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田禾:论死刑存废的条件

更新时间:2005-08-16 18:43:06
作者: 田禾  

  

  内容提要:在死刑存废的十字路口,何去何从不仅是一个理论问题,而且是一个实践问题。死刑的存在正如其他事物的存在一样具有自身的历史、社会、政治和经济条件。死刑存在了数千年,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它也有不合理性。死刑具有不人道性,与文明社会的价值观相违背,但在某种程度上应否废除死刑仍然是一个“伪问题”。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应否废除死刑,而在于能否和怎样废除死刑。在目前的形势下,中国尚不宜宣布立即废除死刑,而应该保留死刑,但应从立法和执法上对死刑加以限制,最终向废除死刑努力。

  关键词:死刑/存废/社会条件/传统法律/文化/人权保障

  

  2002年在湖南湘潭,数十名中国刑事法学研究者聚集在一起,举行了一次关于死刑废止与否的学术研讨会。会议上占优势的观点是主张废除死刑,而坚持保留死刑的声音显得非常微弱,原因是主张保留死刑似乎与人权保障、与世界潮流背道而驰。在死刑存废的十字路口,何去何从不仅是一个理论问题,而且是一个实践问题。死刑的存在正如其他事物的存在一样具有自身的历史、社会、政治和经济条件。笔者认为,与其言必称美国或者高喊“法律现代化”,不如脚踏实地分析死刑是否有保留或废除的深层次理由。

  

  一、死刑的宗教、文化起源

  

  讨论死刑首先涉及到生命以及生命的意义,既包括生命的个人意义,也包括生命的社会意义。生命是一种肉体的存在形式,与死亡相对应。在生命的起源问题上自然科学、生理学以及宗教各有不同的解释。一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生命是不可重复的,因此对个人来说,生命是无价的。不过,人是社会动物,从生物学意义上生命虽然属于个人,但在社会意义上生命却不完全属于个人。人的生命是社会化的生命,它的存在必然以社会价值作为判断的标准。

  尽管大多数西方国家,尤其是欧洲国家主张废除死刑,而且也身体力行地废除了死刑,但其宗教文化的根源在生命问题上、从而也在死刑问题上充满了深刻的矛盾。有学者认为,上帝造人,生命具有超然价值,只有上帝才有权主宰它,人从出生到死亡,都必须秉承上帝的意志,任何人都无权剥夺他人的出生或生存的权利,而且无权放弃自身的生命。〔1〕这里至少存在着阅读的误区。《圣经·旧约创世》九章5-6节指出,在洪水退尽,诺亚自方舟出来,向上帝献祭之后,上帝曾对诺亚说,“流你们血,害你们命的,无论是兽是人,我必讨他的罪,就是向各人的弟兄也是如此。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流;因为神造人是照自已的形象造的。”因此,不能说圣经反对剥夺人的生命,相反,死刑支持论者认为死刑恰恰是上帝对生命的保障。当然,人们也可以从圣经中找到反对死刑的强有力的证据。《圣经·出埃及记》中记载,上帝授予摩西“十诫”,其中第六诫是“不可杀人”。这里需要指出的是,上帝要求的是不可无缘无故杀人,故才有教会反对堕胎、反对剥夺他人生命之说。但上帝同样认为“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流”。不可一概认为上帝反对剥夺他人的生命,基督教的宽容是有限度的,否则就不会有阿富汗和伊拉克硝烟滚滚的战场了。战争杀人和死刑本无本质区别,相对于战争将杀人的权力赋予士兵,死刑实在是非常文明的“杀人”。

  几乎每个初到西方的人都会以为,基督教宽容,基督徒善良,但是伊拉克战争足以将基督教的“宽容”幻想击得粉碎。“不可杀人”是神的诫命,而“杀人者死”也是神的旨意。

  上帝的“不可杀人”和杀人具有不可同日而语的条件。在现代社会,不可杀人不仅是神的旨意,也是道德的要求,更是法律约束的底线。死刑体现了人间法律和宗教之间的联系。

  另一种文化解释是用自然权利反对死刑。人们认为生命是一种自然权利,生命具有以下的含义:生命与生俱来,无论种族、性别都拥有这种权利。这意味着生命不可转让、出售或者赠予他人。任何人都拥有生命的权利且不可被剥夺是引起死刑争论的最大焦点。现代国家建立后,法律成为统治的有效和最佳工具。刑罚是国家权力的象征,死刑更是如此。在刑法学上,死刑是国家为了维护统治而对犯罪者采取的剥夺生命的刑罚,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死刑具有政治哲学的意义。生命的不可剥夺性从某种意义上否定了国家的死刑权。这实际上陷入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怪圈。生命不可剥夺,对剥夺他人生命的人的生命的剥夺是否具有正义性反倒成了一个问题。

