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崔建远 韩海光:债权让与的法律构成论

更新时间:2015-01-30 13:13:34
作者: 崔建远 (进入专栏)   韩海光  
可以作为债权让与这个准物权行为的目的。[17]换言之,债权让与合同(债权行为)是个总称谓,在个案中,债权让与合同(债权行为),或者是买卖债权的合同,或者是赠与债权的合同,或者是代物清偿合同,或者是信托合同,等等。不过,德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的有关规定及其理论,不使用债权让与合同的范畴,要么具体地直接地称为买卖合同或赠与合同或委任合同或代物清偿等,要么使用基础行为勤或基础合同的概念,要么叫作负担行为,要么称为债权行为。日本民法的多数说称为负担行为,或者原因行为,或者债权行为等。

   债权让与,在法国、我国民法上,从行为的角度着眼,它属于事实行为;从交易的终点考察,就是债权让与合同(或者是买卖债权的合同,或者是赠与债权的合同,或者是代物清偿合同,或者是信托合同,等等)生效的结果。但在德国、中国台湾地区的有关规定上,按照日本民法的多数说,在行为的层面观察,它属于准物权行为;在结果的意义上,它也不是债权让与合同(债权行为)生效的结果,而是债权让与契约这个准物权行为引发的结果。

   还必须注意,虽然都叫买卖合同、赠与合同等,但作为产生债权的行为中的买卖合同、赠与合同不同于作为基础行为的买卖合同、赠与合同,它们是不同的事务,合同的当事人、标的物等均不一致。

   在中国、法国、德国、中国台湾地区有关规定上,它们的定性和法律效果存在着差异。现在通过案例2加以说明。

   案例2:甲公司和乙于2002年6月2日订立一个买卖奥迪车的合同,约定甲公司于2002年9月1日将奥迪车交付与乙,乙同时支付价款32万元。乙于2002年7月15日和丙签订转让奥迪车请求权的合同,并于当日把书面通知送达与甲公司。乙和丙之间的转让奥边车请求权的合同,实际上是乙把该奥迪车请求权出卖给了丙,丙将向乙支付价款30万元。

   按照我国民法解释,上述甲公司和乙之间的买卖合同是产生债权的行为。乙和丙之间的奥迪车请求权转让合同就是基础行为,也叫债权让与合同。奥迪车请求权于2002年7月15日由乙转让丙的现象,就是债权让与。在这里,买卖奥迪车的合同(产生债权的合同)提供转让奥迪车请求权的合同(债权让与合同)的标的物,转让奥迪车请求权的合同(债权让与合同)系奥迪车请求权让与(债权让与)的法律事实,换言之,转让奥迪车请求权的合同(债权让与合同)是奥迪车请求权让与(债权让与)的原因行为;奥迪车请求权让与(债权让与)为转让奥迪车请求权的合同(债权让与合同)生效的结果(相当于有体物买卖合同履行的结果)。

   在德国民法、中国台湾地区有关规定的视野里,对于甲公司和乙之间的买卖合同、乙和丙之间的奥迪车请求权转让合同的认识,与我国民法的相同。但对于奥迪车请求权于2002年7月15日由乙转让丙,则认为属于准物权认为。乙和丙之间的奥迪车请求权转让合同这个负担行为,是奥迪车请求权让与这个准物权行为的原因行为。

