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鼎新:清朝为什么没有产生资本主义

更新时间:2015-02-10 09:00:22
作者: 赵鼎新 (进入专栏)  
人就是非常可怜的动物。

   从这个角度来看,你就知道19世纪的思想家有多么的可怜,马克思也好,韦伯也好,斯宾塞也好,康德也好,黑格尔也好,他们都很聪明,也都是白痴。为什么呢?19世纪这两个竞争是主流竞争,军事竞争和经济竞争是主流竞争,工业资本主义发展了,武器越来越好。因为输赢清楚,欧洲人就认为我们比你们好,制造一个正面价值观,就是这么回事。所以为什么19世纪所有的思想家都是进步价值观呢,就是因为这两个竞争在欧洲变主流竞争,因为输赢清楚了了。所以,年轻人一定要破除迷信,马克思和韦伯都是白痴,所以你们做研究要大胆一些。

   这两种竞争还会导致工具理性。赢我就干,输我可不干;这叫工具理性。对我干,错我可不干;这叫价值理性。

   打仗怎么能讲道理,打仗就是打赢,讲道理还打什么仗。打赢了,和平也好,侵略也好,都是能促进集体主义工具理性的增长,产生官僚制的。因为官僚制有效,它需要一个大的政治性的组织来领导,越打仗国家越强。

   做生意是非强制性的,经济权力分散在每个人手上,做生意的人做的再好,阿里巴巴把所有的人都垄断也不可能,阿里巴巴也不能强制你买东西,也就是说经济权力是非强制的(non-coercive)。这就是为什么马克思主义错了,经济很重要,古代的国王、贵族也要做生意,谁都喜欢钱。但是有一点,经济权力是非强制性的(non-coercive),它是分散在社会中,而不是集中于少数人手上,它是工具理性的。这就导致经济行动者在古代是很边缘化的,谁都可以来骂你。基督教徒也骂你,佛教徒也骂你,什么价值观都可以骂你,因为你自私,我是讲道理的。

   黄宗羲曾是资本家的“自干五”

   所以实际上,资本主义形成的最大关键,从理论上一定要给自私自利行为一个正面的价值。自私自利是好的。这就回到我刚才说的,欧洲形成过程中,城里在资本价值豢养下,出现了一批“自干五”。哪些自干五自己在写东西论证其合法性(justify),论证城市生活的正面性。就像我们国家明代南方,很多有钱的商人家小孩儿开始考官一样,他的小孩儿像黄宗羲等人,他们写的也是在为资本家张目。黄宗羲在今天来说就是资本家的“自干五”。

   所以这时候有一点,欧洲这时候理论兴起,把古希腊传统复兴了,理论通过一代代不断的探索,刚才我说集大成者是“看不见的手”的提出,包括自然法则等等,都是要给自私自利行为一个正面的价值。“看不见的手”最能说明问题,他认为“自私自利无所谓,这个社会只要有市场,你的自私行为必须和社会发展方向一致,你的自私才能得到最好的体现”。这样一来,整个发展体系要给个人主义的工具理性一个正面价值。

   这就是韦伯的误区。他认为,第一,科层制(bureaucracy)是现代性的产物;事实上,科层制古代就有,它是集体的。表现在宗教组织,一个集体要想运作的有效,就必须搞科层制。但是个人主义工具理性变成正面价值,却是欧洲的特质。

   当下中国很多人骂儒学,我并不是宣传儒学,对我来说我看人和看虫一样,这些人误以为中国经济发展不起来,因为儒学反经商。其实这无所谓,问题是虽然基督教、伊斯兰教经商很厉害,但是在他们的价值观层面上,他们都反对商人自私自利的行为,世界上所有的宗教在这一点上是一致的。所以要让宗教反自私自利情结弱化,除了出了一批“自干五”之外,还需要传统的宗教世界被打破。

   而欧洲就打破了。最早这很偶然,欧洲中世纪政治行动者,国王和教会的斗争,但逐渐欧洲的天主教越来越斗不过国王,他们虽然把神圣罗马帝国打破了,但是新兴的国家,法国,英国,西班牙等等,这些国家国王虽然也是相信天主教的,但是国王的合法性是打出来的,并不是靠神圣罗马帝国每次要给你加冕才行。这批人,在和天主教的争斗中,越来越上风。

