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迅雷:资本市场的繁荣明年会延续

更新时间:2014-12-23 20:40:11
作者: 李迅雷  
另外我们外汇储备也比较充足,进出口外贸水平比较好,由于我们有大量外汇储备,所以央行不希望出现大量外汇流出,他也不会任由人民币贬值,另外美国也不希望人民币贬值,所以无论是内部和外部都不支持人民币大幅度贬值。

   明年货币政策在宽松跟适度方面可能还是领先的货币政策,唯一能够放松的还是财政政策,财政政策是结构性的政策,货币政策是总量政策,期望通过放松货币去杠杆显然做不到的,希望降低利率,同样产生很多问题。所以能够定向还是要积极调整财政政策,按照我的估算明年的财政赤字应该有大幅度的提升。

   现在财政赤字率占GDP的比重是2.1%,明年希望可以提高到2.5%,从今年1.35万亿提高到1.6万亿。13年GDP是3万亿,如果按照这样的数字,15年GDP也会往上调,这样的话我们财政赤字率也可以进一步提高,按照这样的算法明年财政赤字是1.7万亿,比今年财政预算赤字多3500万亿。这些财政赤字还是投放在基建上,像高铁、公路等等,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特别提出加强互联互通,互联互通这无非就是公路铁路了。

   总结:明年经济增速略微放缓,经济面临的风险并不大,房地产维持在相对平稳,制造业投资增速下降,一旦供给有所提高,对于传统制造业还是有利的。重点强调一下资本市场的机会比我们制造业的机会多。

   重化工业化已经到了后期,整个社会的资金会流向资本市场,这是韩国的案例,到70年代重化工业化后期就结束了,在重化工业化后期普遍的现象就是企业盈利占GDP的占比下降,劳动力报酬的占比上升的。05年出现重化工业化的拐点,使得中国经济大幅度下滑,这时候温总理提出来2年4万亿,这样使的粗钢企业增速反弹,之后房价指数也开始出现下滑。

   所以钢铁行业在2010年开始难过的,开始的时候我们建设业指数见底,投资增速放缓,表明我们重化工业化已经结束。过去我们投资比较我的实物资产,比如黄金、玩艺术品,在12年年初我写过“中国实物资产的高收益时代会将过去”,我就是以黄金价格作为判断,黄金下行周期可能就是三二十年一个周期,这表示全球在能实物资产价格的回落是趋势性而不是短暂的。

   这个拐点出现之后这几年黄金价格、煤炭价格等所有的大宗商品的价格都出现回落,基本上可以确认在12年年初的判断,中国实物资产的拐点发生在11年的第三季度,基本上可以判断房地产黄金时代结束,12年之后可能房地产进入青铜时代。原因还是人口问题,由于中国人口结构的变化可以解释中国的经济,甚至可以解释全球的经济,因为中国经济是全球的领头羊,全球经济就是中国人口现象的体现。这是中国人口出生的变化,出生人口繁荣期是在49年到70年,劳动人口的减少发生在2012年,这使得劳动力的供给能力发生了下降。

   随着生物资产投资高收益时段过去,居民资产的配置也应该有相应的调整,问题在于我们居民资产配置并没有得到相应的调整。房地产投资在居民资产配置中占比还是比较高的,房地产占63%,而且还在进一步提高,我们金融资产所占的比重是比较低的,所以我12年就呼吁应该加大对金融资产的配置,金融资产包括银行理财产品,信托产品,股票、债券、保单等等,这方面整个金融资产配置还是很低。12年之后信托产品和银行理财产品的占比大幅度上升,已经有这个迹象表明资金从实物资产领域流向金融资产领域。同时发现银行存款比重大幅下降,银行存款下降这对银行的信贷能力是极大的制约,对于银行长期以来赖以发展的贷款也是很大制约。

   12年之后虽然股市表现比较差,但是创业板、中小板表现比较好,创业板经历了2年的牛市,最近这段时间以来,我们主办出现了疯狂的上涨,所以我第一个逻辑就是从12年开始我们整个社会主流资金从实物资产领域流向金融资产领域,主要表现是信托产品和银行理财产品,从今年开始我们社会资金进一步从银行理财产品流向权益类产品,有更多的银行存款转向股市。

   流到权益类产品的拐点是在14年,因为整个经济在减速,如果要解释这个现象,我们还可以从负债端解释,我前面解释主要是从资产配置的角度,另外一个是从负债这一端,因为PPI已经连续三年是负的,企业的负债在逐渐提高,这样的情况下不大可能把资金投向实体经济中,这些资金只能流向金融这一端,这是一个大的趋势。我们发现世界是平的,整个经济在转型过程中新型产业表现比较好。美国的创业板跟A股的创业板表现是一致的,美国中资股和创业板表现一致的。中国资本市场这个规模还是比较小的,还是以个人投资者主导的市场,这个市场的发展也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中国还是属于新兴市场,不仅A股是新兴市场,包括台湾、韩国也是新兴市场,虽然沪港通之后境外投资可以更方便买A股市场的投资了,但是他们的占比还是必须少的。以台湾为例,它早就放开QFII额度,但是个投资者的占比还是很低的,A股市场投资更低了,A股22%的个人投资者创造80%的交易量。所以A股成为以机构投资主导市场的路途还非常长。中国目前还没有MIS纳入到新兴市场指数中,如果纳入到新兴市场指数中,海外投资者必须要配置中国A股市场的股票,这样来讲我们市场进一步国际化。

   另外我们机构投资者明年增速还是比较大的,不论是保险公司,还是银行理财产品对我们权益类资产投资还是很低,保险是10%左右,银行理财产品权益类比重非常低,但是银行理财产品规模增长非常快,今年一年银行理财产品从年初10万亿的余额配置到现在达到16万亿,明年保守估计达到20万亿,从理论来讲配比可以达到30%,包括保险资产管理的配比也会达到30%,这样明年机构投资者增长也是非常迅猛的。机构投资者配置的资产还是在低市盈率的产品中,个人投资者配置资产还是在以成长性产品为主的,这些成长性跟我们就业相关的,就业率高的行业,它的配置就会比较好。

   所以整体来讲明年资本市场的繁荣还是确信无疑的,现在只是一个开端。另外一方面我们权益类市场规模也会非常大,估计明年通过股票市场融资规模可以达到1万亿到1.1万亿左右,今年整个融资规模是6千亿,明年大概是100%到150%的增长,这个过程中投资机会非常多,因为有更多的资金流向股市,也有更多的新股上市。作为投资主体,国有企业改革是一大主题,另外一个就是新兴产业的成长,传统产业的转型,这就是我对明年资本市场的基本判断,繁荣会延续,投资主体纷繁多样,我的演讲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本文责编:郑雷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1741.html
文章来源:钢联资讯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