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贾康:财税配套改革重点2016年基本实现

更新时间:2014-12-06 16:33:34
作者: 贾康 (进入专栏)  
而且这个SPV这个里面内在的逻辑就是天然的不倾向于政府一股独大,政府这个里面做得好的表现就是尽可能少的股份调动社会资本进入,发挥所谓一个四两拔千斤的作用,越是体现这个结构,越能够体现政府这个方面做的事情水平比较好,这个天然的跟我们前面所说的现在国家治理概念之下的市场方面的重要突破打通了,这个是预算管理改革第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的,他在一系列的要点上面带有牵一发动全身的配套效应。

   财税改革第二大的方面就是税制改革六大项任务,今年年内正式宣布的前面的营改增,还有12月21号开始的碳的资源税,这个资源税还要扩大到其他的金属非金属矿,还有一个水流的自然资源,这个营改增和资源税的改革都是流转税的改革,营改增解决的使税制更加的简洁和中性,促使升级换代提高产出的性价比等等。

   资源税当然他内在的观点中国的资源产品能源产品比价关系价格形成机制的配套改革,促进节能降耗形成整个经济社会中间间接调控之下,企业千千万万的主体自己利益出发千方百计开发产品这样的一个机制,这两个改革明确的同时实际上我认为内部已经反复讨论的一个另外一个改革应该今年年底和明显年初要去社会上做一个正式的信息披露,就是消费税的改革,这样地方的体系是慢变量,地方今后一段的时间靠什么主要的税种支撑过日子比较好的替代,消费税其中最主要的烟酒燃油汽车等等这些。

   但是也有本身的具体水质奢华的优化,这个合在一起如果把其他的大宗的收入推到考后的环节不再生产批发零售环节征收,把这个税交给地方正确,实际上消费税或者零售税,这样的税收配置不会一下子激励地方政府,他还是会鼓励地方政府更加关注于自己辖区市场建设服务促使辖区市场更加体现出购销两旺同时壮大自己,但是不可否认可能带来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在市场不同的水平之上这个收入方面的一些差异,但是估计不会有太大的扭曲问题,这个是我们现在看来内部反复讨论的,很可能时间不长的情况下,相关信息披露出来的概念。

   第三项改革已经看到的,在年内按照实操反复探讨,而且前面的两项上面已经给出了公开信息,后面三项环境税和房地产税,现在的基本要求是加快立法,立法之后按照审议通过的法律再到范围内实行,环境税主要费改税,实际上内部激烈争议做出妥协之后必作的基本事情,各种排污税费降低成本保证实际的调节效应,再往后环境税甚至还要讨论欧洲这边的碳税的机制,现在非常激烈的争议中央文件没有涉及,以后还要进一步研讨。

   房地产税非常敏感的问题,争议激烈不断会有舆论上面各种各样的说法,最简单的说法这个税改革大方向中央一直锁定的,虽然参加这个讨论在常委级层面听到不同意见,而且一旦写到文件上这个税制往前推,十多年以前提出物业税的改革,搞了物业税试点,包括居民住房保有环节使税收有环节,原来空白要填补起来这样的一个税制建设,重庆上海试点当时采取房产税的概念,在人大86年国务院授权范围之内启动的,现在加快房地产税的立法,加快立法业务部门解释来说由于立法先行,我们现在看看立法怎么样演变,今年两会上面人大发言人明确表态尽快进入立法程序,现在为止没有宣布这个程序启动,但是我估计总不能老拖着,年底年初总得一个说法一旦进入人大立法程序一审二审三审会激烈争议,一定为社会广泛征求意见,这个征求意见数一定创新高,我们观察立法怎么样转变,一旦完成立法照法执行就可以了,很可能明年一年吵不出来一个结果,可能从15年推到16年,财税配套的改革重点基本实现要见眉目。

