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普京答记者问(全文)

更新时间:2014-12-22 13:26:31
作者: 普京  
说到军人——他们的命运由最高统帅负责。希望注意,我们国家的总统和最高统帅是同一个人。

   所有那些听从自己心灵召唤,或是志愿去参加任何战斗的人员,也包括前往东南乌克兰的那些人,他们不是佣兵,因为他们不是为了钱去的。

   在我们的社会认知当中,发生在乌克兰东南部的一切,确实是一场扫荡行动,但这场扫荡的发起者是现基辅当局,而不是反过来。毕竟东南地区的民兵们并没有向基辅进军。事实恰好相反,是基辅当局把自己的军队驱往东南部,同时还使用火箭炮,重炮乃至飞机。

   问题在哪里,怎么解开死结?我试着回答这个问题。问题在于,当发生了政变之后——不管你们怎么修改定义,无论怎么解释,在基辅就是发生了政变,甚至是武装政变——这个国家有一部分人拒绝接受政变。

   在应该发起政治对话——哪怕一点点——的时候,基辅方面却先派出了强力部门和警察。发现这样无效后,他们开始使用军队,而这也没能达到目的。他们现在又企图用经济封锁的暴力方式解决问题。(乌克兰总统不久前宣布撤出东南地区全部国有机构,停发当地退休金工资,销毁货币,停电停水停热,并称要用这种经济手段收回该地区的控制权——译者)

   我认为这是毫无前景的做法,对乌克兰国体和乌克兰人民都很有害。我希望,我们可以再尝试对话,我们准备在这个对话中做调解人。应该进行一些真正的政治对话,并且用这些政治工具来缓解局势,乌克兰甚至可以借此恢复统一的政治版图。

   德·别斯科夫:请继续。威尔尼斯基,第一电视台。

   安·威尔尼斯基:安东·威尔尼斯基,第一电视台。

   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尔维奇,我们经济遇到的困境——这是(西方)对克里米亚的罚金吗?或许,已经到了老实承认这点的时候了?

   弗·普京:不,这不是克里米亚的罚金。这个罚金,准确的说,这个成本,是为我们作为一个民族,一个文明,一个国家天生的自我保护意愿而付出的。这就是答案。我已经回答了您独立电视台的同僚,我讲过在柏林墙倒塌后看到了什么。在苏联解体之后呢?我在国情咨文中也已经讲过了。,我们是完全地对我们的西方伙伴们敞开了胸怀。那么我们又看到了什么?

   (他们)直接并且全面的支持北高加索的恐怖主义。直接地,您明白吗?这是什么?伙伴会这么干吗?我现在不准备讲细节,但这是事实,而所有人都知道这点。在任何一个方面,无论我们做什么,我们都会遇到针对自己的阻力和斗争。

   现在回忆一下,整个俄罗斯是怎么迎接2014冬奥会的。我们多么热情高昂的做这个事情,不仅仅为我们自己的体育爱好者,也为全世界的体育爱好者举行一场节日。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有人竭尽所能的采取了各种手段,明显是有组织有目的,要破坏奥运会的筹备和举办。这是很明显的情况。为什么?什么人需要这样做?他们就是这样永无休止的。

   大家知道吗?我曾经在“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举了这样一个例子,提到了那个最广泛认知的形象——熊,那头保护自家泰加森林(泰加森林-俄罗斯东部连片高寒林区——译者注)的熊。您知道问题在哪里吗?如果做个类比的话,我自己有时脑子都在想:或许,我们的小熊应该安静的坐着,不要去追赶林中的小猪和猪崽,而是吃点果子蜂蜜就算了。或许,那样就不会有人骚扰他了?

