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乐民 史傅德:公民社会与启蒙精神

更新时间:2015-02-01 10:27:49
作者: 陈乐民 (进入专栏)   史傅德  

  


   陈乐民(1930-2008),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前所长。

   史傅德(Fred E. Schrader),德国历史学家、巴黎第八大学历史系原系主任,最知名的欧洲社会史专家之一。

  

   何为公民社会

   陈:公民这个概念很重要。这个词是从哪里来的?

   史:这个词来自拉丁文的civis,是指罗马公民,也就是说不是所有的人都是罗马公民。最早指的是特殊的社会身份。是指那些参与市场、参与政治的人。他们不但有权,也有义务,比如交税的义务。

   现在我们所说的公民社会英文是Civil Society,法文是La société civile;德文bürgerliche Gesellschaft,是指一个需要政治体制、互相联系、自我组织的社会。动力应当是社会本身而非政治力量。政治家总在试图更正,却总在亡羊补牢。我们从今天欧盟的情况看得很清楚。

   陈:开始我以为这是一种人们自发的组织,大家组织起来为公益做些事情,比如英国的一种团体,有自己的组织方式,共同做些公共事业,这个团体像个小国家,但是没有首领,居民自己组织。这是最初我脑子里的公民社会的样子。中国没有这种形式,中国以家庭为单位,是个小王国,然后进入学校、进入某机构工作。不是个社会的概念,因此个人、家庭、机构是中国人的组织机制。有个美国学者说,中国人的社会结构如同一个大三明治,上面是高官,底层是老百姓,中间夹着厚厚的一层一般的官吏。我后来读了黑格尔著作中关于公民社会的章节,但是很抽象。

   史:黑格尔关于公民社会的理论的资料来源于苏格兰,咱们后面再谈这一点。即使对一个欧洲人来说,我们今天保持一定距离来看,也感到惊奇:极少规章制度限制、权力非常分散的社会形式竟能自治,这些公民社会和启蒙为什么得以存在?这种社会组织是如何运作的?不但与中国相比,我们自己也要提出问题:欧洲何以成为今天的欧洲?我们的社会是如何组织的?又为什么能生存和运转下去?作为欧洲人,我们生活在其中,但这仍然是令我们困惑的问题。自治只是一方面。今天公民社会的概念被美国政治学家占据了。

   陈:我也注意到了,可是为什么?

   史:这有其历史原因。当波兰团结工会方兴未艾时,美国政治家与政治学家们马上作出了反应:既然共产主义体制行不通了,现在出现了一个自治的社会团体,于是美国政治学家们就称之为“公民社会”。根据美国政治家的概念,公民社会是一种反政府、反国家的自治的社会团体,这种自治的社会团体必然是一种民主的组织。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这么说。

   但是,欧洲自中世纪末就有了公民社会的观念,这是个远比美国政治学家们理解的公民社会要丰富得多的概念。 欧洲一些当代政治家和哲学家又接受了美国政治学家对公民社会的认识,比如哈贝马斯,还有柏林的政治学,他们根据这个概念搞了很大的研究项目来讨论如何在东欧建立一个与政府对立的公民社会。我觉得有点失望,因为这样把欧洲传统意义上的公民社会的观念给缩小了。我认为还是应该回到黑格尔关于公民社会的定义上来讨论问题。 这个定义很复杂,很完整,尽管要费点劲才能理解。

   陈:我想至少有一点不一定在实际生活中,至少在理论上是清楚的:在一个公民社会中,个人的作用很大,这个观念在中国是缺少的,个人主义与自私经常被等同起来,个人不是社会的动力,而是社会的结果。

   史:在这点上,黑格尔谈了很多。他认为人类社会始于中国,他所说的中国就是平等,在什么面前平等呢?在权威面前。然后黑格尔的历史围着欧洲大陆转了一圈,在古代希腊罗马那里,不再仅仅是平等,更重要的是自由的概念。而这个自由的概念,正如卢梭后来强调的,是建立在奴隶制基础上的。最后他绕到北欧,在那里衍生出个人的自由和财产自由。在黑格尔那里,这还不是终结。最后,人的平等、人的自由以及个人财产的自由将融为一体。这不是他自己想象出的理念,其理论源泉是大量阅读,特别是苏格兰和英格兰的书籍。可惜他从不给出处。

   陈:英国我们知道为什么,但是为什么是苏格兰的材料?

