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祥京:中国抗日战争的游击战

更新时间:2015-01-13 08:02:28
作者: 谢祥京  

  

   打游击战,对于一个主权国家来说,是一场没有面子的战争和战术,不得已而为之。

   自抗战以来,中国军队的“游击战”,不是光彩不光彩的事。国弱民穷,没有军事实力,无论如何,与现代化的日军硬拼是打不赢的。

   持久战、游击战,只是弱者的意志与智慧的表现,更不值得过度吹嘘。

   游而不击,就另当别论了。

   国军(国民革命军)也打游击战,一般中国老百姓并不理解。中国抗战,“抗战”的词意就是抵抗之战,是一场被动战争,是一场拼死抵抗的战争。

   “抗战”,关系到中华民族生死存亡,不能不打。

   至1937年,“七七事变”之后,在内地战场,只有三拨人在相互打仗:中国国民革命军、伪军与日军,八路军、新四军无疑属于中国国民革命军。

   除伪军外,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或其它党派及非党派人士所领导的抗日军队都应统称为——“中国军队”。理所当然,也包括了全国各地的抗日游击队。中国战场上的抗日游击队有多种形式,并不是“传统教育”中标榜的:共产党主导了敌后游击战场。

   笔者认为:自抗战以来,中国军队的“游击战”,不是光彩不光彩的事。国弱民穷,没有军事实力,无论如何,和现代化的日军硬拼是打不赢的。

   持久战、游击战,是弱者的意志与智慧的表现。

   游而不击,就另当别论了。

   共识网学者“东写西读”先生在“别了,史迪威”一文中强调:

   “对于抗战的研究在区分正面和敌后战场过于简单了,国民党起初指挥比共产党规模大得多的游击战,而共产党除了百团大战之外从未发动抗日的主要攻势。而且根据苏联驻中国大使傅秉常日记以及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收录的档案资料显示,共产党还时不时地与日本人和汪精卫的政府进行谈判,尤其在抗战末期更为频繁。”

   自全面抗战伊始,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即高度重视建设敌后抗日根据地和开展敌后游击战,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在抗战期间,中国国民革命军中有三分之一在从事对日游击战。国军敌后游击队最初多为奉命留在敌后的正规军,也有由国军军官、地方军人、国民党党务人员所领导的民间武装部队。因种种原因,大陆方面,在80年代之前,极少提到国民党在敌后战场上的作为;国民党去台后,也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更多的是在强调正面战场。

   据历史学者洪小夏统计,抗战八年,“在敌后作战的国民党游击军,最多时曾有近百万正规军和近百万游击队,最少时也有几十万正规军和几十万游击队。

   对待日军的态度,即算是军事实力强大的美国人对日本人的勇敢、顽强及疯狂的战斗精神也感到敬佩甚至畏惧。美国人在战斗中并非怕死,他们最尊重的就是生命,不像日本人根本就不把生命当一回事。在太平洋战争中的硫磺岛战役中,守岛日军几乎全部战亡,也给美国海军陆战队造成重大伤亡。

   微观战史专家余戈在总结现代战争时有句名言:死不起人,在这里是文明;死得起人,在这里是野蛮。

   苏俄也是日本人的宿敌,日俄战争期间,俄国在日军面前也尝过不少苦头,打过大败仗。

   白种民族曾经长时期地沉溺在种族至上的优越感中不能正视现实,“珍珠港事件”就是日本人给美国人的一种“教训”。日本人的野蛮连老虎屁股也敢摸。日本飞机更象一枚枚定点清除导弹,把美军珍珠港港内的舰船毁于一旦。

   1941年12月7日的“珍珠港事件”是偷袭,是不宣而战,它使全体美国军人蒙羞。日本人袭击珍珠港,使处于中立的美国不得不向日本宣战,太平洋战争也随之爆发。

   太平洋战争爆发第一周,日军占领泰国全境,泰国政府不战而降,当即签订城下之盟。

   12月10日,日军同时在菲律宾和哥打巴鲁(马来亚)登陆。

   12日,日军强渡柔佛海峡,进攻马来半岛、新加坡。

   25日,香港沦陷,港督举起了白旗。

   不到一个月,马尼拉、吉隆坡和新加坡相继失陷。7万在菲律宾驻扎的“美菲”守军在惨败后,也放下了武器;8万新加坡英军向3万日本人毕恭毕敬的投降。

   美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将军也乘飞机从菲律宾逃至澳大利亚。

   日军进攻,势如海啸,攻占爪哇、南苏门答腊和美丽的巴厘巴板。

   美国人、英国人、俄国人,都尝到过一个东方岛国——“黄种人”的真正厉害!他们就是日本人。

   为什么这样说呢?

   世界上谁都不得不承认,日本人是一个很有进取心的民族。直到公元7世纪,日本人还没有文字可以记载自己的语言,日本的女性,用一些汉字创造了一套字母,即所谓的假名,用来记载本民族的语言和思想。后来,日本大和民族干脆将大量的汉字引入自己的语言体系。

   日本岛国自古以来虚心向中国学习,文化、制度、技术无不受中国的影响。但从明治维新开始,日本就消除了中国的落后影响,积极以欧美先进国家为榜样。而此刻中国正经历清政府的腐败没落的统治,清政府保守势力极力排斥西方世界的文化技术,不但致使“洋务运动”走下舞台,也让后来的“百日维新”成为短命鬼。尽管辛亥革命掐死了清政府,但中国政局在北洋军阀时期四分五裂,经济无法起步。

   中国的落后,激起崛起的日本极大的侵华欲望并为之提供了良好的机会。擅长学习的日本民族,创造了人间奇迹,迅速地强大起来。然而,在军国主义的影响下,弟子打起了师傅,而且不管它东西南北中,疯狂到要主宰全世界。