   不会的,因为总是有人会试图去给他套上枷锁。而只要套上了枷锁,就会有人立刻去拔他的牙和爪子。而在今天的故事中,这爪牙就是核威慑的力量。祈祷上帝,万一真的发生了这种事情,那么就没有人需要小熊了,他们会直接把整片泰加森林收走。

   我们多次在一些(外国)政府官员口中听到,西伯利亚与其不可胜数的财富都归了俄罗斯,这并不公平。怎么就不公平了?从墨西哥那里夺来德克萨斯——这就是公平的?我们在自己的土地上做主,这就是不公平,必须都送人才行。然后呢,在拔掉了牙齿和爪子之后呢,那时熊就没用了,把他做成个稻草人,完事大吉。

   问题不在于克里米亚。问题在于我们企图保卫自己的独立性,自己的主权和生存权。我们必须明白这一点。

   如果我们认为,我们今天面对的诸多问题,包括经济问题,是被制裁的结果,那么确实如此。所有的问题当中,如果大概算个比例,有25%是被制裁的结果,25-30%。但是我们必须明白,我们想为生存而奋斗,为此改变,变得更好,我们就要利用今天的这些现象,改造我们的经济结构,让俄罗斯变得更加独立。我们必须度过这一难关,难道我们希望我们的皮被扒下来挂在墙上?这就是我们面临的选择。而克里米亚在这里无关紧要。

   德·普斯科夫:我们今天的现场转播是由俄罗斯电视台来进行的

   叶·罗日科夫:您好,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尔维奇。我是耶夫根尼·罗日科夫,俄罗斯1台,新闻主播。

   克里米亚的问题多少是清楚的。问题在于,可能仅仅是在于,我们在那段不容易的“乌克兰占有期”之后,需要花多少钱来促进他的发展。

   我想问一个最痛苦和最尖锐的问题——关于那些在乌克兰东部发生的事情,关于乌克兰当中自称为“新罗斯”的部分。他们自称为新罗斯。您怎么看待新罗斯的命运,这是乌克兰领土的一部分吗?您相信明斯克和谈会成功吗,会带来和平吗?

   还有,如何在未来帮助顿巴斯?如同现在这样派遣人道车队,还是有其他的援助?

   (新罗斯共和国,俄罗斯之春,乌克兰东南部内战,指的其实都是一个事件。基辅二月政变,三月克里米亚回归之后,世界范围内的泛斯拉夫主义者们热情高涨。大量外来志愿兵涌入乌克兰东南部顿涅兹克和卢刚兹克两州,配合本地民兵组织夺取当地政权。最初预想当中新罗斯会包括奥德赛,哈尔科夫,扎布落日,赫尔松等东南八州。四月份其他各州的“造反派”被基辅当局依靠当地警力扑灭,而顿涅兹克和卢刚兹克两州则从五月份开始遭到乌克兰大军围剿。开战至今即使根据联合国的公开数字,也已经将近上万人死亡,而根据多个渠道的信息,这一数字上翻五倍不止,超过百万人流离失所,成为难民。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主要也是以俄罗斯支持当地民兵组织为由,乃至在所有西方媒体上一直冠有“亲俄武装”的名头,乌克兰方面更是宣称在当地的都是俄军正规军士兵在参战。但是从克里姆林宫的角度,是处于一个两难的境地,一方面如果放任新罗斯被扑灭,普京将面临巨大的国内政治危机,其“在前苏联范围内保护俄语居民”这一执政基础将被动摇;但是放任新罗斯自己独立行动,其目前已经积蓄了足够反攻乌克兰全境的军事力量,届时除了国际问题外,普京将不得不面临在经济上支持新罗斯打下来的所有地盘这个负担,问题将远远大于目前的“金融危机”。举棋不定也导致了克里姆林宫招到两方面的指责:一方面是俄罗斯吃饱了撑的入侵主权国家(少部分人),另一方面是怎么能放任斯拉夫兄弟陷入困难当中见死不救(较多的少部分人)这个记者的问题就是代表后者的声音——译者)

   弗·普京:我觉得,我在回答您乌克兰同僚的问题的时候,已经部分回答了您的问题。

   我们的出发点是,危机总是会被解决的,而这越早越好。这是第一

   第二.应该用也只能用政治手段解决问题,而不能依靠施压,不管是哪种压力——或是经济封锁,或是采用武力。我们当然会帮助那些人,就像现在这样。就像您知道的那样,已经派去了九次人道车队。但是我们总该以国际法的总原则出发,从人们自己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出发。

