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全英兰:杜诗对高丽、朝鲜文坛之影响

更新时间:2015-01-04 11:05:24
作者: 全英兰  

     壹 序言

   杜甫是古代韩国文学史上最有影响的外国诗人。韩国有关杜诗之最早记录,见于高丽人李仁老(1152-1220)《破闲集》,其言云:“琢句之法,唯少陵独尽其妙,如‘日月笼中鸟,乾坤水上萍’,‘十署岷山葛,三霜楚户砧’之类是已。”又李奎报(1168-1241)《吴先生德全哀词》并序亦云:“为诗文得韩、杜体,虽牛童走卒无有不知者。”由以上二文,可见当时韩国文人已普遍吟咏杜诗。

   自此以后杜诗不仅对汉诗,而且对歌辞、时调甚至于今世纪的现代文学都产生了既深远又广泛的影响。杜诗之所以有这样强大的影响力,其根本原因就是杜诗本身的优秀性。当然这其中也有韩国文学史特殊背景的原因。韩国1443年以前只有语言而没有文字。1443年当时的君主世宗大王与集贤殿诸儒创制了韩字。然而韩字创制以后,知识分子却很轻视韩字,他们在生活、学习以及文化活动中仍然爱用汉字。因此高丽、朝鲜文人很自然地从小学习汉字而更多地从事于汉诗、辞赋、散文等各种类型的中国文学的创作。虽然高丽以前的三国时代有“吏读”文字,但这吏读文字只是借用汉字来记录语音,是一种不够完备的文字体系,因此没有传承下来。同时汉诗又是高丽、朝鲜时代施行的科举制度中进士考试的必修科目。自从958年高丽第四代君主光宗遵从中国后周归化人双冀之建议,施行科举制度以来,朝鲜亦一直实施科举制度并从中选拔官吏。因此高丽、朝鲜朝的知识分子为了出仕当官都要学习汉诗。基于这样的背景,及杜诗本身的优秀性,而杜甫一生忧国爱民的情怀,非常符合朝鲜王室“崇儒排佛”的国策,因此朝鲜王朝于成宗十二年(1481)翻译并刊行了《杜诗谚解》。自此杜诗开始对朝鲜文坛产生深远而广泛的影响。本文将主要考证杜诗对高丽、朝鲜文坛的影响,首先整理高丽、朝鲜时代在韩国所刊行的杜诗著作,然后根据高丽、朝鲜朝诗话书的记录考察其影响情况。

     贰 高丽、朝鲜朝所刊行之杜诗著作

     一、高丽所刊行之杜诗著作

   有人认为宋蔡梦弼《杜工部草堂诗笺》、黄鹤补注《集千家注杜工部诗史补遗》、元高楚芳《集千家注批点杜工部诗》诸书,高丽时都有覆刻本,可惜今天都没有留传下来。只在中国才有传,尚可见其一斑。清末黎庶昌编刊《古逸丛书·识跋》云:

   予所收《草堂诗笺》有南宋高丽两本。宋本阙《补遗外集》十一卷。今据以覆本者四十卷南宋本,后十一卷高丽本。两本俱多模糊,而高丽本刻尤粗率。然颇有校正宋本处。即如陈景云所指“何假将军佩”“佩”字,宋本元作“盖”是其一也。今从高丽本正之,原书每卷叶第二三行。(注:见李丙畴,《韩国文学上的杜诗研究》,汉城:二友出版社,1979年,85页。)

   又钱谦益《绛云楼丛书目录·宋版诗笺注》中也有“草堂诗有高丽刻本”之言,但韩国文献中不见,或因兵燹而荡然无存。

     二、朝鲜所刊行之杜诗著作

     (一)中文本

   1.《纂注分类杜诗》二十六卷

   李氏朝鲜《世宗实录》世宗二十五年癸亥夏四月条云:“命购杜诗诸家注于中外,时令集贤殿参校杜诗注释,会粹为一,故求购之。”于此可知,朝鲜朝做《杜诗谚解》,曾收购杜诗诸家注书,以利参校。此时朝鲜文人自己编辑的杜诗注本就是《纂注分类杜诗》。这是一个官修本,在朝鲜世宗二十五年(1443)四月,国王命安平大君率辛硕祖等六位集贤殿学士,搜集各种杜诗注释,进行校勘编纂而成。当时所参考的主要文献是徐居仁编次的《集千家注分类杜工部诗》、高楚芳编的《集千家注批点杜工部诗》及蔡梦弼会笺的《草堂诗笺》、《范德机杜诗批选》等。(注:闵庚三,《朝鲜刊杜诗集源流考》,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学位论文,1998。6,6-8页。)此本覆刻五次,试分述如下:

