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向晨:现象学,抑或犹太哲学?——对莱维纳斯哲学犹太性的探讨

更新时间:2014-12-15 23:23:13
作者: 孙向晨 (进入专栏)  
统摄性,一如霍布斯所说:每个人生来都有占有一切东西的权力。世间万物皆可以成为"我"的东西,但在人所能占有的万物中,有一样东西是例外,即"他人",他人具有不可被占有的他性。这点通过他人之"脸"显现出来,正是这张"脸"的出现,打乱了"我"的秩序,突破了自我主义的世界。"脸抵制拥有,抵制我的权力。"(注:E.Levinas,Totality and Infinity(Pittsburgh:Duquesne University Press 1969),p.197.)所以,本质上,我希望杀掉他人,来完成我对于世界的占有,但是"强于杀人的是他的脸,在他的脸上已经抵制了我们。这种无限性是原始的表达。是第一句话:'不要杀人'"。(注:E.Levinas,Totality and Infinity (Pittsburgh:Duquesne University Press 1969),p.199. )在他人"脸"的面前,代表我的占有性的暴力杀戮总是失败的。当你一旦转变本性,不是杀他人,而是"欢迎他人"时,这意味扭转了我的自然本性而进入了伦理性。由此莱维纳斯揭示"脸"引发的原初伦理性,"与脸的关系直接就是伦理的。"(注: E. Levinas, Ethics and Infinity(Pittsburgh: Duquesne University press 1985),p.87. EmmanuelLevinas: Basic Philosophical writing (Bloomington IndianaUniversity PRess 1996),p.2.)莱维纳斯不同意霍布斯认为"冲突"是人类历史第一要务的看法。相反,通过他人之脸,制止"杀戮"才是人之生存世界的前提条件,故伦理先于存在,这也是理解"伦理学是第一哲学"的一个基本要点。

   莱维纳斯对"脸"的刻划,显示出现象与伦理两个层面的交汇点。如果说与他人的相遇还是一种经验的话,那么通过"面对面"所显示的,则就是一个"道德"事件了。这是一个临界点,既可在现象界看,又可从伦理甚至圣经的视界来看。(注:Richard A. Cohen (ed), Face to Face with Levinas(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1986),p.23)在现象学对可描述的加以描述之后, 显现出他人之"脸"中不可描述之意义,这是一种伦理的意义,一种与犹太思想相通的意义,现象学与伦理在此交汇,哲学与犹太思想在此交汇。

   从希伯来文化的角度看,莱维纳斯的分析有几点值得注意,第一是"脸"这个概念。对圣经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在圣经中,经常出现"脸"这个概念,"面对面"、"上帝的脸"、"摩西的脸",尤其是在《出埃及纪》34章29节中讲到:摩西因拿了上帝颁布的十戒而脸面发光。与此对应,莱维纳斯也说,"在他人之脸中闪烁着外在性或超越的微光。"(注:E.Levinas,Totality and Infinity (Pittsburgh: Duquesne University Press 1969),p.24.)可以说, "脸"承担了显现伦理超越存在的任务,在现象层面我们接近脸,但同时"从人的脸上打开了神圣的向度。"(注:E.Levinas,Totality and Infinity (Pittsburgh:Duquesne University Press 1969),p.78.)第二是"不可杀人"这一戒律在莱维纳斯哲学著作中反复出现。莱维纳斯通过"脸"来显示与他者关系的伦理性,脸的伦理性就表现在"脸的第一句话就是'不可杀人'。"(注:E.Levina,Ethics and Infinity( Pittsburgh: DuquesneUniversity press  1985), p. 899, Emmanuel Levinas : BasicPhilosophical writing (Bloomington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1996),p.2.)"不可杀人"是希伯来律法中的基本律令,是"十戒"之一,现在却在对脸的现象学描绘中被提出来。对"脸"的描述本是一种事实性描述,而"不可杀人"是道德律令。在西方哲学传统中这完全是两个领域的事务,却被莱维纳斯通过现象学的描述粘合起来。但在这背后,我们依然记得的是摩西曾因手拿"十戒"而"脸"发光。这是偶然巧合,这是有着内在的联系,莱维纳斯自己的回答是明确的,尽管他不认为在圣经中直接就有其现象学中"脸"的概念,但他不否认这中间表达的精神是圣经的。(注:Robert Bernasconi and David Wood (eds.)The Provocation of Levinas, (London: Routledge, 1988),p.173.) 第三,通过"脸",莱维纳斯把"伦理"界定在与存在完全对立的位置上。透过"脸"的分析,莱维纳斯指出"伦理学并非是从自然本体论中推导出来,恰恰是与之对立的东西。"(注:Richard A. Cohen (ed),Face to Face with Levinas(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Press 1986),p25.)因此,"脸"的这种伦理性是本体论所不能解释的,伦理性需要另外寻找根源。莱维纳斯在这里已经隐然指向了上帝,上帝呼之欲出,但还隐而未发。

   言说与"我在此":