  法律是一种社会历史现象,死刑也有着不断演化的历史。我们不应将死刑从具体的历史背景中抽象出来,站在经院哲学的立场上论证死刑的正当性,而应将其放到具体的历史情境中去考察其存在的价值。法律意义上的死刑与国家的建立密不可分。法国当代思想家德里达指出,“死刑是由国家主权决定的一种死亡形式,有时是由类似国家主权的权力决定的,没有这种类似国家主权的东西就没有死刑,所以死刑是国家状态下的制度及合法的谋杀。”〔2〕这段话中最值得玩味的是“国家状态下合法的谋杀”这一描述。首先,不是国家规定的谋杀,均是非法的谋杀,即死刑的执行者必须代表国家。其次,国家有权决定什么人该杀,什么人不该杀,不论是公罪还是私罪,国家都有做出死刑判决的权力。第三,死刑是国家的主权,任何其他国家、组织或个人都无权干预。德里达精确地描述了死刑的本质所在,即死刑是国家权力的表现和象征。但这并不是说,在前现代国家状态下,死刑就不存在。相反,在前现代国家状态下,死刑的规定、执行同样体现了某种意志,可以是前现代国家的意志,也可以是某个社会群体的意志。前现代国家的死刑带有更浓厚的宗教、伦理学和哲学的色彩。

  通过死刑,前现代国家或某一社会群体力求做到维护社会道德、坚持社会信仰。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前现代国家的死刑规定和应用都具有突出的特征。首先,死刑的条目较多;其次,死刑形式非常残酷。中西方无一例外。从历史发展趋势来看,死刑大多经历了这样的过程,从名目繁多到严格限制,最后被取消;从过于血腥的执行到至少视觉效果较为缓和的枪决和注射处决。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死刑古已有之,其名目之繁杂,执行之血腥,和其他国家相比有类似之处。西方古代有活埋、掷石、肢解、火刑、绞刑、车裂、溺死,中国古代有车裂、炮烙、凌迟等等。

  可以说,死刑确立的根据在于,剥夺他人生命者,已经接受了法律预设的条件,被剥夺生命在法律上没有任何疑义,只是法律的预设是否符合先天的正义性问题。人人都享有生命不被剥夺的权力,但是,一个人可因其剥夺他人生命而丧失自身的生命权。因此,国家死刑权的正当性寓于杀人者因剥夺他人生命权而对自身的生命权的丧失之中。

  

  二、死刑存废之争

  

  自从意大利的思想家贝卡利亚提出了废除死刑的主张,死刑的存废就成为法学界争论不休的话题。贝卡利亚在《论犯罪与刑罚》一书中认为,“人们可以凭借怎样的权利来杀死自己的同类呢?这当然不是造就君权和法律的那种权利。君权和法律,它们仅仅是一份份少量私人自由的总和,它们代表的是作为个人结合体的普遍意志。然而,有谁愿意把对自己的生死予夺大权奉与别人操纵呢?每个人在对自己作出最小的牺牲时,怎么会把冠于一切财富之首的生命也搭进去呢?”〔3〕这段话的精神应该是,国家的一切权力来源于个人对自己的自然权利的转让,生命是个人不可转让的权利,因此国家无权剥夺个人的生命。这就是绝对的生命不可转让理论,其奠基在生命的自然属性之上。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不少西方大思想家都拥护死刑。如德里达指出,“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所有的西方哲学家在其哲学话语中都是赞成死刑的,有的心里面反对,但写出来的东西都是站在死刑一边的,也就是说在他们的话语中找不到一个谴责死刑的空间。我试图去了解为甚么西方哲学如此本质地与死刑的可能性和必要性联系在一起……从柏拉图到康德、黑格尔至今,所有的哲学家都不能避免地将他们的本体论或形而上学哲学体系与国家、国家权威联系在一起。”〔4〕康德反对死刑的论证似乎是最强有力的。康德反对贝卡利亚的死刑无用论,认为,人是在其尊严中体现其目的的。人的这种尊严要求有罪者受到惩罚,不是因为能带来什么社会政治利益,而是因为他有可罚之处。对康德来说,死刑是人类的标志,只有有理性的人才配得上死刑,动物是没有死刑一说的。“黑格尔说:刑法是犯罪人的权利。它是犯罪人本身意志的行为。犯罪人宣布侵犯权利是自己的权利。他的犯罪是权利的否定,刑罚是这一否定的否定,即犯罪人本身所引起的并强加于他的那种权利的肯定;在这个理论中,毫无疑问,是有着许多收买人心的地方,因为黑格尔不是把犯罪人看成只是司法的普通客体,司法的奴隶,而是把他提升到自由的、自决的生物的等级。”〔5〕在赞成死刑的西方哲学家名单中我们还可以看到这样一些如雷贯耳的名字,如霍布斯、洛克、卢梭等等。