   我不是说要用政治方式解决恢复和平的问题,这不是随便说说,这不是空话。我们的政治原则还包括乌克兰应该再次统一。(目前两州都已经通过本地公民公投独立和领导人选举,已经自行宣布建国。普京的这种说法一方面可以理解为这两州主权会回归乌克兰,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理解,也可以理解为两州为核心武力统一乌克兰。这究竟是普京多面受困下的外交辞令还是真实想法,目前还难以判断——译者)。但新的统一会是怎么样的一种形式,还很难说。但是我觉得,俄罗斯应该向这个方向努力。而对立双方也应该向这个方向努力,这就是问题所在。双方。都需要尊重那些居住在乌克兰东南部本地的居民,需要恢复双方的经济往来。

   大家都知道,乌克兰大部分电厂都依靠顿巴斯地区的煤,但是他们至今不去(向民兵们)购买。基辅曾经请求我们对东南乌克兰,对顿巴斯施压,为的是让矿工们同意供煤。我们这样做了,但是至今为止(基辅)不去买。为什么?因为他们(自己)关闭了所有(在当地)的银行,所以没法付钱。差不多就是前天,我的(乌克兰)朋友们对我说:是的,我们准备好付钱了。我们已经支付了预付款。我去打听了一下——没有任何预付款到账。(乌克兰同僚们又对我说):给那些矿工们的卡上划账了。但是这些卡早就失效了(原因是乌克兰自己关闭了在当地的银行)。(双方和谈的)每个事情都是这种情况。但即使这样,除了和平解决以外,别无出路。(宣布独立的两州煤炭开采量占乌克兰煤炭开采量的80%,今年因为无法付款俄罗斯停止给乌克兰供应天然气,两州的战事又导致煤炭无法运出,乌克兰境内多数电厂已经半停工,部分地区已经每天断电达8-10小时——译者)

   说到明斯克协议——这是很重要的部分。我们——是支持他的执行的,首先是因为我是他的发起人之一,和彼得·阿列克谢维奇·波罗申克(乌克兰总统)一道。毫无疑问的是,乌克兰总统是当然希望举行谈判,对我来说,没有对他就此的努力有所怀疑。但是他不是一个人。我们现在经常听到(乌克兰)一些高官们的发言,说需要战斗到最后,最终好引发什么蔓延到整个大陆的危机。我们听到了很多这种武力倾向的发言。但是我想,波罗申克总统是想和平解决的,但是需要给出具体的行动,具体的步骤。

   (明斯克协议。8月份国内媒体曾经引用乌克兰官方媒体的报道,认为基辅军势如破竹,每天都报道3天内即可攻占顿巴斯全境。其实当时乌军在前线每天损失几十辆重装备和上百上千的士兵,尤其8月13号之后民兵进行了大规模反攻,基辅方面损失了差不多9个最精锐的陆军旅和全部空军,临近的几个州基本都做好战火蔓延过来的准备了。这之后普京突然提议停战和谈,民兵方面也立刻停战了,这从侧面上反应出克里姆林宫对当地武装还是存在相当的控制力度。和谈的形式就是明斯克谈判,几方多次会谈后签署过两份明斯克协议。但是谈判的双方都有人对该协议不满,支持基辅方面的民团司令和民兵方面的战地指挥官都威胁要调兵回首都先清洗了叛徒后在回头和敌人打仗,因此实际停火一直没有达成,被戏称为“激烈停火”。那么新罗斯的支持者们一直认为明斯克谈判是个阴谋,不能带来和平。提出这个问题的人就是代表这一种观点——译者)

   明斯克协议——需不需要去遵守他?是的,需要。再次强调,我是其中的发起人之一。我现在会说一个重要的事情,大家都看好了,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听到这个。九月份我们的代表在明斯克也签署了备忘录,备忘录有一些附件,这个附件是规定停火线的。结果顿涅兹克的代表没有在这份附件上签字。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他们最初就说了:“我们做不到”。当我们努力说服的时候,这里我公开的说,真的有这种事,而社会应该知道这些事情,我们得到回答:“我们不能离开这些村子(那里有三四个争议村),我们的家在那里,我们的孩子,妻子,姐妹都在那里。我们不想他们在那里被杀害和被强奸。这就是问题所在,这就是最主要的。但是同时乌克兰的官员也不把自己的部队从那些应该撤离的地方撤出,比如说,顿涅兹克飞机场,他们不是还坐在那里吗。

但是大家都知道最近的事情吗?民兵们允许了乌军在机场进行换防,还带他们去洗桑拿,提供食物,大家知道吗?你们当然可以对这个事情付之一笑,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1677.html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