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肖枫:依法治国的理论取向与国际方位

——上海《党史与党建》对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研究室原副主任肖枫的采访

更新时间:2014-12-04 16:29:24
作者: 肖枫  
必须进行斗争。”这就是说,在今日的中国,已没有作为“阶级”存在的“被压迫阶级”、“被统治阶级”,专政的对象不是对着某个阶级和阶层的,而是对着“蓄意破坏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这只是极少数的人;而且对他们的专政也要依法进行,不能再搞群众性阶级斗争运动,应将各种斗争纳入依法治国的轨道。

   这一切与传统的无产阶级专政,特别是与苏联那种无产阶级专政的模式是完全不同的,也不同于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应当说,人民民主专政是对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重大发展,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的伟大创新。

  

   三、国家治理现代化必须转变执政理念

   记者: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之后,党的地位和任务也必然发生相应的变化,也就是说,党的执政理念、执政方式必须转变,并且要着力提高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

   肖枫:是的。新中国建立之后,党由领导人民进行革命的党转变成领导人民进行建设的党,党的地位的变化,要求党的执政能力、执政方式必须适应新的形势和任务,首先必须在思想上由“革命党理念”转变到“执政党理念”。

   所谓“执政党理念”,就是要有支持人民当家作主、治国理政、造福民众、主持公平正义、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等观念和思路。要千方百计维持社会稳定、安定有序,让广大人民群众生活幸福。由于社会还存在阶级和阶级斗争,有时不可避免地要运用专政工具,但那是迫不得已采取的措施。这是共产党执政规律的题中应有之义。

   毛泽东曾过分强调阶级斗争,并犯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直到发动“文革”的错误。但是,他在1957年“左”的思想占优势之前,曾经强调要缩小专政范围,让社会“不要恐慌”。他主张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1956年毛泽东曾提出,“我们的胜利只有七年。我们的政权专政的职能,即对反革命分子的专政,只剩百分之十了。由于没有这样多的反革命分子,所以专政的范围缩小了。”“现在我们的任务是解放生产力。生产力首先需要人。要人们不恐慌,要党内不恐慌,要民主党派不恐慌,要全国人民不恐慌。其次,是保护生产力。”改革开放新时期以来,我们最根本的拨乱反正就是否定了“以阶级斗争为纲”,把工作重心转到经济建设上来了。近年来,习近平同志一系列的重要讲话,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为核心,对内提出了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改革总目标,提出要巩固和完善“万事好商量”的协商民主,在对外战略思维中提出了“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以实施“整体国家安全观”和“亚洲安全观”为推手,努力促进世界持久和平、和谐世界、合作共赢、共同繁荣。这一切都是由“革命党理念”向“执政党理念”转变和发展的生动佐证,是完全正确的,符合历史发展趋势的。

   总之,必须从思想理论上明确,不是任何时候强调“斗争”都是正确的,也不是任何“阶级斗争”都是进步的。马克思主义者讲阶级斗争,归根结底要看是否由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提出的要求,是否有利于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是否有利于让人民生活幸福,安居乐业。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我们要把朋友搞得越多越好,把敌人缩得越少越好。当然,因为阶级和阶级斗争是客观存在,“树欲静而风不止”,一定范围内的阶级斗争是难以避免的。因此仍要有敌情观念,居安思危。这就是说,坚持人民民主专政是不可动摇的,但强调得必须适度不可过分。

  

   四、国际方位的选择:不仿效苏联,也不照搬西方

   记者: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要实现现代化,是离不开“依法治国”这条路的。当今世界各国所谓“依法治国”之路是各不相同的,中国必须从本国实际出发走自己独具特色的道路,可以说这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应有之义。

   肖枫:同意你的意见。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个很新颖的提法。标志着我们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探索已由“如何建设社会主义”转向“如何治理社会主义国家”上来了。

   谈到“现代化”,这有个方向和道路问题,即什么性质的现代化?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之前,还有一句“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这就点明了这个现代化的目标和宗旨。为实现这个现代化而决定要走的“依法治国”之路,也必须有明确的“理论取向”和“国际方位”。“理论取向”问题,我们在前面谈了,现在着重谈谈“国际方位”问题。

   随着时代的进步、文明程度的提高和社会的发展,国家治理方式、方法和形式,是需要与时俱进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要实现现代化,就必然离不开“依法治国”,这是不言而喻的。因为在当今世界不走“依法治国”之路,就根本谈不上现代化。当今世界各国的“依法治国”之路是各不相同的。中国“依法治国”要选取的国际方位,应当是既不能仿效苏联那种无产阶级专政的模式,也不能照抄照搬西方“宪政”模式。

   苏联共产党执政74年,由兴到衰走过了曲折之路。我们要吸取他们放弃共产党领导,走改旗易帜邪路的教训,必须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方向毫不动摇。另一方面,我们又必须吸取苏联历史上搞阶级斗争扩大化的错误。前面说了这与他们片面简单化地理解和曲解列宁的论断不无关系,与他们长期不重视民主法制,严重破坏社会主义法制也密切相关。这都是我们必须吸取的教训。邓小平说:“斯大林严重破坏社会主义法制,毛泽东同志就说过,这样的事件在英、法、美这样的西方国家不可能发生。”我们现在提出要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就是要同苏联模式划清界线。

   另一方面,依法治国重在“依宪治国”,宪法是一国法律的“母法”和根本大法,是法之统帅,是整个法律体系获得权威与效力的最终源泉。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关于四中全会决定的起草说明中鲜明地指出:“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法治权威能不能树立起来,首先要看宪法有没有权威。”要切实落实《决定》中强调的“坚持依法治国首先要坚持依宪治国,坚持依法执政首先要坚持依宪执政”。要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法治是一致的。社会主义法治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党的领导必须依靠社会主义法治。必须坚持党领导立法、保证执法、支持司法、带头守法。任何组织和个人都必须尊重宪法法律权威,都必须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党要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自觉地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党员干部要提高法治思维和依法办事能力,不得违法行使权力,更不能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为了维护宪法权威,必须将宪法从“纸面上的宪法”变成“行动中的宪法”。但是,我们却绝不搞西方那种轮流执政、三权分立的“宪政民主”。

   总之,既要同苏联那种无产阶级专政模式划清界线,又不照抄西方那种宪政模式,而是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依法治国之路,这就是中国选择的依法治国的国际方位。

  

   原载上海《党史与党建》2014年第12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091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