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范亚峰:维权政治论

——中道论坛之四

更新时间:2005-08-11 20:51:25
作者: 范亚峰  

  

  主讲人:范亚峰

  时间:2005年3月5日

  地点:北京三味书屋

  

  主持人:诸位新年好。今天请的是范亚峰老师,下面我们请他给我们做演讲,请大家欢迎(鼓掌)。

  范亚峰:今天很荣幸和大家一起讨论问题。维权政治本身在中国就是一个地理非常复杂的这样一个环境底下学习绕行,那么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修辞就是一门非常重要的技术,在当下实际上我有一个深深的体会——中世纪,学神学需要三门最重要的基础,一个是逻辑学,第二个是语法学,第三个是修辞学。我觉得的在当下对于搞维权的人来说,对理解中国的政治,无论是理解它的理论还是从事它的实践,修辞学都是一门很重要的学问,并且今天可能来探讨一下维权与文学的关系,今天的题目是“维权政治论”,这样的一个题目如果对我的东西比较熟悉的话就是在前面有两篇东西可以和这个东西联系起来看,一个是在03年底,正好是03年的12月4号宪法纪念日的时候,中评网邀请我写一篇文章讨论一下公民维权的问题,我就写了一篇《公民维权与选举权利》。第二篇是去年《公民维权与社会整合》。我注意到近年来整合、以及社会整合这个词很多人都在说,那么今天完成的一个维权政治论是希望从03年的那一篇到04年10月份的一篇到现在的公民维权运动,在03年底被王怡、秋风称为新民权运动。这样的一个新民权运动现在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现在维权这个词它很大的、一个非常有趣的特点是什么呢?维权无论是在体制内还是在体制外都是非常流行的词汇,而且是不敏感的词汇、是一个去政治化的词汇。比如说去年全国总工会开大会,题目是“团结起来、切实维权”,然后我们注意到去年中国妇女联合会召开2004年维权工作会议,专门讨论妇女维权的问题,但跟这个同时相关的就是去年大纪元在全球征文的题目是公民维权征文,我们注意到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既然对立的双方,体制内和体制外共用一个词汇、共用一个维权的词,那么在这样一个情况底下我们要知道今天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权利时代,既然走入了权利时代,那么什么是维权呢?很简单,最通俗的一个定义,维权就是公民维护自己的权利,那么公民维护自己的权利对于中国的经济、政治、文化、社会、法律已经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正在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们今天可能的话来探讨一下这样的一个问题,在讲今天新的东西之前,可能有一些朋友对我以前的东西不是很了解,这里我简单的讲一下:对于公民维权的这样一个分析呢,主要基于我自己这几年思考的结果,我个人认为思考中国问题的话需要建立、需要研究宪政问题,除了现在已经有的各种各样研究方法以外,比如说有政治哲学的研究方法,有宪法学的研究方法,有法理学的研究方法,那么除了这样一些研究方法以外呢,我认为需要有一个社会理论的研究方法,什么是社会理论研究方法呢?我们知道马克思主义在西方基本上被认为是一种社会理论,它的三个组成部分,一个是科学社会主义、一个是政治经济学、还有一个是辨证唯物主义,那么这三个组成部分它总合起来呢可以认为它 是一种社会理论,什么是社会理论呢?