  尽管这些大思想家们如此首肯死刑,但在实践中,世界范围内废除死刑的运动正如火如荼、方兴未艾。目前,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废除了死刑,或根本就没有规定死刑。2003年,大赦国际对世界各国的死刑状况做了一个初步的统计,全世界有76个国家(包括地区)废除了死刑,15个国家废除了普通犯罪的死刑(军事犯罪或战时犯罪除外),还有21个国家在实践中事实上废除了死刑(过去10年没有执行过死刑、并且向国际社会承诺不再使用死刑)。完全保留死刑的国家有83个。〔6〕从废除死刑的过程来看,一些国家是一次性地废除死刑,而另一些国家则是分阶段走,先废除普通刑事罪的死刑,然后再彻底地废除死刑。

  保留死刑的国家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法律有死刑规定,司法实践中也有死刑判决,但从来未真正执行过。第二类是仅保留对部分危害国家利益、军事利益或特别严重的犯罪适用死刑。第三类是全面保留死刑。全面保留死刑的国家分布于全球,除美国和日本外,基本上都是发展中国家。日本虽然保留了死刑,但从1979年到1984年,平均每年只执行1件死刑。保留死刑的国家大都对死刑的适用做出了严格的法律限制。这些法律限制可分为立法限制和司法限制两大类。立法限制主要表现为:逐步减少可适用死刑的实体法条款;严格限定可适用死刑的罪名;禁止死刑适用于某些对象(一般指未成年人、精神病人、孕妇);对死刑适用规定严格的审级、判决、核准和执行程序等。司法限制主要表现为慎重判处死刑、判决后不予执行或对死刑犯予以赦免等。如2002年,在83个保留死刑的国家中,有67个国家宣判了3248个死刑,只有31个国家的1532名罪犯被执行了死刑。世界上人口超过一亿的大国中,中国、美国、日本和印度保留了死刑。〔7〕

  废除死刑之所以在世界范围内引起如此大的反响和回应,与人权运动的深入发展有很大的关系。人权机构的活跃,人权公约的颁布都对废除死刑产生了积极的作用。对人权保护主义者来说,死刑毫无疑问是最严重的酷刑,废除死刑有益于维护人的尊严和人类社会的进步。

  在国际人权领域,生命权是绝对不可剥夺的基本人权,死刑因剥夺基本人权而是残忍的、不人道的刑罚。

  死刑问题是中国在当今世界上最受诟病的问题之一。有人认为,当今世界上死刑判决和执行得最多的国家当属中国。人们指责中国不尊重人权,滥用死刑,不一而足。面对指责,中国学术界终于撩开了中国死刑问题的面纱。许多学者认为,中国应该与世界发展趋势相一致,废除死刑。有的学者呐喊,杀戮不应该成为另一种杀戮即死刑存在的理由。有人甚至以全世界已经有近半左右的国家废除了死刑为例,认为不主张废除死刑的学者是在为野蛮张目,为死刑唱赞歌,有违学者的良心。然而振臂一呼固然痛快淋漓,但考虑到了中国明天就宣布废除死刑将引起什么样的社会震动和将付出什么样的社会代价吗?

  主张保留死刑的观点主要如下:对可能犯罪的人,死刑具有最大的威慑力;对罪犯本人,死刑可以从根本上制止其再犯罪;死刑是重罪犯人应得的报应,是伦理正义的必然要求,也是罪责刑相适应原则的体现;死刑可以满足人们的报应观念,满足人们本能的报复心;那些用残忍手段杀害无辜者的犯罪人,理应受到相同的或相称的处罚,而死刑就是最公平的惩罚,否则,就意味着被害人生命不如犯罪人生命重要;死刑是人权的体现。人权保障方面的国际公约《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未彻底否定死刑,只是对死刑作了严格的限制,这是有限制地确认死刑。当社会上还存在故意杀人等严重犯罪现象时,废除死刑就意味着国家无视多数公民的人权;死刑是刑法罪刑相适应原则的体现。罪刑相适应是当今世界各国刑法的一项重要原则。死刑是在社会上还存在严重犯罪的条件下,正义、公平的最高体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25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