   史:我们要探讨启蒙运动,这是很重要的材料。如果我们看看18世纪的苏格兰,我们会发现那里已经有一个完善的工业社会,比如18世纪初苏格兰已经拥有一个相当先进的金融、银行体系。在这种气氛或者说压力下,大学开始发展,形成了一个知识分子圈子,这对欧洲来说非常重要。这一点经常被忽视。现在提起启蒙运动人们自然想到狄德罗、伏尔泰、卢梭等,可是别忘记还有苏格兰的启蒙思想家,比如让·米勒、亚当·史密斯等等。他们已经开始对公民社会进行思考。他们发表了关于公民社会史的著作,对法国、德国思想家,比如对黑格尔产生了很大影响。

   陈:那么公民社会作为一个词汇出现在18世纪吗?

   史:不,更早。但是苏格兰的知识分子圈子对公民社会及其历史进行了深入的思考。欧洲确实有许多没有被认识的地方。弗格森的《公民社会史》是一本非常杰出的著作,如今法国几乎没人再提及这本书。而公民社会这个词汇本身出现在中世纪末宗教改革时期。根据历史学家的考证,其实中世纪末,许多新观念已经开始酝酿。

  

   公民社会的诞生

   陈:欧洲公民社会的萌芽在哪里?

   史:有一段很重要的历史经验欧洲人自己有些淡忘了,就是从15世纪末开始到17世纪末,持续了近200年的内战。宗教改革以后,加尔文主义在法国和英国引起战争,直到17世纪末。这是痛苦的启迪,那些最早思考公民社会的思想家都经历了内战。比如斯宾诺莎、霍布斯、洛克,他们都被卷入了内战。霍布斯曾经描述过内战的恐怖情形。比如他们在荷兰看到一个无序的社会,人们自相残杀,在混战中掠夺他人的财产。法国30年战争期间同样如此。一片混战后,甚至不可能把人们的财产再重新建立,只能建立一个新的制度。

   从某种意义上讲,有两方面。美国政治学家关于公民社会的概念也没有错。一方面是市场的社会,这是公民社会的基础,霍布斯、洛克和卢梭都描述过这个社会结构。根据狄德罗的大百科全书,社会只能是市场经济的社会,不存在其他形式的社会。这点很重要,这个社会中的精英从没有真正要改变这一点。但是另一方面,他们感觉到这种社会的弊端,卢梭说市场经济社会是一种野蛮状况,因此要把这个社会文明化。黑格尔也认为一个比较文明的阶层应当介入,来纠正以市场经济为基础的社会的弊端。因此公民社会是由两方面构成的:市场经济和社会精英们的介入、变革。这种结合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有时是有钱人对公益事业的赞助比如18世纪的富商资助的孤儿院,还有社会精英们建立了保护财产的保险制度,思考如何把监狱办成不但是惩罚也是教育的场所等等,从个人到协会面对市场经济为基础的社会中的种种问题的介入。比如德国19世纪初工业化以后,莱茵地区开始出现大批无产者,他们当中有男人也有许多单身女工。这个社会的精英层把目光转向英国。那里总是处于内战的边缘,解决的办法就是创立许多协会,为工人组织培训,使他们看到未来,使得他们意识到至少他们的后代可以受益。我们从档案中可以看到大量这样的材料,从中我们会看到公民社会的两个层面,即市场经济为基础的社会与社会的自我改造。也就是说,公民社会在19世纪的欧洲并不是普遍的,许多地区并没有公民社会。

   陈:也就是说市场经济是关键的一点。由此我们才能知道如何根据共同的利益制定出一些法律。我想一个公民社会应该与教育是紧密相关的。比如您刚才提到公民社会中有一个知识阶层提出改造社会的建议和设想,那么一个社会造就这样一个阶层必须进行培养,教育得跟得上。欧洲似乎有这样的教育传统。您能否举些例子,说明社会精英们在建立公民社会规则中起的作用?