   (1)世宗二十六年(1444),以新铸铜铸字“甲寅字”刊行,是为“甲寅字本”。

   (2)成宗十六年(1485),以新铸字复刊,是为“甲辰字本”。

   (3)中宗十八年(1523),又以新铸字刊行,是为“丙子字本”。

   (4)光海君七年(1615),有木活字之“训练都监字本”。

   (5)孝宗朝(1650-1659,年代未详)木版本。

   今五本皆传,内容相同,而体制则大同小异。

   2.《杜工部草堂诗笺》四十一卷

   覆刻宋蔡梦弼《杜工部草堂诗笺》,今所存为残本,似是朝鲜初期覆刻木版本。

   3.《集千家注杜工部诗史补遗》十一卷

   覆刻宋黄鹤补注本,今所存为残本,未详刊行年代,似是朝鲜初期覆刻木版本。

   4.《虞注杜律》二卷

   覆刻明虞伯生《杜工部七言律诗》本,二卷二册,成宗二年(1471)覆刊。此书流通于学杜诗者中间共有10种版本,另有朝鲜末期活字版本。

   5.《读杜诗愚得》十八卷

   明单复(阳元)撰。燕山七年(1501)合铜、木(乙亥,甲寅)二种活字刊行。

   6.《赵注杜律》二卷

   据明赵汸注本,无序,大文,为本版本,另有数种版本。

   7.《须溪先生批点杜工部七言律诗》一卷

   据苏城杜启集注本,有明正德壬寅(1518)苏城杜启序,乙亥铜铸字印本,别有木版本,前有序,次题“张氏隐居”,末有“人日”,共125篇,收录159首诗。

   8.《纂注杜诗泽风堂批解》二十六卷

   李植撰,成书于仁祖十八年(1640),英祖十五年(1739),由其曾孙李箕镇刊行,为木刻本。首有杜甫本传,次杜诗总评,又有泽堂李植序及李箕镇序,凡十四册,间有自注。

   9.《杜律分韵》五卷

   朝鲜摛文院考文馆奉勅汇编。正祖二十二年(1798)刊行,有生生字(正祖十六年刻)本,整理铜活字(正祖十九年铸)刊印本。后哲宗元年(1850)复印铜活字本。又有1974年台湾大通书局据朝鲜整理字本影印《杜诗丛刊》本。

   10.《三大家诗集》二十二卷

   正祖六年(1782)韩构铜铸字印本。李白、杜甫、韩愈诗钞集,首有杜工部本传,次有杜诗总评。别有二种本,也有潜谷金堉序木活字本。

   11.《杜陆分韵》八卷

   正祖二十二年(1798)整理铜铸字印本,别有四种木版本。分韵杜甫、陆游诗之汇编。

   12.《杜陆千选》八卷

   朝鲜二十二代王正祖御选,正祖二十三年(1799)丁酉铜铸字刊本,首载正祖御序。前四卷选杜甫律诗五百首,后四卷选陆游律诗五百首。

   13.《杜工部分类五言律诗》二卷

   据赵注本,为木版本,刊年未详,无注,大文。

   14.《杜律》二卷

   据赵注,虞注本,为木版本,无注,大文。

   15.《杜律》一卷

   据虞注本,大文,无注,袖珍本,木版,刊年未详。

   以上十六种见李丙畴《韩国文学上的杜诗研究》所列《历代所刊杜诗书》中中文本之杜诗书目。又周采泉《杜集书录》所辑而未见于李书者,尚有三种。兹录之于后。

   16.《杜诗分韵》

   摛文院奉编。成书年代未详。有岭云重刊本,题乙未年,未知为朝鲜何朝所刊。

   17.《草堂诗笺》五十卷

   宋蔡梦弼会笺,朝鲜曹致重刻。朝鲜世宗十三年即明宣德六年(1431)翻刻麻沙本。

   18.《杜少陵诗》十卷

   未知何人所辑,刻行年代亦未详。此为白文本,因佚去第一卷,以致校辑人及刊行时代均无考。分体不分类,校勘颇精。审其刻书之风格及字体,颇有元末明初淳朴之风,在朝鲜刻本中应属早期者。

