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定核:睹文思友忆周濂

更新时间:2014-12-29 14:40:56
作者: 胡定核  

  

   1993年,在五道口读博士期间,与我几年前在深圳大学任教时认识的全国最早的房地产公司——深圳特区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骆锦星等合办了《特区管理》杂志并任社长,还请刘鸿儒老师题了刊名,请商业部部长、国务院特区办主任胡平,文化部部长刘忠德,国务院研究室主任袁木,中纪委常务副书记韩光,大学者厉以宁等题了词。

   随后在北大、清华、人大招了一些学生作采编,因为我觉得年轻人思想文笔未必弱于老者。比如,16岁时写就千古名章《滕王阁序》的王勃。其中几个学生印象深刻,与我接触较多,有五道口的王立武、雷晓阳、蔡国军,北大化学系的孙群田(现为北大青鸟常务副总),经济系程海泳(现为华夏基金董事总经理),哲学系周濂(现为人大教授),清华王磊、李丹,人大西康武(现为加拿大联邦统计局专家)、余智(现为上海财大教授)等。

   孙群田、程海泳钢笔字最好,胜似字帖;王立武、程海泳、余智经济学素养强,我把程海泳一篇文章推荐给《改革》,被作卷首语采用。而文笔最优美的则是16岁上北大的清秀的温州小伙周濂。

   记得我和单建生合著的《资产负债比例管理:借鉴与发展》杀青后,请前副总理陈慕华题了书名,又去向刘鸿儒老师求序。时任中国证监会主席的刘老师说:“定核,我实在太忙,你写个初稿给我吧”。

   我依言写了一稿,也请周濂帮忙写一篇,最后觉得他的较好,呈给刘老师,只改了很少部分就采用了。

   其中亮点很多,有一句特别好:“但是有一点很显然,那就是这本书也没有毕其功于一役,因为问题在发展,答案在变化,我们永远都只在路上”。

   我觉得简直就是警句。后来中央台财经频道播出了一个节目“在路上”,刘欢还唱了主题歌。但发明权,我以为是周濂。

   二十年没见他了,去年在《爱思想》网上看到他的专栏,文笔更成熟,作为人大哲学系的教授,也有不少专业的偏学术的术语及概念。《财经》上登的《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不管立意,还是文字,都非常好。思虑之深远,已不是常人所能企及的了。

   看网上学生对他的评论,有的说“老师你好帅”,也有说“周老师你太幽默了,听你的课是思想的锻炼”。

   读《北京晚报》对他的专访,形容他牛仔裤、双肩包,骑一自行车,完全大学生的模样,还是二十年前北大校篮球队的样子啊!

  

   作者系渝商会会长、蓝洋金控董事长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194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