   我国某些民法著述,包括我们自己的在内,曾经把产生债权的行为,如上文所举甲公司和乙之间的买卖奥迪车的合同,作为债权让与的原因行为。这存在以下不妥:其一,未清晰地反映当事人之间的分层次的、功能不同的法律关系。其二,意味着略去了债权让与合同和产生将要被转让的债权的合同之间的联系。实际上,1.产生将要被转让的债权的合同无效、被撤销、被解除、不被追认,使得债权不存在,即债权让与合同的标的物不存在。债权让与合同成立时该债权就不存在的(如在产生将要被转让的债权的合同无效场合),构成自始不能,如果该债权的不存在对于任何人均为如此,例如,行刺公民的债权,买卖走私汽车的债权等,就是自始客观不能,债权让与合同自始失去其目的,失去其意义,失去其客体,故不发生法律效力[18];如果该债权的不存在只是对于让与人而言,他人可以拥有该债权,就是自始主观不能,于此场合,让与人订立债权让与合同,属于让与他人的债权,成为无权处分的一种,应当准用《合同法》第51条的规定,债权让与合同的效力未定。假如在债权让与合同履行期限届满前,让与人仍无债权,那么该合同无效,债权让与的后果不发生;倘若在债权让与合同履行期限届满前,让与人取得了债权,如无效行为转换为有效行为,使让与人享有债权,债权让与合同有效,待其履行时引起债权让与。实际上,除非当事人另有约定,因债权让与合同生效债权就移转,故订立合同时无债权,合同无效应为常态。这是债权让与合同不同于有体物买卖在无权处分上的不同。2.如果债权不存在出现于债权让与合同成立之后的,构成嗣后不能。在嗣后不能场合,债权转让合同有效,只是构成违约,让与人向受让人承担违约责任。

   (三)债权让与、债权的让与合同和原因行为

   债权让与必有原因及其行为,债权让与合同是其原因行为。客观上虽然有原因,但法律却不一定采取有因性原则。在德国、中国台湾地区的有关规定及其理论上,对债权让与这个准物权行为采取独立性和无因性原则。法国、我国的民法及其理论则相反,于是,对于债权让与这个事实行为和债权让与合同之间的关系,不能笼统地以无因性原则予以说明。实际上,讨论事实行为的原因及其行为远远比不上研究法律行为与其原因之间关系具有意义。尽管如此,鉴于既有的著述大多论述债权让与的原因及其行为,且存在不适当的观点,笔者仍要简单地表明态度:一是因债权让与自债权让与合同生效时完成,故讨论有因、无因在我国民法上大多是债权让与合同是否有因;二是应该类型化,不可一概而论。1.票据债权让与采取无因性原则,这是票据法的原则要求。2.在日本法、中国台湾地区有关规定上,证券化的债权采取无因性原则,这符合商事交易的特点和商事法的特殊性。“受让人之善意取得债权,除了在有价证券之情形,原则上并不可能。……因为在债权并无可资认定权利存在之外在表征。”[19]在我国,票据债权以外证券化债权是否采取无因性原则,尚不明确,笔者认为应当借鉴日本法在这方面的规定。3.普通债权的让与合同存在《合同法》第52条规定的原因时,让与合同无效,因我国民法未承认物权行为独立性和无因性制度,故不发生债权让与的效果。可以说,在这些情况下,债权让与是有因的。并且,由于我国民法上的无效是绝对的无效,法律对于存在无效原因的合同决不允许发生法律效力。所以,如果当事人以其意思排除上述原因,该排除的意思表示无效。4.债权让与合同存在《合同法》第54条规定的原因时,如果撤销权人行使撤销权,同样因我国民法未承认物权行为独立性和无因性制度,故不发生债权让与的效果。可以说,在这些情况下,债权让与仍然是有因的。撤销权人不行使撤销权,合同继续有效,发生债权让与的效果。但这不是债权让与无因的例证,相反,可以解释为是债权让与有因的表现。债权让与合同存在着可撤销的原因场合,双方当事人达成协议,排除撤销权的行使,按照合同自由原则,应当允许。可以将这种现象解释为撤销权人不行使其撤销权。为防止当事人一方故意欺诈、胁迫或乘人之危,又利用约定无因性阻却撤销权的行使,法律不应当承认当事人之间的下述事先约定:债权让与合同存在撤销原因场合,债权让与仍然具有无因性。5.其他情况下,当事人可以约定债权让具有无因性,即债权让与的效力不受债权让与合同不成立、无效、被撤销、被解除的影响。当事人无此类约定,债权让与为有因。这是由我国民法总体上采取有因原则所决定的解释原则。