   日本的态度让大洋西岸的皇帝很不开心,可也没辙——元朝皇帝忽必烈招降不成打了两次日本都告失败,一点办法没有。日本海这个天然屏障护佑了日本。

   甲午战争,某种程度上说,也是日本跟中国闹平等闹出来的,其实质就是日本跟中国抢肉。

   东洋帝国的军人把武士道精神也延续下来,视死如归的“勇敢”让常人恐惧。更重要的是,日本人的耻感文化,驱使这个民族在寻求另一种方式来获取外国人的“尊重”。

   这种方式就是军国主义的侵略与扩张。

   蒋介石与许多高级将领都明白中国与日本的军事实力悬殊太大。

   “新中国”的刘亚洲上将讲到甲午战争时说:“日本对华战略已经实施了上千年。”

   在《刘亚洲国家思考录》一书中,有一句使中国人伤心的大实话:

   “中国对日本有一种不战而败的情结”。

   其实这种情结从甲午战争之后就开始了。之后中国人这种纠结的心情更为严重,一直延续到抗战结束。这种情结,当然不是当今“仇日”的年轻人可以充分理解的,因为我们的国家,比起六七十年以前,毕竟是强大得多了。

   我国在抗战初期,中国人的确畏惧日本人,而这种弱者心态形成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由于长期以来受封闭、僵化的影响,不求上进,更不善学习他人的先进技术,致使工业基础太差,生产能力低下,轻工业很少,重工业几乎是空白。

   中国战区物资极度匮乏,其中的汽车、火炮、坦克、飞机完全依赖进口和别人的援助。

   斯大林曾经说过:没有重工业的国家是无法抵御强敌入侵的。

   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日本已进入发展鼎盛期,成为仅次于美国、德国的军事强国。

   历史资料显示:

   在“七七事变”前日本的经济总量达到283亿美元,是世界第6经济强国。在此前,日本全国只有4个装备整员的师团,不到20万人,“七七事变”后,日本开始大量的扩充兵员,到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在中国有110个师团,总共250多万人,此后日本兵力一直在扩充,1945年达到600多万。二战时期,日本共生产5000多辆坦克;日本1944年一年当中,生产了28,000架飞机,1941-1945年日本共生产了航母17艘、战列舰2艘、巡洋舰9艘、驱逐舰63艘、潜艇147艘,军事实力不可小觑。

   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拼的就是实力。当然,其中包括硬实力与软实力。

   中国,国弱人不蠢,不是没有自知之明。

   国民党军政高层很早就注意到了敌后游击战对整个抗战胜利的重要性。1937年11月7日,蒋介石曾在日记中,如此表述他对敌后游击战和整个抗日持久战之间关系的看法:“保存战斗力,持久抗战;与消耗战斗力,维持一时体面,两相比较,当以前者为重也。此时,各战区应发动游击战,使敌于占领地区疲于奔命也。”

   在1937年8月2日,蒋委员长已经指示参谋本部:“各地敌军后方预先编组别动队,散伏便衣队于社会”。

   9月15日,蒋又指示主持甘肃军政事务的贺耀祖要注意组织宁青与绥远部队“游击阻敌”。

   更早一些时候,1937年3月,国民政府制定的《民国二十六年度作战计划(甲案)》中已有规定:

   “作战期间,应有专门机关指导民众,组织义勇军并别动队,采用游击战术,以牵制敌军,并扰敌其后方”。

   1937年冬的武汉军事会议上,国民政府军委会副总参谋长白崇禧建议,抗日的基本战略:

   “应采游击战与正规战配合,加强敌后游击,扩大面的占领,争取沦陷区民众,扰袭敌人,使敌局促于点线之占领。同时,打击伪组织,由军事战发展为政治战、经济战,再逐渐变为全面战、总体战,以收‘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之效”。

   据白崇禧晚年回忆,该建议得到了蒋介石的赞许。

   稍后,在1938年冬的第一次南岳军事会议上,蒋氏提出新的抗战策略:

   “政治重于军事,游击战重于正规战,变敌后方为其前方,用三分之一力量于敌后方”。

   国民政府军委会随后在《第二期作战指导方针》中,也将敌后游击战提高到非常关键的程度,该方针要求全国抗日力量:

   “连续发动有限度之攻势与反击,以牵制消耗敌人,策应敌后之游击部队,加强敌后之控制与袭扰,化敌人后方为前方,迫敌局促于点线,阻止其全面统治与物资掠夺,粉碎其以华制华以战养战之企图”。

   次年,国民党军队即变更了战斗系列,1/3用于正面战场,1/3进入敌后开展游击战,1/3在后方整训。敌后游击战正式成为国民政府抗日整体策略的重心。

   抗战时期,国民革命军的敌后游击区,除冀察、鲁苏战区到抗战后期不复存在外,山西游击区、豫鄂皖游击区、浙西游击区、海南游击区及滇西腾北游击区、滇康缅边境特别游击区等,一直坚持到抗战胜利。这些游击区都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成为打进沦陷区的楔子,形成了敌后游击战场,构成了对日军的严重威胁。国军游击部队起到了配合正面战场、支持长期抗战、牵制日军、困扰敌军后方、佐助国民政府恢复沦陷区政权、使沦陷区民心得到维系的作用。

   这才是中国抗战史中的实况。

   笔者就比较熟悉的滇西抗战举例:

   在滇西,1944年大反攻之前,中国滇西远征军除了牢牢坚守300多公里的怒江防线外,游击战更为突出。

   刚烈的腾冲人,曾将一座空城留给了日本人,得知游击队过了江,他们又迅速组织起来了。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jie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2494.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