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曹远征:人民币国际化更要靠在岸市场

更新时间:2015-01-14 16:56:36
作者: 曹远征 (进入专栏)  

  
近期,一个新的名词正为越来越多人所熟悉“新常态”。事实上,新常态这个字并不是中国人发明的,最早是在美国提出的。2011年美国前财长、哈佛经济学教授萨默斯在世界银行间便用这个词,当时叫New normal,也就是如今我们所说的“新常态”。

   如今,全球经济也正面临着新常态:经济增速低导致需求不足,进而又导致了经济低迷。如果在经济走低时期处理不好,就会产生很多金融风险。此次俄罗斯的卢布危机便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当人们在反思卢布危机的同时,是否会进一步思考,当前的大宗商品都是以美元计价的,美元的稳定性严重影响着大宗商品的稳定性。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导致许多国家,尤其是亚洲国家存在着“货币原罪”,主要表现在三个“错配”上。

   第一是货币错配。亚洲地区的很多国家走的是出口导向型道路,出口活动基本是以美元计价,这意味着一旦美元出问题,国与国之间的贸易都没法做了。

   第二是期限错配。亚洲地区国家有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需求,需要大量长期资本投入,但是以往都是短期资本。短期资本是无法支持长期发展的,同时,短期资本的快进快出会造成该国宏观经济的不稳定。

   第三是结构错配。全球的外汇积累储备最多的是亚洲地区,也是储蓄率最高的地区,收到外汇,主要是美元后又都投放回美国,然后美国金融机构反过来再把外汇投到这个地区。储蓄率高的地区不能动用自己的储蓄,反而需要外面来投资。尤其是金融危机爆发以后,这些问题更加凸显,这也是为什么一旦人民币被国际使用,居然它的进程如此之迅速。

   截至2014年第三季度,在跨境贸易结算中,人民币结算已经占到中国的对外贸易的10%。目前为止,人民币是全球仅次于美元的第二大贸易货币。

   有了这样的发展成绩后,人民币下一步会遇到怎样的挑战,又会迎来怎样的发展契机呢?笔者在由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和银天下共同举办的2014“SAIF-银天下”年度金融高峰论坛上指出,人民币国际化不能靠离岸市场发展,要靠在岸市场发展。上海自贸区就是这样一个桥梁,在人民国际化的安排中,上海的地位非常重要。

   笔者认为,上海的固定收益市场,大宗商品、衍生品市场不发展,需要从这两方面做工作,上海才能变得真正实现人民币国际化。具体有两个方向,一是资本项目可兑换,二是中国居民不能自由对外以外币负债,但可以人民币负债。这包括中国企业在香港发行人民币债,也包括跨境贷款。中国资本市场在保持对外币QFII的管理下,鼓励外资以人民币QFII的形式投资,同时对外资三类机构开放人民币的债券市常

   同时,笔者预计,如果不出意外,在2020年以前,人民币可以实现资本项下可兑换。最重要的是上海应该发展金融市常固定收益很重要的组成部分是大宗商品,中国是大宗商品最重要的国家之一,能不能实现大宗商品以人民币定价,是新的探讨方式。如果大宗商品用人民币定价,用人民币交易和结算,上海就变成了人民币国际化中心。

   将来的上海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中心,在“一带一路”新的形势下,这种合作不再是纯粹的货币合作和产品合作,还包括在产能治理上的合作,可以将中国的优势产能向全球进行输出。在这种输出所创造出的新形势下,大宗商品对固定收益市场带来新的需求和挑战。

   来源:国际金融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253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