   【注释】

   [1]为了区别作为债权行为的债权让与合同与作为准物权行为的债权让与行为两个概念,本文把前者叫作债权让与合同,或者直接根据上下文及其内容而命名为买卖合同、赠与合同或代物清偿等;将后者取名为债权让与行为或者债权让与契约。虽然在中国大陆的现行法上,在概念上不再区分契约与合同,但因笔者的词汇贫乏,本文才不得已地如此使用契约和合同的概念。

   [2]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荷兰民法。荷兰民法将物的让与和债权的让与都归为物权行为,因而两者都作为“财产的转移(Ubertragang von Gütern)”在荷兰民法第三编第83条以下加以规定。参照(德)海茵·科茨(Hein Kǒtz):《ヨ一ロツバ契约法Ⅰ》,松冈久和等译,第501页。

   [3]与法国民法典采取相同构成的还有西班牙民法典(第1526条)。当然,现代的法国民法和西班牙民法并不排斥买卖之外的其他原因行为。因而有学者批评这种规定是过时的。比如海茵·科茨教授认为“债权让与的原因行为并不限于买卖契约,也包括赠与、担保的合意等其他情况,所以很明显不能像法国民法典那样将之规定于买卖法,而是必须抽取其共通项放在债权总论部分。”((德)海茵·科茨(Hein Kǒtz):《ヨ一ロツバ契约法Ⅰ》,第501页。)

   法国民法典第1689条规定:“债权,对第三人的权利或者诉权(action)的转移,通过让与人与受让人之间权利证书的交付进行。”另外,债权于当事人之间的转移,在买卖契约缔结的同时发生(法国民法典第1138条)。对于这一点没有任何异议。见(日)西村信雄编:《注释民法11.债权2》,有斐阁1965年11月版,第340页。

   [4](日)伊藤进等:《民法讲义4·债权总论》,高阳堂1977年9月版,第242页;(日)潮见佳男:《债权总论Ⅱ》,信山社,2001年4月第2版,第516页等。

   [5]大判昭和3·12·19民集7卷1119页判决认为:债权让与的契约被解除后,该债权当然地复归。此外,最判昭和43·8·2民集22卷8号1558页对他人债权让与的判决中表明:在让与他人所有之债权的契约中,让与人事后取得该债权的情况下无须任何意思表示,该债权即转移到受让人。

   [6](日)我妻荣:《新订债权总论》,岩波书店1964年3月版,第526页。

   [7](日)我妻荣著前揭《新订债权总论》,第527页。

   [8](日)西村信雄编前揭《注释民法11·债权2》,第341页。

   [9]比如西村信雄指出,即使否认债权让与行为独立性的学说,也承认在作为对既存债务的清偿而进行的权利转移或者当事人有特别约定的情况下,存在与原因行为无关的处分行为((日)西村信雄编前揭《注释民法11·债权2》,第340页。)

   [10]崔建远主编《合同法》(第3版),法律出版社2003年3月版,第165页。

   [11]郑玉波:《民法债编总论》,三民书局1996年11月第15版,第463~464页。

   [12](德)迪特尔·梅迪库斯:《德国民法总论》,邵建东译,法律出版社2000年11月版,第169页。

   [13]王泽鉴:《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第4册,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年1月版,第136~137页。

   [14]王泽鉴:《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第5册,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年1月版,第59页。

   [15]崔建远:《无权处分辨》,《法律研究》第25卷第1期(总第144期),2003年1月,第3~24页。

   [16]崔建远:《无权处分辨》,《法学研究》第25卷第1期(总第144期),2003年1月,第3~24页。

   [17]孙森焱:《民法债编总论》,三民书局1997年8月修订10版,第694页。

   [18](德)Larenz,Schuldrecht,Bd.Ⅰ,s.88.转引自王泽鉴:《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第3册,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年1月版,第59页。

   [19]黄立:《民法债编总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4月版,第611页。

  

   (原文载于 《法学》2003年第7期)

   (作者单位:清华大学、日本璜滨国立大学)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tangl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3338.html
文章来源: 《法学》2003年第7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