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国栋:宪法一词的西文起源及其演进考

更新时间:2014-12-04 13:07:30
作者: 徐国栋  

  

  

   【摘要】最早的宪法用语πολιτεία是基于希腊人的宪政经验确立的,它代表了一种“主体际关系”的宪法观。往后的宪法用语一直循着希腊思想的线索演变。西塞罗把πολιτεία拉丁化,同时把相应的宪法观念客观化为对公共事务的处理规则。西塞罗还基于当时的修辞学和医学的成就打造了rei publicae status和rei publicae constitutio两个表示宪法的词汇并把它们的配词设定为可以互换。托马斯•阿奎那用ordinatio civitatis、ordo civitatis、regimen诠释亚里士多德的宪法观念,把它的“主体际关系”的含义缩减为阶级关系的含义。进入民族国家时代后,产生了基本法、政治法、constitution、Verfassung等表示宪法的民族语言词汇,它们反映着民族-领土国家的政治现实,不同于古代宪法反映的城邦制国家的政治现实。历史上有很多词汇表示宪法,仅仅以constitution为线索考察西方语言中的宪法词汇史是片面的。

   【关键词】希腊宪法 罗马宪法 中世纪宪法 现代宪法

  

一、宪法一词的希腊语起源

  

   (一)地中海诸人民的宪法实践

   尽管西方的各个种族在远古时期都有群的生活经历,但在可利用的文献的范围内说话,最早探讨宪法现象的只有希腊人,因此,研究宪法一词的希腊语起源有其理由,而且有其必要,因为我国学者对宪法一词的起源的探讨都只从拉丁词constitutio着手。[1]

   公元前9世纪的荷马可能是谈论宪法现象的第一个希腊作家,在其史诗《伊利亚特》第2章中详细地描述了迈锡尼人的宪法组织:王、长老议事团、战士大会以及联系三者的传令官,[2]显然这是一个斯巴达式的宪法结构。接下来的著名宪法谈论者应该是希罗多德(公元前484-公元前424年),他在其《历史》中借波斯人欧塔涅斯和美伽比佐斯的口说出了世上有独裁、民主、寡头3种政体以及它们各自的利弊。[3]此语伟哉!最早从权力掌控者的角度探讨了宪法的类型,往后至今的人们不能脱离这个框架谈论宪法。另外还有斯特拉波(公元前 63/64-公元24年),他在《地理学》中描述了一些国家的宪法,例如斯巴达的宪法、[4]Tarsus[5]的宪法、[6]加拉泰[7]的宪法。

   按今人的研究,诸多的希腊城邦各有其宪法,它们可大别为寡头制的、混合制的和民主制的3种类型,前者采用的城邦较多,有帖撒利诸城市(如Larisa、Penestae、Pharsalus、Pherae)、Malians、Opuntians Locrians、忒拜、Megara、Sicyon、科林斯,中者采用的国家只有斯巴达和克里特岛上的诸城市,后者采用的有雅典。[8]以下分述3种类型的宪法。要说明的是,下面要谈及的希腊城邦都有很长的历史,其间可能采用过各种各样的宪法,只是因为它们曾采用过寡头制的宪法,就把它们列为这种宪法的载体,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仅仅是这种宪法的载体。

   寡头制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体制或富人统治的体制。[9]从另外的角度看,它是不受法律约束的贵族制。这种宪法在采用它的希腊城邦有不同的表现。例如,在帖撒利诸城市,主要的公职,尤其是军事领导人的职务,长期由一些贵族家族垄断,尽管在这些城市名义上都有一部自由的宪法。[10]在Malians,是重装步兵构成特权阶级,长官必须从这一阶级的现役者中选出。[11]希腊人从公元前7世纪初采用重装步兵,也就是利用密集战斗队伍作战,取代过去的个人决斗式的战争,这样,战争的群众基础更广泛,更与训练有关。而重装步兵由类似中等阶级的人员组成,所以,重装步兵制要求打破贵族对政权的垄断,对中产阶级开放政治职位。[12]但如果这些重装步兵排斥其他阶级参政,他们自己也构成寡头。Opuntians Locrians实行千人寡头制,他们从100个最有名望和富有的家族选出,这些家族都是土地贵族。[13]忒拜是一个可与雅典抗衡的大邦,为了维持自己的盟主地位,其宪法受外在环境的影响很大,有时实行寡头制,有时实行民主制。[14]Megara的情形与忒拜相若,该邦处在雅典和斯巴达之间,前者影响它搞民主制,后者影响它搞寡头制。[15]Sicyon一度实行过的寡头制是种族性的,即作为后来者的多里亚人对早来的亚该亚人的统治。[16]科林斯的宪法经过亚里士多德记载,形成《科林斯政制》一书。[17]在驱逐僭主Cypselides之后,科林斯的宪法是把全体公民划分为8个部落(phyle),定其中一个部落为贵族,其余为平民。公共事务由贵族部落和平民的一个部落承担。前者对于公共事务享有先决权,后者享有补充决定权。前者拒绝的法案后者就无法讨论了。[18]

