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静:论滥用媒体自由行为的刑法规制

——立足于新媒体时代的解读与反思

更新时间:2014-12-29 22:12:18
作者: 马静  

   【摘要】涉众型经济犯罪高发、受害人特别众多、危害后果特别严重,对社会安定和经济秩序的破坏性特别大,在定性、量刑与执行过程均存在难以解决的病症,成为司法实践的难题。因此,对涉众型经济犯罪的处理必须解决司法审判机制中实体与程序方面的问题,又要在行政视角进行构建,实现两者的双重结合。

   【关键字】涉众型经济犯罪;刑罚机制;执行机制;新闻发言人制度

  

   经济健康发展乃国家命脉之所在,然于强劲发展的同时,各种形式的负能量也从未停止过散发与蔓延,特别是涉众型经济类犯罪活动日益猖獗,呈现出爬坡式的增长。涉众型经济犯罪的发生与处理并不是单一的法律问题,在更多层面表现为多问题的交叉,因此“我们的司法官不仅必须是好的司法官,还应该拥有政治家的头脑和智慧。”{1}涉众型经济犯罪现象的发生与刑罚机制的完善与规制应被融入新的因素。

  

   一、涉众型经济类犯罪概述

   (一)“涉众型”的界定

   涉众型经济犯罪并非法律专业术语,该术语源自2006年公安部根据该类犯罪所侵害对象的特征而进行的概括性统称。依据公安部对该问题的界定,“涉众型”经济犯罪是指涉及众多受害人,特别是涉及众多不特定受害群体的经济犯罪。近几年来,对涉众型经济犯罪含义的界定也在不断地变化之中,综合而言,涉众型经济犯罪是指发生在经济运行领域里,以高额回报等虚假信息为诱饵,以众多不特定公众为侵害对象,非法牟取巨额钱财,严重破坏市场经济秩序并危及社会稳定,依照刑法应受刑罚处罚的行为。{2}

   所谓“涉众”,即涉及不特定的多数人。多与少是一种价值的评价标准,而非定量之分析,古语有言,从三则为众,学理上也一般认为,聚众犯罪中的“众”应为三人以上,且包括纠集者本人在内,{3}但笔者认为,“涉众型”经济犯罪不能以具体、明确的数字“三”作为认定该类犯罪的机械工具,涉众型经济类犯罪“涉众型”的定位不仅应该包含犯罪主体,人数众多,自然人与单位形式多样,还应该包含受害人众多,但无论是自然人还是单位,对涉众型经济类犯罪的认定均应严格把握“不特定”的含义。本文认为,“不特定”是与“特定”相对存在的两组概念,“不特定性”的最大内涵应该在于不确定性,即受害群体并非指定的单一群体,受害对象的出现是无法预料与控制的,具有偶然性。

   (二)经济类犯罪的内涵及其表现形式

   对涉众型经济类犯罪内涵的认定一方面要将着眼点放在“涉众型”的认定上,另一方面便更应该严格把握“经济型”种类归属的核准。在我国学界,最广义的经济犯罪的概念认为,经济犯罪活动或表现为违反国家经济管理法规,破坏国家经济管理活动的行为,或表现为利用职权谋取暴利的行为。{4}公安部也曾对“涉众型”经济犯罪的16种形态作了具体描述,涉及的罪名主要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擅自发行股票、债券等。此外,在证券犯罪、合同诈骗犯罪、非法经营以及假币犯罪中也有涉众因素存在。{5}在对涉众型经济类犯罪的认定过程中,应该涵盖一切在经济运行过程中出现的犯罪活动,以保护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因此笔者认为,采取最广义的经济犯罪的认定更为妥善。

  

