建的写字楼、大商场、购物中心、城市综合体等,也大量过剩。

   一边是高额的空置率,一边是虚高的楼价,这种奇怪的经济现象既验证了货币超发、楼市成为资金吸纳池的事实,也说明我们的房产市场已经演变为投资投机为主体的市场,国家统计局也确实把商品住宅作为投资品而不是消费品,所以楼市价格与工薪收入严重背离数十倍,在国际上不可思议;尤其是近十年来,一波一波上涨,投机者翻江倒海,卷走暴利,致使广大工薪沦为一辈子的房奴,无数平头百姓望洋兴叹。掩藏着的社会经济危机触目惊心。

   第四、产能过剩风险

   多少年来,我们的经济高速增长所依赖的钢铁、有色金属、建材、化工、轻纺、光伏、机械、造船航运等行业,已经形成严重的产能过剩,压缩、调整、改造、创新需要关闭、失业、退休、投入、培训、科技的匹配应对,这些都与经济转型和社会安定密切相关。

   四、当前经济的萎缩状况

   新政府上台以后,致力于打虎拍蝇,改革转型,内外矛盾交织,经济面临严峻考验。

   2014年主要的经济数据全面滑坡。GDP同比增长7.4%,是进入新世纪第15个年头以来最低的,比14年平均增幅的9.5%要少2个百分点。PPI(工业生产者价格指数)同比下跌2%,已经连续34个月为负值。进出口总额大幅下滑,仅增长3.4%,比上年减少4.2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7.9%,同比下滑1.8个百分点。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滑7.4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投资下滑9.3个百分点,全国粮食总产量同比仅增长0.9%,下滑1.2个百分点。CPI价格指数2%,同比下滑0.6个百分点。

经济萎缩首先体现在房地产市场,连年打压,市场乏力。主要指标全面回落,其中新开工面积、销售面积、新建商品住宅销售均价等指标同比出现负增长。我国经济本来倚重房地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450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