   史:有几个层次的人物。比如文人、知识分子对最赤裸裸的市场经济的批判,他们认为这是人类社会的自然状态。人必须接受教育,从而以文明的方式共同生活。莱辛、卢梭等人都有论述。莱辛的批判不但指向社会同时指向国家,即不但社会要文明化,国家也要文明化。最重要的也许是一些组织。比如1880年代波尔多的葡萄牙犹太人银行家、德国大商人、法国大商人共同创立一种叫做“博物馆”的组织,在那里向广大民众传授数学、地理,教他们认字(那时很多人只认识印刷体,不认识手写体)等等所有实用的知识,他们投资,资助教师,妇女也在其中接受教育。这个“博物馆”有三十来个成功的商人领导,旨在给民众启蒙,非常成功。同时期马赛、汉堡等大城市也有这样的组织,当然都与公民社会紧密相关。这些组织与国家或各级政府无关,完全是民间自发的。比如那时汉堡就有专门创立培训中心的组织。

   一些专门收容孤儿、怀孕的单身妇女,使他们得以在社会中生存的组织和教育罪犯的机构也建立起来了。我们今天看这些组织的运作与目的似乎很清楚,但是当时伴随这些自发的组织和机构的语境在今天看来经常是模糊不清的,那些文字的目的性并不明确。定义与分析都是后人总结出来的。如果我们看看达朗贝和狄德罗的百科全书,公民社会就是市场经济加上自我改造,国家只有能协助保留这样的社会才是必要和合乎逻辑的。

   陈:就是说,欧洲公民社会在中世纪开始萌芽,到近代开始形成。公民社会与两百年的欧洲内战是紧密相关的。长年内战后欧洲各国失去所有的社会形式,为了公共生存必须建立一个新的社会形式,到了18世纪末,慢慢摸索出一些社会准则,公民社会脱颖而出。在中国,很难理解公民社会,更难建构一个公民社会。我认为欧洲的公民社会不是创建出来的,而是欧洲文明发展的过程。

   史:对,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

   陈:这个持续的过程包含了多种因素如市场经济、协会、教育等等,而所有因素中教育又是第一位的。中国缺少一个公民社会意义上的知识阶层。

   史:有一点十分令人震惊,即资助者。也就是在市场经济社会中成功的人士或企业资助培训或研究等活动,他们知道这些活动是非营利的,不会投资后马上获利,但是他们深知赞助这些事业对于他们赖以生存的公民社会的发展和社会的文明化进程十分有益甚至必要的,因此他们也获得了利益,不过是间接的,而是长时段的。这一点很重要。

   有两个观念对于公民社会是关键的。一是团体、协会的概念,法制社会被包含在这团体之中,每个人有自己的权利。二是一个团体的代议制,即一个公民社会要在政治上被一个团体代表,通过这个团体的代表体现其每个成员的权利,这与我们以后谈到的公民权等其实是一回事。国家能保障社会的权利,国家体现社会形象,与此同时法对国家的监督都得到了保障,国家超出其权限时反对国家,这似乎是矛盾的,但只有这样这个社会才能运转。没有国家的保障,就没有法制社会,就没有人权社会。霍布斯、洛克、卢梭等没有找出解决这个矛盾的办法,只有靠社会的程序来解决这个矛盾。

   陈:主要是如何保持一个社会的平衡。国家与社会之间的这种矛盾也是不可避免的,社会需要平衡,国家需要一个平衡的社会。在中国,人权似乎是受国家保障的,但是国家在讨论、制定宪法时,我们这些普通人是没有机会发言的。当然他们可以通过某些渠道表达自己的意见。

史:从理论上讲,美国《独立宣言》、法国大革命的《人权宣言》等也是上层讨论、制定出来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3387.html
文章来源:《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众账号:ohistory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