   二、涉众型经济类犯罪现状及特点——以某基层人民法院统计数据为视角

   (一)现状分析

   笔者对某基层人民法院2006年11月23日至2013年7月31日之间的审结案件情况进行了统计分析,着重对比了与涉众型经济类犯罪相关的各类犯罪案件情况,分别从案件数量、涉案人数、涉案金额、涉案手段、刑罚处罚与执行情况进行了归纳总结。2006年11月23日至2013年7月31日期间,该基层人民法院审理的涉众型经济类犯罪主要包括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合同诈骗罪、非法经营罪、涉众型销售伪劣商品等系列犯罪,总计127件,涉案金额高达895563952元人民币及3193393.39美元。其中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为5件,主要表现为以“征信分”的名义发放信用交易卡,从而实现吸收存款的目的等;集资诈骗罪2件,一般采用随机拨打电话,推销基金产品及理财服务等形式套取资金;涉众的合同诈骗罪18件,其犯罪行为表现形式多样,通过与不同行业或者个人签订下虚假买卖合同套取财产或者资金,涉及房产领域、钢铁领域、电信领域、电子电器领域、美容领域、出国签证等;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罪案件61件,所售商品均为知名品牌或者假冒药品等;非法经营类案件25件,一般为违反国家相关法律规定,采用虚构注册资本,非法经营期货、为境内客户代办外汇保证金、代理销售未上市公司股权、非法买卖黄金期货等,部分案件中还出现以消费分红为诱饵进行传销活动等,涉众销售伪劣商品类犯罪16件,总涉案人数4395人,所涉及伪劣产品一般包括烟草制品以及医药制品等,历年的办案情况分别为2006年年底与2007年总共18件1151人次,2008年18件1284人次,2009年15件171人次,2010年34件374人次,2011年27件395人次,2012年11件1020人次,2013年4件。

   (二)特点归纳

   1.案件数量

   以上数据表明,涉众型经济犯罪在整体审结案件中的比重相对较高,案件呈现多发、高发的态势,其中2010年涉众型经济类犯罪案件总数高达34件,为数年来案件数量的最高峰,占总体数量的26.8%,2011年、2012年及2013年上半年,案件数量表现出一定的下降趋势,但是并不能因为涉众型经济类犯罪案件数量上的不定量增减而放松警惕。

   2.涉案手段

   综观近年来该基层人民法院审理的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的行为方式,涉众型经济犯罪的行为手段通常较为隐蔽、欺骗性很强,或以高利率、高回报为诱饵,或违犯国家规定,以合法经营形式掩盖非法活动为手段,编造不实宣传报道,利用媒体、网络、报刊、形象代言等现代化传播手段构建一个组织庞大的金字塔形组织模式,从而实现巨大的经济利益。正所谓“合法外衣”与违法犯罪相衬托、真实项目与虚假承诺相交织、正常交易与违规操作相混合。{6}

   3.涉案领域

   涉众型经济类犯罪是经济运行中的产物,因此其所涉领域广泛,遍及投资理财、期货证券、外汇黄金、房屋租赁、网络电信、出国就业、美容美体等众多行业领域,但是其犯罪类型却相对较为集中。涉众型经济犯罪主要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合同诈骗、非法经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等6种犯罪为基本类型。

   4.受众心理

   绝大多数涉众型经济类犯罪分子为了使广大人民群众相信其高额回报的谎言,达到其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一般都会在最开始向部分群体履行一部分承诺,以获取信任,为后期吸引更多资金的注入。但伴随着犯罪的持续,卷入的人数和资金如雪球般越滚越大之时,绝大部分被害人却无法得到所谓的“高额回报”,从而落入巨大的“黑洞”之中无法自拔。

   5.刑罚机制

   据不完全统计,涉众型经济类犯罪的判决结果一般以案件事实为基础,综合考虑涉案金额、涉案手段、涉案人数等因素进行裁判,主要刑罚包括,有期徒刑、拘役,部分符合缓刑适用条件的予以适用缓刑,附加适用罚金刑。特别是对单位犯罪而言,一般处以罚金刑。刑罚处罚相对较为单一,不能消除犯罪行为再次以另一单位主体身份发生的再犯可能性。