   所以总结一下,第一,欧洲在打仗的过程中,国君的权力在加大;第二,和天主教的斗争中,国君占上风。再加上别的原因,南方出现了文艺复兴。

   文艺复兴就简单了,欧洲把它与希腊罗马神话重新建立联系(reconnection),这个联系是假的,真的联系是不重要的,你想象有联系,结果就有联系。所以它在想象的过程中,重新建立了联系,把希腊罗马逐渐引进来,最早的目的当然是用理性证明上帝的存在。最关键的是,欧洲的国王很自私,假想你是一个国王,这个国家只有一种意识形态,对你没有好处的。国王在某种程度上希望,天主教意识形态受到世俗意识形态的限制。国王今天支持天主教,明天支持大学。所以在新教运动过程中,国王一方面加强宗教的力量,另一方面把宗教控制在国家手上。也就是说,宗教的地位下降了。那时候,南方欣欣向荣,北方那是死气沉沉的。特别是,南方的国王强了,不怎么肯给意大利前,意大利很穷,这时候怎么办呢?赎罪。你杀多少个人,你给钱多就可以赎罪,这样就很腐败,于是出现了马丁o路德。

   实际上欧洲在中世纪的时候,这种异端思想始终在出现。罗马对待他们有两种做法,一种是把他们当成邪教打掉;另一种是把它拉进来当GOD。个人出现异端邪说的,他有个办法,就是把他拉到罗马天主教做个解释。当时我如果不肯承认错误,要坚持己见,很可能就烧死了,大多数人心里不承认嘴上也承认。被烧死的傻瓜也不多。这时候神圣罗马帝国很分裂,里面很多小的国家都有不同小的想法,有的就支持路德,这下麻烦了,本来是意识形态上的竞争,现在变成了军事竞争。

   三十年战争最终形成了今天国际关系史上的《威斯特伐利亚和约》:每个国王管自己国家的宗教。

   整个过程什么意思呢?天主教的势力被撕裂了。这个撕裂的过程,是天主教内部的过程,是国王和天主教势力斗争的结果,是城市成长起来的结果,也就是说欧洲到了中世纪的后期,传统的精英集团,贵族势力下降。天主教的势力也逐渐下降。有两支力量上升了,一支是国家力量,一支是城市力量。这两支力量既有斗争,又有合作。现在很多自由主义者,西方的自由主义者最野蛮,他们去侵略。很多保守主义者还好。

   也就是说,在西罗马垮台后,欧洲的精英关系始终达不到一个其他地区都在不同形势下达到了的一种稳定状态。这种稳定状态,不是说这些地区的精英群体内部不存在竞争和冲突,而是说这些地区精英群体内部的争斗对已成型的精英政治不会产生破坏性的影响。譬如中国,儒生到新儒家产生群体一路在竞争,考秀才竞争,考举人竞争,考进士竞争,考完以后做官竞争,弄不好还被杀头。但是,竞争虽然很激烈,但这个竞争从来不会改变这个精英结构。农民起义,改朝换代,都没有改变这个机构。而欧洲的结构很复杂,精英在竞争过程中,不断在改变,先是产生了国王和贵族;然后贵族势力下降,中产阶级出现;中产阶级上来后,天主教势力下降。如果把欧洲和中世纪比作一个人,这个人就像中国今天一样,浑身不舒服,总是要变,但是它不知道自己要变成什么。

   其结果,第一,中世纪后欧洲经济竞争和军事竞争成了主流竞争,导致了巨大的“同构压力”和工具理性的成长,以及飞快的“积累性发展”。第二,这不稳定的精英结构导致了国家权力和资产阶级的上升以及天主教势力的垮台。第三,欧洲还出现了新型的商人,他手上掌握着经济的、军事的、意识形态的权力,他们不是一般的商人,不是中国的红顶商人。第四,这个商人群体和国家之间的斗争和依赖,以及个人工具理性的价值化导致了工业资本主义的到来。这是我的观点。谢谢大家!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3843.html
文章来源:凤凰网-大学问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