   由上可见,在希腊,寡头制有各种形式,有出身、财富形成的寡头,有军制形成的寡头,也有种族形成的寡头,还有混合性的寡头,但它们都是少数人的统治。

   混合制的首先有斯巴达的宪法。据说这一宪法出自莱库古(公元前800?-公元前730年)的手笔,波利比阿(公元前204-公元前122年)说他是第一个制定宪法的人。[19]莱库古把全国分为3个阶级:斯巴达人、伯里阿卡人、黑劳士人,后者为农奴,中者为中等阶级,行工商,前者为统治阶级,只练习担任公职与担任公职,不务其他营生。政治上实行双王制,两者权威相等。有选举产生的元老院,共有28名元老,终身任职。另有斯巴达人全体大会。最后有一个尔发院(监察院),包含5人,选举产生,任期一年。[20]斯巴达的宪法是不成文的。混合制的还有克里特的宪法。首先要说的是,克里特与斯巴达不同,它是一个岛而非一个城邦,包含43个独立的城市,其中重要者有三:Gnossus、Gortyn、Cydonia,[21]中者有格尔蒂的通译,因为它是《格尔蒂法典》[22]的属主。它们的宪法彼此相似,因此统称为克里特宪法。它们的宪法又与斯巴达的宪法类似,但更具有寡头性。阶级划分与斯巴达相类。宪法机关是长官、元老院和人民。最高长官有10人,他们被称为哥斯漠(Cosmin),行使曾有过的王的职能,包括审理重要的民事案件。他们仅从贵族氏族选出,任期1年,而产生他们的贵族氏族则由人民选出。以这样的方式,贵族诸氏族轮流执政。元老院由人民从有充任哥斯漠成员经历者选出。任期无限制,为终身职,但可辞职。元老院与哥斯漠共同审理刑事案件。人民由自由人阶级的成员构成,他们以公民大会的形式参政。此等大会具有选举功能,同时批准长官和元老院的决定。[23]

   民主制的是雅典的宪法。雅典早先的宪法是贵族制的。公元前594年梭伦进行的宪法改革并未完全改变这种体制,只是缓和了它。只是在公元前506年,克利斯提尼(Kleisthenes,公元前506年雅典的首席执政官)才建立了民主制的宪法,他由此被称为“民主之父”。克利斯提尼宪法的基本结构是公民大会、500人议事会和10将军委员会的三分制。前者是最高权力机关,中者是执行机关,后者是军事机关。为了形成后二者,克利斯提尼把整个雅典分为3个区域:雅典城及其近郊、内陆中央地带、沿海地带。每个区域分为10个部分,名为“三分区”。3个区域中各抽一个三分区共3个三分区合成为一个部落,它们构成选举单位,在这个意义上被称为德莫(demos)。每个选区选出50名代表,10个选区选出的500名代表为公民大会准备议案、议题、管理财政、外交事务。在公民大会闭会期间处理城邦的大部分日常事务。每个部落还选出一个将军统帅本部落召集的公民军,并组成10将军委员会统帅全军。[24]从公元前443年起,伯里克利进一步加强了上述宪法的民主色彩:一切行政官职都对所有等级的公民开放,每个公民通过抽签选举的方式担任国家官职。公民大会被设定为城邦的最高权力机关,每隔10天召开一次,20岁以上的男性公民都可参加。[25]对于参会者予以补贴,以保证升斗小民不因“民主”耽误生计,从而保证此等民主的可持续性。正如伯里克利在阵亡将士葬礼上的演说中所说的:“我们的制度之所以被称之为民主政治,因为政权是在全体公民手中”。[26]

   至此介绍完了希腊人的宪法经验。迦太基人不属于希腊人,是腓尼基人,但他们的宪法也值得介绍,这一是因为他们的宪法与希腊人的宪法声气相通,二是因为他们的宪法在希腊人作比较宪法研究时也是研究对象。迦太基的宪法与斯巴达的宪法相类,也有王、元老院、公民大会。[27]王有两位,他们并非世系任职,而是根据才能选举产生。元老院由104人构成,其职掌类似于斯巴达的尔发院。公民大会讨论王与元老院提交议决的事项,也可自行讨论未经他们提交的事项。[28]

  

   (二)宪法术语的形成及希腊世界作家们的宪法理论

   在上述地中海地区宪法经验的基础上,产生了希腊文的表示宪法的术语πολιτεία(转写为拉丁字母形式为Politeia)。该词有“公民身份”、“公民权”、“公民的生活”、“政府”、“行政”、“政策”、“宪法”、“民主”、“国家”的意思。[29]色诺芬(公元前430-公元前354年)的《斯巴达的宪法》的书名即为Lakedaimonion politeia。[30]柏拉图(公元前427-公元前347年)的被我们称为《理想国》的著作的希腊文名称就是πολιτεία,西塞罗把它转换为res publica后(参见下文)该书才有了其名称被翻译为“理想国”的可能。有意思的是,这部专门讨论πολιτεία的书中仅4次使用了这个术语。3次(544、424E、449)用来表示宪法或政治体制,1次(424)用来表示国家。在544中,柏拉图用该词描述5种宪法,即靠对光荣的爱运作的政体,斯巴达是其典型。寡头政治(oligarchy)指富人统治穷人的政体。平民政治(democracy)是寡头政治的对立物,人们高唱自由,其结果等于无政府。僭主政治(tyranny),即根据一个人的任性所为的政治,[31]外加世系君主制。[32]尽管对πολιτεία一词的使用不多,但柏拉图的宪法理论研究达到了空前的水平,尽管如此,这种理论不过是希腊有关思想长期累计的结果。在其《政治家篇》中,柏拉图进一步把上述政体理论精致化,引入了行使最高权力的人的多少和是否受法律约束两个参数,从而演绎出6种政体:

                             受法律约束的           不受法律约束的

  

   一个人行使最高权    立宪君主政体              专制政体

  

   少数人行使最高权    贵族政体                     寡头政体

  

多数人行使最高权    立宪平民政体(民主)     极端平民政体(也即民主)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chenjingzh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0910.html
文章来源:《法学家》(京)2011年4期
收藏