   6.执行机制

   对于涉众型经济类犯罪的被害人而言,他们往往更关注自己的损失是否能够挽回。因此,执行难成为该类犯罪最难以解决的症结。目前,涉众型经济类犯罪执行机制也在不断的探讨过程之中,但是由于涉案因素的多重性,各地仍未形成一套普遍适用的整体指导原则和制度形式。异地、异域执行、各部门之间的配合协作、涉案赃款的再次分配等问题较为突出。

   (三)问题发现

   1.定性之难

   涉众型经济类犯罪一般以违法前置性法律规范为入罪条件,因此如何准确把握民间借贷、经济纠纷、民事违约等一般性经济行为与涉众型经济类犯罪等刑事犯罪罪限仍具一定的困难,与此同时,被害人范围的划分等问题也不断凸显。“涉众型”经济犯罪一些最初属于被害对象的被害人,往往为获取高额的“利润”诱惑而主动介绍、吸收他人,发生身份位移,由注入大量资金的被害人转为犯罪分子的“帮凶”,造成被害人与犯罪人的界限模糊不清。

   2.量刑之难

   涉众型经济类犯罪因涉案人数众多,涉案领域多样,而且涉案地区亦存在地域差别,因此,司法实践中对涉众型经济类犯罪的量刑如何能够达到区域之间的平衡,如何以社会为单位,通过相对较为平衡的判决树立社会的司法公信力,成为一道亟须破解的难题。在这一宗旨与目标鞭策下的涉众型经济类犯罪在量刑过程中的平衡制约,往往使法官苦不堪言。

   3.执行之难

   涉众型经济犯罪发生在经济运行领域,涉众型经济犯罪涉案人员较多,案发时涉案款项往往被转移或者隐藏,使得进入到审判系统的涉案赃款无法有效执行。加之地域上各种制约机制的差异,往往使得执行落空。特别是一些非法经营的案件中,被告人将公司设在香港、澳门甚至国外,给执行造成很大不便,被害人的权利无法得到保障。另外执行所得钱款也往往由于一些被害人不知被骗或不知案件侦办情况等原因,无法公平分配。

   4.维稳之难

   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往往造成更为严重的后果,给人民群众的财产造成巨大损失,因此也成为引发闹访、群访事件的症结,严重威胁着社会的和谐稳定。无论是对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审判机关都成为一道难题。既要按照法律的相关规定案结事了,又要在案件处理过程中定纷止争,最大限度地化解社会矛盾,给司法工作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三、涉众型经济类犯罪问题的完善

   (一)法治视角的审视

   1.审判机制

   (1)实体问题——专家论证机制以及二次违法性理论的引入

   不难发现,“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以违反国家相关规定等前置法为入罪条件,涉及经济、民事、行政等多重法律关系,对于不同领域的问题应该交由不同的专家进行论证,成立专业的专家论证机制,以专业学者或者实务领域专家担任法律顾问团有利于司法的公平与正义,节省司法资源。同时,涉众型经济犯罪其前置性立法的规制与多重法律关系相交叉的特点使得二次性违法理论的适用有了可以发挥的空间。所谓二次性违法理论是指,以犯罪的二次性违法属性(以及刑法规范的第二次规范属性)为核心而形成的、与前置法密切相关的一系列指导刑法立法和刑法司法的理论总和。在具体法律问题的认定上应先构建分析前置性的法律关系,然后在确定是否需要纳入刑法规制,能不纳入刑法规制的问题应该坚决不纳入刑事范畴,而给前置性立法留有更多的价值发挥空间。涉众型经济类犯罪的罪与非罪应该严格遵循这样的定罪规制法则,给前置性法规留有更多的规制范畴。

   (2)程序问题——证人不得旁听现象的妥置以及多地判决的平衡

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涉案人员众多,其审理往往历时较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1973.html
文章来源:《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4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