     (二)韩文翻译本——《杜诗谚解》

   李仁老、李奎报皆谓学诗当宗杜,可见自高丽开始,在韩国人心目中,杜甫就是学诗之典范。而朝鲜王朝又“崇儒排佛”,这样以儒家思想为主要内容的杜诗,正符合了当时的国策。朝廷为普及儒学教化,乃通过王室之力,着手翻译杜诗,而注释杜诗,遂为先务。《世宗实录》云:

   命购杜诗诸家注于中外,时令集贤殿参校杜诗注释,会粹为一,故求购之。(《世宗实录》卷百,15)

   命桧岩住持卍雨移住…(中略)…卍雨及见李穑,李崇仁得闻论诗,稍知诗学,今注杜诗欲以质疑也(《世宗实录》卷百,15)。

   又朝鲜王朝初大学者成伣《慵斋丛话》亦云:

   斯文柳休复与其从弟柳允谦亨叟精读杜诗,一时无比,皆受业于泰斋先生。先生虽以文章著名,而缘父之罪禁锢终身,斯文亦不得赴试。世宗尝命集贤殿诸儒,撰注杜诗,而斯文亦以白衣往参,人皆荣之。

   由此可知,当时召集学杜诗名家会于集贤殿,搜罗中土诸注本,而加以补注,当时以编辑《纂注分类杜诗》为底本,而精校之,后来在世宗二十六年(1444)又以新铸铜铸字“甲寅字”刊行,此甲寅字《纂注分类杜诗》即杜诗韩译之中文底本。《杜诗谚解》以《纂注分类杜诗》为底本,其编次完全相同,注解亦从《纂注分类杜诗》抽出,再行译解。另外无目录,检索阅览亦不容易,只好依《纂注分类杜诗》而检阅,由此可见,当时编纂的主要意图是将此书作为《纂注分类杜诗》的副本而用,即“读杜而有谚解,其不犹迷涂之指南乎!”(注:闵庚三,《朝鲜刊杜诗集源流考》,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学位论文,1998。27页。)翻译本杜诗则名曰《分类杜工部诗》,亦曰《杜诗谚解》,或称《谚解杜诗》。计二十五卷,十七册。是书初刊于成宗十二年(1481)。今所传已非完帙,其中卷一,卷二,卷四,卷五,卷十二已佚。仁祖十年(1632)再刊,今存。

     叁 杜诗对高丽文坛之影响

   朝鲜大儒徐居正在他的《东人诗话》中评论高丽文风时曰:

   高丽文士,专尚东坡,每及第榜出,则人曰:三十三东坡出矣。(注:赵钟业编,《韩国诗话丛编》卷1(汉城:东西文化院,1989年),204页。)

   可见当时的文人是很钦慕东坡诗文的,科场及第的文章中大部分也是效法东坡作品的,因此徐居正如此说。这种现象产生的主要原因是由于以东坡为中心的宋代诗文是高丽文坛效仿的主要对象。就连林椿、李仁老等大文人亦不例外。崔滋《补闲集》中说:

   林先生椿赠李眉叟云,仆与吾子虽未读东坡,往往句法已略相似矣。岂非得于中者暗与之合。令观眉叟诗,或有七字五字从东坡集来。观文顺公诗,无四五字夺东坡语,其豪迈之气富赡之体,直与东坡吻合。世以椿之文得古人体,观其文,皆攘取古人语。或至连数十字缀之以为己辞,此非得其体夺其语。(注:赵钟业编,《韩国诗话丛编》卷1(汉城:东西文化院,1989年),90页。)

   眉叟是李仁老之号。林椿赠李眉叟之全文如下:

仆观近世东坡之文,大行于时,学者谁不伏膺呻吟。然徒玩其文而已,就令有挦撦窜窃,自得其风骨者,不亦远乎。然则学者但当随其量,以就所安而已。不必牵强横写,失其天质,亦一要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2146.html
文章来源:《杜甫研究学刊》(成都)2003年0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