   因为我们听到的明确信息,最高决策者认为17年非常重要的节点,能做的一些大事希望16年有所交代,17年是十九大,我们前五年把重要的改革底盘亮出来,15年的立法程序转到16年推动这个立法尽可能如愿走到人大审批的状态,如果真的这样16年底审批通过也交代过去。

   2017年就是中国城镇一起实行的问题了,这样一来我们看到前面三令五申加快速度做到位的整个中国不动产登记联保的事情,2018年城乡全覆盖,城市一定会提前2016年城市联网有关部门抓住这个机遇过程当中一定可以可靠的形成一个,一旦房地产税通过立法之后,作为技术支撑使他得以运行的一个保障条件,这个是内部的一套分析,这个一句话都是很多的这种可能大家误解的一个解读,现在纯粹按照自己观察的一个公开信息这样的粗线条的预测,所以发展来看加快立法最后形成和遵照执行的法律文本仍然大概的事件,我们拭目以待看看这个过程怎么样演变。

   但是这个里面个人我强调的,我反复强调自己的一个观点,中国可以预见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之内这个住房保有环节税收环节不能照搬美国的模式,必须给第一单位的之后调节,这个必要性使法律可操作性现实生活中间过得去,这个制度的框架建立起来是最关键的,现在的种种条件制约之下如果强调像美国那样的操作办法等于毁这个改革,中国社会很难接受这样的一个状态,包括体制性的官员,应该给出第一单位的扣除,到底第一套房扣还是多少平米扣我们可以各讲各的道理,最重要理性讨论中国走向共和的现代化过程当中,房地产税涉及到千家万户的立法过程是一个很好的大家理性认识现代社会考虑现代社会中间的各种各样的相关的利益关系的处理全民培训,这个是税制改革说到的五项。

   另外第六项,第六项没有时间表,但是排在这个中间就是个人所得税,三中全会说逐渐提高直接税比重,可操作一个房地产税一个个人所得税,即使说遗产赠与税未来研讨现在不能知道,现在中国不能规范的实施官员财产的报告,还有某些级别以上的官员公式制度,政府不可能立法,现在可以操作的就是房地产税和个人所得税,以后一旦环境税加法把企业所得税这个水平往下压,基本格局如此所以税费改革非常复杂,牵扯到方方面面利益,总体来说中央给出六大任务。

   第三大方面非常简要的说优化调整中央地方体制,包括理顺实权我们认为这个框架必须扁平化三级框架,五级框架省以下落实这个事无解,如果这个扁平化省和市县可以做,乡镇这个农村税费改革之后,实际上解决基层不再作为实体财政层级的问题,剩下的市和县有关的经验也是这些年财政推的,省直管中央文件写入的,变成中央省市县三层级的配置问题,每一级政权和事权,再加上一个举债权,所有制度我们看清楚了,但是逻辑源头完善立法然后明确事权做起来困难重重的。

   这个本来逻辑上应该放在第一部分现在放在第三部分,实际争议我们可以看看司法管辖权这个事权到底怎么样定,三中全会说了一句四中全会是清楚考虑跨行政区划的司法管辖,这个解决的问题实际上生活里面,合乎逻辑至少不应该让政府主持经济案件的司法审判,每一个现在这个经济组数论激增这个逻辑管辖往往跨区域,让山东来判这个利益涉及到江苏浙江,但是一旦他主持这个司法审判地方保护主义地方本位主义,这个制度安排不利于保护社会通过司法这个最后防线实现公平正义的,大量的经济案件现在反复由地方政府主持审判过程中间大量的扭曲造成中国自发的公信度底下,但是地方政府接受这个事情不太容易。

   四中全会已经有这个表现我们有耐心看看这个事情怎么样推,我们把司法中央明确的确定下来探索推进过程,所以现在很原则的说了这个话我们等待相关的因素一步一步的成熟,最后应该形成三级事权明晰单一览表,落到支出结构方面这个预算操作概念上面打通这个才是三中全会事权与责任相适应,否则说多少明晰事权都是空谈,一定落到可操作,这个事情我们必须有一点耐心。

本文责编:郑雷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097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