   如果说,在《总体性与无限性》中,莱维纳斯把侧重点放在"他者"身上,"脸"是他人之"脸";那么到了《存在之外或超越本质》,莱维纳斯重在分析主体性的结构。但此"主体"与西方近代哲学的主体概念大相径庭。他指出"与非自我的关系先于任何自我与自身的关系"(注:E.Levinas, Otherwise than Being or Beyond Essence ( The Hague: Martinus Nijhoff 1981),p.119;p.45;p.48;p.47;p.116;p.199注11p.114;p.143;pxliip.111.),也就是说, 他者是主体之为主体的前提。这一点也需要从希伯来的角度来加以把握。

   我们知道,近代哲学的主体概念从意识出发,以"我思"为代表,自我由此成为统摄一切的基点。而莱维纳斯对于主体性的建构则从语言出发,由此提出一种与西方传统迥然不同的主体性。这种从"语言"出发的思维,固然可以理解为是现代哲学"语言学转向"的成果,但熟悉现代犹太哲学的人,会注意到从尤根·罗森斯朵克--赫塞、弗兰兹·罗森茨维格到马丁·布伯,以"言说"思维(speech-thinking )代替笛卡尔以来西方哲学"思"的思维,已成犹太哲学的主要特征之一。在《存在之外》中,莱维纳斯无疑是继承了这种犹太哲学的特征,这主要表现在他着意区分语言中的"所说(said)与"言说"(saying)。他认为,西方的传统哲学只重视"所说",也即所说的内容。通常人们所说的世界、存在、真理、在场都是属于"所说"的秩序,于是"进入存在和真理就是进入所说。"(注:E.Levinas, Otherwise than Being or Beyond Essence (The Hague: Martinus Nijhoff 1981),p.119; p.45;p.48;p.47;p.116;p.199注11p.114;p.143;pxliip.111.)但是"所说"在语言中的优先地位使传统哲学不能认识到语言另外的重要向度,即"言说"。在他看来,人们常常只注意了"所说"的内容,而遗忘了"言说"首先是一种交流。(注:E.Levinas,Otherwise than Being or Beyond Essence (The Hague:Martinus Nijhoff 1981),p.119; p.45;p.48;p.47;p.116;p.199注11p.114;p.143;pxliip.111.)"言说"作为交流表明意义不仅仅是客体的指称,更重要的是"面对他者"。莱维纳斯认为,这种向他者开放自己的"言说"是在先的,因为交流不仅在于"所说"的内容,而且首先以向他者的敞开为前提。他要把"所说"的东西带回到"言说"中,带回到"为他者"的状态中去。

   莱维纳斯通过"言说"试图建立一种新的主体性概念,"言说"揭示出由我转向他者的位移。"言说"剥夺了传统主体概念的中心地位,不是为了自己才说,而是"为他者"才说:言谈即"对他者的回应",我们知道,由于词源学的关系,"回应"即"责任"。于是进入"言说"也就是进入伦理领域。(注:E.Levinas,Otherwise than Being or Beyond Essence (The Hague:Martinus Nijhoff 1981),p.119;p.45;p.48;p.47;p.116;p.199注11p.114;p.143;pxliip.111.)一如在"脸"中,莱维纳斯看到伦理的意义,这里在"言说"中看到伦理的意义。在此前提下,主体概念发生转换,主体不再是自我中心,主体(subject )本身成了对他人的责任和服从(subject to)。"主体"回到了其语义的原始意义,"自我是一种基底(sub-jectum),承受整个世界的重量,对万物负责。"(注:E.Levinas,Otherwise than Being or Beyond Essence (The Hague:Martinus Nijhoff 1981),p.119;p.45;p.48; p.47;p.116;p.199注11p.114;p.143;pxliip.111.)不是自我意识的主体支撑起整个世界,而是我对一切事务承担起责任。这既不是传统以"我思"为核心的自主性主体;也不是结构主义或后结构主义强调的主体消失,而是一种责任的主体性。

对于这种责任的主体性,莱维纳斯也经常引用圣经的一句话来表达,即"我在此"(Here I am)。这是圣经中最常见的一句话, 当亚当、摩西以及众先知被上帝召唤时,他们总是应答:"我在此"。莱维纳斯特别注明:"我在此"意味着"请差遣我。 "(注: E. Levinas,Otherwise than Being or Beyond Essence (The Hague: Martinus Nijhoff 1981),p.119;p.45;p.48;p.47;p.116;p.199注11p.114;p.143;pxliip.111.)。圣经《以赛亚书》中, 当上帝问道:"我可以差遣谁呢?"以赛亚应答:"我在此,请差遣我"(赛6: 8)"我在此"表示承担上帝差遣的一切"责任"。如果说,"我思"被笛卡尔认为是主体特质的话,那么"我在此"就是莱维纳斯主体概念的最好解释。"我,这个词意味着'我在此', 为任何事与任何人承担责任"。 (注:E.Levinas,Otherwise than Being or Beyond Essence ( The Hague:Martinus Nijhoff 1981),p.119;p.45;p.48;p.47;p.116;p.199注11p.114;p.143;pxliip.111.)而且,"我在此"因其是一种"没有所说的言说",所以,它是"先于所有其他形式的言说",(注:E.Levinas,Otherwise than Being or Beyond Essence (The Hague: Martinus Nijhoff 1981),p.119;p.45;p.48;p.47;p.116;p.199注11p.114;p.143;pxliip.111.)是最纯粹的言说,因而也最具伦理的纯粹性。 此处的"我在此"与前面提及的"不可杀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140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