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毓生:纪念殷海光先生逝世45周年:兼论法治与民主的基础建设

更新时间:2014-12-21 12:20:46
作者: 林毓生 (进入专栏)  
这种工作,不能只靠政治领袖来推动。然而,在中国(包括台湾)的生活世界中,政治的实际影响力是比较大的。解严以後,台湾式民主的混乱,是许多人始料未及的。不过,根据理性的分析,一个从来未曾有过彻底的、完整的民主基础建设的台湾,落到这步田地,是可以理解的。讲到这里,益发使我们感念殷海光先生早在1950年代既已公开强调民主的基础建设的深思与远见。

   任何一个社会,如要推展自由的民主,均必需极力进行民主的基础建设,包括法治的确立与深化,公民文化和公民道德的培育,以及公民社会的养成。

  

   殷海光的精神

   亚洲周刊:作为殷海光先生的着名学生之一,您如何评价殷海光先生?

   林毓生:殷海光先生为了中华民族的福祉,投入了他的整个生命来为其实现宪政民主的理想而奋斗的。他的坚持,只在表面上与「宇宙神话」(cosmological myth) 笼罩下中国传统以「三纲」为主轴的礼教社会中,义之所在,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相似。因为殷先生所坚持的言论,蕴涵着理性的力量,它具有政治远见与历史解释力;所以它可应用到现在、过去、与未来。这样具有理性力量的政治判断,蕴涵着超越性与公共性。所以,一方面,它不受现实考虑(殷先生自身之安危、蒋氏政权能否接受等等)的限制;另一方面,它超越了个人之私、一家之私、一党之私、一个族群之私、一个地域之私、一个民族之私、与一个国家之私。这种政治理性的超越性,乃是宇宙中一项「真实」的力量。殷先生受到了它的召唤,因此非把他的判断在当时的公共论坛《自由中国》上发表出来不可。

   殷先生在到台以後的岁月中,由於坚持理想所遭遇的政治迫害,与他面对这些严峻的迫害所展现的「威武不能屈」的嶙峋风骨,以及他对事理公正的态度与开放的心灵,对知识的追求所显示的真切,和对同胞与人类的爱和关怀,在在使我们感受到一位中国自由主义者於生活与理想之间求其一致的努力所释出的人格素质。什麽是人格素质?用韦伯的话来说,那是来自一个人底「终极价值与其生命意义的内在关联的坚定不渝。」(韦伯着钱永祥编译《学术与政治:韦伯选集(I)》增订再版(台北:远流,1991),页308.)

   殷先生伟大的精神,对於任何与它直接或间接接触过的人,都可能产生「奇理斯玛」(charismatic)的震撼。我们面对民族的苦难,自然要想到在思想企向与做人的态度上,如何才能保持自己的人的尊严!

  

   2014年12月5日完整修订定本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162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