社会理论按照哈贝马斯的说法就是在形而上学在无所不包的那样一种哲学衰落之后发展起来的,实际上一开始可以认为是社会哲学,现在把它通常称为是社会理论,那么社会理论在现在,尤其是在德国它成了一种解释社会现象的一个非常有用的理论倾向、一种工具,比如说象哈贝马斯,象很多西方著名学者都可以认为是一个社会理论家,什么原因呢,是因为它讲述了一个理论故事,那这个故事讲的很动听,我们知道在西方人的眼里社会科学就好象魔术一样,认为搞社会科学就是在讲一个理论故事,怎么样把这样一个理论故事讲的很动听、很完整,那么你的理论就是成功的,如果你的理论故事讲的很成功,很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能够引起别人注意,这种注意不仅仅是包括赞成,也包括反对,那么按照这个标准来看,今天的自由主义在中国,我的一个理解就是从1989年以来自由主义大概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我们知道从90年开始,90 年代对自由主义贡献最大的我认为是刘军宁先生, 90年开始刘军宁就开始做儒教自由主义的研究,他90年开始读博士,93年毕业,但是他的博士论文在92年左右就已经写完了。题目是《自由主义与儒教社会》。然后介绍哈耶克的一些东西,在90年代初我听王焱先生介绍在90年的一次和刘军宁先生的谈话里面,刘军宁就判断认为自由主义在中国必然崛起,当时王焱不相信。就是80年代的学人在90年很难相信自由主义在中国未来会成为一个大的潮流,但是刘军宁就认为自由主义必然会成为一个大的潮流。后来这个判断完全被证实。那么在这样的第一个阶段就是一个平台化时期。我曾经讲过这样一个判断,很多人认可:我认为90年代最大的一个特色是平台化。圈子则是80年代的一个特色。雷颐先生写过一篇文章,就是《80年代知识分子的圈子》,那么90年代很大的特色是平台化,80年代是圈子化,例如走向未来丛书、文化:中国与世界丛书等。平台化很大的一个标志是一群人以一个书代刊为中心展开活动。那么我们看90年代很多的以书代刊里面呢,其中最重要的两个刊物,一个是《原道》,第二个就是《公共论丛》,公共论丛从93年开始酝酿,95年开始出版,在整个90年代的时候,几个自由主义的重要事件都跟一个人——龚祥瑞,一个老宪法学家有关系,这个历史现在没有被发掘出来,粱治平先生和贺卫方先生的宪政译丛,还有刘军宁的公共论丛实际上都是同一个项目出来的。在1993年的时候在上海开过一次东亚和东南亚宪政研讨会,那个研讨会我参加了,这个研讨会是龚祥瑞先生主持的一个项目,那个项目后来被迫停止,因为在当时太敏感了。龚先生出谋划策,后来自己又提出来,他在生前的目标就是要培养21世纪中国的宪政人才,在12年前就已经提出这一目标,那么事实证明呢?后来我们可以数一下,现在在中国宪政场域里面活跃着的一些主要人物,就我所知大部分都参加过1993年的那个会议,大部分都跟龚祥瑞有很密切的接触,包括宋先科、杨支柱、刘军宁、贺卫方等。这是第一个时期叫平台化时期。那么第二个时期呢我们看到平台化时期大概到什么时候结束的呢?1999年到2000年左右,从98年开始有几个重大事件:98年第一个事件就是朱学勤先生在南方周末的文章《自由主义浮出水面》,另外一件重要的事件就是98年北大百年纪念,《北大百年与中国自由主义传统》。接着往下就是1999年的几个事件,99年非常重要的一个事件实际上就是互联网的兴起,为什么把99年作为一个重要的指标呢?我们回头来反思中国自由主义理论的传播历史,99年很大的特色就是有几个重要的网站在那一年创立,比如说:一个是秋风的自由主义评论就是现在的思想评论是在99年6、7月份创办,另外就是李永刚的思想的境界,刚刚创办是在1999年9月6号,创办没几天呢碰巧我上网比较便利,就亲眼目睹了它的发展。我个人算是追踪到了自由主义在过去12年以来呢(我是92年来北京的),从1992年到现在为止12年多的历史我是亲眼目睹它 的传播过程,互联网的出现是自由主义在中国的传播进入第二个阶段——网络化时期,在第一阶段一系列的出版物,还有在读书上的刘军宁一系列的文章,包括徐友渔、秦晖、朱学勤、何清涟很多人的努力,使自由主义在90年代在99年之前经过10年左右的努力小有规模,我们可以从公共论丛的发行量来判断它到底有多大的覆盖面,公共论丛发行比较好的一期大概是1.8万册,就是2万册左右,它已经创造了一个奇迹,在90年代象一个以书代刊能创造这么好的成绩这是很难得的,同时的以书代刊如《原道》一直是亏损的,一直是拿钱补贴来做的。这样就可以理解当时的自由主义基本在中国是一个几万人的的规模,这样的规模经过互联网,我们来看,互联网到99年到2003年基本上是第二个阶段,我把它 称为网络化时期,它很大的特色就是大量的自由主义网站的创办,举不胜举,除了思想的境界之外呢,有很多已经被封掉,有很多中途已经垮掉了。这些东西大概都是从99年到03年过程中逐渐认识,聚合起来的。

  那么第三个阶段就是我们今天所讲的主题了,03年开始自由主义经过平台化、网络化两个阶段之后进入第三个阶段——社会化时期,今天讲维权,维权的实质是什么呢,就是自由主义的社会化,自由主义这一套观念,它不再停留于观念,而是转化成为一场社会运动,这场社会运动从03年开始到现在已经1年多或者说2年过去,那么社会运动的形成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我们现在需要来考察、来探讨这样一场运动,它是怎样形成的,我刚才简单的追溯了一下自由主义的观念在中国1990年以来的传播历史,社会化现在处于一个什么阶段呢,社会化目前处于一个中局,而开局可以说已经基本完成,并且有一系列的标志,什么样的标志呢?就是我们看一场社会运动它的观念,现在来看无论是叫公民维权运动也好,还是叫新民权运动也好,经过两年左右的,实际上公民维权运动的兴起可以认为是从02年的16大以后就可以认为已经进入了一个时期, 公民维权运动它做为一场运动,基本上可以从四个方面来分析,一个是观念,二是运作、实际操作,三是规范规则积累,四是程序化。现在我们来分析维权,一场维权运动在观念占用传播方面,我们看的很清楚,可以说成局的判断基本上是可以成立的。现在的中国知识分子主流都是自由主义者,这样的一种基本状况实际上是很难改变的,还有一点就是04年几个重大变化,04年修宪,把两个重大的东西放到宪法里面去:一个是财产权(当然这个争论非常大),一个是人权。但是我们要承认的是宪法的五个最重大的原则就是人权。贡斯当说自由主义是原则的体系,我们讨论中国的宪政的话,最关键的是把宪政的五个原则,原则这个词本身可以翻译成原理,宪法的五个最基本的原理:一个是财产权,这是基石,第二个是人权,第三个是分权,第四个是人民主权,第五个是法治。那么我们这样来看来考察现行宪法,它至少在观念上2004年非常大的变化是加进了非常至关重要的跟权利有关的两个重要的原则,我们说这五个原则之间的内在关系:财产权跟人权属于公民权利方面的;分权和主权属于国家权力方面的;法治是对公民权利和国家权力的一种平衡,从这样一个角度看,从04年开始,中国官方也接受了自由主义的核心的观念,在宪法当中写入。前不久,我们看到袁伟时先生写的一篇文章,当然他的提法很有道理,但是也有偏颇的地方,就是中西之争的结束标志有两种:一个是经济规则,中国进入WTO;一个是政治规则,中国接受两个人权公约,这两条就提出中国中西之争已经完了,这个说法是很有启发性的,虽然说有些简单化,应该说基本上道出一点:在今天的中国,就自由主义的一些基本的尤其是在法治、宪政方面这些方面的基本观念对中国来说正在逐渐被接受,成为主流话语,既然成为主流话语,它就要从观念上转变为一些运作。刚才我说了一些从法学到政治学提到研究中国的方法论问题,我倡导的一种社会理论的方法,社会理论方法的含义我认为在20世纪中国有几个主要的理论故事:一是把清王朝打败的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第二个是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这个很厉害,它有很多运作的技巧在里面,比如说他把孙中山的思想一分为二,一个是旧三民主义,一个是新三民主义,他说我们的新民主主义就是新三民主义,完全符合新三民主义,这是第二个故事,第三个故事是现在有效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故事,这个故事今天来讲实际上已经遇到很大的危机,如果不是遇到危机不会频繁的进行理论创新,怎么理解与时俱进,孔子讲时中这是典型的中国传统的易经思想,中国传统观念认为时中是与时偕行、与时俱进,与时偕行是易经的原话,这就体现出一个基本状态:当今中国20世纪的几个理论故事都存在一些问题需要进行理论创新的时候,需要新的理论故事的时候。最近在互联网上,好多网站上讨论的比较激烈的:没有理想图景的中国法学该结束了。什么叫理想图景,这个词用英语来讲是vision,怎么翻译呢——看见、愿景,还有基督教的翻译叫异象,圣经里的原话就是没有异象民就放肆。现在中国很大的特点就是中国法学搞了这么多年没有异象、没有愿景、没有这样一个想象,我用了一个词叫社会想象,首先要强调一个新的理论故事,我们注意孙中山一生40年很大的、了不起的事情呢:他第一个抓住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这八个字很厉害,为什么呢,当时对于他要想实现建立民国的话,这个关系很复杂,老百姓不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11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